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山口組在中國的人員并不多,以前金光鐵夫對謝文東說的兩千多人只是籠統的數據,而且也夸大其詞,實際上,遠遠沒有達到這個數量。

  未過兩天,金光鐵夫將山口組在中國詳細人數以及個城市,地區分布的詳細資料交給謝文東。

  山口組在中國人員不足五百人,其中大部分為區域負責人,聯絡元以及眼線等等,不過這并不能說明山口組在中國的實力弱小,因為在他們下面有太多太多的附屬幫派,這些幫派雖然是中國黑幫,但一直以來都受到山口組的資助,是被他們一手扶植起來的,平日里也以山口組馬首是瞻,只要山口組一聲令下,這些黑幫隨時都可拿起刀槍,為他們沖鋒陷陣,甚至去拼命。

  當然這些并沒有寫在資料上,不過謝東東多聰明,看過金光鐵夫提供的資料后,馬上就明白了山口組在中國的策略。

  好個狡猾的山口組,想必他們當初執意要進入東北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的,其真正的目睹可能就是為了控制文東會,讓其成為山口組的附屬幫派,

  解決掉了天狼幫,又拿到了山口組在中國勢力的詳細資料,家上北洪門現在人員整齊,謝文東開始著手準備進攻青幫的地盤。

  數日后,下午。

  謝文東去醫院探望過受傷的格桑,返回北洪門總部,準備招集各主要干部開會,商議進攻青幫的事宜以及指定詳細的計劃??墑敲壞人虻緇?,東心雷走進房間,遞給謝文東一章請貼,低聲說道:“東哥,這是今年世界洪門峰會的請貼,他們邀請請你去參加?!?br/>
  “哦?”謝文東挑下眉毛,接過來請貼,打開一看,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八個燙金大字:“洪武門下,英才輩出,接著,印有他的名字以及聚會的時間和地點。

  謝文東笑了,將請貼往桌子上一仍,揉著下巴低頭沉思,沒有馬上說話。

  他加入洪門有三年的時間,第一年他代替金鵬去參與了洪門峰會,第二年由于墜機事件,他去了吉樂島,參加峰會的是東心雷,今年到了第三個年頭,洪門峰會又照例舉行。

  謝文東對洪門峰會的興趣不大,各地的洪門大哥都算有身份,有實力的人,如果能緊緊團結在一起,親密合作,世界的黑道將會是洪門的天下,可是在峰會上,他們根本不談正經事,除了爭風吃醋就是勾心斗角,洪門峰會也成了各掌門大哥吵架,敘舊,聊天,扯皮的大會。

  琢磨了片刻,他搖了搖頭,說道:“老雷,今天的洪門峰會也由你代替我參加吧?!?br/>
  東心雷撓撓頭發,輕聲說道:“聽說這次峰會,望月閣的長老也有參與?!?br/>
  “望月閣也參與?”謝文東奇怪地問道:“望月閣不是已經脫離了洪門,不在參與洪門內部的事了嗎?洪門峰會,他們來干什么?”

  東心雷搖搖頭,說道:“喝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望月閣已明確表達,要派長老來參加,而且聯合會已經證實了?!?br/>
  長老院望月閣對于洪門來說是個即神秘又高貴的組織,凌駕于各地的洪門之上,雖然沒有實際權利,但是威望太高了,既然望月閣有去參與,謝文東也無法再找借口推辭。他嘆了口氣,再次拿起請帖,竟峰會召開的時間和地點一一記下,然后雙指夾著請帖搖晃幾下,笑問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以前的洪門峰會都是在南京燈!召開的吧?!”

  東心雷茫然地點點頭,說道:“談不上都是,但最近幾年確實一直都在南京召開!”

  謝文東將請帖慢慢放下,道:“可是這次卻突然更換了地點,不是在南京,而是在上海?!?br/>
  東心雷眨眨眼睛,沒有感覺出在南京與在上海有什麼不同,反正都是在中國,選哪個城市都一樣嗎?!他疑聲問道:“東哥覺得有什麼不妥嗎?”

  謝文東搖搖頭,他并未覺得有不妥的地方,只是幾年來峰會一直在南京舉辦,這次突然更換到上海,讓他心里多了幾分疑問,會不會因為南京現在已是北洪門的勢力范圍,所以聯合會才臨時做出這樣的決定呢?若真是這樣,舉辦方是擔心自己會謀害他們還是他們準備要謀害自己呢?當然,這都是謝文東的揣測而已,仔細想了想,自己也覺得可笑,洪門峰會是由世界洪門聯合發起的,他們與各地方的洪門組織沒有直接掛鉤,自然也就談不上存有什么恩恩怨怨,他們沒有理由也沒有那個實力和膽量敢來加害自己。

  想到這里,他搖頭而笑,說道:“以前,南京是南北洪門各占一邊,紛爭不斷的局勢,現在上海的情況比以前的南京更加復雜,聯合會似乎很愿意挑選局勢動亂的城市做為峰會舉辦地?!?br/>
  東心雷聽完也笑了,贊同地點了點頭,仔細想想,確實如謝文東所說,每年洪門峰會的地址都是動蕩不安的地方。他笑道:“或許聯合會是在告誡和提醒各掌門大哥,現在的洪門還不太平吧?!”

