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七十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就如同謝文東算計的那樣,趙虎四肢強于大腦,沖動暴躁,脾氣粘火就著,不管三七二一,張嘴就罵,毫無顧慮而言。

  趙虎以前雖然跟隨于贏參加過數次峰會,但那時只是站在后面的隨從小弟,這回還是第一次以社團負責人的身份出面,心中對謝文東萬分感激。見鄭龍謝文東惡言相向,為難起來沒完沒了,氣得兩眼直冒金星,厲聲喝罵。

  鄭龍也是一方的霸主,什么時候被人如此指著鼻子大罵過,他的火也上來了,猛的站起,對趙虎怒聲說道:“這里是洪門大哥的聚會,沒有你說話的地方,滾他媽一邊去!”

  “M的!”趙虎腦袋一揚,挺胸說道:“老子現在就是香港洪門的大哥!”說完,他又覺得自己這話有點太過了,轉頭偷偷瞧了一眼謝文東,后者笑瞇瞇的坐在那里,對他的話不置可否,腦袋還輕輕地點著。見狀,趙虎底氣更足,人也飄飄然起來,腳向后一蹬,咣當一聲,把身

  后的椅子踹開,他環視左右,咧開大嘴嘿嘿冷笑,問道:“我現在是香港洪門大哥,誰人不服,站出來說話!”

  他這話問完,數名洪門大哥都差點笑出聲來。

  因為他這話問的很白癡,香港洪門大哥是誰,自然由香港洪門來定,其他地區的洪門哪里會插手過問。

  鄭龍皺起眉頭,不知謝文東究竟在玩什么鬼把戲,明明他已經繼承了于贏的位置,怎么現在又冒出個愣頭青說自己是掌門大哥了呢?他沉聲說道:“據我所知,于老大死后,其位置是由謝文東接替的,什么時候轉讓給你了?”

  “你他M知道個屁呀!”趙虎瞪著眼睛反問道:“什么時候轉讓給我還需要向你匯報嗎?”

  “你的嘴巴最好放干凈點!”鄭龍實在是忍不住了,兩眼閃爍出逼人的寒光。站于他身后的手下人員嘩啦一聲,一各個滿面怒氣,作勢準備上前。趙虎那邊也不甘示弱,香港洪門的人員也是倫胳膊挽袖子,要和對方大干一場。

  經趙虎這么一鬧,會場內矛盾的焦點頓時從謝文東身上轉移到鄭龍和趙虎二人之間。

  正在這時,房門一開,三名老者以及數名青年從外面走了近來,看到亂哄哄氣氛緊張的會場,其中一名老者振聲喝道:“各位老大在干什么?都住手!”

  會場內的眾人聞言,紛紛轉頭望去。

  說話的是以為七十開外精氣神飽滿、道貌岸然的老者,在他身后還站著兩位年歲和他相仿的老人,其中以為慈眉善目,道骨仙風,另一位身材高大粗壯,相貌威猛。

  三個老者,謝文東認識其中的兩個,剛開說話的那位是洪門聯合會的梁老,他上次參加的洪門峰會便是由他來主持的,慈面老者是袁天仲的師傅,曲青庭,至于那位身材高猛的老人,謝文東沒有見過,不過洗禮也猜個大概,估計就是褚博所說的望月閣另以為張來史文俊。三名老者后面跟著的那些青年,他是一個都不認識,不過看其走路的身形,都很矯健,有的面帶傲氣。有的則稚嫩,不過看神態都沒把滿屋子的洪門大哥放在眼里。

  站于謝文東身后的袁天仲伏下身來,湊到他的耳邊,低聲說道:“東哥,除了師傅之外,史文俊史長老也來了,另外那些青年都是我的師兄弟,但大多是史長老的徒弟?!?br/>
  謝文東淡然地點點頭,隨口問道:“天仲,憑真才實學,你一人能打得過其中的幾個?”

  袁天仲愣了一下,隨后苦笑,細語道:“如果和師傅或史長老過招,那我就不用打了,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如果是和下面的師兄弟動手,我最多和應付兩人,若豁出性命,或許能頂住三個?!?br/>
  他的資質和天賦都屬于百里挑一的,在望月閣的青年一輩中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大家學的都是同樣的功夫,相差根本不多,袁天仲只能說比同輩人高出一籌,遠沒達到高出一個級別的程度。

  聽完他的話,謝文東心中有些沉重,他又小聲問道:“你的師兄弟有多少?”

  袁天仲為難答道:“很多!”

  這個問題他回答得很籠統,不過話說回來,具體有多少,他也不清楚。

  見洪門聯合會議及望月閣的長老、門徒都到了,鄭龍心中一喜,狠狠瞪了一眼趙虎,慢慢地坐下來,同時揚聲道:“梁老,不好意思啊,剛才發生點小誤會?!?br/>
  “哈哈--”梁老大笑,看了看他和趙虎,說道:“小誤會,嘛就是小問題,同門兄弟,小問題就是沒問題,都消消火,坐吧!”

