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九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九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生怕謝文東不答應,東尼厚著老臉又說道:“謝先生,我在安哥拉的時間已經不算短了,這么長時間都沒有好好出去逛逛,實在是要憋死人,這次好不容易又機會,請謝先生務必同意?!?br/>
  對安哥拉的環境,謝文東在清楚不過了,那里在她看來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如果讓他長時間住在安哥拉,恐怕她也得瘋掉。東尼的心情,他能理解。謝文東沉吟片刻,說道:”你去韓國,可以,不過,有一點你記住,到哪里不能胡來,我們有‘正事’要辦!”

  “謝先生盡管放心,這我明白,玩歸玩,鬧歸鬧,但我保證絕對不會耽誤正經事!”東尼信誓旦旦的保證。

  “恩”謝文東滿意的點點頭,讓東尼這個曾經的南美大毒梟說出這樣的話應該算很不容易了,她略微想了一會,又補充了一句話道:“還有,通知杰克,讓她和你一起到韓國!”

  杰克精于暗殺,要除掉鄭龍,主要還得靠他。

  “是!謝先生!”東尼含笑應是。

  漢城,對于謝文東來說是一座陌生的城市,這次到韓國,他帶的人不多,除了和他一同前往的彭羚之外,身邊便只有五行兄弟和文姿六人。

  仁川國際機場。

  謝文東和彭玲等人下集的時候。李正浩以及數名身穿黑色西裝的青年已在機場大廳等候多時,看到謝文東一行人,李正浩急忙迎上前去,熱情的握了握手,說道:“謝先生,你好!”說著話,他轉頭又對彭玲到:“大嫂,你好!”說著,把手伸到彭玲面前。

  彭玲不喜歡這個人,看他的樣子便覺得討厭,把臉扭向謝文東,假裝沒看見.

  李正浩尷尬地笑了笑,也沒太在意,伸手順勢指向旁身的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人,說道:這位是我們青州幫的老大,樸永昌樸大哥!

  順他所指,謝文東舉目看去,中年人身裁不高,其貌不揚,衣著隨意,矮矮胖胖,滿面和氣,看起來,和鄰家大叔沒什么區別.謝文東含笑點頭,道:樸先生

  謝先生是貴客,我已幫謝先生訂好了酒店,外面請!這位青州幫的老大看起來和氣,說起話來也是客客氣氣,躬身施禮,做出個請的手勢.

  李正浩舉目向謝文東身后看了看,沒有發現其他的人,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笑問道:謝先生,你就帶來這幾位兄弟嗎?謝文東手下的人員就算再厲害,但鄭龍也不是好招惹的角色,只靠這幾個人,其中還有兩位女伴,想殺掉鄭龍,簡直太難了.

  謝文東聳肩一笑,隨口說道:我另有安排.

  哦!李正浩茫然地點點頭,不知道他暗中還派來多少人.

  坐上汽車,直奔漢城市內而去.

  仁川機場位于仁川市內,距離漢城較遠,首都竟然沒有國際性機場,韓國也算市世界少見了.

  韓國多山地,漢城也不例外,四面還山.市心中繁華,高樓大廈林立,車水馬龍,人潮不斷,可是周邊地帶,平方.土樓也隨處可見,但總體來說,城市很干凈,接到上鮮少見到雜物或垃圾.

  韓國的人均收入較高,但生活水平卻很一般,主要市物價太昂貴。

  當謝文東和彭玲在青洲幫眾人的陪同下吃飯的時候,對這一點便深有體會。

  飯店是典型的韓國餐廳,很氣派,不過吃的東西卻少的可憐,滿桌子上擺滿了碟,卻只有碗口那么大,里面裝著一點點的咸菜,正中央擺放兩只稍微大一點的盤子和一只火鍋,看起來,應該算是主菜了。

  如此一大群人圍坐在這么一點吃的周圍,謝文東等人皆忍俊不止。

  李正浩卻絲毫沒有感覺有什么不妥,招呼道:“這些都是我們韓國的特產,味道鮮美,謝先生和大嫂請嘗嘗!”

  “呵呵!”謝文東看了一眼彭玲,搖首而笑,揚揚頭,說道:“吃吧!”

  這頓飯,謝文東和彭玲等人都吃的難受,口味不習慣倒也罷了,關鍵是吃不飽,但酒沒少喝,韓國的青酒一般都在二十度以下,不好喝,可也不辛辣,如同請水一般,但是后勁十足,讓人不知不覺間便醉了。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吃的差不多了,時間也已晚了,樸永昌提議請謝文東去夜總會玩樂。謝文東到沒什么,但喝了許多青酒的彭玲臉色紅暈,略顯醉態。

  李正浩不失時機地欠身說道:“謝先生,我看大嫂累了,而且去夜總會;多少有些不方便,我先送大嫂回酒店吧!”

