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見他們掏出qiang,謝文東下意識地將手放到肋下,摸向他腰間的手qiang,不過,他這次的擔心是多余的,眾保鏢并沒有對他下手的意思,雖然他們心里很像那么做,但沒有韓非的命令,他們不敢。

  十數名保鏢皆提著手qiang,小心翼翼,滿懷戒備地圍站在韓非的左右,看樣子,如臨大敵。

  謝文東原本放于腰間的手慢慢放下,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之色,不知道韓非的這些保鏢們在怕什么,自己是孤身前來,身邊只有唐寅一人,他們有這么多人,這么多qiang,就算要怕,也不至于怕到這等程度。

  眾保鏢們是在擔憂,不過,我們怕的不是謝文東,更不是唐寅一人,而是站在會廳門外的三個人,三個上了年歲的老人,這名老者的表情都是死氣沉沉,瞪著死魚眼睛,冷冷看著人群中漫步走出來的韓非。

  如果是普通老頭子,韓非的眾保鏢當然不會怕,可是這三個人一點都不普通,隨便挑出一位都是一等一的頂尖高手,他們正事段天揚帶給韓非的那么三名望月閣長老。

  韓非壞了段天揚的好事,三名長老已然知道,對韓非又恨又氣,不過韓非身邊qiang手太多,他們拿他沒辦法罷了。

  看著怒氣沖沖的三個老頭子,韓非站定,故意裝出無奈的樣子,搖頭嘆氣,說道:“以前,我欠過謝文東一個人情,現在我必須得還給他,所有我不能殺他??叢諼業拿孀由?,三位長老也高臺貴手吧!當然,欠他人情的是我,而不是各位長老,我沒有權利命令你們做事,我只是希望而已,僅僅是希望?!彼低?,擺擺手,向電梯走去,心里暗道:三名望月閣長老····呵呵,謝文東,你自謀多福吧!真可惜,我沒有機會看這場戲了。

  他不說還好,一說完,三名望月閣長老的怒火頓時被他點燃起來,看著韓非,緊咬鋼牙,恨不得上去狠狠咬他兩口。

  韓非沒有忽視他們的怒火,心中暗笑,面無表情地聳聳肩,走了。他帶著青幫的人,走得干干凈凈,場中只剩下會廳里的三人,還有站在會廳門口的三人。

  看這韓非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盡頭,再瞧瞧那三名須發皆張,面色漲紅的老者,謝文東終于明白了韓非話中的意思。雖然不認識這三名老者,但是猜也猜出了大概。他突然忍不住笑了,謝文東就知道,韓非絕對不會那么大方放走自己的,不過他還真夠狠的,竟然;留給自己三名望月閣的長老,這份“大禮”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看起來,他們的功夫都不壞的樣子?!碧埔植逶誑詿?,笑呵呵地掃過三名老者,對謝文東說道。

  “何止是不壞。望月閣的長老哪有等閑之輩?”謝文東深深看了唐寅一眼,同時點破對方的身份,暗示唐寅小心。

  唐寅嘆了口氣,問道:“段天揚真的不在這里?”

  謝文東搖搖頭,問道:“他只有三十出頭,這三個老頭子都大他一輪有余?!?br/>
  唐寅大失所望。嘆道:“真是可惜,我這次來找你,主要就是為了見段天揚?!?br/>
  “沒辦法了?!彼底嘔?,唐掩直挺腰身,隨即把手從口袋里抽了出來,向門口的三名老者招招手,說道:“你們三個老頭,別在外面站著了,進來吧!”

  三名老者還真聽話,不等唐寅把話說完,一起走近會廳之內,同時回身將房門關死,鎖上。

  笑呵呵地看著三人,唐寅說道:“看起來,你們是不肯讓我們走了?!?br/>
  “沒錯!”中間那個禿頂的老者說道:“你們永遠都別想走了?!?br/>
  三名老者的目光齊齊聚在謝文東的臉上,眼中充滿了惡毒。死在謝文東手里的望月閣的長老以及門徒實在太多了,這份仇恨埋在望月閣每一個人的心里,只用謝文東的血才能洗刷掉。當三人進入會廳那一刻,就沒有打算放他們活著出去。

  左側那名矮胖敦實的老者慢慢將衣襟揭開,他身材本就不高,褲腰卻系得很高,快要胸部,看起來十分可笑。他手掌在腰帶上一扣,只聽嘩啦啦一聲,一條鏈子鋼辨從他腰間垂落下來,提在手中,說道:“你們還有什么話壓說,最好現在就說完,不然等會兒可就沒有機會說了?!?br/>
  謝文東擾擾頭發,瞇眼笑了,道:“我要說得話有很多,不過,對你說沒有任何意義?!?br/>
  “哼!”矮胖老者重重哼了一聲,同時一甩手中的鋼鞭,冷聲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對閻王爺吧!”說著話,作勢要沖過去。

  “等一等!”唐寅一伸手,喝住矮胖老者,正色道:“我有話說?!?br/>
  “講!”矮胖老者沉聲喝道。

  唐寅低著頭,憋了半天,突然胎首說道:“我十分想見段天楊!”

