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明白袁天仲的意思,擺手一笑,接著豎起手掌,在那兩名打驚人的后脖根各擊一下。

  兩個打驚人聲都沒吭一下,兩眼翻白,眼前發黑,直接暈死過去。

  東心雷正色說道:“不傷及無辜,這向來是我們洪門做事的原則?!?br/>
  袁天仲看了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二人,面帶顧慮地說道:“如果他倆把我們的模樣透漏給警方,可就糟糕了?!?br/>
  “哈哈!”東心雷輕聲而笑,搖頭說道:“他們不敢!而且就算對警方說了也沒用,堂口里的兄弟早已經把當地的警察搞定了?!笨戳絲詞直?,他又道:“別說了,我們得趕緊做正事!”

  東心雷正準備帶領眾人離開,可轉念一想,邁出的腳步又收了回來,從身后的眾人里找出兩名與打驚二人身材差不多又頭腦機靈的兄弟,讓他倆換上對方的衣服,裝扮成打驚人的模樣,在前面開道。

  袁天仲在旁暗暗點頭,贊嘆東心雷的應變能力夠快。

  兩名北洪門的兄弟穿著打驚者的衣服,走在最前面,目光不停地掃視左右,觀察周圍的一切,而東心雷和袁天仲帶著一干兄弟不遠不近的跟在后面,小心戒備,速度較之剛才確實快了許多。

  又向前走出不遠,在一處樓房的拐角突然閃出兩點火光,雖然一閃即滅,但還是被北洪門的兩人看到了。

  兩個裝成豪無察覺地模樣繼續前行,同時偷眼細看,只見在樓角的陰暗處站有兩人,皆是黑衣黑褲,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若不仔細查看,根本看不出來那里還站有兩人。

  他二人心中一動,左面的青年低聲說道:“看到了嗎?那應該就是洪門分會的眼線。

  右面的青年若無其事地點點頭,輕輕說道:恩,十之**不會錯!左面的青年嘴角挑起,扶著胸口,劇烈地咳嗽了兩聲。工地安靜異常,他的咳嗽聲能傳出好遠。跟在后面的東心雷等人一聽,立刻停住腳步,動作麻利的紛紛閃躲到小道兩旁的掩體后。

  東心雷和袁天仲皆露出喜色,互視而笑,雙雙將夜視望遠鏡拿了出來,稍稍探出頭,向前望去。

  只見走在路上的兩名北洪門的兄弟雙手背于深厚,手指頭向右面的方向連指。東心雷和袁天仲順勢向二人的右側看去,即便是在夜視望遠鏡的幫助下,兩人也是好不容易才看見站在樓角的兩名黑衣人。

  可找到你們了!東心雷眼睛一亮,放下望遠鏡,對袁天仲說道:這兩個小子估計就是對方的探子了。

  恩!袁天仲將手中的望遠鏡向東心雷懷中一塞,說道:雷哥,我過去搞定他倆。

  知道他的工夫高強,身手敏捷,再適合去偷襲不過,不過東心雷仍不放心地叮囑道:務必小心,動作要快,別驚動了對方!

  放心吧!袁天仲一笑,毛著腰,從樓后繞了過去。

  墻角出的二人確實是十五家洪門分會的眼線,剛才一閃而逝的火光是他兩人抽煙時的煙火,只是看到有人過來,立刻掐滅了。

  他倆站起陰影中,疑惑地看著走在小道上的打驚人。由于光線昏暗,他來也看不清楚而人的模樣,不過通過衣服能辨認出來。他倆心中暗暗嘀咕,這兩個打驚的民工不是剛剛才過去嗎?怎么又轉回來了呢?

  “今天好象點不太對勁!”身材稍高的黑衣人小聲地說道:“永不用通知上面的一聲?”

  “別大驚小怪地,引出亂子來,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繃磽餑歉齪諞氯說統庖簧?,然后說道:“我們先靜觀其變!”

  看著兩名打驚人一步步的走遠,最終消失在小道的勁頭,那高個青年常常噓了口氣,目視打驚人消失的方向,對同伴笑道:“果然沒事!”

