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的笑能騙得過其他的女人,卻騙不過智商比他還要高的李曉蕓。

  她沒能直接發問,而是旁敲側擊地問道:“那些越南人是你的仇家嗎?”

  “呵呵,曾經有些過恩怨!”謝文東不想讓李曉蕓知道太多黑道的事,在他的觀念里黑道與女人就是不應該有交集的。他輕描淡寫地說道:“不用擔心,沒事的?!?br/>
  若是換成其他的事,見謝文東不想多說,李曉蕓肯定不會再繼續發問,但這次不一樣,那些越面人所表現出來的蠻橫和乖張讓她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她絲毫不放松,又問道:“他們會來找你報復?”說話時,她不自覺地握緊謝文東的手。

  感覺到她對自已的擔心,謝文東心有感觸,自然而然地反握住她的手,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黑道本來就是爾虞我詐,你殺我我殺你的世界,他來找我是很正常的,不過到最后誰生誰死那就不一定了?!倍倭艘幌?,他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說道:“越南人雖然生性狠毒、霸道,但頭腦簡單,行事沖動,學學別人用個小伎倆還可以,但論起大智慧,他們差得太遠了?!?br/>
  謝文東的手掌不大,也很柔軟,掌心暖洋洋的,幾乎將李曉蕓的心融化。她臉色紅潤,慢慢低下頭,輕聲說道:“文東,我很擔心你……”

  “沒什么?!斃晃畝孕諾匭Φ潰骸傲訊隙轡葉寄芨愣?,何況這個越南的黑幫呢?”他的話當然有開玩笑的意思,不過打心眼里來講,他并不懼怕天狼幫,更不怕這個天狼幫老大阮志程。

  聽完他的話,李曉蕓忍不住也笑了,看著謝文東滿面從容、悠然的笑意,她的心情松緩了許多。很奇怪,在謝文東的身邊,她總是能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好象即使天踏下來,這個年輕又瘦弱的男人也能幫自已頂住。

  “在安哥拉的工作實在太辛苦了,這幾天在T市好好休息休息,順便痛痛快快的玩一次!”謝文東拉著李曉蕓的手,走出酒店。

  “你陪我嗎?”李曉蕓問道。

  謝文東呵呵輕笑,道:“如果你希望,我當然不介意陪美女同游了?!?br/>
  “嗬!原來你也會開玩笑?!”李曉蕓瞪大眼睛,好象第一天認識他似的。謝文東老臉一紅,干笑道:“難道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就那么古板嗎?”“咯咯!”他的話引來李曉蕓一陣嬌笑。

  直到走近汽車,扶李曉蕓坐近車內,謝文東才發現自已還一直抓著她的手。謝文東愣了一下,急忙將手松開,見李曉蕓并未注意到這一點,他才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接下來的幾天,謝文東陪李曉蕓將T市的各旅游勝地游玩了一遍。說是謝文東陪同,實際上是李曉蕓在陪他,有許多地方謝文東從來沒去過,反而生長在北京的李曉蕓去過好幾次。

  這幾天兩人都玩得很盡興,之間的感情也變得越來越深,由于李曉蕓有政治部的身份,需要回北京匯報工作,無法在T市長時間久留,幾天之后,她便回了北京。

  李曉蕓走后,謝文東的生活又恢復了平靜,本來這是他喜歡的生活,但卻總覺得少了點什么。

  這些天,靈敏聯合暗組一直在調查阮志程的下落,可是后者仿佛人間蒸發一般,北洪門和暗組的眼線在T市布下天羅地網,卻始終一無所獲。雖然沒有查出阮志程,可他也安靜得很,既沒有襲擊謝文東,也沒有偷襲他身邊的人。

  北洪門大多數的干部都認為阮志程已經帶人離開了T市,不然以越南人的性格,肯定不會這么安穩。

  謝文東并不這樣認為,這次天狼幫的老大阮志程親自到了T市,而且出現得那么高調,明顯是來和自己對著干的,怎么可能毫無作為的離開呢,那樣也太虎頭蛇尾了,不象越南人的作風。

  謝文東的猜測沒有錯,阮志程確實沒有走,還留在T市,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是由于與青幫之間出現了摩擦。

  天狼幫是外來黑幫,對中國根本談不上了解,要刺殺謝文東,只靠他們自己肯定做不來,這就需要他們依仗青幫的幫助。

  可韓非對暗殺謝文東的事興趣不大,或者說期望不大,不希望在這件事上再白費力氣,他表面是滿口答應,實際上根本沒為天狼幫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就連供應的情報都少得可憐,這讓阮志程異常惱火,給韓非打去數次電話,大發雷霆,可是爭吵一番下來總是毫無結果。

