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80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80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姜韶華站起身形,先是遙遙頭,然后長嘆口氣,說道:“我們沒有選擇,只能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去做?!?br/>
  喬瑋茫然問道:“謝文東讓我們怎么做?”

  “去北洪門總部,和他會面?!?br/>
  “什么?那····那不等于去送死嗎?”

  姜韶華苦笑道:“不然還能怎么辦?伸頭是死,縮頭也是死,不如創意長,或許還有活路!”說著話,他皺起眉頭,喃喃說道:“謝文東對我們的計劃以及行dong,了如指掌,可以說我們一舉一動都在謝文東的監視之下,我們的周圍肯定有北洪門的眼線!”

  喬瑋吃了一驚,下意識地轉頭過去,向四周張望。

  就在他轉頭的瞬間,將韶華突然抽出助下的鋼刀,對準喬瑋的小腹,惡狠狠地此了過去。

  他下了死手,也用上了全力,這一刀又快又很突然,而且來的毫無預兆。喬瑋做夢也想不到將韶華會突然對自己動手,當他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刀鋒已到了他近前,這時候在想躲閃,根本來不及。

  只聽撲哧一聲,打扮個刀身都沒入喬瑋的肚子里,刀尖在他的后腰探出,鮮血順著刀身的血槽哧哧的向外噴射著。

  喬瑋兩目大張,一把抓著將韶華持刀的手腕,身子劇烈地哆嗦著,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顫聲問道:“你···你···這事為什么?”

  將韶華此時臉色蒼白嚇人,呼吸凌亂,低聲說道:“喬老弟,大哥對不起你了,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才這么做!你剛才不是問我謝文東讓我們做什么嗎?其實,他就是讓我先殺掉你!我們兩個必須有人做出犧牲,那個人不應該是我!”說著話,他手臂加力,猛的將鋼刀從喬瑋的小腹拔出,緊接著,又刺了一刀。

  他習武多年,對人體的要害非常熟悉,知道怎樣能以最快的速度致人于死地。又受了一刀后,喬瑋已站立不住,貼著將韶華的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直到死,他的手仍緊緊抓著將韶華的袖子,兩只眼睛瞪得又大又圓,其中有茫然,有恨意,也有不甘心。

  看著喬瑋已斷氣的尸體,將韶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喬瑋死抓自己袖口不放的手掰開,隨后,將身上的血跡擦了擦,丟下尸體,快速地向洪武醫院方向走去。

  將韶華和喬瑋的門徒都潛伏在醫院的左側,已做好準備,正等師傅的命令,好向醫院里沖鋒。見將韶華快速的跑來,眾人精神一振,以為是要動手了,紛紛將身上的暗藏的家伙抽出。

  等將韶華跑到近前之后,眾人才發現他的臉色異常難看,而且身上還帶著片片的血跡。眾人同是一愣,隨后紛紛問道:“師傅(姜長老),發生什么事?”

  “遇到北洪門的眼線了!將韶華環視眾人,臉色慢慢陰沉下來。

  喬瑋的三名門徒向左右瞧了瞧,沒有發現師傅的身影,好奇地問道:“姜長老,我們師傅在哪?”

  將韶華身側的左方一指,說道:“那不來了嘛!”

  三門門徒不疑有它,順著他手指方向,齊刷刷地望去。

  可是,目光所及之處,皆是空蕩蕩的一片,什么都沒有。三人輕咦了一聲,疑聲說道:“沒有看到師傅啊····”

  他們的話還沒有說完,將韶華已將刀拔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揮了出去。他現在是一不做二不休了,既然已殺掉喬瑋,他的三名門徒也留不得了。距離他最近的一名青年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肩上人頭已被將韶華一刀削掉。

  滾燙的鮮血像噴泉一樣,從他體腔內she出,在夜風中,鮮血在空中飄散,灑在周圍人的頭上,臉上,身上。

  “啊——”想不到師傅會突然對喬瑋的徒弟動手,將韶華的幾名門徒皆驚呆了,一個個僵立在原地,滿面呆滯的動也不動。

  “姜長老,你這事····”

  見師兄慘死,另名青年臉色頓變,看著將韶華大聲質問,可是他的質問只說到一半,將韶華的鋼刀已插進他的胸膛。將韶華手腕一番,將青年的胸膛硬生生的豁出個大圓窟窿,隨后向自己的門徒大聲吼道:“你們在愣著干什么?給我殺!”

  說著話,他一腳將掛到刀上的尸體踢了出去。

  喬瑋最后一名門徒失聲尖叫,以為將韶華瘋了,嚇得媽呀一聲,轉身就跑。

  將韶華手腕一甩,喝道:“給我留下!”