  “你去見鬼吧!”矮胖老者的鼻子差點氣歪了,怒吼一聲,掄鞭向謝文東沖去。

  越是見不到,就越是好奇,越是好奇,就越是想見。此時,唐寅對段天揚的興趣已經濃到了極點,似乎每個人都會提到他,要見到段天揚,自己必須得活著,要想活著,就必須得干掉眼前這三個老頭子了。這是唐寅剛剛想明白的道理。

  矮胖老頭不是奔唐寅去的,而是沖向謝文東。

  唐寅橫跨一步,擋在謝文東的身前,不慌不忙的說道:“這種事情,你不在行,躲遠點,對了,別把你的小老婆丟下?!?br/>
  謝文東笑了,一句話也沒說,抱起金蓉,退出好遠。像唐寅和望月閣這種級別的高手過招。他根本插不上手,即使上去幫忙,也會幫倒忙,不如干脆躲遠點。

  謝文東剛退出去,矮胖長老也到了近前,手臂一抖,鏈子鞭突然變得筆直,像一竿長qiang,直向謝文東的喉嚨刺去。

  簡直當我不存在!唐寅嘴角挑起,眼中射出嗜血的光芒。他可以忽視別人的存在,但是卻無法忍受別人忽視他。這種性格可能和他兒時的環境有關系。

  并未出刀,唐寅手臂而一揮,用胳膊將擊向謝文東的鏈子鞭打偏,接著,猛然撩起一腳,狠狠地踢向矮胖老者的小腹。

  他出腳。又陰又快,矮胖老者嚇了一跳。急忙向后退去。

  別看他身材又粗又胖,但嬸子異常靈巧。后退時,如同隨風輕飄的棉絮。動作飄逸,煞是好看。

  暗道一聲不錯!唐寅疾步上前,追上老者。雙拳齊出,猛擊對方的雙耳。

  呼!唐寅雙拳掛風。力道極大,真要是被他打中了,恐怕腦袋都會被擊碎。

  矮胖老者臉色頓變,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以對方的身手和出手的力道來看,絕非普通的黑道混混。

  三名老者剛剛到場,并不知道唐寅的姓名,還以為他只是謝文東身邊的一名普通保鏢。

  矮胖老者再次后退,瞪著唐寅,急聲問道:“你是誰?”

  “你去問鬼吧!”唐寅還記得老者剛才的話,以同樣的語氣回了一句,唐寅的心眼一直都不大。說話間,他再次向老者急速竄去,雙臂一晃,掌中頓時多出兩把彎刀,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雙刀分刺老者的左右胸口。

  招式雖然簡單,但唐寅卻使出了全力。

  此時對方有三人,他就算再高傲,也沒有把握能戰勝他們,此時對方只有一個人出手與自己過招,機會難得,如果這時候不把對方干掉一個,恐怕一會自己就頂不住了。他一個人倒是好說,再不濟可以跳窗而逃,但謝文東跑不了,更要命的是,他還帶著一個昏迷不醒的小累贅。

  唐寅突下殺手,可把矮胖老者驚出一身冷汗,唐寅的刀太快了,快到不給他收鞭格擋的機會,他驚叫一聲,運氣全力,猛的一登地面,整個身子向后面急射了出去。

  他快,可唐寅更快,似乎早料到他會后撤躲閃,唐寅緊跟著追了過去,雙刀仍以老者的左右胸口為目標。

  矮胖老者見自己快不過唐寅,沒有辦法,只好使出千斤墜,身子猛地沉向地面。

  只可惜他還是慢了半步,唐寅的雙刀雖然沒有刺到他的胸口,卻深深插進老者的左右雙肩,后者怪叫一聲,就地向后一滾,同時帶出兩道血箭。

  老者受了傷,唐寅哪能放過這個機會,雙刀一晃,凌空躍起,雙臂掄圓了,對準矮胖長老那圓咕隆東得腦袋,惡狠狠劈了下去。

  就在他得刀要碰到矮胖長老得后腦時,只見左右電光一閃,接著,當啷啷傳出兩聲脆響,一刀一劍石火電閃般分別從左右架住唐寅得雙刀,而出手得,正是另外兩名望月閣長老。

  雙刀,彎刀,快刀!那名禿頂得老者直勾勾瞅著唐寅,凝聲說道:你是唐寅?

  哈哈。。。唐寅將雙刀向回一收,隨后,仰面大笑,過了片刻,他的笑聲嘎然而止,右手刀遙遙一指三名老者,嘴角挑起,雪白得牙齒閃爍著森光,眼中跳動著近乎于瘋狂而又嗜血的光芒,幽幽說道: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