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9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嚴格來說,張夢并不算是蕭方的女朋友,更不是他的女人,但蕭方追求她倒是不假。

  張夢夢出身富貴之家,父親經營規模不小的家族企業,她涉足娛樂圈,其父也花費不少金錢幫她打通門路,后來終于被洪天影視公司看中,并大力培養。蕭方是在偶然中見到張夢夢的,不過,自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便對她一見鐘情,這一點和李爽倒是很相似。

  隨后,她便對張夢夢展開了猛烈的追求,不過只有二十多出頭,家教嚴格的張夢夢對蕭方只有好感,并未馬上接受他的追求,事情就這樣一直在拖著,雙方目前的關系只能算是比較好朋友而已。

  此時,以三眼為首的文東會和以蕭方為首的南洪門在劇組內相持不下,誰都不肯做出讓步。

  最后,在張夢夢接受三眼的邀請并隨蕭方等人回酒店后,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張夢夢自始至終都沒注意道李爽,甚至目光都未在他身上停留一秒鐘,倒是對三眼很感興趣,也很好奇。

  三眼絕對不是英俊的男人,但他卻是個絕對有男人味的男人,豪邁,粗狂,野性十足,地地道道的黑道中人,這是張夢夢從未接觸過的。蕭方雖然也是黑道的,名氣甚至逼三眼還要大,但在他身上,沒有任何的黑道氣質,反而很儒雅,很紳士,如同謙謙君子,張夢夢所接觸的男人都是像他這樣子的,至少在他面前都是這樣表現的,正因為這樣,她對三眼反而越發的好奇和感到有趣。

  當晚,三眼,李爽等人趕到張夢夢下榻的酒店時,發現門口已站滿了南洪門的人,根本不讓他們進去。張夢夢是接受了三眼的邀請,不過蕭方卻不接受,調動南洪門人員,將酒店控制得嚴嚴實實。

  雙方言語不和,相互指罵。罵起來,話當然不會好聽,什么‘爹,媽,祖宗’的全都出來了,雙方本就看對方不順眼,加上同是黑道的,脾氣火暴,又存有地方上的歧視,漫罵很快演變成武斗。

  在這種火藥味十足的情形下,一人動手,立刻就變成了導火線,場面進一步激化,開始了全面械斗。

  由于是來吃飯的,文東會的人并不多,動起手來,自然吃虧,三眼、李爽等人挨了南洪門不少拳頭、皮鞋,被打得落荒而逃,幾人越想越氣,給文東會的兄弟打去電話,叫來數百號人,蕭方那邊不甘示弱,也將南洪門的主力調集過來。

  見三眼等文東會的人和南洪門打了起來,本就對后者看不順眼、心存芥蒂的北洪門哪會坐視不理,北洪門在傷害的負責人親自帶著一幫兄弟前去助陣。

  北洪門這一出動,事態立刻變了性質,同時也驚動了南洪門的其他干部。怕蕭方吃虧,陸寇和向來不怕事大的周挺帶著一批南洪門幫眾,來到酒店,與蕭方匯合一處。

  這回可好,南洪門上千人,圍站在酒店門口,文東會加北洪門上千人,站在借道對面,雙方隔著街道開始罵街。

  此地是上海的繁華地段,雙方的人員太多,這時候誰都不敢挑起戰爭,更別說動家伙了。

  不過這兩千多人站在街道兩旁對罵,聲勢也夠驚人的,來往車輛和行人嚇得駐足不前,街道堵塞,汽車排出數百米,牽連到附近的其他街道。

  到最后,在聞訊趕到的警察勸解下,雙方才各自散去,三眼和李爽邀請張夢夢的這頓晚餐也沒吃成。

  文東會在東北橫行慣了,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窩囊氣,三眼和李爽對此事都耿耿于懷,不過前者還能沉得住氣,也能顧全大局,不想因為一個女人而讓自己在上海這邊給東哥添麻煩。而后者不然,怒氣難消,當天晚間,李爽私自行動,帶著虎堂的兄弟直接去砸南洪門的場子。

  連砸兩家,等沖到第三家的時候,與南洪門的周挺遇到了。

  雙方沒有二話,立刻動起手來,南洪門人數占優,李爽抵擋不住,爭斗時間不長,便主動撤退了。

  回來的路上,李爽越想越窩火,越想越不甘心,對開車的司機叫道:“兄弟,停車!”

