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8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金巖對謝文東言聽計從,連連點頭答應,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十分鐘后,感覺南洪門的人走的已經夠遠了,謝文東向金眼一甩頭,拉開車門,從面包車里蹦了出來,隨后,解開衣襟,將襯衫撕下一條,蒙于臉上,其他人見狀,紛紛照做。這些人,一個個滿身xue污,拎著xue跡斑斑的片刀,數量雖然不多,但殺氣十足,兩眼冒著兇光,在大街上急速向堂口跑去。

  堂口外有南洪門的守衛,見跑來這么一群人,皆嚇了一跳,本能的倒退兩步,齊聲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

  “殺人的!”謝文東答了一句,首當其沖,跑了上來,到近前后,再不多話,掄刀就砍。他的速度太快,一名青年躲閃不及,胸前被劃開一條尺長的大口子,慘叫一聲,仰面摔倒,謝文東片刻也未停頓,掄刀又砍向其他人。

  知道這個時候,南洪門的守衛才意識到來人士北洪門的幫眾,頓時都嚇懵了,不知道這幫北洪門的人是哪里冒出來的,老大明明已經帶人去打嗎,他們怎么跑到堂口來了呢?

  留在堂口內的南洪門人員本就不多,加上毫無防備,哪里是謝文東等人的對手,很快,謝文東等人就突破了堂口大門,如同下山的猛虎,直沖進堂口之內,逢人就砍,見人就劈,直把南洪門幫眾砍殺的慘叫連天,苦不堪言。

  負責守衛的小頭目見己方實在頂不住了,立刻給樊珉打去電話,接通后,他迫不及待的顫聲說道:“珉哥,不……不好了,北洪門的人打進堂口了……”

  北洪門的人打進堂口了?聽完這話,樊珉的鼻子差點氣歪了,根據線報,北洪門的人明明還在郊外,什么時候潛伏到堂口那邊去了?他怒生呵斥道:“不要胡說,你是眼睛花了還是在做夢?”

  “珉……珉哥,是、是真的,北洪門真的打過來……”

  話還沒有說完,電話那邊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尖叫,然后,便是一片嘈雜的聲音,時間不長,電話里響起忙音。

  樊珉拿著手機,倒吸一口冷氣,聽起來,堂口那邊真的亂了,不過根據線報,北洪門的人確實都在郊外,那么偷襲堂口的人是哪來的?難道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成?哎呀!樊珉急得抓耳撓腮,立刻下令:“停止前進!撤退!全體撤退·回堂口!”

  且說謝文東等人,簡直如同一股旋風,風卷殘云一般將南洪門留在堂口內的守衛消滅得干干凈凈,隨后將南洪門留在堂口內的貴重東西搬運一空,最后,倒上汽油,一把火將堂口點著了。

  謝文東是打定了主意,以已方現在的人力根本守不住堂口,可是也不能白白讓給南洪門,干脆燒個干凈,大家誰都別搶了,至于以后已方打回常德后,再重建堂口也不遲。

  北洪門這邊時間掌握得很好,放完火后,坐上汽車,前腳剛走,樊珉等人隨后也就到了,離老遠,樊珉就看到堂口這邊紅彤彤的,火光沖天,到了近前再看,大火由內向外,由上向下,火借風勢,風助火威,整棟小樓都淹沒在火海之中。

  “啊——”樊珉跳下車來,驚叫一聲,想上前去救火,可邁出幾步,又退了回來,火勢實在太大,不用到近前,就感覺到一陣陣灼熱的氣浪迎面撲來,吸進身體里,肺都快要燃燒。

  撲通!樊珉傻眼了,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堂口,兩腿一軟,一屁股坐到地上。

  倒不是堂口的這棟小樓對他有多重要,而是他這次帶來的物資以及現金都存放在堂口內,現在堂口著火,一切都要化為灰燼,他如何向老大解釋,又如何再開口管向問天去要?可是沒有錢,沒有物資,已方這許多人如何能生活?

  樊珉又氣又急又怒,拳頭握得咯咯作響。他的手下人剛要過來

  攙扶他,樊珉嗷的一聲,從地上蹦起,大聲喝問道:“北洪門的人在哪?北洪門的人都跑到哪去了?”

  他手下這些人哪知道北洪門的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面面相視,一個個垂下頭,誰都沒有答話。

  “氣死我了!”樊珉暴跳如雷,可是抓不到背洪門的影子,他渾身的本事,也沒有用武之地。

  琢磨了好一會,他沉聲下令,道:“上車!”

  “珉哥,我們現在去哪?”

