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7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71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若是在平時,北洪門的幫眾的出刀當然沒有焦嬌快,但是現在,她剛剛經過一場惡戰,體力消耗級大,加上身子受到不少撞擊,敏捷大不如前。在雙方同時出手得情況下,焦嬌感覺自己就算能刺死對方兩人,但對方的刀也能傷到自己。想到這里,她突然收劍,身形向下一低,躲過對方的攻擊的共識,直向五人中的一個撞去。

  “啊--”

  讓她撞倒的大漢驚叫一聲,肚子被焦嬌的腦袋頂個正著,身子倒飛出去,焦嬌速度不減,隨后也跳到樓外。

  可剛剛出來,周期瞬間砍來數把鋼刀,原來在樓門外早已圍有十數名魁梧漢字。

  焦嬌雙刀并用,將砍來的片刀一一駕住,接著身形跳起,啪啪啪,人在半空,連踢出三腳。

  “哎呀!”在一件驚叫聲中,三名大漢倒飛出去,跌出好遠,臉色憋得通紅,半天爬不起來。

  “閃開!”樓內,剩下的四名大漢正準備追殺出來,突然深厚傳來震耳欲聾的斷喝聲,四人心頭一震,沒有會細看,下意識的閃到兩旁,只聽呼的一聲,一道黑影從我們中間穿過,直奔樓外的焦嬌而去,到了近前之后,二話沒說,猛的就是一記重拳。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格桑。他人未到,先至,拳未到,風已至。焦嬌只覺得背后生寒,惡風不善,想也沒想,就地一滾,橫著轱轆出去。

  呼!格桑一拳打空。焦嬌還占沒有站起,五行兄弟也到了,連通周圍以及從樓上沖下來的大漢們,將她團團圍圍在場中。

  “嘿嘿!看你還往那里逃?”格桑長笑一聲,雙拳互擊下,毛腰又向焦嬌沖去。

  焦嬌倒也兇悍,邊應付周圍眾人的同時,邊抽身閃避,避開格桑的鋒芒,當他從自己身邊擦過時,反腿一腳,踢在格桑的屁股上,后者收力不住,連續向前搶出數步,同時,他也將包圍圈撞個一個缺口。焦嬌哪能放過這個好機會,隨后竄了過來,當她距離格?;褂邪朊自兜氖焙?,身子高高燈~火書!城縱起,撥地跳起近兩米之高,雙腿開分,從格桑的頭腦跨了過去。

  格桑見狀,怒吼出聲,被一個女人跨過,在他看來,這可是一件奇恥大辱的是,他怒吼著,趁著焦嬌還沒有落地,猛的揮出一拳。

  焦嬌身在半空,無處借力,更無法躲閃,明知道格桑的重拳在身后擊來,卻只能咬牙硬挺著,當然,這也早在她的預料之內。

  嘭!

  這一拳打得可謂結實,焦嬌即便在早有準備的情況下,仍忍不住痛叫出聲,身子好象離膛的炮彈,直接射了出去,他足足飛出無米多遠,才重重摔在地上,手中的雙劍也隨之脫手。焦嬌兩手支住地面,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可是她片刻都沒有停頓,從地上直接竄起,快速地向小區跑過。

  啊?格桑倒吸口涼氣,這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原來焦嬌是故意引自己出拳的,借著他的一拳之力,成功沖出重圍。

  想明白這一點,他又氣又怒,怪叫著追了出去。

  五行兄弟連同其他的北洪門大漢也紛紛隨后追殺。

  雖然明知道格桑的拳頭重,可是沒有想到會這么重,焦嬌在奔跑中,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劇烈的翻騰,這回即便能成功逃脫,恐怕也得修養個一;兩個月才能恢復過來。

  她強忍背后的巨通,身形如箭,快如流星,很快便將格桑、五行等人甩出好遠。這還是她在受傷的情況下,若是平時,早就消失得無蹤影了。在身法上,焦嬌的修為的確是超一流的。

  當她快要接近小區的大門的時候,前方突然閃出一條人影,站在路中,向她連連揮手,同時大聲叫喊道:“焦小姐!這邊!”

  焦嬌先是一驚,等她看清楚來人的模樣之后,暗噓了口氣。來者她認識,正市望月閣眾門徒之一的楮博。

  平日里,楮博在望月閣頗有人緣,見誰都是笑呵呵的,客客氣氣,還會時不時的送出些小禮物。對閣主的孫女焦嬌,他更是尊重有加,每次見到她時,也皆是畢恭畢敬。

  現在看到楮博雖然和善,對她也極為尊重,但她可是曲青庭的徒弟。

  當她跑到楮博身旁時,后者猛的伸出手來,一把將他的手腕抓住,邊向外跑,邊急聲說道:“焦小姐,隨我來!”