  司機不明白怎么回事,急忙把車停下。李爽下了車,走到路邊,對著道旁街燈的柱子,深吸口氣,眼睛一閉,一頭撞了上去。

  他這一頭撞得力道極大,連街燈都震得直顫,頓時間,李爽的額頭也開了花,血流如柱,他捂著腦袋,痛得直哼哼,坐車回到住所,去找三眼,說自己被南洪門的人給打傷了。

  三眼為人向來護短,別的事,他能忍得了,但自己兄弟挨了欺負,他可受不了了。

  見李爽滿頭是血,三眼的怒火從心底一直燒到腦門,氣得蹦起多高,這時候也顧不上什么大局、什么后果了,帶上文東會的人員便向南洪門的場子殺去。

  北洪門對此大加配合,不僅提供信息,而且幫忙引路,出人出力,在旁協助,無疑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還沒來得及撤走的周挺正好與怒氣洶洶趕來的三眼碰個正著,雙方又是一場大混戰。

  這一次,文東會大獲全勝,不僅砸了南洪門的場子,還把周挺直接打進醫院,只不過傷勢并不嚴重,僅僅皮外傷而已。

  至此,事態全面激化,已和張夢夢沒有了關系,完全變成了三大幫派之間的仇怨之爭。

  周挺受傷,不管是輕是重,這都關系到社團的顏面。而黑道之中,最重視的就是臉面。

  南洪門抓不到文東會,但卻能抓到北洪門,隨后的日子里,南洪門對北洪門的場子展開報復性打擊,北洪門和文東會隨即展開還擊,爭斗開始逐步升級,漸漸的,人員方面也都出現了死傷。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都已超出雙方的控制,形式越來越惡化。

  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屬于‘獨苗’,上海周邊地區都在人家南洪門控制范圍之內,小規模的爭斗,看不出什么,但隨著爭斗的擴大化,南洪門優勢頓現,上海地區的黑幫,除了白家,一面倒的站在南洪門那邊,而南洪門在極短的時間內所聚集起來的幫眾,也比文東會和北洪門要多得多。

  直到這個時候,三眼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弄不好,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就會因這場爭斗被南洪門吞掉,這個責任他可擔待不起,不得已,向謝文東打去電話,詢問他的意思。

  從頭到尾聽完三眼的講述之后,謝文東撲哧一聲,氣樂了,翻著白眼,無奈說道:“小爽還真是會給我添麻煩,那么多女人,他看上誰不好,非要和蕭方搶什么?”

  聽謝文東的語氣很輕松,并沒有太多責備李爽的意思,三眼暗暗松了口氣,笑道:“其實也不能怪小爽,是南洪門太霸道了!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叫張夢夢的小姑娘長得確實不錯,小爽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心儀的對象,不管怎么說,我們也該幫他一把!”

  謝文東撓撓頭發,問道:“這種事情怎么幫?”

  “正因為我不知道,所以才問東哥你嘛!”三眼嘿嘿干笑,小心翼翼道:“不行的話,東哥你來上海一趟?”

  上海這邊出了大亂子,三眼應付不過來,對于他來說,他在上海終究是個外地人,人生地不熟,當地的黑幫還有警方,在謝文東不在的情況下,一股腦的傾向于南洪門,在上海和人家打,實在是太吃虧了,這就和南洪門在東北不論如何與打不過文東會是一個道理。

  “去上海?”謝文東皺起眉頭,此時他正與青幫打到關鍵時刻,這時候去上海,可能會耽誤戰機。

  見他有些猶豫,三眼顧慮重重的說道:“東哥,我看南洪門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我擔心北洪門在上海的地盤會被他們搶了去?!?br/>
  “哦?”謝文東揚起眉毛。

  上海是他在南方安置的一塊跳板,等日后對南洪門作戰時,他可以通過上海為中轉,向南洪門的腹地縱深,上海這塊地盤,看似不大,也脫離了北洪門的勢力范圍,但在謝文東的眼中,卻是極為重要的。

  況且,他還需要利用上海這塊地方牽制傲天,使青幫有后顧之憂,所以,上海是無論如何都不能丟失的。

  “事態有這么嚴重嗎?”

  “既然已經打起來,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誰知道現在形勢占優的南洪門會不會借此機會,一口氣壓過來呢?”

  “唔!”謝文東揉著下巴,暗暗思量三眼的話,感覺確實有這個可能性,他也不敢掉以輕心?!翱雌鵠?,我必須得過去一趟了?!?br/>
  “呵呵,東哥能來上海當然是再好不過了,而且我覺得東哥也應該來!”

  “哦?為什么?”

  “就算不為上海的地盤,也得為小爽的后半生幸福著想嘛!”

  謝文東無力的拍拍額頭,小聲嘟囔道:“誒!我自己的問題還一塌糊涂呢,誰來管我啊?”

  “。。。?!比勰?。

  謝文東的感情,絕對比李爽的要復雜得多,千絲萬縷,如同一團亂麻,理不出個頭緒,三眼只是想想,都提謝文東感到上火。

  “東哥不是說了嗎,這種事情,別人怎么能幫得上忙呢?!”三眼嘻嘻哈哈的開玩笑道。

  “切!”謝文東翻了翻白眼,將電話掛斷。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