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北洪門的人不認識來的這個老頭子是誰,三名青年拿出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盡頭,輪刀上前站于后面的袁天仲暗嘆了口氣,他明白,這三人上去等于是送死一樣,即便自己在狀態最佳的情況下也未必能在這幾個老者的手底下挺過五分鐘。因為來者不是旁人,正是“毒狼”的師傅。望月閣的大長老——冷輝果然,那三名青年沖到老頭金錢,高舉的刀還沒有劈下去,老頭的身子猛的跨前一步,接著剛刀由左至右揮了出去。

  太快了,利導也太大了,三名青年根本沒看清楚怎么回事,肚子齊被老頭的鋼刀劃開,接著,嘩的一聲。,三人體內的腸子順著肚皮的里口一股腦的流了出來,唐了一地。

  一刀揮出后,老頭再沒多看三名青年一眼,目光越過他們。陰冷的注釋這袁天仲,冷冷說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袁天仲。你背叛師們,背叛望月閣,。現在可別怪我這個做長輩的下手不留情面?!?br/>
  他的話說完,面前的三名青年方直挺挺地紛紛倒地,濺起片片的血花。

  “啊?“左右的北洪門眾人先是凈角一聲。接著,蜂擁而上,將老頭子團團圍住。眾人足有數十號之多,都是年輕力壯。身材壯實的小伙子。這么的年輕人圍攻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看起來似乎是勝券在握。

  可袁天仲不這么想,己方人員雖多,可都是普通的打手,如何能與身手高強的望月閣長老抗衡,如果現在跑路,可能還有條活路,不染的話,恐怕誰都活不成。

  他強忍著身上傷口的疼痛,對眾人連連擺手,聲音微弱地說道:”你們不是人家的對手,快走!“

  “袁大哥,你受傷了,我們?;つ?”北洪門眾人紛紛說話。

  還?;じ銎ò?能保住自己的姓名就算不錯了!袁天仲眉頭大皺,深吸口氣,喝道:“都給我走!”

  “不”眾人回答得異口同聲。

  老頭子冷輝嗤的笑出聲,根本不把眾人放在眼里,冷聲說道:“你們不用讓了。,嘿嘿。今天誰都別想走。統統給我償命來!”說著話,掄刀向著正面的一名青年劈了過去,

  他的出刀快的令人咋舌,青年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字是下意識地將片刀舉了起來,橫在頭上招架。

  只聽喀嚓一聲,冷輝的重刀直接將他手中的片刀劈折,連帶著,將青年的腦袋也削掉一半。

  眼睜睜看著一條鮮貨的生命轉瞬變成試題,袁天仲心通得垂頭閉眼。周圍的北洪門幫中哪還能受的了。怪叫著齊齊出刀,向冷輝強攻 北洪們的斗志對高,但是雙方的實力相差的太過于懸殊。只是眨眼的工夫,戰場上便有一個是完整的,要么被削掉腦袋,要么被攔腰斬成兩半。

  可就算瑞,。北洪門卻沒有一個人臨陣脫逃,如同飛餓撲火一般。,高聲叫喊著,一批接一批的象前沖,雖然一批又一撲的死與對手的刀口下。

  袁天仲在后面看得清楚,心里好象被刀子一下一下割過似的疼痛,兩眼也不自覺的濕潤了,。什么叫兄弟。就是在戰場上堅定不移的站在你身邊,哪怕是面對死亡的嗣后。以前,他一直沒有過這樣的感觸。但是現在??醋漚恿瓜碌奈奘焙槊切值?。

  心里從來沒有過日此強烈的震撼,在北洪門里,除了權欲,他似乎找到了另一種值得他去追求的東西。

  撲哧!

  又一名北洪門的人員在血光中被砍到,跌落在袁天仲的腳下,他艱難的抬起頭,顫聲說道:“袁大哥,快……跑,敵人……好強……”順著他的身體向下看,兩腿已斷,說完話,人也隨之暈死過去。

  兄弟能為了自己豁出性命去,而自己又為何又不能?

  袁天仲原本死灰的兩眼突然甭射出火光,他反手摸向腰間,卻發現空空如也,這時才猛然想起來,自己的軟劍和腰帶都丟在樓內的樓梯間里了。

  他低下身,從趴在地上的北洪門兄弟手里接過片刀,抹了眼角在淚珠,說道:“兄弟,等我!”

  我死了,咱們一同上路,我不死,就讓冷輝送你上路!

