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章節名有錯誤,直接從287章跳到了289,并不是有漏章節。

  謝文東一點點向手槍所在的方向爬去,矮胖老者沒有辦法阻止,只得隨后追了上去,他的動作比謝文東快不了多少,像是一只蛆蟲,在地上蠕動,慢慢像謝文東蹭過去。

  倆人在一個在前,一個人在后,爬行的都很艱辛,不知過了多久,仿佛有一個實際哪么長,謝文東終于爬到手槍的近前,手伸到極限,用指尖慢慢將手槍鉤了回來。

  當他終于把手槍握在掌中的時候,臉上頓時露出喜色,轉頭,槍口順勢指向身后的矮胖老者

  不過,謝文東看清楚身后的情況之后,臉上的笑容也隨之消失

  矮胖老者不是傻子,看距離,自己已經追不上謝文東,他干脆放棄,路過金蓉時,一把將她的喉嚨扣住,接著,向回一拉,擋在自己的身前,見謝文東用槍指向自己時,他急忙低下頭,用金蓉的身體擋住腦袋,大聲叫道:“謝文東,你要是敢開槍,我就擰斷她的脖子”

  他的腹部和雙肩受了傷,但是對手掌的力氣并沒有太大的影響

  見謝文東只是凝視自己,卻沒有開槍,矮胖老者知道是手里的金蓉起了效果,嘿嘿冷笑一聲,叫道:“謝文東,如果你不想讓她死的話,就把槍給我扔過來?!?br/>
  謝文東臉色陰沉,難看。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對方。

  俗話說數到用時放很少,此言不假,謝文東現在就有這樣的感覺

  矮胖老者雖然藏在金蓉的身后,但是還有許多要露在外面,如果他的槍法好的話,這時候他完全可以開槍,將其直接擊斃,只可惜他的槍法并不好,此時更不敢輕易開槍,打不到矮胖老者是小,誤傷金蓉是大。

  他臉上一會陰一會晴,變幻不定,矮胖老者沒有耐心等下去,畢竟搶再對方的手里,自己隨時隨刻都有生命危險。他將手中的力道加大一些,金蓉蒼白的臉色頓時間顯現出不自然的紅暈,他咬牙叫道:“如果你再不把槍扔過來,我立刻就殺了她!”

  謝文東嚇了一跳,急忙叫道:“等一下!”說著話,他把抬起的手槍慢慢放下,幽幽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好!我把槍給你!”

  “哈哈!”想不到謝文東還真要把槍交出來,矮胖老者得意的放聲大笑,自己這回還真是押對了寶,謝文東果然很重視金蓉,甚至把她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愚蠢的家伙!矮胖老者心里暗罵一聲,可臉上依然是咬牙切齒的摸樣,厲聲道:“快!快點!”

  “接著!”謝文東一抖手,將手槍向矮胖老者拋去。

  矮胖老者面露喜色,拋開金蓉,探出手臂,去接謝文東扔來的手槍。

  就在他的手碰到手槍的瞬間,突然,金光雜現,矮胖老者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覺得脖子一涼,接著,渾身的力氣仿佛瞬間被抽空,人也隨之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只見一把金燦燦的小刀深深刺進他的喉嚨里。

  雖然矮胖老者的注意力都放在空中的手槍上,但畢竟是練武多年的老江湖,耳目超出常人很多,普通的暗器根本傷不到他,但是,金刀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一閃而至,當他意識到不對勁時,金刀已經刺入他的脖頸。

  “你……”矮胖老者躺在地上,兩眼瞪得又大又圓,用難以置信地目光看著謝文東,身子還在有一下沒一下的抽搐著。

  論身手,謝文東不行,論槍法,他也不行,就打戰g方面,謝文東這輩子唯一能引以為傲的就屬這把金刀了。

  經過這么多年的練習,謝文東的飛刀早已練得出類拔萃,其力道以及精準程度,并不比一流的暗器高手差。

  矮胖老者死了,死于他的大意下,他似乎忘記了一點,象謝文東這樣的對手,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只要你沒有把他的腦袋砍下來,你就絕不能低估他。

  撲!謝文東猛的一收手腕,金刀帶著一股血箭,從矮胖老者的脖子上彈了回來,他用袖口將刀身上的血跡擦拭干凈,慢慢收起,然后他長吁了口粗氣,看著老者的尸體,冷聲道:“不要再用蓉蓉威脅我,我已經受夠了!”