  見鄭龍坐了,趙虎站在那里也覺得尷尬,嘿嘿的向梁老笑了笑,也坐了下去。他這一坐,身子一歪斜,差點坐地上,這才想起自己剛才把后面的椅子踢開了。香港洪門的人急忙把gun出好遠的椅子拉回來,趙虎這才紅著老臉慢慢坐下,同時也引來一片哄堂大笑。

  劉思遠沒有笑,只是一個勁的搖頭嘆氣。他和趙虎并不認識,不過都是謝文東的人,也算是同僚,他很是奇怪,不知道東哥怎么想的,為什么要找個這么個250來參加洪門峰會,難道香港洪門沒人了?

  梁老走到桌前,將上手位的兩張椅子分別讓給曲青庭和史文俊,然后自己站在一旁,說道:“這次峰會,長老院望月閣的長老也有參加,這事史無前例,大家歡迎!這兩位是曲長老……這位是史長老!”

  他每說出一個長老,會場會爆出一片掌聲,其中以望月閣的門徒以及鄭龍等幾名洪門大哥鼓掌地最起勁。面對下面的掌聲,兩個老頭毫無表示,坐在那里動也沒動,曲青庭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史文俊則兩眼一閉,坐在那里閉目養神,派頭可謂十足。

  在眾多洪門大哥面前,敢如此傲慢了,世界上除了望月閣再找不出第二個。

  “有望月閣兩位長老的參與,真是讓洪門峰會棚壁生輝啊!”梁老獻媚地向曲青庭和史文俊二人連連發笑,還不時地點著頭。恭維地話說了好一通,這才步入正題,對眾人說道:“今年,我們洪門發生了許多事,有好的,也有壞的,我們先來說說好的一面吧……”

  “?!!!?br/>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會場內傳來清脆的響玲聲。謝文東的手機響了。

  梁老停止講話,不滿的目光尋聲看向謝文東,其他的洪門大哥也紛紛將目光向謝文東投去。

  謝文東也沒想到這時候會有人給自己打電話,他歉然地向眾人一笑,隨后拿起手機一瞧,原來是短信,劉波發來的短信。

  他心中頗感奇怪,仔細查看,上面的話很簡潔,只有幾個字:唐寅來了。

  劉波、姜森以及暗組、血殺人員提前幾天就混進酒店里了,有的裝扮成酒店的工作人員,有的裝扮成顧客,分散在酒店的各個角落,可以說酒店里的狀況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唐寅?謝文東皺起眉頭,唐寅來干什么?他不會也聽說洪門峰會的事了吧?

  任長同上前一步,低身輕聲問道:“東哥,怎么了?”

  謝文東小聲道:“唐寅來了?!?br/>
  任長風最恨的名字就是唐寅這兩個字,他性格高傲,自尊心極強,曾經打敗他的人寥寥無幾,還活著的更是少得可憐,唐寅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低聲說道:“東哥,怎么辦?”

  謝文東眼珠提溜亂轉,唐寅這時候來酒店,肯定了為了洪門峰會的事,他沉思片刻,說道:“長風,你去?!?br/>
  “好!”這話正合任長風心意,他問道:“我去干掉他嗎?”

  謝文東笑了,搖頭淡淡地說道:“不!你去接他來這里?!?br/>
  “什么?”任長風大吃一驚。把唐寅接過來?這次的洪門峰會本來就夠亂了,唐寅這個變態再過來,豈不是更亂成一團糟?!

  他還想說什么,這時,梁老臉色有些難看地說道:“謝老大,請問你的事情處理完了嗎?我們大家都在等你呢!”

  謝文東兩眼一瞇,看向梁老,笑呵呵道:“梁老,實在不好意思,下面的兄弟沒見過世面,在酒店里迷了路?!彼底嘔?,他轉頭對任長風道:“快去!把兄弟接回來!”

  唐寅是不是為幫自己而來的,謝文東不知道,不過他明白一點,唐寅肯定不會害自己。把他找過來,或許能給望月閣一個意外的‘驚喜’。

  任長風不再多說什么,陰沉著老臉,轉身向外走去。

  梁老看著謝文東,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樣,深吸口氣,清清喉嚨,看向眾人,繼續說道:“今年我們洪門的會員比去年增長了將近一成,各分會的地盤都有擴大,想必各位老大的腰包也都比去年豐足了不少,這一年可謂是我們洪門發展壯大的一年……(一下省略千字)”

  梁老對洪門大唱贊歌,謝文東不想聽,也懶著去聽,他叼著香煙,坐在那里兩眼瞇縫著,看上去幾乎睡著了。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