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的這番話并不是無的放失。老爺子曾不僅一次提醒他,袁天仲野心甚大,日后非池中之物。謝文東絕對相信老爺子的眼光,但是他有十分喜歡袁天仲的能力,不忍趕他離開,在他看來,只要自己處理得當,小心應付,還是可以鎮住袁天仲的。

  不管袁天仲沒有沒領會自己的意思,謝文東含笑說到:“時間不早了,回去好好休息,在過兩天,我們就去往上海,你也要精心準備一下!”

  “是。東哥”袁天仲重重地點下頭,躬身告退,走出謝文東的臥室。

  當他出來的時,發現五行兄弟都在房外,表面上他們還是像以前那樣對袁天仲客氣有加,可是從五行兄弟的身上以及眼神里,后者能感覺到他們對自己充滿戒備以集提放,暗中嘆都氣,袁天仲沒有說什么,強顏歡笑,低頭快步走開了。

  “真是搞不明白,東哥為什么要留下他!”等袁天仲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木子搖頭說到。

  金眼一笑,說道:“東哥欣賞他的功夫。

  木子撇撇嘴,拍拍腰間的手槍,嗤笑道::“功夫再高,也能一槍撩!倒”

  金眼聳聳肩,沒有答話。木子說的是事實,不過在很多時候,超強的身手也能起到槍械無法比擬的作用

  第二天,商務,天晴。陽光明媚,晴空萬里,一覽無云。

  或許是昨天逛了整整一天,金蓉也累了,上午并沒有來找謝文東,謝文東得到清閑的同時,心里有稍微失落,正坐在辦公室里處理社團內的事務,金眼敲門而入,說到:“東哥,李小姐來了!”

  李小姐?謝文東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疑問道:“哪個李小姐?”

  “是李曉蕓?!苯鷓鬯檔?。

  “哦!原來是曉蕓,快請她近來?!斃晃畝畔率種械奈募?,笑呵呵地說道。

  “是!”金眼面無表情地答應一聲,走出房間。對李曉蕓,金眼以及五行都沒有太多的好印象,他覺得這個女人善于玩弄心計,她的存在,對金蓉是個威脅。凡是北洪門的人,沒有誰不希望謝文東和金蓉能最終走到一起。

  時間不長,金眼把李曉蕓帶進辦公室,若來者是金蓉,這時候他肯定會識趣地退出去,可是現在,他站在門邊處,沒有任何要里靠的意思。

  對李曉蕓,謝文東有尊重、感激、喜歡的成分,看到她,他站起身:“曉蕓,你今天怎么這么有空,到我這里來做客?”

  其實北京到T市很近,坐車過來只需要一個多小時,但是李曉蕓事物繁多,雖然心理對謝文東想念得很,卻很難抽出身趕過來。

  坐帶椅子上,李曉蕓回頭瞥了一眼若無其事的金眼,隨后問道:“文東,我聽說你明天會去上海?”

  “恩!”謝文東一笑,點點頭。對于李曉蕓知道洪門峰會的事,他一點都不奇怪,政治部一直都在暗中監視他的舉動,何況洪門峰會這么大的事,政治部哪會不知道。他也不隱瞞,實話實說道:“洪門峰會要在上海舉辦,作為北洪門的負責人,我沒有不去的道理?!?br/>
  李曉蕓關切地問道:“會有危險嗎?”

  謝文東想了想,說道:“風險肯定是有的,不過審計署在上海畢竟還占有半壁江山,別人想難為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br/>
  李曉蕓向前一探身,握住謝文東的手,說道:“文東,我。。。。。。很擔心你!既然不是那么安全,你可以不去的?!?br/>
  她擔心謝文東的安危是一方面的考慮,但不是她來的主要原因,勸謝文東不要去上海,這話在電話里就能說清楚,之所以著急趕過來,她是為了謝文東訂婚的事。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想去做,而是你沒有選擇,必須得去做?!斃晃畝凰檔潰骸疤穎蓯敲揮杏玫?。當我選擇這條路的時候,就已經穿好了盔甲,隨時準備去應戰!”

  謝文東的外表并不陽剛,散發著濃濃的陰柔氣質,不過和他稍有接觸便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那股沖勁,勇往直前、毫無畏懼的沖勁。

  李曉蕓吧了口氣,她很清楚,自己沒有勸阻謝文東的能力,似乎世界上也沒有誰能勸得了謝文東。她沉默半晌,話鋒突然一轉,表情落寞地問道:“聽說,你要和前任的北洪門掌門的孫女訂婚了?!?br/>
  “哦。。。。。?!崩釹姓饣罷夢實攪钚晃畝吠吹奈侍?,他苦笑著抽出香煙,點燃,說道:“是的!”

