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50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50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和小姐們閑扯了一會,三眼說道:“上海哪里都好,就是沒有太好玩的地方?!?br/>
  他身旁的小姐忙問道:“先生想玩什么?”

  “只要是刺激的就行!”說道,三眼爆發戶似的拍拍腰包,說道:“錢我有得是!”

  小姐眼珠轉了轉,突然眼睛一亮,問道:“不知道先生喜不喜歡賭博啊?”

  “賭博?”三眼臉上露出喜色,說道:“喜歡啊!我在家的時候經常玩,這幾天到上海,一直手癢的很,可惜我在上海人生地不熟,我找不到能賭的地方?!?br/>
  “我知道有一家賭場,很安全,又很公道?!?br/>
  “哦?在哪?”

  “就在這里!”

  “在這?”三眼故意裝出驚訝的樣子。

  那小姐站起身形,笑呵呵說道:“如果各位先生有興趣,我可以帶大家過去!”

  “好啊!”要的就是這個,眾人皆露出喜色。三眼笑道:“這里還有賭場,怎么不早說,快帶我們過去!”

  “跟我來吧!”幾名小姐帶著謝文東、三眼等人向夜總會里面走去,上到二樓,穿過長長的走廊,在最里端的房門前停下。門外站有兩人,其中一位年歲較大,約有四十多歲的樣子,見夜總會的小姐領來七、八號人,他迎上前來,低聲問道:“怎么回事?”

  “劉哥,我給你帶客人過來了!”說道話,小姐回頭沖著謝文東等人笑了笑,然后又小聲說道:“東北過來作生意的,都很有錢!”

  “哦!”中年人聽完,點點頭,并未多想,象這樣的事多得是,賭場里面的客人都相當多一部分是由夜總會的小姐們“?!崩吹?,當然,小姐“?!崩純腿艘彩怯刑岢傻?。中年人舉起目看看眾人,將房門一推,笑道:“各位,請近!”

  謝文東等一行人進入房間,頓時間,眼前豁然開朗,里面的空間大約有二百多平,四四方方,聚滿了人,有人興致勃勃的大呼小叫,也有人搖頭嘆氣坐在墻角愣愣發呆,人間百態,在賭場里都能看到。

  看過一圈,謝文東嘴角挑起,笑了,賭場算不上大,不過客人可不少,生意興隆火暴,想必每月下來能為南洪門創造不少收益,就晃這里了!很快,謝文東等人便混到了人群中。

  賭場沒有籌碼,一律是現金交易,四張賭桌擺放在賭場內,每桌都圍有二、三十號人,玩的基本是唆哈,二十一點及大老二。

  文東會和北洪門也涉及地下賭場,謝文東對其中的門道一點不陌生,單以唆哈來說,他只是在旁默默看了一會,便敢肯定,在十多個玩家里面其中至少有三到四個是和莊家一起的,之間有暗語交流,當莊家分到好牌的時候,他們提高賭注,推高價碼,當莊家牌不好的時候,他們要么放棄,要么就下重注,擠跑其他的玩家,如此一來,莊家自然大贏,而其他的玩家則輸多贏少。

  不時就有人輸得精光,敗下陣來,可周圍圍觀的賭客們馬上便會有人站出來頂上,將口袋里的大把鈔票掏出來,放在賭桌上去“燒”??梢運刀暮投疽謊目蝗?,沒有贏家,贏的只會是莊家,十賭九輸那句話不是沒有道理。

  謝文東不玩,也不著急動手,只是笑瞇瞇的站在一旁,默默觀望。這時,三眼擠到他的身邊,看著賭桌上的牌局,嘴里小聲說道:“東哥,快到十二點了,可以動手了吧?”

  微微搖下頭,謝文東也同樣低聲說道:“聽說上海的市局長又換新人了?!?br/>
  “是啊!這不是常有的事嘛!東哥不是在擔心這個吧?”三眼滿不在乎的說道。

  最近一陣,南北洪門在上海爭斗不斷,治安動蕩,原市局長在上海并未做多久就被調走,又換來一名新局長。由于沒有過接觸,謝文東不知道這位新來的局長為人怎么樣,所以他想先小一點。他低聲說道:“不著急,等等再動手?!?br/>
  三眼一笑,黨風得東哥太小心了,不過也沒有再繼續多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等到凌晨三點左右時,賭場內的賭客已經少了許多。謝文東觀望這桌也出現了不少的空位置,周圍圍觀的人雖然學不少,可大多都是輸得精光不愿意離開的賭客,圍站在四周看著別人的賭牌。

  文東集團管理員強子手打文東集團-虎堂肆堂:66976406火熱收兄弟中.

