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44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44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方易沒有馬上回答,話鋒一轉,問道:“謝兄弟沒有想過去吉樂島或者安哥拉先住上一段時間?”

  謝文東聽完這話,目露精光的笑了,說道:“這次的事,是杜天揚下的命令,對吧?”

  聽完東方易話中的意思,對方明顯是針對自己而來的,在中央的高層里,只有杜家和自己有仇怨,此事十之**是杜天揚搞出來的。

  果然,東方易嘆了口氣,點頭說道:“是的!杜老頭子馬上就要退了,想來,這也是他在退休之前最后一次針對你的行動,此事,如果被搞大,會比天還大,畢竟其中涉及的東西太多了,恐怕政治部也保不住你?!?br/>
  “誰能保得住我?”謝文東瞇縫著眼睛問道。

  “兩個人?!倍揭卓嘈Φ潰骸耙皇侵饗?,二是常委?!倍倭艘幌?,他又說道:“不過,想讓他們幫你,那太難了?!?br/>
  是啊!是很難。謝文東暗暗吸氣,自己和這些頂級的高層領導人毫無瓜葛,而且自己還有黑道的身份,想讓他們幫自己,反與杜天揚作對,那簡直比登天還難?!安還茉趺此?,我是不會離開中國的?!?br/>
  “這次不是逼你走,而是讓你先出去避一避,等杜老頭子退休之后,風頭過了,你再回來,何況,這也是部長的意思……”

  等杜天揚退休?那要等到什么時候?只怕自己這一走,再想回來就遙遙無期了。現在,青幫衰弱,將其擊敗,只是時間問題,這個時候離開,不是在明擺著讓南洪門搶占便宜嗎?等自己再回國的時候,南洪門都不知道發展壯大到什么程度了。他現在有一百一千個理由不能走,他冷聲笑道:“袁部長讓我離開中國?”

  “是的?!?br/>
  “用到我的時候,把我找回來,現在怕我給你們引火燒身,就一腳把我踢開,想必各位當我謝文東是皮球了吧?”謝文東冷笑說道。

  “哎呀,謝兄弟,我沒有那個意思……”東方易急忙說道。

  “好了,不說了,我知道該怎么做,不過,還是多謝東方兄的提醒?!彼低昊?,謝文東將電話掛斷。

  這時,五行兄弟紛紛走了過來,一個個皆是面色凝重。

  通過謝文東與政治部之間的談話,他們五人都意識到這次的問題嚴重了。

  謝文東一只手插進口袋中,一只手扶住窗臺,凝視窗外,久久未語。

  他此時也在琢磨,事情發展到最壞究竟會達到什么程度。

  一旦東突的人招供,咬出自己,不管交易的軍火是不是用于基地,都說明自己與東突存在利益往來,將被扣上分裂國家罪的大帽子,這是死罪,自己也會成為眾矢之的,到那時,政治部真的不敢輕易站出來保自己,也許正如東方易所說,能保自己的,只有兩個人,或者說兩類人,一是主席,二是常委,中央的那幾大巨頭。

  想到這里,謝文東深深吸了口氣,如何才能爭取到他們的支持,哪怕是其中任意的一個人也好……正在這時,他眼睛突然一亮,想起了一個人,張保慶。

  張保慶這個人本身并沒有什么,但是他卻有個常委的父親。

  謝文東臉上的陰韻漸散,嘴角慢慢挑起,露出笑容。他和張保慶的關系不錯,在安哥拉,幫他搞了許多項目,讓張保慶從中大發橫財,對此,張保慶也一直很感激謝行東的頂力幫忙,當然,他當初之所以會幫張保慶,只是想不到得罪他,哪里想到,自己今天還真要用上他了。

  眼珠轉了轉,謝文東拿起手機,又給張保慶打去電話。

  沒想到謝文東會突然找上自己,張保慶顯得很開心,笑問道;“謝先生是大忙人,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我來了,想必是有事吧?”

