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一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一十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恩。。。白紫衣長長沉吟一聲,咬牙道:這口惡氣太難忍了!好吧。謝兄弟,我聽你的,今天我不提這件事

  對。謝文東正色到:以后最好也不要提,有些事情,說開還不如沒說開,你和青幫的恩怨頗深,還有依仗南洪門的地方,撕破臉,對白兄也沒有好處。

  沒錯!白紫衣仔細想了想,覺的謝文東說得很有道理,自己一旦和南洪門鬧反,那就將面對兩個大敵,一個是青幫,一個是南洪門,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抵擋不住,弄不好白家百余年的基業就得折斷于自己手中。想到這,他的冷汗流了出來,心里沒了主意,連連點頭,問道:謝兄弟,依你之見,我現在應該怎么做?

  謝文東一笑,繼續抵抗青幫,對南洪門嘛,多加抵抗,貌合神離!現在南洪門和青幫正在交戰,他們肯定有用得到白兄的地方,如果白兄想出氣,辦法很簡單,等南洪門向白兄要求幫助的時候,白兄可滿口答應南洪門,但暗中卻不出手援助,那樣對南洪門造成的損失將會更大。

  哦?白紫衣暗暗琢磨,慢悠悠地點下頭,說道:謝兄弟的辦法是不錯,不過,如此一來,南洪門可能會對我報復的。

  當然了!謝文東笑道:白兄既然想出氣,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白紫衣呵呵而笑,向謝文東面前湊了湊,說道:如果謝兄弟肯站在我這邊,即使青幫和南洪門一起向我動手,我也不怕他們了。

  哈哈!謝文東仰面大笑,說道:白兄實在太高看我了。我現在連處落腳點都沒有,如何能幫上白兄的忙呢?

  這個。。。白紫衣眼珠提溜亂轉,思前想后好一會,把心一橫,說道:我把白家在黃蒲地區的二十余家場子都轉讓給謝兄弟,那貴幫在上海就有了永遠的落腳點了,謝兄弟意下如何?

  哈哈-謝文東在心里大笑了三聲,這還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啊!白紫衣若真肯把二十多家場子賣給自己,雖然價錢會是個天文數字,但的確能解決已方現在的燃眉之急。他心中喜悅,臉上可沒有絲毫的表露,為難道:白兄,這樣不妥吧?

  白紫衣冷道:有何不妥?

  謝文東說道:首先,我現在沒有那么多的資金,二十多家場子,保守估計也得要幾千萬的資金!再者說,白兄在黃浦區的場子已被南洪門看上了,我要是買到手,南洪門肯定會嫉恨于我。

  他說的第二點,也正是白紫衣所考慮的。謝文東一旦和向問添交惡,就會堅定不移的站在自己這邊,自己也就有所以考了,而且把黃埔地區的場子賣給謝文東,既可以阻擋請幫,也可以江南紅們的視線轉移到謝文東身上,他可以樂得輕松

  白紫衣自己的小算盤也是打得很好的。他呵呵一笑,說道:“謝兄弟,資金方面不是問,我們可以慢慢來談,慢慢商量,至于南洪門嘛,難道,謝兄弟也會怕他們不成?”

  他用激將法,謝文東哪能聽不出來,故作冷笑,順水推舟地說道:“怕?哼哼,笑話,我怎么會怕他們?!”

  啪!白紫衣打個響指,說道:“我就知道,以謝兄弟的實力,根本不會懼怕任何人。由于場子已經損壞,加上謝兄弟又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以把降格壓低轉讓給謝兄弟?!?br/>
  謝文東故意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沉吟著沒有說話。

  白紫衣見狀,又繼續說道:“至于資金方面,謝兄弟不用著急,你可以分起來付?!?br/>
  可以了!謝文東覺得乖子也賣得差不多了,他長嘆了一口氣,點頭說道,:“好吧!既然白兄如此看得上我,白兄的這二十是多家場子,我買下了!”

  “哈哈!”白紫衣大笑,拍著謝文東的肩膀說道:“謝兄弟不愧為東北人,果然爽快!那么,此時就這么定了,我們明天簽份合同?!?br/>
  “這么急?”謝文東狀似再三考慮,方點頭道:“好吧,明天我來找白兄!”