  這時候,謝文東倒是有了一試手氣的興致,他拉開一把椅子,笑瞇瞇地坐了下去,幾乎同一時間,他旁邊的空座也坐下一人,一個女人,年紀不大,二十五、六的樣子,皮膚白凈,濃眉大眼,瓊鼻高挺,唇紅齒白,模樣即漂亮又給人英姿颯爽的感覺。謝文東看了她一眼,剛好她也在看謝文東,二人目光相對了半秒鐘,隨即各自轉回頭來,謝文東不認識這個女人,不過卻又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有意思的是,這位女郎也有同樣的感覺……

  很快,新的牌局又開始了,隨著一輪輪的發牌,桌子上的鈔票也隨之越來越多,這時,那幾名莊家的人就又開始下了重注,謝文東心里暗笑,看來莊家的牌并不怎么樣,對方又在用擠走其他玩家的小把戲。

  想罷,他笑呵呵的將大把的鈔票扔出去,照跟不誤,就是不撤,這時候,牌桌上只剩下謝文東、莊家以及和莊家私通的那三人。見沒有把謝文東擠走,三人的額頭都見了汗,繼續加大賭注,可是謝文東根本不吃他們這一套,他們加多少,他便跟多少,到最后,他把自己帶來的錢都壓上去了,結果那三人堅持不住,紛紛撤了,當莊家的五張牌中是K最大,而謝文東的五張牌中是A最大。

  那些膽小先退出的玩家無不‘痛心疾首’,他們許多人的牌中還有‘對子’,早知如此,剛才就不退出了。

  眾人哭shang著臉,皆著副后悔不已的模樣。

  坐在謝文東身邊的女郎笑看著他,說道:“你的膽子可真大,只這么小的牌,就敢投入那么多的錢?!”

  謝文東笑了笑,沒有看他,也沒有說道,伸手把桌面上小山一般的鈔票攬回來,然后掏出手機,給三眼發出短信,話不多,只簡單幾個字:查查賭場內有沒有扎眼的人。

  他是吃一塹長一智,上次在澳大利亞的賭場時,西脅和美就裝扮成普通的賭客接近過他,現在,身邊突然又多出一位年輕漂亮的女郎,他多少感覺有點渾身不自在。

  三眼看過短信之后,吃驚地看眼謝文東,然后回過頭去,向五行和袁天仲幾人使個眼色,眾人會意,紛紛聚攏過來,三眼將手機向前一遞,眾人看完內容之后,什么話都沒說,分散開來,仔細打量周圍眾人的一舉一動。

  與莊家私通的那三人狠狠瞪著謝文東,恨得直牙,可很快,他們似乎收到莊家的暗示,紛紛站起身,離開賭桌,緊接著,又有三人加入近來,身上都帶有皮包,里面鼓鼓囊囊。

  接下來,眾人繼續開賭。

  一上來就大贏,隨后的幾輪謝文東并未再出風頭,牌好就跟幾圈,牌不好就直接轍了。

  等他玩到第五輪的時候,看看手表,已經凌晨三點半,感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他拿出手機,打算給外面的姜森打電話,讓他動手,可是他的電話還沒有打出去,姜森的電話卻先打來了。

  謝文東皺皺眉頭,疑問道:“什么事?”

  “東哥,外面有警察!”

  “哦?” 謝文東暗吃一驚,警察?經常來這里干什么?總不會是南洪門已經預料到自己要對這里下手,把警察搬來?;ぐ?那不應該啊,先不說自己此次行動隱蔽,消息不可能外泄,就算南洪門真聽到了風聲,他們只會自己做好埋伏,怎么會找警察,而錯過這個除掉自己的機會呢?真是讓人難以理解。謝文東苦笑,問道:“有多少人?”

  “很多?;徑際潛鬩??!?br/>
  “那就算了!”謝文東淡然說道:“我們回去!”說完話,他掛斷電話。

  他并沒有故意壓低聲音,而且旁人聽了他的話,也根本感覺不出什么。

  他旁邊的女郎莫名其妙得看著他,笑道:“怎么?這么快就要走了?你可是贏家啊!”

  謝文東沒有理她,站起身形,剛要向外走,三眼快步走過來,伏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東哥,賭場里似乎不對勁!”

  “恩!”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我們走!”

  三眼愣住,他并不知道外面有警察的事,只是覺得己方既然已經來了,而且做了充分的準備,就算賭場里有幾個扎眼的人,也不至于被其嚇跑嘛!他正要說話,這時候,只聽‘嘭、嘭’兩聲悶響,接著,有人大吼一聲:“統統不許動!”

  有人開槍!謝文東和三眼都是金眼豐富的老手,只一聽響聲,馬上便判斷出來那是槍聲,二人臉色同是一變,同樣變色的還有坐在旁邊的那名青年女郎。

  “怎么回事?”三眼反應極快,一把將謝文東扯到自己身后,另只手下意識得摸到后腰,舉目尋聲觀望。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