  張保慶雖然出身顯赫,但和杜庭威那樣的**不一樣,他很精明,也很老練,野心也更大,懂得如何利益父親的影響力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而不是象肚庭威那樣利用長輩的權利胡做非為,為非作歹,只圖一時的快樂與享受。

  對謝文東這個人,張保慶是很欣賞的,覺得此人頭腦精明,即有能力又有實力,自己與他多親近,會得到更多的好處。另外,張保慶也是個胸懷大志的人……

  謝文東和張保慶接觸得不多,但是對他的性格以及為人都有一定的了解,他也不轉彎抹角,直接說道:“我遇到了麻煩,需要張先生幫我?!?br/>
  “哦?”張保慶一愣,謝文東都解決不了的麻煩,那一定是da麻煩。他正色道:”謝先生請講,只要我能幫得上的,絕對會盡力而為?!?br/>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今天早上,東突分子運送一批軍火到巴基斯坦,但過邊境的時候,被邊防軍扣下了?!?br/>
  張保慶對這件事可以說毫不知情,認識得聽謝文東說完,他笑道:“這是好事啊!東突這些恐怖分子,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竟然敢從中國運輸軍火,該統統槍斃,賣給他們軍火的人也該死……”

  “我就是賣給他們軍火的那個人?!斃晃畝嘈λ檔?。

  撲!張保慶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兩只眼睛瞪得溜圓,張目結舌道:“是……是你賣給他們軍火?”

  謝文東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他又把他騙政治部那一套的說詞搬了出來,說明自己是故意與東突分子往來的,其目的就是為了引出東突在國外的高層頭目,對于他自己從中謀取大量利益的事實,他當然是絕口未提,另外,他還補充說,軍火并非用于東突,而是要轉運給基地的。

  張保慶聽完,長吁口氣,喃喃道:“原來是這樣。謝先生要我幫什么忙?”

  謝文東幽聲說道:“這件事,是杜天揚搞出來的,其目的就是針對我,我和杜家的恩怨,張先生應該是了解的吧?”

  “哈哈!”張保慶仰面大笑,說道:“不就是因為杜庭威那個敗家子嘛!那個家伙,死了比活著更有價值?!?br/>
  “不過他也是杜天揚的親孫子,杜天揚把他的死都算在我的身上,處處與我作對。只是,這回的事非同小可,雖然政治部也是了解的,但事情一旦搞大,政治部為了擺脫干系,絕不會站出來袒護我,所以,我只能找張先生來幫忙了?!?br/>
  “原來是這樣?!斃晃畝淙幻揮兄彼?,但張保慶也能明白,謝文東真正找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父親。

  他收起笑容,低頭沉思,久久未語。

  若是換成其他的事,倒還容易,但這件事,卻太難了。杜天揚并不是普通的軍方官員,他本身就是中央的老人,掄起輩分,自己的父親都得叫他叔叔,何況還身居要職,名副其實的軍方二把手,要救謝文東,就得與他作對,即便是自己的父親也不容易處理好此事。

  該怎么辦?張保慶十分為難,答應謝文東,他沒有把握,拒絕謝文東,他不忍心也說不出口。

  沉默好一會,他說道:“杜老頭的年歲太大了,早該退休讓位給別人。這樣吧,我可以幫謝先生先去問問我的父親,看他怎么說,但是謝先生也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此事,即便是我父親出面,也不容易解決,何況,我還沒有能求他出面的把握?!?br/>
  謝文東點點頭,這已經算是張保慶所能幫自己的極限了,他笑道:“無論接過怎樣,我都很感謝張先生的幫忙?!?br/>
  “呵呵!”張保慶搖頭笑了,說道:“謝先生客氣了?!?br/>
  隨后,他另有所指地又幽幽說道:“我一直都認為,成大事者,手里必須要有兩把刀子,一百一黑,剛柔并濟,哈哈……”

  聽著張保慶的笑聲,謝文東心頭一震,他從來沒有仔細分析過張保慶這個人,也從來未把他放在心上,不過,聽完他最后這句象是隨口而言的話,謝文東眼中精光一閃,忍不住倒吸口涼氣。

  張保慶做事的效率很搞,僅僅相隔十分鐘,他便給謝文東打回電話。

  他開門見山地說道:“謝先生,你托我的事,我剛才幫你問了?!?br/>
  謝文東問道:“結果如何?”

  張保慶說道:“你想脫身,只有兩個辦法?!?br/>
  “什么辦法?”

  “其一,扳倒杜天揚,其二,拿出成效?!?br/>
  謝文東瞇縫起眼睛,疑問道:“什么意思?”

  張保慶說道:“要么,你找出杜天揚的把柄,直接將他扳倒,人走茶涼,哪么什么事情都沒有了;要么,你就想辦法抓到東突的高層,以證明你與東突分子的軍火交易是有成效的,只有這樣,你才能脫身?!彼低?,他一笑,又意味深長地說道:“扳倒杜天揚,這點太難了,你未必能做得到,但抓到東突的高層,想必以謝先生的頭腦,應該不是難事,不過,時間有限,我父親只能幫你壓三天。說來很有意思,我的父親竟然也知道你,他竟然肯幫忙,我也很意外。能做的,我都幫你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