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五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五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越南幫的人的確來了,三輛破舊的二手面包車。

  離好遠,東心雷已用望遠鏡看得清清楚楚,三輛汽車的外型與靈敏的描述一模一樣,他打個響指,對下面人沉聲說道:“點子來了,大家準備!”

  他話音剛落,樹林里“喀嚓”聲響起一片,人們紛紛把手中的槍拉上膛,打開保險,又是緊張又是興奮地緊盯道路盡頭的方向。

  同一時間,等越南幫的汽車進入預先設定的路段后,北洪門分別在道路兩端設下路障,所有的機動車輛及行人,只管出,不許進,如此一來,長達三公里左右的路段成為真空地帶,路中空蕩蕩,靜悄悄,別說行人和車輛,鬼影子都看不到一個。

  三輛面包車接近東心雷等人埋伏地點時,似乎也感覺到不對勁,大白天的,公路位置又不是偏僻地帶,路上怎么可能連一個人都看不到呢?

  汽車速度減緩,車里的人也在小心觀察周圍的情況。

  “老雷,動手嗎?”任長風見三輛面包車越來越近,有些沉不住氣,右手緊緊握住刀把,轉頭小聲問道。

  東心雷可算是將才,在北洪門內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他微微搖了搖頭,冷靜道:“等他們再靠近一點的?!?br/>
  任長風深吸一口氣,沒有再說話,但握住刀把的手卻抓得更緊了。

  雖然已方埋伏在先,但越南人的兇狠是有目共睹的,那個人體炸彈到現在都讓任長風心有余悸,對付不要命的人,誰都沒有十足的把握。

  任長風緊張,東心雷又何嘗不是,他表面平靜,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嘭嘭嘭跳得厲害。在槍戰中,再高的武藝都是沒用的,一顆毫不起眼的流彈就可能人斃命,想生存下來,除了經驗和超群的反應,最主要還是看運氣。

  北洪門這百余人大多都穿了防彈衣,一各個看起來身材臃腫,匍匐在樹林的草地中,屏住呼吸,看著路上的三輛面包車,兩眼瞪得溜圓。

  當面包車開到距離東心雷等人不足五米的距離時,他大喝一聲:“開火!”

  頓時間,樹林中的槍聲響起一片,如同爆豆一般,分不清個數。只是瞬間,第一輛面包車被打成了馬蜂窩,車體上都是黑窟窿,門縫中滴滴答答流出血水。

  “殺啊!”兩名北洪門弟子一手拎槍,一手握著手雷,向面包車沖去。

  剛到近前,從破碎的車窗里伸出一支槍口,噠噠噠,一排子彈噴射出來。

  那兩名北洪門弟子的沖殺聲變成慘叫,頹然倒地,其中一人胸前的防彈衣被子彈打穿,鮮血汩汩冒出,躺在地上,撕聲裂肺的嚎叫,另一人更慘,子彈正中腦門,半個頭蓋骨被掀掉,當場就沒了呼吸。

  東心雷看得真切,他經驗豐富,立刻把對方使用的槍認出來,他叫道:“對方手里有AK,大家小心!”

  AK的安全性或許不是很高,經常出現卡殼,但威力絕對是超強的,在如此近的距離,防彈衣根本擋不住AK射出的子彈。

  東心雷剛喊完,第二輛、第三輛轎車車門一拉,從里面跳出五個皮膚黝黑的漢子,手里都端著AK,其中四人躲藏在車后向樹林還擊,另外一人邊躲子彈邊向第一輛面包車蹭。

  東心雷冷哼一聲,向后面退了退,躲藏在一棵老樹后,伏在地上,架起事先準備好的狙擊槍。

  對方那人已到了第一輛面包車車后,由于有車體阻擋,從東心雷這邊看不到他的準確益,但通過準鏡,能看到對方的雙腳。

  “嘭!”東心雷果斷地扣去板機,那人驚叫一聲,摔在地上。

  透過車底,那人也看到樹林暗中的東心雷和那黑洞洞的狙擊槍槍口。

  他仰面躺著,咬緊牙關,強忍住痛,側頭想要還擊。嘭!又是狙擊槍特有的悶響聲,子彈精準地打在那人拿槍的手腕上,手掌不自然地彎下去,腕骨已被子彈打碎。這人又是一聲痛叫,利用瞄準鏡,東心雷清楚看到對方扭曲的臉,還有那雙布滿死灰色的雙眼。

  那人似乎已經絕望,但東心雷卻沒有再開槍。

  看到同伴受傷,四個正還擊的越南人又有一個飛速跑過來,想把受傷的同伴拉走,可是剛到近前,突然腳下一軟,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下去,低頭一看,腳脖子上出現兩個血窟窿。