  說著話,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臉上和脖子上熱乎乎的,他下意識地抬手摸了摸,只覺得粘粘的,低頭一聞,一股腥味沖進鼻孔里。

  啊?是血?高個的黑衣人大驚失色,轉頭再看自己的同伴,身子是站在那里,嘴巴大張,剛要嚎叫,一只手卻先一步堵在他的嘴巴上。

  “不要喊,除非你的腦袋也想搬家!”在高個黑衣人的深厚,轉出一名年輕人,慢慢走到他的面前,在對方的受理,還提著一顆血淋淋的斷頭,那正是他的同伴的腦袋。

  高個黑衣人驚若木雞,整個身子都僵住了,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對方,身子哆嗦得厲害,都大的汗珠子順著面頰直淌。

  啪!那年輕人將斷甩到一旁,然后毫無預兆,對著黑衣人的肚子狠狠的就是一拳。

  黑衣人吃痛,只是嘴巴被對方侮著,一聲也喊不出來。

  來者正是在樓后繞過來的袁天仲,他一手捂著黑衣人的嘴巴,一手插著他的脖子,將其連拖帶拽,拉回到東心雷等人藏身的地方。

  袁天仲的行洞,東心雷投入望遠鏡看得真切。等他挾持帶著黑衣人回來之后,他提起刀子,迎了上去,到了黑衣人近前,二話沒說,先把刀子駕在他的脖子上,冷聲道:“如果說出你們的偷偷藏身的地方在哪,你能活,若是不說,你會死得很慘!”

  黑衣人先看了看東心雷,再橋瞧瞧周圍的眾人,頓時明白了,是北洪門的人過來偷襲了。

  他臉色蒼白如紙張,卻故意裝著糊涂,顫聲說道:“我……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

  “嘛的,你和我裝糊涂是嘛?!”東心雷嗤笑兩聲,向東心雷使個眼色,后者會意,抬手又捂住黑衣人的嘴巴,東心雷刀鋒一轉,刺進對方的肩膀。

  他刺得不深,剛剛穿過皮肉,接著,刀鋒下滑,由黑衣人的肩膀一直劃到另一側的胸口,在其胸前,劃出一條尺長的大口仔,要命的是,他的素質很慢,把黑衣人痛得茶點當場暈死過去。

  甩了甩刀上的血跡,東心雷再次問道:“現在,你是該想起什么了?”

  胸前的長口子皮肉外翻,鮮血淋漓,黑衣人在疼痛和驚嚇中已有些神志不清,目光渙散,木然地看著東心雷點了點頭。

  東心雷將捂住他嘴巴的手慢慢放下,在其耳邊冷聲道:“要是叫,我就擰下你的腦袋!”

  黑衣人現在嗓子沙啞,連叫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說!你們的頭目到底藏在哪里!”東心雷提刀,刺進黑衣人另一邊的肩膀。

  “在……在六十五號樓!”黑衣人有氣無力地說道。

  “六十五號樓在哪?”東心雷冷問道。小區里的樓房這么多,建完和沒建完的混在一起,讓他如何去找樓號。

  “再往前走五十米,然后左轉……”

  不等他說完,東心雷將他提起,說道:“你帶我去!”

  “送我去醫院吧,我……我快要死了……”黑衣人的臉蒼白的嚇人,隨著血液的外浪,他的嘴唇已開始泛青。

  “如果你再耽擱下去,你可能就真的沒救了!”袁天仲提著他的衣領子冷笑說道。

  黑衣人低聲哀號,連連點頭,道:“好……好好,我帶你們去……”

  在黑衣人的指引下,眾人在小區內左轉右拐,走到一處開闊地時,他示意眾人停下,然后手指空地對面的一棟樓房,顫巍巍地說道:“就……就是那棟……”

  眾人向前觀望。這面大空地呈圓型,四周樓房環繞,直徑差不多有五、六十米,看起來是要規劃成小區里的分園,順著黑衣人手指的方向,眾人看到一棟完工過半的樓房,里面沒有燈光,黑漆漆的。

  東心雷拿出望遠鏡,觀望了一會,在其樓房腳下,隱約能看到人影晃動,至于那是不是十五家洪門分會頭目藏身的地方,他無法判斷。

  “你要是敢騙我,嘿嘿……”東心雷冷笑幾聲,拿著刀在黑衣人面前晃了晃,雖沒有說話,但意思已很明顯。

  “確實是那里,我沒有騙你們。。。?!焙諞氯四抗饃ㄗ胖芪е諶?,急聲道:“快。??燜臀胰ヒ皆喊??!?br/>
  “恩!”看黑衣人的樣子不象說謊,東心雷點點頭,面色冷然陰沉下來,道:“我送你回家”說著話,揮手就是一刀,黑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喉嚨以被硬生生的割開了。

  東心雷對無辜人員可能會心慈手軟,但對敵人,向來都是心狠手辣的。

  殺掉對方的眼線,東心雷向袁天仲點點頭,低聲說道:“天仲,我們殺過去!”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