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0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03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冷然見對方穿過人群,一劍向自己刺來,張居風嚇了一跳,急忙抽身閃躲,只聽唰的一聲,軟劍的劍身幾乎是擦著他的脖頸而過。張居風臉色頓變,暗道一聲好快,可他還未來得及還招,那青年的劍又到了,直向他的軟肋刺來。

  “啊?”張居風忍不住驚叫出聲,他來不及細想,就地一滾,轱轆出好遠,當青年再想追殺他時,張居風的那些心腹又攔了上來,現在他們可摘掉眼前這個青年人身手極為厲害,收起輕視之意,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應對。

  南洪門據點內。

  陸寇手下的干部們都聽到北洪門陣營后傳來陣陣的喊殺聲,亂成了一團,知道張居風和紅葉已經開始動手,他們再不耽擱,一個個抽出wu器,帶領南洪門的幫眾向外反殺出去。

  正常情況下,北洪門后方大亂,在前面作戰的人應該已無心戀戰,應撤退回援,可是現在情況截然相反,北洪門的人非但未亂,更未撤退一步,其進攻反而變得更加兇猛。先沖出來的三名南洪門干部正好碰上格桑,雙方都無二話,見面就打。

  三名南洪門干部合力圍攻格桑一人,可場面上絲毫不占上風,反而被格桑逼得連連后退。這是,另一名南洪門干部悄悄繞到格桑的身后,舉起手中的片刀,對著格桑的后腦,無聲無息,狠狠就是一刀。

  格桑沒看見身后來人,但是后面的北洪門人員卻看到了,人們紛紛大喊道:“格桑,小心身后……”

  聽聞話聲,格桑精神一震,身子微微向旁偏了偏,后腦是閃開了,不過對方那一刀重重砍在他的肩膀上。

  撲!

  刀鋒入肉及骨,痛的格桑一咬牙,不等對方收刀,他一把將肩膀的片刀抓住,轉回身來,氣極怒吼。

  “敖——”

  格桑這一嗓子,直把對方震得耳膜嗡嗡所響,看著仿如天神下凡一般的格桑,那人嚇得撤刀要跑,他快,可格桑更快,伸手將其脖領子抓住,向上一提,另只手扣住他的腰帶,用力一掄,喝道:“小人,給我出去吧!”

  翁!那南洪門頭目的身子掛著勁風,橫著向與格桑正面交戰的三人撞去。

  那三人倒是想接下他,不過見其來勢太快,慣性也太大,三人肩膀動了動,誰都沒把手臂抬起來,紛紛閃身躲避。

  只聽咯的一聲脆響,那人沒撞中他們三位,倒是重重撞到門框上,隨著一陣骨頭折斷的聲響,那人整個身子倒彎成“U”形,肚皮都被撐開,內臟流了一地,也掛了一門框。

  “啊——”眾人雖然都是混跡黑道多年的老手,可也被眼前的慘景嚇了一跳,就在他們看著扭曲的尸體愣神之時,格桑仰天怒吼一聲,像是一只發了怒的野獸,腦袋向下一低,直向他們三人撞來,更嚇人的是,他的肩膀上還掛著那把血跡斑斑的片刀。

  這他MA還是人嗎?三名南洪門頭目嚇得肝膽欲裂,只倒退出兩步,格桑便已沖到近前,雙拳齊出,隨著兩聲嘭嘭的悶響,兩名南洪門頭目慘叫著倒飛出去,連帶著,撞到后方一大片南洪門的幫眾,再看他二人,前胸塌陷,口吐鮮血,出氣多,入氣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剩下那人嚇得媽呀一聲,再無勇氣和格桑對戰,連滾帶爬的掉頭就跑.

  只是眨眼工夫,三名干部都死于非命,在據點大廳內外觀望的陸寇看得清楚,暗暗咽口吐沫,轉身對侯小云說道:"侯爺,讓你的手下不用管別人,先把扼殺干掉,他的存在,對我們的威脅實在太大了!”

  “好!”侯小云一頁不白給,當然能看出來格桑對雙方戰局的影響有多大,他當即掏出手機,又給沈發奇打去電話,讓他立刻通知下面的兄弟,放冷QIANG解決掉格桑。后者依然如故,滿口的答應,可就是不去做。

  等了一會,見手下遲遲沒有動靜,侯小云終于感覺到不對勁,雙眉緊鎖,偷看了陸寇一眼,見他沒有注意自己,然后悄悄退到一旁,再吃給沈發奇發出電話,語氣變得十分冰冷嚴厲,沉聲問道:“小奇,你在干什么?為什么還不動手?”

  “兄兄弟們還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什么合適的機會?”不等沈發奇說完,侯小云怒道:“兄弟們潛伏的地點,至少有三處可以打到格桑,你們究竟在干什么?”

