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另一個戰場上,劉波也與對方進行了激烈的交戰,但是對方人數不多,剛開始大的比較輕松,也是正因為這樣,人腸粉耐不住寂寞,跑到東心雷那邊去支援,可是他走后時間不長敵人的高手出現了,望月閣的長老之一仇小虎呆著一干悶頭突然從樓內殺出,打得劉波措手不及,雙方剛一接觸,北洪門這邊就被對方放到十多人,還好,劉波經驗豐富,馬上調整已方的陣型,采取密集的人海戰術與對方交戰。

  爭斗中,劉波始終沒有頂到前面去,一直藏于已方人員后面躲得遠遠的看準機會便暗中打冷槍,他的行徑看起來是膽小,單卻異常適用,阻擊步槍在劉波的手里簡直變成了對方的噩夢。

  每一槍聲響起,望月閣這邊總有人到地而且倒下便再也起不來,槍槍都是斃命的。

  連續打死四名望月閣的悶頭,仇笑話恨得險些將鋼牙咬碎,再忍耐不住,扔下北洪門人員,去找劉波的藏身之處,結果他沒有找到劉波,反倒在奔跑中被劉波射出的子彈打穿了小腿肚子。

  仇小虎本來斗志就不高,先后死了四名門徒,加上自己又受了傷,無心戀戰,率領門徒倉皇而逃。

  本來,趁對方逃跑的時候,劉波還能留下一,兩名門徒,手指扣在扳機上,想了想,又作罷。多打死一,兩名門徒意義不大,弄不好還會把對方比的狗急跳墻,返回來找已方拼命。這次,他們要對付的不是望月閣的人,二十十五洪門分會的頭頭,沒有必須與之糾纏,消耗精力。

  等望月閣的人一炮,十五洪門分會的人員根本抵擋不住劉波等人的沖擊,一口氣殺進樓上,從一樓橫掃檔到六樓,讓劉波失望的是,這棟樓內并沒有十五洪門分會的頭目,只是一群不成氣候小弟,打完之后,頗感失望,他走到窗邊,眺望東心雷的占據情況

  他看不到身在樓內惡戰的東心雷和任長風,卻看見了樓外袁天仲與冷輝的慘烈交戰,見情況不對勁,劉波沒敢耽擱,立刻在窗臺上支起狙擊槍,等袁天仲體力不支倒地時,他終于找到了開槍射擊的機會,幾乎是在一里開外的距離將冷輝三槍點殺。要命的三槍。

  被眾人攙扶,顫巍巍站起來的袁天仲低頭看著冷輝的尸體,再艱難的回頭悄悄身后,雖然沒有看到遠處六樓上的劉波,但緊繃的神經還是緩解下來,人隨之眼前發黑,一頭倒了下去,幾名幸存的北洪門人員急忙將它緊緊抱住。

  袁天仲隱隱約約聽到人們的叫喊聲:“袁大哥不行了,快,快送醫院。。?!彼婧?,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的下午,身在醫院里。慢慢睜開眼睛,只覺得天旋地轉,朦朧中看到謝文東坐在床邊。

  “東。。。東哥。。?!痹熘儐胨禱?,可是一張嘴,發現自己的嗓子干得像是要撕開似的疼痛。

  床邊的謝文東忙抓住他的手,輕聲道:“天仲,你醒了!”

  “東哥,原來,我。。。沒有陪兄弟們一起上路。。?!痹熘俑芯醯佬晃畝終頻奈屢?,他咧咧嘴,笑了,可是眼淚也同時流了出來。

  謝文東拍拍他的手,強笑道:“好好休息,不要說太多的話?!?br/>
  聽著謝文東的安慰,袁天仲頭腦昏沉,一側頭,又睡了過去。

  看著躺在病床上再次陷入昏迷,渾身上下包扎得如同粽子似的袁天仲,謝文東在旁是又心痛又頭痛,幽幽嘆了口氣。

  這次襲擊,他們即贏了,也輸了。贏了,是達到預定的目標,成功襲擊了敵人的臨時大本營,十五家洪門分會的頭目,有八人被殺,活捉五名,只跑掉兩個,帶連著,還殺掉望月閣十余名門徒,兩名長老一死一傷,至于敵人下面的小弟,死傷不計其數;輸了,是因為在重創敵人的同時,北洪門這邊的損失也極大,下面兄弟的傷亡達到了三百之多,最最要命的是,領導進攻的四名干部,重傷了三位,東心雷,任長風,袁天仲皆身負重傷,住進了醫院,只有劉波毫發無損的歸來,這對形式?;饈怯萌酥實謀焙槊爬此堤?,尤其是東心累受傷,等于折斷了謝文東的左右手,北洪門的事物將要全壓在他一個人的身上??醋湃蠼胨⑺⒌奶稍諞皆捍采?,謝文東也是一籌莫展,苦不堪言。