  謝文東仰面而笑,至于聯合會為什么將地址定在上海,他暫時還看不出來.

  東哥決定去參加嗎?東心雷緊張地問道

  “去吧!”謝文東苦笑道:“既然望月閣的長老有參與,如果我不去,就太掃他們的面子了?!?br/>
  東心雷聞言,暗暗松了口氣,望月閣沒有實權,但聲望和地位都很高,能做到一呼百應,是各地洪門都得罪不起的,至少現在還沒有哪個地區的洪門敢得罪他們。

  定下要去參加八月的洪門峰會,謝文東不得已,只好把進攻青幫的時間向后推移,不過他也沒有閑著,雖然北洪門現在人員齊整,但想以壓倒性的優勢勝過青幫,還需要再收納大批的新成員。

  謝文東趁著這個機會,開始大規模的招兵買馬,購買軍火,擴充實力。

  北洪門是已上了軌道的成型大社團,具有獨立的黑白兩道生意網,聚財攬錢的速度極快,因前期為東亞銀行注入了大量的資金,導致一段時間財政空虛,不過經過幾個月時間的修養,現在又具備了一定的資金,多是不多,但用于招收和培訓新人還是沒問題的。至于軍火就更簡單了,謝文東只要將文東會的軍火庫存運到北洪門就已經足夠用了。

  這段時間的瑣事雖然很多,但對于謝文東來說還是非常輕松的,畢竟有東心雷在,可以幫她分擔不少事務。

  這天,謝文東剛剛起床,吃過早飯,就接到了金鵬的邀請。

  金鵬現在退了休,不再過問洪門的事情,過著閑云野鶴般隱居的生活,如果金鵬不發來邀請,謝文東很少會主動前去拜訪,怕打擾老爺子的生活。

  接完金鵬的電話,謝文東十分開心,心情爽朗的換了一身嶄新的中山裝,帶上五行兄弟和袁天仲,坐車直奔位于郊區金鵬的別墅而去。

  金鵬雖然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但北洪門對他的?;せ故鞘盅廈艿?,距離別墅還有兩公里的時候,便已有北洪門的守衛在路上來回巡視

  看到謝文東的車輛,守衛紛紛閃到路旁,挺直腰身,等汽車到近前時,神態恭敬,齊刷刷的鞠躬施禮。

  一路無話,謝文東坐車直接打到金鵬的別墅。

  進入別墅的樓內,在客廳里見到久違的金老爺子,謝文東急步走上前去,躬身問好到:“老爺子!”

  “文東,來了,快坐吧!”金鵬穿著一身寬松的唐裝,精氣神倍足,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十多歲。

  謝文東對金鵬尊敬歸尊敬,但并不客套,笑呵呵地坐在沙發上,拿起茶幾上的茶杯,嗅了嗅,說了一聲好茶,隨后一口將杯子里面的茶水喝干。

  金鵬含笑地看著他,眼中滿是慈光。金鵬和謝文東名為師徒,而實際上就像祖孫,之間的感情,親情占了絕大部分。

  這時,袁天仲也面帶喜悅地走上前來,站在金鵬面前,深施一禮,說道:“金老爺子好!”

  “好、好、好!”金鵬并不喜歡袁天仲這個人,不過臉上還是笑容滿面的,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客氣。

  在與金鵬的閑聊中,謝文東發現老爺子的目光不時飄向袁天仲,他多聰明,馬上就領會到金鵬的意思,他轉頭對袁天仲笑道:“天仲,我為老爺子帶來的禮物忘在車上了,你幫我取來!”

  袁天仲愣了一下,雖然點頭應是,轉身走出別墅。路上,他還暗自奇怪,東哥好像沒有帶任何東西過來啊!

  等他走后,謝文東收起笑容,正色問道:“老爺子,有什么事嗎?”

  “文東,這次的洪門峰會,你準備去參加嗎?”金鵬端起茶杯,幽幽問道。

  謝文東心中一動,暗暗考慮老爺子為什么這么問,他城言道:“本是不想去的,但是聽說望月閣的長老會到場,那我實在推脫不了了?!?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