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9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覺得孟旬分析的十分透徹,謝文東連連點頭,表示贊同。等他說完,謝文東問道:“孟兄說得這五處提防是我們與南洪門交戰的中心,處處都在發生激戰喝惡斗,你覺得改熱河能夠穩定形勢?”

  “呵呵!”孟旬含笑地看著謝文東,他知道謝文東對整個局面的看法未必會沒有自己透徹,不過,他還是說道:“破其一,便能安定另外四地?!?br/>
  “哦?”謝文東眼睛一亮,笑問道:“不知孟旬所說的這個其一是指哪里?”

  “九江?!泵涎檔潰骸八淙徊裱緣驕漚岳?,一直未主動挑起爭斗,不過他的存在,對九江究竟是個極大的威脅,打敗他,不僅就能能變得安定,而且勢必會令另外四地的南洪門人員大傷士氣,同時又造成極大的壓力,到那是再發起全面反擊,定能擊退敵人?!?br/>
  謝文東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苦笑說道:“柴學寧這個人謹慎得很,正如你所說,自到九江以來,他從未主動出擊過,由此便可見一斑,很明顯,此人善守不善攻罵他縮起腦袋做烏龜,我們想打敗他,并不容易?!?br/>
  孟旬哈哈大笑,暗贊嘆一聲謝文東眼光獨到,看人還真準,柴學寧確實是個極善于防守的人,而且他的性格也保守。他反問道:“謝先生認為啥烏龜改怎樣去啥?”

  謝文東一愣,笑嘻嘻地說道:“我沒殺過,愿聞其詳?!?br/>
  孟旬說道:“當烏龜的腦袋縮進龜殼的時候,得拿塊肉放在它的前面,引誘它吧頭伸出來,只要它一伸頭,一刀切下去,斬掉它的腦袋?!?br/>
  謝文東聳聳肩,搖頭笑道:“柴學寧不是烏龜,他比烏龜要聰明得多,抗誘惑的能留也比烏龜強得多?!?br/>
  "所以說,謝先生可得找一塊足夠吸引人的'肥肉'給他了."

  "什么樣的肥肉?"

  孟旬微微一笑,話鋒一轉,說道:"謝先生可以把張一調離湖口,派到上海去,做出要強攻上海的樣子,張一一走,南洪門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決佳的機會,定會再派高層的核心人員來攻."說著,他頓住,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滿面的認真,仔細聽著,不時的點點頭,認為有道理,見孟旬突然不說話了,他忙道:"孟兄,請繼續說下去."

  見他虛心請教的樣子,不管是不是裝出來的,孟旬心中都很高興,興致勃勃又說道:"南洪門若進攻湖口,肯定是來勢洶洶,張一不在,湖口那邊應該抵擋不號喪,我們也不用硬拼,佯敗即可,裝出損兵折將,被迫敗退湖口的樣子,湖口遇險,與之近在咫尺的九江不能不管,只要九江一派出人員去救援,那九江內部的防守一定空虛,這便給了虎視耽耽的柴學寧可乘之機,到那時,柴學寧會主動進攻九江,就算他膽小不去打,蕭方也會逼他去的,如此一來,**不就伸出來了嗎?擊敗柴學寧一眾,再與當初佯敗的兄弟們聯合一處,合攻湖口,重新奪回那里,易如反掌!"

  "哈哈——"

  謝文東聽后,撫掌大笑,好高明的計謀,好厲害的一招引蛇出洞,嚴謹周密,毫無遺漏,他笑道:"恩,孟兄的主意實在棒得很,就按你的意思去做."說著話,他站起身形,兩眼冒著精光,說道:"這回,我們一舉打掉柴學寧這只**!"

  孟旬笑問道:"希望,謝先生不要誤會我公報私仇就好!"說話間,他下意識地摸了摸纏在小腹上的紗布.

  謝文東臉上的笑容消失,正色說道:"無論于公于私,柴學寧都應該是我們的首選目標!”

  孟旬輕嘆口氣,沒有再多說什么。

  當謝文東從醫院回到堂口時,東心雷以及從廣州返回不久的劉波、靈敏紛紛找到他,他們已經聽說孟旬愿意投靠的消息,見到謝文東之后,東心雷首先開口問道:“東哥,聽說……孟旬愿意加入我們?”

  謝文東一笑,點頭道:“是的!”