  “好!一言為定”白紫衣心中喜悅。他原本就傾向于謝文東這邊,現在他買下自己二十多家場子,肯定與自己的關系更加親密,把謝文東拉攏過來,白家的敵人再多也沒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白紫衣算計得很好,他在把謝文東拉到自己身邊,是希望他幫自己打‘狼’,可是他忘記了一點,謝文東本身就是以支持人不吐骨頭的狼,拉謝文東過來,本身就等于引狼入室,這也為日后白家的垮臺埋下伏筆。

  謝文東比白紫衣要高興得多,他此時也正在為己方在上海沒有落腳點這件事而發愁,被洪門的援兵到上海的數量越來越多,不可能把這么多的兄弟統統窩再閘北西北部這塊小地方,現在有了白紫衣提供的二十多家場子,不僅找到落腳點,還成功打進上海的中心地帶,這對己方實在太重要了、

  雙方皆大歡喜,各取所需,之間的關系確實親密不少,正在二人交談之時,向問天走了過來。

  謝文東和白紫衣先是一愣,接著二人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向問天奇怪的看著他二人,問道:“兩位在談什么這么開心?”

  “啊,沒怎么,”白紫衣笑呵呵說道:“我和謝兄弟談筆生意?!?br/>
  “哦?”向問天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奇地問道:“什么生意?”

  謝文東笑而不語,白紫衣則笑道:“等到明天,向兄自然就知道了?!彼底?,他話鋒一轉,岔開話題,問道:“向兄覺得今晚的宴會如何?”

  “很好!”點頭說道:“在上海,能邀請到如此眾多名流,也只有白兄你了!”

  “哈哈,向兄客氣,你的面子可是要比我大得多呢?!卑鬃弦鋁成顯諦?,心里卻恨的牙癢癢。

  向問天感覺白紫衣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有點不對勁,但哪里出了問題,他一時間也說不上來,他壓住心中的疑問,對謝文東和白紫衣說道:“最近事務繁忙,白兄,怒我不能久留,先告辭了!”

  白紫衣假意挽留,說道:“向兄,我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何必走得這么匆忙?!”

  來日方長,我們改天再聚!向問天又對謝文東笑道:謝兄弟,我們下次再見!

  謝文東揚頭說道:“向兄,下次見!”

  向問天剛要轉身離開,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他問道:“對了,最近青幫活動猖獗,謝兄弟有什么打算嗎?”

  謝文東聳肩說道:“青幫實力深厚,我在上海勢力遠遠比不上他們,打算還談上不,只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知道這只是謝文東的托詞,向問天還是應了一聲,說道:“大敵當前,你我兩家應放下以前的種種恩怨和矛盾,共同對敵,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的實力,同時消磨青幫的力量?!?br/>
  謝文東深深點下頭,說道:“向史所言極是!”

  ”謝兄弟明白這個道理就好!告辭!”說完,向問天轉身走了出去。

  向問天走后不久,謝文東和白紫衣又閑聊了片刻,也返回了住地。

  向問天走得急,是因為青幫又開始了對南洪門勢力的進攻,而謝文東走得急,是回去著手準備,接管白家在黃浦地區的場子。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白紫衣就給謝文東打來電話!讓他到自己的別墅商議場子于轉讓的事!

  謝文東欣然前往!見面之后!兩人沒有拐彎抹角!談話直切主題!對白家在黃埔地區的場子進行了分析和結價!

  直到下午!評估人員才一一返回!二十三家場子予的價值加在一起!總額接近九千萬!除去損壞的設備以及裝飾!價值還是在八千五百萬左右!按照昨天晚上的約定!白紫衣將價格壓低三成!總價值也有八千五百萬變成六千萬!

  即便如此!這也不是個小數目!謝文東早已把社團內的資金投入到了東亞銀行!留下的移動資金不多!一時間根本那不出這么多

  錢!

  白紫衣的主要目的并非是為了錢!而是拉攏謝文東!通過商議

  謝文東先付一千萬的資金!剩下的五千萬!在一年之間還清!

  隨即雙方簽訂合同!并做了更名手續!

  兩人的動作很快!通過白家的關系!當天便把這些做完!當日

  晚間!北洪門的人員進入黃埔地區!

  直到這時候,南洪門才知道,原來白紫衣已把南蒲地區的場子賣給謝文東。

  以蕭方為首的南洪門眾干部勃然大怒,紛紛去找向問天,大罵白紫衣吃里爬外,己方對他一向照顧有加,又是先提出買他的場子,可是他卻賣給了己方的對頭謝文東,這不是明擺著拆自己的后臺嘛!

  向問天看著義憤填ying的眾人,苦笑說道:白紫衣向來重視利益,也許是謝文東給他開出了一個天價吧!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