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零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零六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答應望月閣對謝文東進行討伐的洪門分會主要集中在亞洲一帶,這些人都視謝文動為自己最大的威脅,希望早點能將他鏟除掉,其中韓國洪門分會的老大鄭龍、菲律賓的分會老大周文才、越南分會的老大李忠等人。

  這些分會的大哥連同望月閣的長老聚到一起一合計,想派出主力人員去與北洪門正面沖突基本上不可能。畢竟北洪門在中國北方勢力強威,人員眾多,即使把這十幾家分會的全部成員都加在一起也未必有北洪門的人多,而且還是在人家的地頭上作戰,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何況,他們要鏟除的人是謝文東,并不是整個北洪門,沒有必要與北洪門斗個魚死網破,雙敗具傷,商量到最后,眾人決定還是以暗殺、偷襲、騷擾為主。

  十幾家分會針對北洪門的各個堂口進行騷擾和偷襲,而各個分會中的精銳連同望月閣的長老潛伏到T市,尋找機會,刺殺謝文東。

  他們這邊把計劃定下來,參與刺殺行動的曲青庭便把消息通知給了謝文東。

  這次,望月閣派出四名長老,曲青庭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位分別是侯廣儉、顏俊偉、沈紅松,其中沈紅松與曲青庭關系交好,以他馬首是瞻,可算是他的嫡系,至于侯廣儉、顏俊偉二人則是忠于閣主的長老。

  本來這次望月閣并沒有打算派出曲青庭,是他自己主動請纓,可是誰能想到他竟然暗藏私心,與謝文東私下串通,成為望月閣內部的一最大毒瘤和隱患。

  接到曲青庭的消息后,謝文東不敢大意,直接傳令下去,讓北洪門各個堂口開始施行紅色戒備。紅色戒備可算是洪門內最高級別的警戒,只有與敵對勢力爭斗時期才會這樣,為了抵御洪門分會的來襲,謝文東也只能全幫總動員。

  這幾天,謝文東的心情一直很壓抑,除了望月閣引起的麻煩之外,更主要的是因為金蓉的傷勢。

  金蓉早已經脫離了危險期,身上的傷也痊愈得很快,可要命的是她卻遲遲沒有蘇醒過來,這是讓謝文東、金鵬以及所有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謝文東多次詢問醫生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醫生給他的答復是金蓉的身體機能沒有任何問題,關鍵是她自己的潛意識不想蘇醒,這是任何先進的醫學技術都無法解決的。

  連醫生都找不到金蓉蘇醒的辦法,謝文東更是一籌莫展??醋挪〈采纖冒蠶甑慕鶉?,他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開了。他想對金蓉說聲抱歉,可是金蓉卻不給他這個機會。

  當初醫生說金蓉有變成植物人的可能,他那時還覺得只是醫生的危言聳聽,想不到現在竟然變成了事實。

  幾天下來,謝文東和金鵬都瘦了一圈,兩人自己受折磨的同時,也在折磨著身邊關心他們的人。彭玲就是其中之一。

  北洪門總部,謝文東的辦公室。

  當彭玲走進辦公室的時候,謝文東正站在窗前,目光投向遠方,楞楞發呆。

  彭玲走到他的身后,輕聲喚道:“文東!”

  謝文東回過神來,忙轉回身,看到彭玲,他牽強地一笑,道:“小玲,你怎么來了?”

  “我來看看你?!笨醋判晃畝菪磯嗟拿婕?,彭玲又心酸又心痛。她輕輕握住謝文東的手,說道:“文東,不要著急,蓉蓉很堅強,她一定會醒過來的?!?br/>
  謝文東心中苦嘆。

  這幾天,他把所有的辦法都想到了,也都用到了,但無論是他的刺激還是金鵬的刺激,對昏睡中的金蓉都絲毫不起作用這種有勁使不出的無力感,好像是頭頂有座大山在死死地壓著他,讓他搬不掉,掙不掉,壓抑得將人的神經扯斷。不想讓心中苦悶的情緒感染到彭玲,他笑了笑,點點頭,輕聲道:“嗯!蓉蓉會醒過來的!”

  他這話即是對彭玲說,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這時,金眼從外面走了進來,先是看眼彭玲,隨后走到謝文東近前,低聲說道:“東哥,王海龍求見?!?br/>
  “哦?”謝文東雙手撫了撫面頰,深吸口氣,振作精神,對彭玲說道:“小玲,你先回別墅吧,我這邊處理點共事?!?br/>
  彭玲善解人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么,轉身走出辦公室。

  知道她離開時,謝文東才發現辦公桌上多了一只保溫壺,打開蓋子,頓時飄出濃濃的香氣,里面裝的是煲好的還滾熱的雞湯??窗罩?,謝文東的心中生出絲絲暖意,不知不覺地露出笑容。

  時間不長,王海龍走了進來,走到辦公桌前,深施一禮,說道:“東哥好!”

