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六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六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其實,就算絳紅軍不求救,青幫的情報人員也已將S是聚風堂的?;榭黿辛嘶惚?,青幫高層正在商議如何救援時,他恰當好處地打來電話。

  沒有多久,青幫便給了他回復:青幫會調集人手,全力救援他和他的聚風堂。

  將紅軍聽后,千恩萬謝,激動的一塌糊涂。

  青幫的人力向S市集結,北洪門也同樣如此。北洪門有不滅聚風堂不罷休的架勢,而青幫也表現出誓與聚風堂共存亡的氣魄。

  當天晚上,S市的氣溫有些下降,夜風冰寒,吹在人身上,涼颼颼的。但黑道的局面確實不停的往上加溫。局勢緊張,處處隱藏殺機,大戰一觸即發。

  當晚,有人來找將紅軍,這人正是那位與他最常聯系的青幫人員。

  將紅軍不清楚他叫什么,只知他姓王,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面白如玉,斯斯文文,能說善道,典型一說客。

  這人自進了將紅軍所在的KTV之后,眉頭就沒舒展過。

  KTV的條件確實簡陋了一些,由于光顧的客人不多,似乎自開業以來就未曾維修過,看起來多少有些落魄。不過,這里也是聚風堂唯一一個沒有受到北洪門大規模攻擊的場子。

  “哎呀,王先生,你可算來了!”看到他,將紅軍急步上前,興奮地握住他的手。

  這位王先生看了看他,再瞧瞧周圍人數眾多的大漢,沒有過多的廢話,直接了當地問道:“將堂主,你的手下還有多少?”

  將紅軍看看左右,苦笑道:“就剩下這么多了!王先生,聚風堂只是小幫會,哪能架得住北洪門的進攻,如果你們青幫不幫我一把,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啊!”

  “呵!”王先生嗤笑一聲,臉色自然流露出傲氣。

  混在聚風堂人群中的謝文東瞇眼大量此人。這位王先生的相貌相當不錯,濃眉大眼,鼻直口方,算是儀表堂堂。只是眼角上挑,目光流轉之間,帶股邪氣。謝文東不會相面,但直覺上很討厭這個人。

  將紅軍干笑一聲,心中卻暗氣,青幫剛開始找上自己的時候態度可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利用完自己了,態度就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看來這青幫比謝文東也強不到哪去。他問凹:“王先生,這次貴幫派出多少人來援助我?”

  王先生瞥了一他一眼,傲然笑道:“人并不多,但是足夠幫你保住聚風堂的了!難道,將堂主不信任我們青幫的實力嗎?”

  “不……不不!”將紅軍裝作著急的樣子,滿臉通紅,連聲說道:“王先生你誤會了。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br/>
  “哼!”王先生重重哼了一聲。

  聽他二人盡說無聊的廢話,謝文東頗感不耐,在旁低咳了一聲。

  將紅軍身子一震,眼珠連轉,獻媚地笑道:“王先生就一個人來嗎?”

  王先生反問道:“那你說我應該帶多少人來呢?”

  將紅軍道:“王先生不是說,貴幫已派來足夠多的人手了嗎?他們在……?”

  王先生不耐煩地揮揮手,說道:“人是來了,但沒來你這里,而且,”說著,他環視一周,嘲笑道:“你這個小廟,也裝不下那許多人啊!”

  “哦!”聽說他是獨自一個人而來謝文東和將紅軍都放下心。

  中午打去的電話,還沒有到傍晚,青幫的人就到了S市,看來,正如將紅軍所說,他們距離S市的位置確實不遠。

  謝文東呵呵笑,從人群中走出來,站到王先生近前,文道:“不知道王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王先生一愣,打量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青年。這青年年歲只有二十出頭,但氣派卻十足,身穿現在很少見的中山裝,感覺有寫似曾相識,但一時又想不起來。他狐疑的問道:“你是誰?”

  “呵呵!”謝文東笑了,說道:“我在問你,你反而問起我來了?!?br/>
  王先生眉頭大皺,轉頭不滿的看了蔣紅軍一眼。他以為謝文東上蔣紅軍的手下。他冷聲說道:“蔣堂主,你手下都是如此無理么?”

  蔣紅軍含笑解釋道:“王先生,你誤會了````````”

  不等他說完,王先生橫聲打斷他的話,微怒道:“我誤會什么了?難道這人不是你的手下么?”

  蔣紅軍剛要說話,謝文東搶先開口說道:“王先生,你確實誤會了,我并非聚風堂的人?!?br/>
  王先生疑問道:“那你是~~?”

  謝文東慢慢說道:“我來自北洪門,我的名字叫——謝文東!”

