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4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49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阿里木疆被政府部提走,而另一邊,阿迪力等人還將希望寄托在謝文東身上。見他從警局回來,急忙上前,迫不及待地問道:謝先生,情況怎么樣?

  不樂觀!謝文東一本正經地搖搖頭,說道:警方似乎知道了些什么,把阿里木疆嚴加看管起來,我看見他在審訊室里,渾身都是血,看起來,受過警方的嚴刑逼問!

  啊?阿迪力三人大吃一驚,那兩名東突人員急忙問道:會。。。。。。。。?;岵換崾薔揭丫纜蚵蛺崠蟾緄納矸萘?

  阿迪力搖頭,說道:應該不可能!買買提大哥的身份一直隱蔽,從來沒有過犯罪記錄,警方應該不會察覺什么的。。。。。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阿迪力眉頭緊鎖搖了搖頭,舉目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見阿迪力不上當,話鋒一轉,又說道:可能是警方真的認為阿里木疆是小偷了,這樣吧,等會我再去警局看看情況!

  阿迪力連連點頭,說道:麻煩謝先生了!

  看著他那副感激涕領的摸樣,五行兄弟暗暗發笑,只憑東突這些人的死板腦筋,東哥就算把他們賣了,沒準還得幫忙數錢呢!在據點呆的時間不長,謝文東又走了,他倒不是去派出所,而是去了軍區。在軍區,謝文東和東方易會面,當然,也見到了阿里木疆

  看到謝文東,啊里木疆一切都明白了,他怒吼一聲,掙扎著想要站起,周圍的士兵可沒管那么多,拳頭,皮鞋一切招呼在他身上,頓時間,啊里木疆鼻口流血,身子也隨之軟了下去。謝文東皺皺眉頭,輕嘆口氣,走到啊里木疆進前,談然笑到:“啊里木疆,你現在最好安分一些,不燃,皮肉受苦的是你自己!”

  “謝。文。東!”啊里木疆的肩膀被左右的bing士死死按住,他猛抬起頭,列開滿是獻血的大嘴,沖著謝文東怒聲咆哮;“謝。文。東。。。?!?br/>
  他的樣子恐怖,如同要吃人一般,若是膽子小的人,這時恐怕得雙腿發軟。但謝文東的膽子并不小,而且一直都很大。

  他呵呵一聲,輕輕發笑,轉頭對東方易說道:“東突份子比較兇狠,野性未退,審問的時候,可能會有些麻煩。

  ”沒錯!“謝文東慢慢地點了點頭。

  啊里木疆一愣。難以置信地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聳聳肩,悠悠笑道;”沒什么好奇怪懂得,阿迪力都已經告訴我了!見啊里木疆目漏驚呼,他又笑道:“我和阿迪力向來合作得很愉快,你認為我為什么會突然要求換人?為什么讓阿迪力會去找你?這一切就是想把你引到南京來?!?br/>
  “你。。。。你和阿迪力串通?阿迪力背叛了我?”啊里木疆驚呼地問道。

  謝文東并沒有直接回答,悠悠笑道;“有時候,你不得不要承認金錢的威力!”

  啊阿里木疆再次怒吼,兩眼放著毒光,看樣子,恨不得撲上前去把謝文東絲碎,咬爛。

  東方易本還不確定阿里木疆的身份,不過見他現在這樣的反映,心中也明白了十之**。他含笑拍拍謝文東的肩膀,拉他走向一旁,低聲說道:“你這回的功勞可真夠大的,不僅救了你自己,也讓政治部受到的壓力頃刻間全部消失了?!?br/>
  謝文東笑道:“政治部一直都在支持我,關鍵時刻,我當然也應該拿出一些成效來匯報政治部嘛!”

  “你能這么想就好,部長會很高興的,”東方易看看手表說道:“晚上八點,我帶阿里木疆回北京,你也和我們一起回去!”

  謝文東早在張保慶那里聽到了風聲,并不感到意外,想也未想,點頭道:“好的?!?br/>
  在南京jun區的配合下,阿里木疆被帶上一輛小型運輸機,雙手、雙腳甚至嘴巴都被銬死,身邊還有真槍實彈的士兵看守,可謂是嚴加防范,連咬舌自盡的機會都不給他。

  晚間八點,飛機在南京起飛,九點多一點便抵達北京。

  在軍方機場里,早已有數輛軍車及轎車在跑道旁邊等候,阿里木疆剛從飛機上走下來,便被數名魁梧的士兵強行拖上軍車,隨后飛速地開走了。謝文東和東方易并肩而行,看著飛馳而去的數輛軍車,他并不關系阿里木疆會被他們帶到哪里,可是不論到哪,謝文東都明白,他這輩子是不可能再活著走出來了。

  謝文東和東方易上到一輛轎車,隨后,他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

  “有人要見你?!?br/>
  誰?