  紅葉殺手潛伏的地點,都是侯小云親自選的,哪里是盲點,哪里是有效射程,他心中很清楚,

  “哦……哦……這個……”沈發奇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你到底在干什么?”侯小云這時真的急了,怒聲問道。

  這時電話那邊的人突然變了,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是侯小云侯爺吧?對不起,沈發奇恐怕不能按照你的命令做事了!”

  “為什么?”侯小云聞聲大吃一驚,忙又問道:“你是誰?”

  "文東會,血殺,姜森!"

  等侯小云聽完這話,腦袋嗡了一聲,驚若木雞,半晌回不過神仙來.

  "侯爺你是聰明人,應該很清楚發生了什么事,希望,紅葉的殺是后也不要再向外派了,你選的那雪要點,現在已被我所占,你的手若是出來,只會送死!"

  "你"

  "好了,就說到這里,大家都是同行,以后打交道的機會還有很多,再見!"說完話,電話里傳出了嘟的一聲芒音,隨后,一片寂靜.

  侯小云傻眼了,拿著手機,站在那里,好半晌都是一動未動,這時候,陸寇也注意到侯小云,見他表情不對勁,暗皺眉頭,走上前來,疑問道:"侯爺,發生了什么事?"

  陸寇的問話讓侯小云驚醒過來,他表情呆滯,喃喃說道:"我我在外面安排的手下都落入到血殺的手里了"

  " 啊?"陸寇不聽這話還好,一聽完,整個身子都為之一震,瞪圓眼睛,張大嘴巴,看著侯小云,久久無語,他現在還指望紅葉的殺手出彩呢,打算依靠他們,干掉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一些干部,攪亂對方的陣營,保障己方全面獲勝,可是哪里想到,紅葉的殺手竟然落入了血殺之手過了好一會,陸寇猛然抓住侯小云的胳膊,急聲問道:"全部嗎?全部人手都被血殺控制了?"

  侯小云有氣無力地苦笑道:"恐怕是的."

  完了!陸寇心中哀嘆,本以為自己安排的足夠巧妙,可還是沒有騙過謝文東,既然謝文東早有防備,這場仗,恐怕又會以自己的失敗而告終,想到這里,陸寇拍拍腦袋,仰天長嘆,好厲害,好狡猾的謝文東啊!

  一瞬間,陸寇的臉上掛滿蒼然,他微微抬了抬手,一名下面的小弟立刻泡上前來,問道:"陸大哥,有什么吩咐?"

  "傳我命令,讓兄弟們不要再向外突殺了,全部撤回到據店內死守,還有,向向大哥那邊告急,就說我們需要援助另外,給張居風打電話,讓他馬上撤退,希望,現在還能來得及"

  "啊?"那小弟聽后,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隨后點點頭,領令急步而去.

  陸寇是希望張居風還能撤得下來,可那僅僅是希望而已,深陷眾圍的張居風哪還有就會撤出來?!

  據殿外.

  張居風的一干心腹攔住持劍青年,雙方只打了兩個照面,便有兩人中劍倒地,看都未看周圍眾人一眼,在南洪門的陣營里,如入無人之境,直奔張居風而去.

  張居風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是這個青年的對手,他不敢應敵,只是一個勁的四處逃竄.可是他的身法哪里能比得過青年,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事袁天仲,袁天仲最厲害的其一是犀利的劍法,其二便是詭異的身法.

  跑了時間不長,張居風便被袁天仲追上,后者牙關一咬,對準張居風的后心,將軟劍狠狠刺了下去.

  聽身后惡風不善,張居風明知道對方下了死手,可是再想全身而退,已然來不及了.他只是盡量把身子向旁邊一扭,撲!袁天仲這一劍沒刺到他后心上,去刺在張居風的脊柱骨處.

  骨肉連心.這一劍,把張居風刺的嗷的怪叫一聲,撲通一聲,向前撲倒,躺在地上,呲牙咧嘴,半晌爬不起來,這還多虧謝文東交代要活口,袁天仲手下留了情,不然張居風非得交代在這不可。

  即便如此,他也已失去行動能力,渾身乏力,后背的脊椎骨疼痛難忍。

  見老大受傷倒地,周圍的南洪門幫眾無不變色,呼啦一聲,涌上來五,六名漢子,想把張居風拖走,袁天仲箭步上前,提腿連踢,喝道:“都給我滾開!”

  “啪,啪,啪——”

  在一陣脆響中,數名大漢中腳,疼叫著跌到一旁,袁天仲趁機一把抓住張居風的衣領子,向上一提,冷笑說道:“閣下,東哥要見你,你和我走一趟吧!”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