  鋼刀在他手中化成一道電光,去勢如閃電,掛著尖銳的勁風,直刺進最后那名青年的后心。

  撲通!人還沒倒,便已斷氣,尸體受慣性又向前跑出兩步,方一頭扎在地上,四肢僅僅抽搐幾下,便沒了動靜。

  太快了,只眨眼功夫,喬瑋的三名門徒被將韶華殺的干干凈凈,一個未留。他站在原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走到不遠處的尸體前,彎腰將鋼刀,抽出,在尸體的衣服上蹭了蹭血跡,隨后,又漫步走回來。

  他的幾名門徒像是見鬼一般,嚇得臉色蒼白,連連后退,嗓子眼發出詭異的咕嚕聲,喃喃說道:“師……師傅”

  巡視他們一眼,姜韶華臉色鐵青,冷冷說道:“你們都給我記清楚了,他們是被北洪門的人殺死的,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幾名門徒機械性地點點頭。

  “誰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可別怪我不講情面!”說著,姜韶華將手中的鋼刀一翻,在月光的映射下,刀身散發出駭人的森光。

  “是……是!師傅!”

  另一邊,洪武大廈,頂層。

  看著慢桌子沒什么動過的菜肴,謝文東笑瞇瞇地問道:“周長老,我們的菜還合伱的口味嗎?”

  周天此時哪還有心思去吃菜喝酒,聽到謝文東發問,他連連點頭,說道:“合口!非常合口!”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合口就好。我決定,明天放你回望月閣?!?br/>
  周天怔主,疑惑地看著他。他明明讓自己歸順,現在又要放自己回望月閣,難道是在有意試探自己,想到這里,他忙搖頭說道:“歸順謝先生,我……我是心悅誠服的……”

  謝文東擺擺手,笑道:“周長老請放心,我現在不是在試探你,而是真的要放你回去。而且,你現在留在望月閣,比留在我身邊更有用處。另外,我知道周長老對望月閣的感情甚厚,讓你背叛望月閣,這實在是件強人所難的事?!?br/>
  周天聽完這話,兩眼一紅,差點落淚,同時羞愧的垂下了頭。

  謝文東淡然說道:“我想,你們都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要和望月閣為敵,我的敵人,只有兩個,其一是閣主焦開洋,其二是他的徒弟段天揚。當初,望月閣對我施壓,甚至宣zhan,都是焦開洋的決定,和整個望月閣沒有關系,而且,我也從來沒有過顛覆望月閣的打算。只要焦開洋下臺,我們之間的爭dou也就徹底結束了?!?br/>
  周天聽后,暗暗噓了口氣,又驚又喜說道:“原來是這樣?!?br/>
  謝文東含笑說道:“焦開洋年歲已高,頭腦已不靈便,確實不再適合繼續做望月閣的閣主了,望月閣由他來領導,遲早是完蛋,我搬他下臺,也是為了望月閣的前途著想,當然也事為了我自己減少一個敵人,期望,周長老能明白我的苦心,更能暗中助我,讓望月閣與我們之間的仇怨早日了結,減少那些本不應該發生的流血事件?!?br/>
  周天邊聽邊連連點頭,搓手說道:“一定,一定!只要謝先生吩咐,我一定全部照辦?!?br/>
  謝文東的話,讓周天的心里壓力減輕許多,以謝文東的意思他并不是針對望月閣,而是僅僅針對焦開洋和段天揚兩人,那自己為他做事,也不算是背叛望月閣。當然這僅僅是他自我安慰。

  謝文東點點頭,笑呵呵的從口袋里拿出一張支票,向周天面前一推,說道:“我這人,向來恩怨分明,是我的敵人,我要殺,是我的旁有,我要獎,這只是一點心意,請周長老收下!”

  周天接過支票,低頭瞄了一眼,只覺得一陣眩暈,他這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么多錢,他咽口吐沫,抬起手來,看向謝文東,結巴說道:“謝……先生這……這是……”

  謝文東笑道:“僅僅是一份見面禮而已,也是對周長老痛失三名愛徒的一點補償,周長老務必要收下。希望,我們之間的爭端結束之后,周長老能來我們洪門,這里雖然沒有望月閣那么幽靜,但是去有能周長老一展拳腳的地方,也有望月閣遠遠不及的多姿多彩的生活!”

  聞言,周天心中甚是感激,看起來謝文東并不是在簡單的急用自己,而是真心實意的希望自己加入洪門。想到這里,他目光下落,看著幾乎要擺滿一桌子的豐盛酒席,心中暗暗感嘆,這是他在望月閣內想都不敢想的。

  他暗暗下了決心,小心翼翼地收起支票,欠起身形,必恭必敬說道:‘我愿意為謝先生效犬馬之勞!”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