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9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93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好……好!我和你走!”周天嘴上應付著,提著軟劍,快速地走到姜韶華背。

  姜韶華此時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前方的北洪門眾人身上,走出別墅大門,到了院內,他尖聲叫道:“讓開!都他媽給我讓開……

  正在他扯脖子叫喊的時候,站于他身后的周天突然發難,手腕一抖軟劍如同一只靈蛇,直向姜韶華的脖頸射去。

  啪!

  軟劍纏住姜韶華的脖頸,后者大吃一驚,面露驚駭,沒等他轉回頭,周天手臂猛的向后一拉,撲哧一聲,軟劍薄如紙片的鋒芒瞬間將姜韶華的喉嚨劃開,猩紅的血漿象噴泉一般噴射出來。

  當啷啷!

  姜韶華手中的鋼刀落地,他雙手捂住脖頸,搖搖晃晃地轉回身形,可是嘴巴一張一合,想要說話,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他的靜脈,氣管已皆被割斷。

  看著他臉上的憤怒,驚訝和茫然,周天下意識地倒退兩步,緊緊抓著手中的軟劍,顫聲說道:“金鵬,不能有事,要死,也得你去死!”說著話,他兩眼瞪圓,猛的跨前一步。手中的劍以順勢插近姜韶華的心口窩。

  姜韶華再也無站立的力氣,身子一晃,向錢傾倒,靠在周天的肩膀上,雙手不甘地死死抓著他的衣襟。

  周天在他耳邊低聲說到:“老姜,你死了,能成全我,別怪我下手太狠!”說著,他將軟劍慢慢抽了出來。

  姜韶華兩眼猛的圓睜,可隨即慢慢失去光彩,變成死灰

  這時候,他終于明白了,周天也并不不小,性格也并不懦弱,其心計甚至比自己還狠毒??墑竅衷謁靼漬廡?,已經太晚了。

  姜韶華死了,死于他最常用的手段下,背后下黑手。他在背后殺了喬瑋,又殺了段天揚,現在,周天在他背后殺了他。

  正所謂以彼之道,還使彼身,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這發生的一切,對于北洪門眾人來說實在太突然了,他們不明白,究竟為什么原因導致望月閣發生自相殘殺,人們一個個僵立在原處,呆呆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周天推開姜韶華的尸體,隨后軟劍一抖,將金鵬上身的繩子挑開,接著,仍掉軟劍,雙手高高舉起,不用別人命令,他自動自覺地跪在地上,大聲喊道;“北洪門的兄弟不要誤會,我是謝先生的人,我早已經歸順了謝先生。。。。。。?”

  別墅這邊所發生的事件,很快傳到謝文東那里。

  坐在會廳中央地謝文東放下電話,瞇縫著眼睛,幽憂而笑。

  這一切,基本都在他算計之內,甚至比他算計得更加順利。

  他料到周天肯定殺不了段天揚,便又給姜韶華發去短信,以他殺害同門的視頻來威脅他,協助周天,鏟除段天揚。結果,姜韶華背后下刀子,果真取了段天揚的性命,但是姜韶華在殺了段天揚之后又去挾持金老爺子,打算逃離T市,這倒是謝文東沒想到的,不過好在周天在場,同樣背后捅刀子,殺了姜韶華,這倒幫謝文東解決了不少麻煩,正如姜韶華所料想的那樣,謝文動根本就沒打算給他活路,即使他幫謝文東殺了段天揚。

  望月閣最大的隱患段天揚解決了,金老爺子又成功脫險,可算是大功告成,剩下的事情,就是解決眼前以焦開洋為首的這些望月閣諸人。

  謝文東笑瞇瞇地看著焦開洋,說道:“焦閣主,我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一好一壞,你想先聽哪一個?”

  焦開洋冷眼注視著謝文東,凝聲問道:“你什么意思?”

  謝文東不再和他打啞謎,說道:“好消息是,我們不用等到明天再談了,現在就可以開始,壞消息是,段天揚死了,老爺子已被成功救出,現在,你即便接受我當初開出的四個條件也晚了,我要馬上殺掉你們,全部!”

  焦開洋、望月閣眾人以及焦開洋聽完這話,無不大吃一驚,臉色巨變,尤其是后者,拼命地瞪向謝文東,想看出他所說的是真是假。

  過了好一會,焦開洋搖頭,說道:“不可能!你的手下,不可能殺得了天揚,這。。。。。不可能!”

  “是啊!老爺子在段天揚的手里,我的手下想殺他,確實很難?!斃晃畝嗆塹潰骸安還綣艸だ蝦徒だ隙頰駒諼藝庖槐?,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殺掉段天揚,似乎就沒有那么難了!”

