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百零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百零二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彭玲的意思已經很明顯,在下逐客令。

  李正浩厚著臉皮,假裝聽不明白,說道:”我的事情很要緊,必須得等謝先生回來!”頓了一下,他晃了晃手中的飲料瓶,又似笑非笑的說道:”大嫂,我的已經喝完了,你的怎么還沒喝,不會不給小弟面子吧?!”

  彭玲是警察出身,這種痞子氣十足的話是她最不喜歡聽的。李正浩說完話,她面露不悅之色,將飲料放下,站起身形,說道:”對不起,我累了,現在我要休息,如果李先生執意要等的話,就請到外面等吧?!?br/>
  這個該死的女人!李正浩見狀又氣又急,暗中連連咬牙,可是有不敢表現在臉上,臉色憋得通紅。如果換成其他的女人,這時候他已直接沖上去強行將其制服了,但是對彭玲,他不敢,畢竟她是謝文東的女人。

  正在他猶豫不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房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

  彭玲和李正浩都是一愣,后者很是奇怪,自己并沒有給手下發去信號,他們這時候敲門干什么?彭玲則面露喜色,以為是謝文東回來了,急忙向房門方向走去。李正浩皺皺眉頭,伸手道:“等一下!”

  “怎么了?”彭玲轉頭疑惑地看著他。

  李正浩嘴巴動了動,頓了片刻,又搖頭道:“啊,沒什么!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是又無法說出口。

  彭玲深吸口氣,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心里的厭煩感更濃,什么都沒說,走到門前,把房門拉開,只見門外站著一位青年,即不是謝文東,也不是李正浩的手下,而是五行之一的木子。

  木子笑嘻嘻地站在門外,手扶門框,目光越過彭玲,直向房間里面望去,正看到坐在沙發上也向自己這邊觀望的李正浩,他嘿嘿一笑,在彭玲身邊擦過,晃身走進房間內,說道:“李先生好清閑啊,這么晚了,還來找彭小姐,有事嗎?”

  彭玲茫然地看著他,不明白木子為什么沒有跟在謝文東的身邊,反而到自己這來了。

  她奇怪,李正浩更是茫然不解,謝文東不是去找鄭龍了嗎?他的保鏢怎么還在酒店里呢?他內心翻騰,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站起身形,干笑說道:“不。。。不是!我是有事情找謝先生的?!?br/>
  “哦?”木子笑呵呵地挑起眉頭,問道:“有什么要緊的事勞李先生大老遠的跑來?打電話說清楚不可以嗎?李先生該不會是忘記東哥的電話號碼了吧?”

  “沒有,沒有!我。。。我剛才打過謝先生的電話,可是沒有打通?!崩鈁菩Φ媚芽?,結結巴巴地說道。

  “這倒是奇怪了!”木子含笑說道:“我剛剛和東哥通過電話,你怎么會打不通呢?”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崩鈁瓶純茨咀?,再瞧瞧彭玲,心里方寸大亂,搓手說道“對了,我突然想起還有一件要緊的事需要我去處理,那我就不打擾了。告辭!”說著話,李正浩向隨行的翻譯一甩頭,快步向外走去。

  當他要走過木子身邊時,后者突然一伸手,攔住他的去路,臉上的笑容消失,沉聲說道:“李先生不要著急走嘛!東哥剛剛交代過,說李先生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以后,也就在這里住下,不用再出去了?!?br/>
  李正浩沒聽明白他的意思,眼神中充滿了疑惑,茫然地看著木子。

  木子冷然間將手抬了起來,在他手掌里,握有一把明晃晃的手qiang口頂在李正浩的胸口上。

  李正浩臉色頓變,下意識倒退兩步,難以置信地看著木子,又驚有駭地問道:“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彭玲也嚇了一跳,滿面驚訝地看著木子。

  “該說的話,我剛才已經說完了?!蹦咀永淠乃檔?。

  回想木子剛才的話,李正浩駭然道:“你的意思是說,是。。。是謝先生要你來殺我?”

  “沒錯!”

  “為什么?”

  “我不知道?!蹦咀鈾仕始?,說到:“在我的字典里,只有執行,沒有為什么?!?br/>
  冷汗順著李正浩的雙鬢流了出來。謝文東竟然要殺自己!難道,他看出自己要對彭玲不軌了?可是這不可能啊,自己一直都很小心,掩飾得很好,謝文東不可能看出來的,可若不是因為這個,他又為什么要殺自己呢?