  “這么重要的事,為什么不通知我?”李曉蕓問道,眼神幽怨。

  謝文東瞄了臉色不太自然的李曉蕓一眼,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心中生出幾分內疚之情。

  他不說話,李曉蕓也沉默無語,辦公室里安靜下來,靜悄悄的,毫無聲息。

  不知過了多久,李曉蕓再次緊緊握住謝文東的手,說道:“你可以不……”

  他的話話還沒有說完,只聽見咣當一聲,房門應聲而開,金容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金容,站在門口的金眼長出了一口氣,心中暗道:“小姐來的真是時候!”

  金容走進辦公室,看到李曉蕓正抓著謝文東的手,小丫頭的眼睛頓時燒起了熊熊的烈火,火光閃爍,她深深吸了口氣,沒有理會李曉蕓,直接走到謝文東身邊,雙手自然而然的搭在他的肩膀上,笑問道:“哥哥,這位阿姨是誰呀?”

  她這聲阿姨叫的清脆,李曉蕓頓時由白臉變紅臉,不過很快恢復了正常。

  不等謝文東收手,他先把手縮回去,站起身,打量金容一番,然后笑呵呵的說道:“你就是金小姐吧,我叫李曉蕓,是文東的同事,也是十分”親密“的朋友?!彼禱笆?,她特別加重親密兩字,故意給人造成曖昧的感覺。說完,她把手伸到金容面前。

  金容哼了一聲,壓根就沒有和她握手的意思。她撇了撇嘴,嘟囔道:“李曉蕓?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哥哥也一直沒提起過你嘛!”

  金眼在旁邊急忙說道:“小姐,李小姐和東哥只是普通的朋友和同時關系!”

  “哦”金容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用眼角瞄了瞄李曉蕓,小腦袋向上一揚,輕描淡寫的說道:“難怪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呢!”說著話,她整個人幾乎要伏在謝文東的身上了。

  唉!謝文東嘆氣。每次遇到這樣的場面,他都不知該如何應對,這次也是如此,頭痛的敲敲額頭,嘆息不語。

  李曉蕓城府頗深,不像金蓉那樣,喜歡和不喜歡都表露在臉上。她看向謝文東,說道:“文東,我還有事回政治部處理,先走了?!?br/>
  謝文東聞言,輕輕推開金蓉,站起身形,不好意思地向李曉蕓笑了笑,客氣道:“吃過午飯再走吧!”

  李曉蕓還沒說話,金蓉在旁嘟嚷道:“哥哥,你可是答應今天中午單獨陪我吃飯的?!?br/>
  有嗎?謝文東撓撓頭發,想破腦袋也沒想出來自己什么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李曉蕓看看金蓉,再瞧瞧謝文東,宛然而笑,說道:“算了,不打擾你們了。對了,文東,你和金小姐訂婚的那天是幾號?”

  確切是那天,謝文東還沒想好,總之要在洪門峰會結束之后。他正琢磨著該如何回答,金蓉搶先道:“快了!就在二十五號還有八天?!?br/>
  “哦!李曉蕓點點頭,暗暗記下,向謝文東說了一聲再見隨后轉身向外走去。

  沒等道門口,金眼已先一步將房門拉開,看樣子是希望她馬上消失。

  站在門前,李曉蕓好像想起什么,停住身,回頭道:“文東,銀行方面有些事情我要和你商量?!倍倭艘幌?,她又笑道:“等你從上?;乩次頤竊傯赴?”

  “好!”謝文東繞過辦公桌,想去送送李曉蕓,這時金蓉悄的將他后衣襟抓住,眼睛卻若無其事看向窗外,嘴里哼著不成調的小調。

  謝文東難以移動,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目送李曉蕓離開。等她走后,他輕拍金蓉的小腦袋,眉頭微皺,說到:”你這樣太沒有禮貌了。?!?br/>
  “沒有禮貌?我這還算客氣著呢!”金蓉雙手掐腰,頗有管家婆的架勢,怒沖沖地問道:“剛才她拉著你的手干什么?你們親密到什么程度?”

  “哦……”謝文東挑起目光,看向金眼。

  金眼多聰明,馬上明白謝文東的意思,急忙解釋道:“小姐,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東哥和她,只是普通的同事關系?!?br/>
  哼哼兩聲,金蓉掘起嘴,嘟囔道:“鬼才信你們!”說著話,她不由分說的拉起謝文東向外走去。

  謝文東疑問道:“蓉蓉,你要去哪?”

  “吃飯啦!”金蓉邊拉著謝文東向前走邊小聲嘀咕道:“狠狠吃你一頓!”

  謝文東和金眼對視一眼,皆忍不住哈哈大笑。

  和金蓉在一起,總是少不了歡笑。

  很奇怪,看到李曉蕓時,金蓉象個小醋壇子,雖然毫無禮貌而言,但謝文東的新里非但沒有氣惱,反而有些甜絲絲的。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