  幾次下來,阮志程也看出來了,青幫根本就沒打算幫自己暗殺謝文東,他氣得大罵韓非不是東西,不講道義,他們用自己時,自己使出全力,而現地自己用到他們,他們卻躲得遠遠的。

  最后,阮志程將心一橫,決定自己單干。如此一來,他不得不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收集謝文東以及他身邊重要人員的情報,這是天狼幫一直沒有出擊的主要原因。

  這一天,謝文東和東心雷查看社團的帳目,整整花了一上午的時間,才把年初的帳目看完,謝文東覺得頭大,一個勁的敲額頭,東心雷見狀笑了,說道:“東哥,咱們長時間不地社團,帳目壓了一批又一批,現地看起來是有些費勁?!?br/>
  “何止費勁,我學得快要窒息了!”謝文東向后一仰,長長出了口氣,過了好一會,他問道:“山口組那邊可有消息?”

  “自從上次金光鐵夫走后,一直沒有聯系過我們”坐了一上午了,東心雷也頗感疲累,站起身開,在辦公室里來回走動,活動快要僵硬的筋骨。

  “這個家伙,非要我們主動去找他!”謝文東嗤笑一聲。

  東心雷撇嘴道:“山口組的人哪能靠得住?只要我們和青幫作戰的時候它不地背后捅我們一刀就算不錯了?!?br/>
  謝文東搖搖頭,笑道:“既然有利用它的機會就應該充分利用上,不然太可惜了。下午我給金光鐵夫打電話!”

  說著話,他起身向辦公室外走去。

  東心雷急忙跟上前去,問道:“東哥要去哪?”

  謝文東擺擺手,說道:“隨便走一走?!彼煒詰目謐詠飪?,苦笑道:“總之,不要坐地辦公室里就行?!?br/>
  東心雷笑道:“東哥,我陪你吧!”他也不想再坐地這里,感覺就像受刑一樣。

  “不用了!”謝文東笑呵呵地向辦公桌弩弩嘴,說道:“老雷,剩下的帳目就交給你來核對了?!?br/>
  “啊?”東心雷兩眼瞪得溜圓,雖然已經核對過了不少,但剩下的這些讓他一個人弄,也得花一下午的時間來搞定,不等他說話,謝文東搶先道:“老雷,你做事,我放心,弄好之后,打份匯總表給我就可以?!彼低?,他臉上掛著奸笑,快步走出房間。

  “不是吧,東哥……”東心雷覺得自己每次都倒霉在‘你做事,我放心’這句話上。

  謝文東閃得夠快,留下站在辦公室里滿臉沮喪的東心雷。

  謝文東出了辦公室,沒有帶任何人,獨自在走廊漫步,走到電梯間,他坐電梯下到一樓,在總部大樓的一樓大廳里散步。

  洪武大廈的保安部都是北洪門的自己人,但由于謝文東長時間在地,認識.他的沒有幾個,門口的保安見謝文東在大廳里晃來晃去,以為是樓內的工作人員,也都未太在意。

  時間不長,大廳里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嘈雜聲也越來越響,不時有身穿辦公室制服的男女進進出出。

  洪武大廈下面幾層是正規的公司,用來掩人耳目,里面的工作人員也都是普通人,大廈的上面幾屋才是北洪門的大據點,此時到了中午,正是飯口時間,在這里工作的上班族也都三五成群的出去吃飯。

  謝文東看看手表,覺得肚子也有些餓了,轉身向電梯間走去,準備找東心雷等人一起吃點東西。

  他剛走到電梯門口,只聽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從里面飛出一道白色的影,沒等謝文東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那道白影結結實實撞在他的身上。

  謝文東站在原地,身子只是微微晃了幾晃,反觀那道撞上他的白影,倒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白花花的文件散落一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先生!”

  ‘白影’蹲在地上,慌慌張張將散落的文件一一揀起。

  謝文東低頭一看,白影原來是位女郎,由于她低著頭,烏黑的長發遮住面頰,他看不清楚她的模樣,不過感覺她的年歲應該不大,嘆了口氣,謝文東暗道一聲真是個毛躁的姑娘。他蹲下身,幫她一起揀地上的文件。

  “謝謝!謝謝!”

  謝文東心中一動,感覺她的聲音很熟悉,自己應該在哪里聽過。

  正當他琢磨的時候,那女郎已將文件收拾好,抬起頭,準備再次身謝文東道謝,可是看清楚他的模樣之后,她圓圓的眼睛瞪的更圓,驚訝道:“是你?”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