  “東哥,南洪門的人狡猾得很,尤其是這個孟旬,更是詭計多端,他肯加入我們,會不會其中有詐啊?”東心雷充滿顧慮地擔憂道。

  “不會!”謝文東搖頭,說道:“柴學寧刺孟旬的那一刀顯然是奔要他命去的,不可能是苦肉計?!奔睦諄瓜胨禱?,謝文東擺手說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南洪門已經吃了這個虧,我不希望我們內部也發生同樣的問題,既然歸順,就是兄弟,兄弟之間,應該存有百分百的信任,質疑孟旬的話,我只想今天聽到,以后誰都不要再提前?!?br/>
  他的語氣雖然不凌厲,但卻很堅決。東心雷吐吐舌頭,瞧瞧劉、靈二人,不敢再多言。

  謝文東微微一笑,轉移話題,說道:“對了,剛才孟旬給我出了個主意,各位聽聽怎么樣?!彼底?,他把孟旬誘敵之計講述一遍。

  東心雷三人聽完,皆倒吸口涼氣,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孟旬這個人的頭腦實在很可怕,還好,他剛成為己方的敵人不久就被東哥用計逼反了,不然以后在戰場上碰面,說不定就會吃他的大虧呢!

  劉波說道:“孟旬的計劃雖好,不過,其中也有不小的風險。萬一我們把湖口讓出去,而柴學寧那邊又不為所動,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嘛?”

  謝文東搖頭說道:“不會,正如孟旬所說,即使柴學寧不敢打,南洪門的高層也會逼他去打的。孟旬倒戈,對南洪門而言,是個極大的損失,他們急需勝利來扭轉劣勢,再湖口取勝,會讓他們士氣高漲,九江一旦空虛,而且還空虛得合情合理,南洪門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br/>
  劉波點點頭,經謝文東這么一分析,他也覺得又道理。

  東心雷咧開大嘴樂了,笑道:“事不宜遲,我就給張堂主打電話,讓他去上海?!?br/>
  謝文東笑瞇瞇地說道:“不僅張堂主要去,我們都要去,作出個樣子,讓南洪門以為我們要在上海與之決一死戰!”

  “是!”三人齊齊點頭應是。

  謝文東的動作一向很快,而且神出鬼沒,白天他還在南京,晚間便出現在了上海。

  龍都夜總會,位于虹口區,屬南洪門旗下的場子,雖然算不上十分豪華,但經營已久,在當地很有名氣,不過常人所不了解的是,夜總會只是個幌子,而其中還隱藏著一座地下賭場,規模不是很大,但其利潤可比夜總會的要多得多,每天的進入帳都超過百萬。

  謝文東去的地方就是這里,他有兩個目的,一是來砸場子,當然,這是次要的,二是來告訴南洪門,我謝文東已經到上海了!這才是主要目的。

  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根深蒂固,開賭場也有恃無恐,基本是半公開化。

  來之前,謝文東對夜總會已做過周密的調查,詳細了解了南洪門的人數后,這才趕過來,與他們同行的人還有三眼,姜森,五行,袁天仲以及數十名血殺成員.由于人數太多,謝文東不可能把他們都帶過去,他把姜森和血殺兄弟留在外面,只帶三眼,五行,袁天仲進入夜總會.

  今天他們都身著便裝,看起來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區別,別說看場子的南洪門小弟沒見過他們,就算以前見過,現在也未必能認得出來。

  由于是周末,夜總會里的客人很多,熙熙攘攘,進出不斷。

  在服務生的指引下,幾人找到一出寬城的空桌坐下。隨意的點了些酒水,邊喝邊觀察周圍的情況。

  他們七男一女,加上點的酒水都不便宜,夜總會的坐臺小姐們不會放過這樣的生意,時間不長便有幾名濃妝艷抹的年輕女郎走了過來。笑呵呵的搭訕道:”幾位先生,可以一起喝酒嗎?”

  謝文東瞇眼笑了,她們不找上門來,自己還要去找他們呢,這回倒是方便了,他點點頭,擺手說道:“當然可以!請坐."

  幾位女郎笑嘻嘻的在眾人中間坐下,沒話找話,又問他們是哪里的人,又問他們來上海做什么.

  三眼是逢場作戲的高手,應付起來得心應手,爽朗的大笑道:"我們是東北來的,到上海做生意!"

  他的東北口音濃得很,即便不挑明,旁人也能聽得出來.

  坐在他旁邊的一名女郎學著東北的口音,笑道:"俺也是東北來的."

  "哦?那我們是老鄉啊,哈哈!"三眼大笑,從口袋里拿出錢夾,抽出幾百張百元鈔票,向那女郎領口里一塞,笑道:“既然是老鄉,一點小意思,就當作個見面禮吧!”

  想不到他出手這么大方,拿女郎樂得嘴巴都笑不攏,一個勁的向三言勸酒。

  三言也笑得同樣開心,來者不拒,有敬即喝,從骨子里滲透出東北漢子的豪爽進。

  不過五行和袁天仲卻再暗皺眉頭,女郎一笑起來,那張臉上涂抹的厚厚粉底都直往下掉渣,脖子賊黑臉賊白,真不知道三言是這么笑得那么開心,又是這么吧酒灌進肚子里的。

  反觀謝文東,笑瞇瞇的表情一成不變,也看不出來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