  楮博只是望月閣的普通門徒之一,此時卻抓住閣主孫女的手,這個舉動無疑是很失禮的。

  但此時情況緊急,焦嬌也無法計較那么多,而且她身受重傷,渾身乏力,有楮博拉著她,她也可以趁機緩緩氣。

  當倆人跑到小區大門口的時候,楮博拉著焦嬌,猛然停住身形。

  后者一楞,問道:“怎么了。。。。?!?br/>
  她還沒等問完,楮博的大拇指突然按在他手腕的脈門上,隨后開始加力。

  脈門可算是人體要害之一,無論是對普通人還是對習武之人,一旦脈門被制住,半個身子都會變得麻木。當焦嬌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已經太晚了,諸博的手掌如同鐵鉗一般,將她的脈門扣得死死的,焦嬌本就身受重傷,現在卯門又被制住,身字乏力,軟綿綿的向諸博懷中靠去。

  她依靠在諸博的胸前,難一置信地看著他,斷斷續續的問道:“為……為什么……這么做……”

  諸博深知脈門被制住的后果,他悠然一笑,將焦嬌向外扶了扶,可捏住她的哪門的手絲毫沒有送開,說道“焦小姐不要見怪,師傅有令我不可不為!”

  “師傅?!”

  直到此時,焦嬌才恍然想起,諸博是曲青庭的徒弟。

  唉!自己怎么如此粗心,情急之下竟然把這一點給忘了!想到這里,她心中一翻,咬咬嘴唇,問道:“是……曲長老讓你來伏擊我的嗎?”

  “是的!”諸博點了點頭。

  “如此說來,你是一定不會放我走了,無論我說什么?!苯菇恐憊垂吹目醋潘?。

  諸博一笑,再次點頭,道:“是的!”

  焦嬌搖頭說道:“如果我落到謝文東的手里,我爺爺和天揚都有危險,一旦發生不測,望月閣也就完蛋了!”

  她不死心,希望能以望月閣的生死存亡來感化諸博,可是他哪里知道,對于望月閣的存亡,諸博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即使曲青庭死了,也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由始至終,他只為謝文東一人效力,他也只肯為謝文東效力。

  聞言,褚博笑容加深,說道:“望月閣不會完蛋,即便閣主和段天楊都死了,還有我師傅在嘛!”

  焦嬌驚訝地看著他,說道:“你早就知道曲青庭的心思……”

  “沒錯!很久以前就知道!”褚博笑答道。

  他在笑,而焦嬌卻激靈靈打個冷戰,感覺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復雜了,看見的聽見的都未必是真實的,就連望月閣內都是如此。誰能想到,一向道貌岸然的曲青庭竟然有不臣之心,是個十足的偽君子,誰能想到,一向毫不起眼整天笑嘻嘻的褚博竟然是笑里藏刀,城府極深的笑面虎……

  焦嬌長嘆口氣,罷了!既然自己已不能逃脫,那么就死在這里算了,無論如何,也不能連累到爺爺和天楊,甚至整個望月隔!想到這里,他將心一橫,兩眼一閉,準備咬舌自盡。

  可是褚博根本不給她咬舌的機會,心思機敏的他看出焦嬌表情的異樣,當他張開嘴的瞬間,他率先伸手,將她的粉腮掐住,搖頭說道:“你不能死!至少,現在還不行!”

  “你……”焦嬌臉色通紅,說不出話來,兩只眼睛惡狠狠地瞪著褚博。只可惜,人的眼睛并不能殺人。

  這時,格桑、五行兄弟以及北洪門的眾人紛紛趕了上來,五行邊喘著粗氣邊向褚博一笑,連連點頭,格桑走上前來,大巴掌在褚博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干的好,兄弟!”

  原來他們都認識!焦嬌雖然嘴巴不能動,但眼睛和耳朵還好使,見他們之間熟悉的樣子,顯然認識的時間已不短了。

  水鏡拿出繩子,動作干凈熟練的講焦嬌的雙手反綁住,然后,又在她口中塞了一塊破布,直接將她退到小區門口的面包車上,

  時間不長,謝文東揉著后腰,在李奕的攙扶下,慢慢進入車內。

  看著被捆綁得結實的焦嬌,他苦然一笑,說道:我說過,不想傷害你的。

  言下之意,焦嬌之所以落得現在這個下場,都是她自找的。

  嗚。。。

  嘴巴被堵不能說話的焦嬌兩眼噴火,氣憤地發出嗚嗚聲,身子想從椅子上站起,卻被格桑狠狠按住,一動也不能動。

  看著她雖然被擒,但卻依然兇悍地樣子,謝文東搖了搖頭,對司機說道:開車!說完話,他對焦嬌又補充一句:我必須得帶你回T市!

  。。。焦嬌聞言,又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