  李正浩想不明白,干脆也不再去想,現在對方動了家伙,到了生死攸關之際,也容不得他做過多考慮其它。他雙手悄悄摸向后腰,同時表情慌亂地說到:“這。。。。。。。其中肯定有誤會,我要見謝先生,把事情講明白!”

  木子看著他,突然笑了,說到:“你向閻王爺去講吧!”說著話,他便要扣動扳機。

  這時,彭玲急忙叫道:“等一等!”想不到木子還真要殺李正浩,后者雖然讓人討厭,但畢竟沒有做錯什么,而且還對己方這些人熱情款待,就這么將他殺害,實在太過分,也太說不過去了。

  木子轉頭看向彭玲,不知道她還有什么事。

  沒等彭玲開口說話,李正浩突然尖叫一聲,道:去死的人應該是你!說著,已摸到后腰手qiang的手猛然抬起,對準面前的木子就要開qiang。

  可惜,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反應極快的木子在李正浩開qiang之前的瞬間扣動扳機,子dan精準地將其頭顱擊穿,飛濺而出地鮮血將身后地墻面染紅好大一片。

  撲通!李正浩聲都沒吭,人便直挺挺地仰面到了下去,躺在地上,抽搐幾下,兩眼瞪得滾圓,絕氣身亡。

  彭玲臉色大變,搶前幾步,看著腦袋中qiang,神仙也難救得李正浩,她氣憤的問道:這是為什么?

  木子聳聳肩,沒有答話,提著手qiang,又向李正浩的翻譯走了過去。

  那名翻譯此時已經臉色蒼白,哆嗦成一團。見木子向自己而來,兩腿一軟,跌坐在地,連連擺手,說道:別殺我!別殺我!

  你說,我為什么要殺他?木子冷冷的問道。

  這。。。這件事和我沒有關系。翻譯不打自招,顫聲說道:是。。。是二哥要**彭小姐的,我可是什么都沒干啊!

  原本還對木子怒目而視的彭玲一聽這話,眉頭頓時擰成個疙瘩,看向那名翻譯,凝聲質問道:你說什么?

  是二。。。不,是李正浩要**彭小姐,也是他在飲料里下了迷幻藥,這件事,真的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其實,木子也不知道東哥為什么要把自己和水鏡幾人留在酒店里,并下令除掉李正浩,不過,現在他明白了,原來李正浩膽大包天,竟然對彭玲起了歹意,單憑這一條,就夠他死上十個來回的。

  他在心里暗道一聲東哥果然厲害!同時轉頭看向彭玲,說道:“正所謂人心叵測,現在,彭小姐該明白我為什么要殺他了吧?!”

  彭玲激靈靈打了個冷zhan,楞楞發呆,半晌回不過神來。她呆呆地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那只飲料瓶,忍不住一陣后怕,如果,她剛才真把飲料喝掉,后果難以想象。想到這里,碰另的臉色頓時間紅成一片。

  “別殺我!別殺我!”那名翻譯還在求饒,驚慌地連來年說道:“其實,我也是中國人……”

  “不好意思,兄弟,東哥不讓我留下活口,我也沒有辦法!”

  說著話,木子qiang口一抬,對著那翻譯的眉心,冷然就是一qiang。

  嘭!

  qiang聲響,血光現,那名翻譯重重撞在身后的墻壁,接著,軟軟的滑倒。

  這時候,房門一開,水鏡,土山,火焰和文姿皆從外面走了進來,看了看地面上的兩具尸體,文姿跑到彭玲身旁,關切的問道:“玲姐,你沒事了吧?”

  彭玲先是瞧瞧眾人,最后,目光落在文姿臉上,沒有說話,默默地搖了搖頭。

  木子問水鏡幾人道:“外面的那些人都解決了?”

  “恩!”水鏡點頭道:“沒有放跑一個?!?br/>
  木子看眼手表,對彭玲說道:“彭小姐,我們現在該走了?!?br/>
  “走?”彭鈴疑問道:“去哪里?”

  “機場?!蹦咀鈾檔潰骸岸繅丫┖昧肆璩懇壞愕幕??!?br/>
  彭玲幽幽嘆了一聲,臉色難看起收拾起自己的行李,她不明白,文東為什么明明知道李正浩居心叵測,卻為什么不提醒自己呢?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