  接連倒下去兩人,越南人變得更加瘋狂,手中的AK象火龍一般,盲目的將子彈一梭梭打進密林之中。

  越南人向來關于打叢林從一而終戰,可此時被人家偷襲,他們也想不出更多辦法。

  他們瘋狂的還擊對北洪門造成一定傷害,有數人被流彈擊中,慶幸的是都非致命傷。

  時間不長,三個越南人把口袋中的彈夾全部用光,但卻沒有逃跑的意思,而是從腰間拔出軍刺。

  這種軍刺呈三角形,不適合砍劈,但是要被其刺中,所造成的傷害是驚人的,傷口極難愈合,如果得不到急救,人很容易會失血過多而亡。

  見對面沒了槍聲,東心雷和任長風皆意識到對方沒有子彈了,帶北洪門眾弟子從樹林中走出來。

  此時的三輛面包車已慘不忍睹,密密麻麻的彈坑讓原本白色的車身幾乎變成半透明狀。

  東心雷先沒理那三個手拿軍刺、滿臉猙獰的越南人,而是向身旁的手下一甩頭,示意他們先去查看車里的情況。

  幾名北洪門北子端著槍,小心翼翼地接近面包車,先用頭晃了一下,見里面毫無動靜,這才壯著膽子探頭查看。

  等他們看完之后,面色不約而同的變得慘白,有兩人轉回身,看了東心雷一眼,嘴角動了動,話沒說出來,蹲在地上大吐起來。

  三輛面包車里的情況用人間地獄來形容也并不過分。

  里面橫七豎八都是尸體,三輛車加一起,尸體不下十五具之多,而且每具尸體上都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窟窿,身子冒著青煙,十五個人,幾乎快被密集的子彈打熟,散發出硝煙夾雜著焦臭的氣味。他們有被北洪門第一波偷襲打死的,也有受傷沒來得及爬出去,讓后續的戟打死的,死狀奇慘,讓人看后,不寒而栗。

  東心雷不用看也差不多猜到車里的情況,暗中搖頭,嘆了口氣,他舉目對那三個越南人說道:“你們還是放下武器吧!”

  沒有人答話,三個越南人,目光兇狠地瞪著東心雷,眼睛幾乎快要噴出火來。

  “我想,他們是不會放下槍的!”任長風慢悠悠拔出唐刀。

  東心雷停頓片刻,又說道:“放下武器,我或許還能給你們一條生路?!?br/>
  “啊——”三個載南人根本沒領會東心雷的好意,或者沒有聽懂他的話,揮舞著軍刺,向東心雷直沖過來。三人都在剛才的交戰中掛了彩,渾身是血,兩眼通紅,張著血盆大口,樣子好似從地獄里外出的魔鬼,好不嚇人。

  沒等東心雷出手,旁邊的任長風提刀迎了上去。

  論槍戰,任長風難有作為,但要是打起近戰,那絕對是他的天下。

  他身子如同泥鰍,在那三個越南人之間的縫隙中與其擦肩而過,只見空中閃過幾道寒芒,接下來,世界沉寂了。三個越南人的嗓子好象被什么東西堵住,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響。

  三刀??烊縞戀纈侄救縞咝娜?,刁鉆詭異又讓人預想不到的三刀,將三個越南人的喉嚨硬生生切開。

  刀上沒有粘一滴血,任長風仍習慣性地甩了甩唐九,將其緩緩收回到刀鞘中。

  嘶!嘶!嘶!他的身后,噴出三道血泉,猩紅的血漿在空中形成一團漂亮的血霧。

  三個越南人倒了下去,六只眼睛瞪得又圓又大,即使到死,他們也沒有看出任長風是如何出刀的。

  東心雷對任長風的刀法太了解了,兩人在一起也沒有切磋過,但看到這里,心中實在忍不住喝了一聲彩,暗嘆不如。

  他揉了揉下巴,看著地上的尸體喃喃道:“這樣殺了他們,太可惜了?!彼檔目上?,不知道是因為任長風沒有留下活口,還是因為他佩服對方是條漢子。

  任長風向第一輛面包車車后弩弩嘴,笑道:“那里還有兩個命大沒死的?!?br/>
  他說的這兩個是沒有死,但此時卻比死還難受。二人的雙腳雙手都被東心雷用狙擊槍打斷,碎裂的骨頭想接上已然是不可能,而且兩人的嘴巴還被北洪門的弟子用力捏住,有了上回的教訓,生怕這兩人也選擇自殺。

  這兩人手腳不能動,連自殺的機會都沒有,喉嚨里發出嗚嗚的嚎叫。

  “越南狗!”任長風巡視三輛面包車,冷酷地看著里面紅血的尸體,幽幽冷笑,好象里面死的不是人,而是畜生一般。

  東心雷開始讓人打掃戰場,長時間的封路是不可能的,這里必須得在短時間內清理干凈。同時,他又派人將傷亡的兄弟送到醫院。

  此次偷襲,北洪門有兩人死亡,十人受傷。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