  “你說什么?”

  “如果焦閣主不相信,等一會可以看到段天揚的人頭,據說,是姜長老親手砍下來的?!斃晃畝酒鶘硇?,斯條慢理地拉了拉身上的中山裝。

  “你說謊!”那名滿面落腮胡須的長老怒聲喝道:“周長老和姜長老是不會背叛望月閣的!”

  聽聞這話,姜韻華的幾名徒弟皆垂下了頭。姜韻華殺害喬緯及其門徒的事實,他們可是看得清楚。

  謝文東背著手,仰面大笑,說道:“不可能的事,并不代表它不會發生。你們不是一直想找出你們內部的奸細嗎?現在我已經告訴你們了,可你們又不相信,那我就沒有辦法了?!?br/>
  看著他臉上濃濃的笑意以及滿滿的自信,焦開洋此時的心理也沒有底了,他先給段天楊打去電話,結果無人接聽,接著又給周天和焦開洋二人打去電話,還是不通,正確情況下,這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難道,天楊那邊真的發生了意外?

  想到這里,老頭子臉色異常的難看,他看著謝文東,凝聲問道:“周天和焦開洋都被你收買了?”

  對于此事,曲青庭也很奇怪,他從未聽謝文東嘆氣過他還有周天和焦開洋這兩個內應。

  謝文東笑咪咪地搖搖頭,道:“不止!”

  “不止?”焦開洋怒聲問道:“還有誰?”

  謝文東含笑一指焦開洋身旁的曲青庭,說道:“還有曲長老!”

  焦開洋看了看身旁神態自若的曲青庭,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大,語氣冰冷地說道:“謝文東,你不要再這里挑撥離間了!”

  謝文東笑而不言。

  曲青庭向旁走出兩步,出了人群,最后直步向謝文東而去。

  謝文東眾人見狀大驚,紛紛叫道:“曲長老,你別過去送死,我們不會相信謝文東的鬼話……”

  沒等他們說完,曲青庭已到了謝文東的身邊,站定,隨后身形向后一轉,面對眾人,臉帶笑容,說道:“文東說的沒錯!我確實是望月閣內的奸細,或者說,我和文東早有聯手協議?!?br/>
  “什么?”

  望月閣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個驚駭的看著曲青庭。

  已經到了這種狀況,曲青庭覺得自己根本沒有再已滿的必要。他笑呵呵的說道:“一直以來,都是我把我們的進攻北洪門的計劃秘密轉告給文東的。諸位不用覺得奇怪,我這么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他下臺!”說著話,他伸手指向焦開洋。

  “閉嘴!”絡腮胡子的長老怒吼道:“曲青庭,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么,你這是大逆不道!”

  “少用這些狗屁門規來壓我,我入門的時間比你們早得多!”曲青庭冷笑一聲。說道:“自從開洋坐上閣主之后,毫無建樹,現在又為了自身權利**去與紅門交 zhan,簡直是把我們望月閣往火坑里推!望月閣由他來領導,遲早要完蛋,我之所以要于文東合作,也是為了望月閣的未來著想!”

  說著,他喘口氣,繼續道:“若是由我來做閣主,我們于文東旗下的紅門將停止爭斗,并且,他還會一如既往的尊敬我們,每年加倍上交會費,到那時,我們不僅能在望月閣過上安穩日子,而且,生活會比現在更好,難道,各位不希望那樣嗎?愿意支持我的,現在站出來,我可以擔保你性命無憂,如果想繼續巴結焦開洋,那我也不攔你們,不過,你們最后的香腸只會是死路一條,該怎么選擇,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話,曲青庭沒忘向身邊的謝文東點頭示意,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

  曲青庭的話,對望月閣眾人來講無疑如同五雷轟頂,半響反應不過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名與曲青庭私交深厚的長老慢慢從人群里走出來,壯著膽子,顫聲說道:“我……我愿意跟隨曲長老!”

  “嘩……”

  隨著這兩名長老的公開表態,望月閣的長老以及門徒們徹底亂了,有人著急,有人勸阻,有人叫罵,一時間,亂成了一團。

  “曲青庭,好你個不要臉的老匹夫!平時看你道貌岸然,原來你是個人面獸心的畜生!”絡腮胡子的長老暴喝一聲,不管另外那兩名長老,掄刀向曲青庭沖去。

  看著她向自己沖來,曲青庭嘴角一撇,差點笑出聲來,在這種形勢下,她是在懶得曲動手,因為周圍有太多太多的槍手,只要他們一人開一槍,這老頭子就得唄打成篩子。

  “文東,此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殺了他吧!”曲青庭對身邊的謝文東說道,言下之意,是要謝文東下令,將這名長老干掉。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