  “去郊外!,找北洪門的雜碎算賬!”反正堂口這場火是撲不滅了,樊珉一琢磨,留下來也毫無用處,

  等會消防和警方人員都會到場,自己解釋起來還得多廢口舌,不如暫時離開,先去端掉北洪門在郊外的老巢在說。

  堂口遇襲,又被對方點了一把大火,南洪門眾人氣悶,垂頭喪氣地坐上車,剛才殺向郊外時的雄心壯志這時候已所剩無幾。

  一路無話,等樊珉帶著手下人員來到郊外,到了北洪門落腳的那棟未完工的別墅里一看,哪還有北洪門人員的影子,里面空蕩蕩,

  早已人去樓空。

  “這幫該死的混蛋!”樊珉氣極,在別墅里揮舞著拳頭大罵北洪門。

  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電話又響,接起一聽,己方在市內的數家場子同時遇襲,請求他派人去支援。

  樊珉只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他怒吼問道:“對方是什么人?”

  “可,,,,,,可能是北洪門的人。。。。。?!?br/>
  “什么叫可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主要是因為對方都蒙著面,我們看不清來人的模樣,判斷不出來對方究竟是什么人……”

  “笨蛋!一群笨蛋!”

  掛斷電話之后,樊珉又帶人急匆匆地往市內趕去,等到達出事的場子之后,對方已跑得無影無蹤,只留下一片狼籍以及己方十多名傷號。長話短說,這一個晚上,要么是城東出事,要么是城西遇襲,樊珉帶領一干手下疲于奔命,累得筋疲力盡,苦不堪言。

  等到天色放亮的時候,對方的偷襲總算告一段落,樊珉也隨之長出一口氣。

  他百思不得其解,對方明顯是北洪門的人,可是北洪門那邊帶隊的頭目是金巖,自己和他打過交道,怎么突然變得如此厲害,狡猾多端,把自己打得暈頭轉向,何況金巖也并未得到北洪門的增援,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想不明白,也沒有心思再去想,此時他又累又困,只想找個地方舒舒服服的大睡一覺。他滿面疲憊地對手下人交代道:“折騰一晚,大家也累了,都去休息吧!”

  他手下人相互看看,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離開。

  見狀,他疑問到:“你們還站這里干什么啊?不想休息么?”

  “老大,我……我們去哪里休息啊?堂口都已經被燒沒了?!?br/>
  聽了這話,樊珉火往上撞,怒聲道:“堂口燒沒了,難道整個常德也燒沒了嗎?遍地的旅店,你們不會找地方住嗎?這種事情也來問我,都他媽豬腦子啊?!”

  “老大,關鍵……關鍵是兄弟們口袋里都沒錢了……”手下人壯著膽子低聲說道。

  樊珉眨眨眼睛,愣了片刻,張開的嘴巴又慢慢閉上,他摸摸口袋,拿出一張銀行卡,交給收下兄弟,苦笑道:“我這里還有幾萬塊錢,都提出來分給兄弟們,讓大家省著點花?!?br/>
  “老大……”

  樊珉的脾氣雖然暴躁,但是為人不錯,十分大方,對收下的兄弟也很好,頗得手下人的愛戴,正因為這樣,他這波南洪門的人員戰斗力也十分強勁,前去打北洪門郊外別墅時,如果不是帶隊頭目被袁天仲干掉,北洪門那邊想打退南洪門的進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此時見老大把自己的家當都拿出來了,收下人無不感動,樊珉擺擺手,說道:“快去吧,我也要休息了!”說完話,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坐上汽車,帶上一干心腹手下,前往就近的酒店。

  他想休息,可謝文東這邊并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

  下面的兄弟雖然少,但驍勇善戰的干部多,任長風、格桑、袁天仲、金巖等等,隨便跳出一個,都是以一頂十的悍將,謝文東將他們分散開來,其他人休息,他打完了,格桑繼續打,其他人繼續休息,格桑打完,袁天仲接著,如此循環,徹底讓南洪門摸不著頭腦,感覺好像滿城都是南洪門的人。

  清晨時,任長風、格桑、袁天仲、金巖等人都折騰了一夜,他們去休息了,不過謝文東卻開始準備上陣了。

  他身邊,除了五行兄弟之外,還有十來名北洪門人員,經過一晚的休息,此時都養足了精神。

  根據靈敏提供的情報,謝文東等人坐著一輛面包車,去了市區城北的一家酒吧。

  南洪門在這里安排了二十來人,不多不少,剛好能被謝文東這波人輕松吃掉。

  此時天色大亮,酒吧也快要打烊,緊張一晚上的南洪門人員都準備去休息了,可他們剛從酒吧出來,只聽嘩啦一聲,??吭諑繁叩拿姘黨得磐蝗煥?,從里面蹦出一群蒙面的黑衣人,手中提刀,直向他們沖殺過來。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