  謝文東想了想,轉頭向水鏡使個顏色,后者明白他的意思,點頭應是,和文姿雙雙站起身,輕輕攙扶彭玲,向外走去。

  李正浩本想跟上,但被謝文東攔住,他微微一笑,說道:“李先生安排一名小兄弟帶路就可以,你就不要去了,而且,我也有事情要向李先生請教?!背苑溝氖焙?,謝文東看得出來,樸永昌是清洲幫的老大,但卻不怎么管事,主事的人是社團的二哥李正浩,再者,李正浩看彭鈴的延伸不正常,他送彭玲回去他還真不放心。

  聽完他的話,李正浩頓路失望之色,只是礙與謝文東的身份,他沒敢多說什么,不過延伸里充滿了不滿。

  在中國,是謝文東的天下,他不敢表路出絲毫的怠慢,但回了韓國,李正浩對謝文東的畏懼少了很多。

  夜總會。

  清洲幫在夜總會包下一間大包房,進入之后,樸永昌笑呵呵地說道:“謝先生,這家夜總會的小姐是最漂亮的,等會你選一下!”說著話,他臺手叫來媽媽桑,剛要讓她把小姐都領過來,謝文東擺下手,將他攔住。

  樸永昌一楞,問道:“謝先生,有什么事嗎?”

  謝文東說道:“先談正事!”

  “對對對,先談正事!”樸永昌一揮手,將媽媽桑打發走。隨后,他問道:“謝先生想知道什么?”

  謝文東淡然一笑,拿出手機,撥通之后,問道:“到了嗎?”

  得到電話那一邊的答復后,謝文東將電話掛斷,然后說道:“先等我的兩位朋友?!?br/>
  “朋友?”樸永昌和李正浩皆是一楞,莫名其妙地相互看看。

  時間不長,包房門突然一開,從外面走進來兩名身材高大、金發碧眼的歐洲人,在起身后,還跟有數名皮膚黝黑發亮的黑人,一個個皆是膀大腰圓的粗壯漢子,上身只著背心,露出鼓鼓的肌肉,只是站那里,就夠嚇人的。

  突然闖進來這許多外國人,樸永昌和李正浩皆是嚇了一跳,慌張地站起身形,邊摸后腰的SHOUQIANG邊疑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其余的青州幫幫眾也紛紛圍了上來,有的亮出短刀,有的握著酒瓶,擺出一副要打架的樣子。

  帶頭的那位歐洲人身著名貴的西裝,敞懷沒有系扣,露出脖子上掛著的又粗又長的金項鏈,頭發抹著發蠟,面帶茶色墨鏡,身上撣有香水,只看外表,就知道此人夠招搖的。

  看都沒看周圍的青州幫眾人,兩名歐洲人直接走到謝文東近前,躬身施禮,恭恭敬敬地說道:“謝先生!”

  來的這兩位,不是旁人,正是比謝文東早到韓國一步的東尼和杰克。

  見過禮后,東尼咧開大嘴,對著謝文東嘿嘿直笑,看他的樣子,顯然提前到韓國的這段時間玩得很開心。

  謝文東向樸永昌和李正浩揚頭說道:“兩位,不要擔心,他倆就是我剛才說的朋友?!?br/>
  “哦,原來是謝先生的朋友!”樸永昌和李正浩這才松了一口氣,向手下人員使個眼色,眾人紛紛坐回到原位。

  隨著東尼和杰克等人的到來,若大的包房頓時間顯得狹小,許多人沒有地方坐,只能站到墻邊。

  謝文東環視一周,問道:“其他的兄弟們呢?”

  東尼一笑,說道:“人多麻煩,我安排在酒店里了,沒有帶過來?!?br/>
  “恩!”謝文東點點頭,回手指了指樸永昌和李正浩二人,說道:“他們是韓國黑幫的,在動手之前想了解什么情況,盡管問他們?!?br/>
  “好!”東尼一笑,看向樸,李二人,笑呵呵地說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現在需要槍,很多很多槍!”

  東尼說得是英語,樸永昌和李正浩有聽卻沒有懂,青州幫有會英語的人急忙將他的話翻譯給樸,李二人。

  “槍?”李正浩嬸子向后一仰,敲著二廊腿,搖頭說道:“韓國可不比其他的地方,槍是很難搞到的?!?br/>
  “你們沒有?”東尼挑起眉毛。

  李正浩說道:“有是有,但卻不多,而且……”說著話,他轉頭看向謝文東,笑呵呵道:“謝先生當初也沒有向我們提出需要qiangxie的要求?!?br/>
  “現在也不晚?!斃晃畝蟹熳叛劬?,用牙簽挑動盤里的水果,柔聲說道:“想辦法,搞來一批,需要多少錢,算在我的帳上?!?br/>
  “好說,好說,既然謝先生開口,那么一切都好說?!崩鈁屏閫?,說道:“等一會,我會去聯系這方面的事情,不過,我先前向謝先生提出的請求,謝先生還沒有給我答復呢!”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