  "啊?-王先生腦子嗡了一聲,蹬蹬蹬,倒退三步,兩眼瞪圓,嘴巴大張,吃驚的表情,好象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人,而是個怪物。

  他駭問他:“你````你是謝文東!”

  謝文東笑瞇瞇的柔聲說道:“沒錯!如假包換!"

  “哎呀!”王先生怪叫一聲,原地蹦起多高,話也沒敢說一句,轉身就跑。

  他此時在想跑,已經是來不急了,別說聚風堂的人不會讓他走,謝文東帶來的人,更不會讓他離開。

  他跑的快??捎懈斕?。一條黑影好似離弦之箭。瞬間沖到他背后,手臂一張。單手抓住他的領子,接著,沉喝一聲:“回去"

  王先生倒也真聽話,本來前沖的身軀突然倒飛回去,撲通一聲,仰面朝天的摔在謝文東腳下。

  他反映也快,在地上沒有停頓一秒,順勢一骨碌,翻身而起,同時從肋下掏出手槍,準備指向謝文東。

  他明白,自己鉆進人家設計好的圈套里,單憑自己的力量沖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希望就是控制謝文東。

  一旦謝文東落在自己的手上,其他人誰都不敢在把他怎么樣。

  他的反映很快,對形勢的判斷也很正確,可是,他漏算了一樣,謝文東不是他想抓就抓,想制服就制服的人。

  他的槍口剛指向謝文東,后者身形一晃,如同一只大陀螺,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轉到他的身側。

  王先生大吃一驚,想不到謝文東的身法如此敏捷。他轉身在想找謝文東,突然脖子一涼,一把金刀頂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再敢動一下,我就割斷你的喉嚨!謝文東目光深遂,好似無底的黑洞,從中散發出詭異的光芒。

  別……別!王先生身子一僵,腦筋飛速運動著,邊尋找逃跑的機會,邊慢慢的舉起雙手,五指一松,咣當,手槍落在地上。

  先前把王先生甩回來的黑影子走過來,將槍揀起,隨手揣入懷中。這黑影子,正是高強。

  高強繞到王先生身后,突然一腳,踢在王先生的腿上。

  王先生站立不住,雙膝一軟,跪在地上。

  他掙扎著還想站起來,高強又重重的補了一腳。王先生身體前撲,趴倒在地,半天爬不起來了。

  搞清低著頭,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默不作聲退到謝文東身邊。

  謝文東笑瞇瞇地說道:“當你走進來的時候,你的名譽就已經注定了。不要再試圖逃跑,那樣,只會是自找苦吃!”

  王先生目光一凝,抬起頭,狠狠地瞪著蔣紅軍,怒聲叫道:“蔣紅軍,你敢串通北洪門來算計我,我CNM的,勞資讓你不得好死!”

  要不是高強下手太重,踢得他渾身不力,他此時定會撲過去和蔣紅軍拼命。

  蔣紅軍緩緩走到他近前,嘆口氣,說道:“王先生,我這也是沒辦法,被逼無奈啊!”

  “我CAO你……”王先生破口大罵,可他一句話還沒罵完,原來和顏悅色的蔣紅軍突然就是一腳,狠狠踢在王先生的小腹,冷聲道:“小王八蛋,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罵啊,你再罵啊……”他掄起雙腳左右開攻,邊走邊沒頭沒臉的一頓亂踢

  別看蔣紅軍在謝文東和青幫面前老實得象小貓,但他畢竟是一方的老大,身上背著人命官司也不少,為人毒得很,而且心胸狹小,報復心理極強。

  時間不長,王先生已被他踢得滿頭是血,奄奄一息。

  看他絲毫沒有要罷休的意識,謝文東柔聲說道:“蔣堂主,夠了!”

  蔣紅軍聞言,這才收住腳,喘著粗氣說道:“東哥,這個小兔崽子太TM囂張了!”

  “呵呵!”謝文東沒理會他,蹲在王先生身旁,問道:“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

  經過蔣紅軍這一頓暴打,王先生老實了,他一眼封喉,腫得和東棗那么大,勉強睜開另只眼睛,看著謝文東,說道:“我……我叫王良?!?br/>
  “哦!叫王良!”謝文東點點頭道:“我問你,青幫這次派多少人來S市?”

  王良眨眨眼睛,說道:“有一……一百人!”

  雖然他只睜一只眼睛,但說話時,漂浮不定的目光還是被謝文東看在眼里。

  他搖搖頭,平和說道:“你蒙我!”說著,他把玩著金刀。

  金刀鋒利,但在他五指間翻轉自如,熟練地程度讓人咋舌。他笑瞇瞇道:“我不喜歡說廢話。你諾是再敢欺騙我一句,我就切掉你一跟手指。現在,我再問你一遍,你們這回究竟來了多少人?”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