  大哥帶頭沖鋒陷陣,固然是好,能起到帶動士氣的效果,但其中的風險也太高了,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不管怎么說,暫時粉碎了十五家洪門分會暗中偷襲的企圖,S市這邊的事情已了,謝文東打算帶著受傷的兄弟返回T市。

  當天傍晚,洪武醫院的數量救護車從T市趕到S市,來接受傷的東心雷,任長風以及袁天仲等受傷的兄弟。

  謝文東讓劉澤安排車輛,他準備坐車返回T市,劉澤答應得干脆,很快將車輛準備好。通過兩條的解除,謝文東發現劉澤做事情很是利索,而且頭腦也很靈活,心思周密,隨口問道:“劉兄弟,有沒有興趣回總部做事?”

  他現在真的缺少人手,開始打起地方堂主的注意。

  其實,并非所有的堂主都喜歡調動總部去的。北洪門的堂主就是一方的土皇帝,每年都能借職務之便撈到不少好處,若是調到總部,報酬雖然可能有所增加,但外勞可就少了許多,不過話說回來,做堂主,就算一輩子到頭還是堂主,沒有大的發展,去了總部,向上攀升的機會會大增。

  劉澤是個頗有報復的人,也甚是聰明,一聽謝文東的問話,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心中喜悅,可沒敢表露出來,正色說道:“多謝東哥抬愛,身為洪門弟子,我隨時隨地會聽從掌門大哥的調遣!”

  謝文東一笑,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將你手邊的事情交代給副堂主,盡快去總部報道,”

  “是,東哥!”劉澤干脆的答應一聲。

  正說著話,謝文東的手機響起,接起一聽,打來電話的是個女孩,“請問,是。。。。。。是謝先生嗎?”

  他笑道:“我是!”

  “我考慮清楚了,我愿意跟著你,帶上我吧!”

  謝文東笑問道:“你就這么相信我?萬一我把你賣掉怎么辦?”

  “你不會!”女孩的口氣倒是很肯定。謝文東‘唔’了一聲,反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不知道為什么,反正就是這么覺得的?!?br/>
  呵呵!謝文東心里笑了,人的直覺很多時候都是錯誤的,但她這回算是碰對了。他說道:“告訴我你現在在哪,我〔派人去接你?!?br/>
  女孩已經成年,而且身手不錯,又一心要跟著自己,并看不出她有任何其他的企圖,他沒有理由不接受。聽完女還說出的地址之后,他隨即轉給劉澤,讓他派兄弟把女孩接過來。

  劉澤一愣,心里很奇怪,難道東哥在S市還有朋友?他沒敢多問,只簡單的問道:”東哥,她叫什么名字?”

  謝文東拍了拍額頭,說了半天,他現在連女孩叫什么都不知道呢,他搖頭笑問道:”對了,你叫什么?”

  “江娣!”女孩說道:”你可以叫我小娣”恩,謝文東點點頭,小娣,小娣,看來,江娣的父母很想要個男孩嘛。

  當天晚間,謝文東帶領北洪門一干幫眾坐車返回T市,路上,看著與自己同車的女孩江娣,心中暗暗感嘆。

  江娣給人的感覺很特別,剛開始,他還沒想到她究竟哪里特別,現在坐在車里,靜下心來,他很快想明白了,江娣的特別之處在于強烈的反差,成熟傲人的身材,卻長著一張清純甜美的臉蛋,給人造成極大的視覺反差,可能,這就是她的特別之處吧。

  謝文東噓了口氣,身子向后一仰,疲憊的閉上眼睛。

  從昨天到現在,他還一直沒有睡過覺,軟肋上隱隱作痛的瘀傷讓他想睡也睡不著。

  他閉著眼睛,突然開口問道:“以后,你可能很少有機會再回S市,你不想家嗎?”

  江娣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謝文東是在對自己說話,她搖搖頭,說道:“我的家已經沒有什么值得我留念的了。

  她有著和她年齡不相符符的成熟,這也是謝文東欣賞她的原因之一。不想問為什么,謝文東也不是刨根問底的人,點點頭,說道:“你有一個感覺是對的,我們混黑道的,跟了我,以后可能會遇到很多危險,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br/>
  “這是你第二遍問我同樣的問題?!?br/>
  “恩,沒錯,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斃晃畝檔潰憾雜諛憷此?,這個決定很重大”

  江梯淡然說道道:“同樣的問題,你或許喜歡問兩遍,但我只喜歡回答一遍。

  撲!開車的金眼已經坐在謝文東旁邊的木子皆嚇的笑了出來。

  好厲害的小顧念,敢正面頂撞東哥,她算是開了先河了。

  謝文東默然,他一直都覺得自己不是羅嗦的人,可是在江梯棉田,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話似乎多了那么一點。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