  謝文東一記飛刀殺了矮胖老者,另一邊激戰的唐yin和兩名望月閣長老也都看到了。

  同伴的慘死,令兩名老者悲痛交加,下手也越發迅猛,急于致唐yin于死地,好去找上謝文東,為同伴報仇??墑歉呤止?,最忌便是心急,兩人的出招雖然加快,招法卻很凌亂,相互之間的配合也越來越少,對唐yin的威脅反而降低許多。

  兩人越急,便越拿不下唐yin,后者打起來越輕松。

  機會難得。唐yin哪能放過,他故意裝出應接不暇的慌亂摸樣,引兩名長老進一步搶攻。

  唐yin明白自己的優勢,那就是年輕力壯,他能耗得起,但兩名長老耗不起,尤其是搶攻,最費體力,別看二人現在的形式占優,可時間不長,必定體力不濟,到那時,自己也就穩操勝卷了。

  果然,兩名長老見唐yin表情驚慌,似乎被自己二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招架不住,心中同是大喜,下手也更加急迫,一招接著一招,連續不斷的搶攻,大有一口氣將唐yinYA死的架勢。

  唐yin借著身法的靈巧,在二老中間穿梭游動,只是時而能抽空還手一招兩式,但對二老構不成任何威脅,情況看起來極不樂觀。

  謝文東爬到金蓉身邊,先是查看了一番,然后將矮胖老者握在手里的手槍拿過來,舉目再看向戰場的狀況,心中一震。

  唐yin有意消砂兩名老者的體力,故意露出不支的模樣,可是謝文東并不知道,見唐yin形勢岌岌可危,怕他有失,急忙抬起手槍,大喝一聲:“唐yin,閃開!”

  唐yin見狀,出于本能的橫著竄了出去。

  與此同時,謝文東也扣動了扳機。

  嘭、嘭、嘭!

  隨著三聲槍響,激戰的三人瞬間四散分開。

  不過,三人的身法都快得出奇,本來槍法就不怎么樣的謝文東一個也沒有打到。

  謝文東不開槍還好點,他這一開槍,等于將戰在一起的三人強行拆開,不僅破壞了唐yin的打算,也給了兩名望月閣長老可乘之機。

  兩名老者怪叫一聲,放棄繼續追擊唐yin,雙雙向謝文東撲了過去,同時一刀一劍分刺他的脖頸和胸口。

  眼看著兩名老者向自己撲過來,謝文東也豁出去了,牙關一咬,槍口對準二人,手指扣在扳機上再沒有松開。

  半梭子的子打N,被他一口氣全部打了出去,兩名老者反應都極快,一個以靈巧的身法左右飄忽不定,另一個順勢臥倒,使出貼地十八滾的功夫,當謝文東把槍中zi打n打完,二人也已到了謝文東的近前,一個出劍刺他的咽喉,一個輪刀斬他的雙腿。

  唐yin看得清楚,大驚失色,同時也嚇出一身的冷汗,就算自己獨自對付這兩名老者時都只能勉強打個平手,以謝文東的身手,恐怕十個他捆在一起也不是人家的敵手。

  謝文東的確不敵,不過他也有他的辦法。

  當兩名老者攻到他近前時,他猛的大喝一聲,危難當頭,他暫時忘記脊椎的巨痛,運起全身的力氣,將地上肥胖老者的尸體拽了出去。

  兩名老者明顯準備不足,沒有想到他會這么做,此時再想收招,已然來不及了。

  只聽撲哧兩聲,攻來的長劍和鋼刀分別刺劈在尸體身上,頓時間,尸體被硬生生斬為兩半,還沒有冷卻的鮮血傾灑而出,噴了兩名老者滿臉滿身。

  “啊——”

  兩名老者驚叫出聲,本能的回手抹濺在眼睛上的鮮血,正在這時,后面的唐yin也到了,殘月形彎刀在空中化成一道利電,直刺進持刀老者的后背。

  撲!

  這一刀刺得太狠了,雪白的刀尖在老者的胸前探出好大一截。

  “哎呀——”持刀老者又驚又痛又駭,大吼出聲,老臉血紅,

  反手就是一刀,劈向他身后唐yin的腦袋。

  唰!唐yin身子向下一低,順勢收刀,接著提溜一轉,從老者的身后閃到他的面前,同時腳下一記擋膛腿,將其踢翻在地。

  不等老者爬起,他的刀向下一落,壓在那老者的脖子上。

  太快了!一連串的動作發生在剎那之間,當使劍的禿頂老者抹起濺于眼睛上的鮮血時,扭頭再看,同伴已經被唐yin的刀逼住。

  唐yin臉上噬血的表情令他的心臟抽了一下,預感到要發生什么,他伸手急道:“別……”

  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唐yin嘿嘿怪笑一聲,鋒利的刀鋒在持刀老者的脖子上慢慢劃過。

  他的動作很慢,慢到禿頂老者能清楚看到刀鋒劃破同伴的皮膚,割斷同伴的喉管。

  “哦……”持刀老者身子劇烈顫抖著,喉嚨里發出一陣陣駭人的咕嚕聲,鮮血也隨之流淌出來。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