  “王兄請坐!”謝文東擺擺手。等后者落座之后,他問道:“王兄找我有何事?”

  “東哥,你上次安排的事我已經辦妥了?!彼底嘔?,王海龍打開隨身攜帶的公文包,從里面拿出一沓文件,雙手遞到謝文東近前,說道:“東哥,我一共找到四名金融業的人才,他們可算是中國金融業界內首屈一指的人才,這是他們的個人資料,請東哥過目?!?br/>
  謝文東接過,大致翻看了一遍,點點頭,說道:“做得好!”“謝謝東哥夸獎?!蓖鹺A倭艘幌?,又道:“對了,東哥,安哥拉現在停止了內戰,百業待興,充滿了商機,各國的企業都在向安哥拉擠……”

  將文件放下,謝文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和知道說這些干什么,笑問道:“王兄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啊,是這樣的,東哥,你看洪武集團有沒有必要向安哥拉發展?”王海龍小心翼翼地問道。

  哦?謝文東聞言一怔,自己一切關注銀行和鉆石方面的事,倒把洪武集團給忘記了。他敲敲額頭,搖頭而笑,說道:“如果有錢可賺,當然可以去安哥拉發展了。如果你想把生意做到安哥拉,我會和那邊的政府打聲招呼,讓他們對洪武集團多加照顧?!?br/>
  “那樣就太好了!”王海龍欣喜地連連道謝。

  洪武集團是北洪門的企業,并非是王海龍的,但他作為洪武集團的負責人,對整個企業效益的盈虧負有直接責任,做得好,他會得到嘉獎,但若做的不好,甚至虧了本,那可就不是職位能不能保住的問題了,而是腦袋問題。

  洪武集團發展到安哥拉,以自身實力加上謝文東的影響力,肯定能從中大賺特賺,不僅能減輕王海龍的壓力,同時也能使他的年底分紅變得更加豐厚。

  “東哥,既然如此,那我就親自去趟安哥拉,先熟悉那邊的環境,再把要做的項目定西來!”王海龍急忙說道。

  “恩!可以?!斃晃畝肓訟?,說道:“安哥拉剛剛恢復和平,境內還不太平,你可以從社團內帶些兄弟過去,?;つ愕陌踩??!?br/>
  “多謝東哥,多謝東哥!”王海龍受寵若驚,一個勁的點頭。

  謝文東笑了笑,補充道:“讓你去安哥拉,是為了集團日后的項目做準備,一切費用皆由集團來出,不過,你可不要拿著集團的錢去那邊做公費旅游哦!”

  王海龍聽完,兩腿一軟,差點從沙發上出溜到地上,急聲說道:“東哥放心,即便是借屬下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啊!”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擺手道:“王兄不要緊張,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對王兄的為人我是百分百信賴的,當然不可能和政府那些高官老爺們相提并論了?!?br/>
  “是,是,是!”王海龍長長噓了口氣,悄悄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謝文東仰頭道:“如果哦沒什么事,就回去準備吧!既然要做,動作就要快一些,不要被別人搶了先機?!?br/>
  王海龍站起身,敬聲說道:“屬下明白,東哥,那我就先告辭了?!?br/>
  “慢走!”謝文東淡然地應了一聲。

  洪武集團這時候才開始想起進軍安哥拉,確實晚了一些。

  此時有許多國家的企業和公司已經先一步進入安哥拉,涉足到各個領域中,其中動作最快的要屬香港企業,其中又以黑旗幫的幾大集團為主,另外中國政府的動作也不慢,借著與安哥拉政府良好的關系,國家企業大張旗鼓的進入安哥拉,接下來便是美國的跨國公司,通過與安盟的關系,在安哥拉亦占有一席之地。

  謝文東并不在乎這些,以他手中所持有的安哥拉國家銀行的股

  份,即使外國的企業在安哥拉做得再好,他也有辦法將其搞垮。

  國家銀行的股份,就如同時時秒秒都在增加的國債,他完全可以通過這個來給安哥拉政府制造壓力,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王海龍還沒去安哥拉,安哥拉政府到先給他打來電話,其政府官員們希望與謝文東會面。

  安人運和安盟的和解,使安哥拉政府出現了變動。安人運毫無疑問的繼續戰局的主導地位,國家的總統、總理以及重要部門皆有安人運政黨的人員擔當,而安盟只是占了些相對不重要的職位,比如農業部部長、教育部部長等。

  現在雙方停止戰爭,國家恢復了和平,安盟也取得了合法的地位,這時候安盟開始關注己方和謝文東之間的關系。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