  抓起片刀,袁天仲緊咬下唇,身體里不知從哪又涌出了力氣,高喊一聲,揮刀向冷輝迎了過去?!靶⊥冕套?,你可算來了!”見他沖來,冷輝那張不慢鮮血的臉變得更加猙獰,咆哮一聲,輪著鋼刀迎了上去。

  “當啷……”

  在一聲巨響,兩人的刀緊緊貼在一起,互相較起力氣,二人近在咫尺,耳輪中能清晰聽到對方呼哧呼哧的喘息聲,目光怒視對方,幾乎要燃燒起來。

  袁天仲在已沒有再戰的體力,此時之所以還能支撐,完全靠著一股子精神,他是以燃燒生命的方式在換取氣力。

  “袁天仲,你看你今天還怎么跑!”冷輝嘴巴咧開,露出森白的牙齒。

  “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你做墊背!”袁天仲此時已忘了疼痛,甚至忘了恐懼,針鋒相對的咬牙說道。

  冷輝暴喝一聲,雙臂夢的用力,將袁天仲硬生生的震了出去,緊接著,凌空跳起,至上而下的砍出一記重劈。

  看著對方的鋼刀閃著寒光呼嘯而來,袁天仲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腦海中突然閃過兄弟們那奮不顧身的一幕幕剛烈,他突然笑了,放棄躲閃,他也不想再浪費力氣去躲,手中的片刀順勢向上一遞,直刺向冷輝的肚子。

  袁天仲想與對方同歸于盡,但是冷輝可不想和他一起死,見他不閃不擋,反刺自己的肚子,嚇出一身冷汗,人在空中,急忙收刀,將袁天仲刺來的那一刀擋開。

  他是將刀彈開了,可是也失去了先機。

  就在他落地的同時,袁天仲的搶攻開始了,一刀接著一刀,一刀快過一刀,皆是向冷輝的周身要害而去。

  冷輝被袁天仲的突然爆發打蒙了,連連招架,剛開始,顯得有些慌亂,可是很快便穩住陣腳,見招拆招,見式拆式,時不時的反擊兩刀,但袁天仲已放棄防守,對冷輝的反擊視而不見,繼續猛攻。

  這種拼命的打法,有時候,能把對方的反擊逼回去,有時候,自己還是會被對方的刀鋒劃到。

  袁天仲身上的刀口子越來越多,每一次出招,都會使血液流淌。

  加速,隨之流失的越多,可是他不敢停,也不能停,他心中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停,他便再也沒有還手的余地,自己會死,周圍的兄弟也會死,他現在只希望能用自己的生命多爭取一點時間,給周圍的兄弟盡可能多的創造逃跑的機會。

  如果他這時能看到北洪門的人一個都沒有跑的話,肯定會忍不住破口大罵,可是,神智不清的袁天仲已看不到這些,他的眼中,此時只有刀和冷輝。

  冷輝本以為袁天仲這種打法持續不了多久,畢竟人的力氣是有限的,而這種連續不斷、毫無間隔的搶攻又是最消耗力氣的,可是,袁天仲已足足砍了上百刀,竟然速度不減速,體力依然,讓冷輝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嗑藥了。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袁天仲在砍過一記重劈之后,一頭栽倒,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知道袁天仲這人甚有心計,冷輝不明白他是真倒還是假倒,身子向前探了探,低頭仔細查看,沒敢直接過去。

  反倒是北洪門人員紛紛驚叫一聲,涌上前去,又是攙扶,又是護在他的左右。

  從人群縫隙中,見到被扶起的袁天仲兩眼失去了神韻,氣喘如絲,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感覺他不是假裝,冷輝邊向前走去,邊仰面哈哈而笑。

  正在這時,半死不活的袁天仲兩眼猛的一瞪,手中的片刀脫手而出,穿過人群的縫隙,直射向冷輝的頸嗓咽喉。

  想不到他還有這一手,冷輝反應也是快得出奇,急忙一偏頭,嗖的一聲,片刀擦著他的脖子飛過,將他的脖子側也劃開一條血口子。

  摸摸脖子上的鮮血,冷輝氣得兩眼噴火,咆哮道:“畜生,我生撕了你!”說著,大步向袁天仲沖去。

  唉!袁天仲嘆了口氣,他把能用上的力氣都用上了,只可惜還是沒能殺掉冷輝,看來,自己今天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他兩眼一閉,準備等死,可正在這時,遠處的樓房傳出一聲槍響,冷輝前沖的身子猛的頓住,一股鮮血自他后腦噴出。

  冷輝愣了,袁天仲愣了,周圍的北洪門眾人也都張大嘴巴愣住了。

  冷輝的腦門中心多出一個小黑點,時間不長,鮮血由黑點內緩緩流出,順著鼻梁兩側,慢慢的滴落。

  他身子一陣搖晃,用刀支住地面,穩住身形,兩眼死死瞪著袁天仲。

  沙——冷輝雙目發直,拖著鋼刀,向前邁出一步,這時,又傳出一聲槍響,冷輝的后心隨之噴射出鮮血。

  撲通!

  他再也站立不住,向前傾斜,趴在地上,還在接線員著腦袋瞪著袁天仲。

  嘭!又是一顆子彈,直接打進他的眼睛里,將其腦袋直接找穿,子彈由后腦飛出。

  三槍!皆打在斃命之處。冷輝死了,帶著對袁天仲的怨恨,趴在地上,雙目圓睜,絕氣身亡。

  槍,是狙擊步槍,開槍的人,則是劉波。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