  幫你的那人。

  張保慶的父親是八大常委之一,也是中國最具實權的權利集團中的一員,年近七十,其貌不揚,個頭不高,清清瘦瘦的,喝普通人老人沒有什么區別。不過精神氣卻十足,兩只眼睛倍亮,舉手抬足間帶著一股儒雅之氣。

  謝文東在一座戒備森嚴,到處是明崗暗哨的別墅書房里與之見面。

  張常委舉目打量謝文東,看了他一會,呵呵笑了。問道:年輕人,我該怎么稱呼你?

  張常委贊賞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說道:“那我就叫你謝上尉吧!”

  “好的!”

  “請坐!”

  謝文東并不拘束,也不客氣,身形一轉,坐在辦公室前的椅子上。

  張常委笑道:“本來,軍方在昨天上午就打算逮捕你的?!?br/>
  謝文東說道:“我知道。所以我很感謝張常委給與我的幫助!”

  張常委問道:“你知道我為什么幫你嗎?”

  謝文東眼睛眨了眨,說道:我是政治部的一名上尉

  謝文東頓了一下,說道:是因為張兄替我說了很多好話吧。

  有這個方面的原因。張常委說道:寶慶說你是個難得的人才,雖然你所做的未必是對的。

  謝文東聞言而笑。

  張常委有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為了?;ふ尾?,政治部是敏感機構,不能受到任何的質疑,尤其是軍方的質疑,這次因為你,惹出這么大的漏子,險些牽連到整個政治部,但好在泥補的比較及時,也算將功補過了,雖然你抓到了東突的重要高層,但政治部喝中央都不會給你任何獎勵,你不會因此而失望或者有怨言吧?說這話,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謝文東,仔細留意他臉上的任何變化。

  謝文東愕然??吹貿隼?,張常委很重視自己的反應,不過他不明白這是為什么。

  政治部和中央的獎勵,他根本不看重,就算是講理,又能獎勵什么呢?獎勵錢,幾十萬?就是給他幾百萬幾千萬,他的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因為那對他來說太微不足道。給他升官?再升是少校,在政治部,他沒有看出來上尉和少校之間有什么區別,就算是給他升到將軍,他的生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而且他的心思也不在這方面。

  如果中央能獎勵自己一張免死金牌,那就另當別論了,可惜這是不可能的事。

  想著,謝文東撲哧一聲笑了,搖頭說道:“只要政治部沒事,我沒事,大家都沒事,我就很開心了,至于獎勵嗎,可有可無,對我的影響幾乎為零,張常委不用因為此事擔心?!?br/>
  張常委直勾勾的看了他一會,隨后哈哈大笑,顯得十分開心,點點頭,說道:“不計較功名利祿,很好?!彼嫡饣?,他看看手表,道:謝上尉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謝文東多聰明,聽聞這話,隨即站起身形,搖頭說道:沒有了!如果張常委沒有其他的事情吩咐,我先走了。

  恩!張常委含笑點了點頭。

  謝文東轉身走出書房,直至出來,他還覺得莫明其妙,沒弄明白張常委找自己來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難道只為了見自己一面?謝文東搖頭而笑。

  在警衛的指引下,他正向外走著,這時,迎面走來一名三十歲左右的青年,滿臉的笑容,到了謝文東近前,站定,笑道:謝兄弟,我說過我們會在北京見面嘛!

  來的這位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張保慶。

  看到他,謝文東臉上頓時露出笑容,笑道:張兄!

  張保慶貼近謝文東,在他耳邊說道:父親現在找我,等明天我們再慢慢聊!

  好的!謝文東含笑點頭。

  張保慶笑呵呵地向他揮了揮手,隨即快步向書房走去。

  進入書房之后,張保慶回手將房門關緊,臉上地笑容也同事收斂,直接走到辦公桌前,問道:爸,您覺得謝文東這個人怎么樣?

  張常委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挑起,說道:他不會成為你為來道路上的競爭對手!

  聽完這話,張保慶暗松了口氣,笑容又慢慢爬上面頰。

  張常委嘆了口氣,又道:雖然如此,但我還是不希望你和這樣的人交上朋友。

  爸,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數,您就不用操心了!張保慶繞過辦公桌,笑呵呵地為父親揉著肩膀,兩眼卻射出比其父親還要明亮的精光。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