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九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九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由于肩膀中彈的關系,金眼這一槍也沒有打中預想中的目標,雖然為傷及鐵疑的要害,但卻打在他的腿上。

  鐵疑悶哼一聲,身子向前滾倒,轱轆出好遠,跟在他身后的殺手們紛紛一擁而上,有人攙扶,有人擋在他左右護衛,鐵疑低頭看了看腿上的槍傷,大腿肚子上被打出個血窟窿,鮮血汩汩直往外流,他試圖使勁站起身,可是大腿的疼痛像鉆心一般,鐵疑這么堅韌的漢子都疼出一身冷汗,他對左右眾人揮手道:“別管我,去殺謝文東!”

  周圍的眾殺手深深看了他一眼,紛紛應聲,提槍繼續向店鋪內跑去。

  金眼肩膀被擊中,傷勢比鐵疑也好不到哪里去,當他蹲下身子,繼續躲藏在掩體后面時,整個右臂已徹底麻木,啪的一聲,手中的槍脫落在地,金眼臉色蒼白,倚靠槍斃,長長出了口氣。

  水鏡等人急忙上來查看他的傷勢,并幫他包扎傷口。金眼接過水鏡扯下的布條,邊簡單的抱住傷口,邊急聲說道:“不能讓她們沖進去。東哥在里面!”

  五行兄弟是想攔阻殺手的沖鋒,可是他們此時卻無能為力,因為鐵疑的受傷,殺手變得更加瘋狂,手指扣住扳機,再不松開,子彈像雨點一般打在他們藏身之地的周圍,強大的火力將五行兄弟壓得死死的,難以露頭!再說躲藏在店鋪里的謝文東和姜森,見鐵疑被打傷倒地,二人心中同時一喜,可是接來的沖鋒而來的殺手又讓兩人的欣喜轉眼間化為烏有。

  姜森看看對方的沖鋒槍,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小手槍,苦笑地搖搖頭,說道:“東哥,敵人的武器太好了,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這一點謝文東也能看得出來,連五行兄弟都被對方壓住,其實力可想而知,他環視周圍,看到通往二樓的樓梯,他向姜森揚下頭,說道:“老森,上二樓!”

  “恩!”姜森答應一聲,隨謝文東速度跑上二樓。

  店鋪的二樓是閣樓結構,兩面低,中間高,里面亂七八糟的隊滿雜貨,好像一個小倉庫。兩人跑到閣樓的窗前一看,不約而同的暗叫一聲苦也!閣樓唯一能通往外界的就是這扇小窗戶,但上面卻豎有拇指粗細的鐵欄桿,他二人難以出去。這時候再想從二樓回到一樓,已經不可能了,聽下面凌亂的腳步聲,殺手們明顯已進入店鋪內,正在四處搜尋他二人。

  姜森想了想,伸手摸摸鐵欄桿,低聲說道:“東哥,我用槍把它打斷!

  謝文東顧慮的看看樓下,只有姜森一開槍,下面的殺手立刻沖上來,打斷也就罷了,若是打不斷,那自己和老森救得交代在這。他疑問到:“有把握嗎?”姜森再次仔細看了看,正色說道:“八成可以!”

  “那好!”謝文東點點頭,說道,“好,老森,打斷它!”“東哥,你向后讓一讓,鐵條有些粗,我擔心子彈會彈回來!”姜森說道。

  “老森,你也小心點!”謝文東拍下姜森的肩膀,向后退了退,直到樓梯口處,方停住身,他回手掏出手槍,瞄準樓下,防止殺手沖上來。

  感覺謝文東退得足夠遠了,姜森退后兩步,抬起手槍,對著鐵欄桿,連開三搶。

  啪,啪,啪!隨著槍聲,鐵條火星四賤,被硬生生打出個豁口。

  姜森毫不停頓,雙手握住鐵條,猛的用力向回一扯,只聽咯吱吱,拇指粗的鐵條在姜森的的權利拉扯下,慢慢彎曲。

  聽到槍聲,樓下殺手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一各個抬著槍,小心翼翼地向樓上走來。

  謝文東耳力靈敏,殺手的腳步雖輕,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了。他的心隨之提了起來,轉頭看看姜森,后者還在用力擰著鐵條。不想耽擱他的時間,謝文東潛伏在樓梯的一側,槍口對準樓梯口。

  時間不長,一顆黑黑的腦袋露了出來,謝文東想也沒想,立刻給了兩槍,他的槍法雖然不好,可是這么近的距離還是打不偏的。

  兩顆子彈全部打在殺手的腦袋上,后者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從樓梯的臺階上翻滾下去,后面隨之傳出一陣驚呼,接著,子彈通過地面的木版直接向謝文東藏身的地方掃去。

  撲,撲,撲!只是瞬間,地面的木版就被打出數十個窟窿,謝文東見狀,急忙飛身撲了出去,即便如此,身上還是被兩顆子彈掃中,疼的他直流冷汗,暗暗咧嘴。

  姜森這邊也把鐵條擰開,見謝文東這般表情,急忙問道:“東哥,你受傷了?”

  “別說了,快走!”謝文東一推姜森,示意他趕快鉆出去,姜森卻站在原地沒有動,凝聲說道:“東哥,你先走,我在這里頂一下!”

  謝文東還想拉他,可轉念一想,姜森的槍法比起自己要強得太多太多,留下來比自己的作用要大,他不再推脫,深深看了看姜森一眼,輕聲說道:“小心啊!”

  ?;笨?,兄弟之間不需要太多的話,只是一個眼神,對方便能領會他其中的意思,姜森柔和的一笑,說道:“東哥,放心,只是小意思而已!”

  謝文東點下頭,一扶姜森的肩膀,身子撐的一下越到窗臺上,手扶窗戶,從鐵條的縫隙快速地中鉆了出去。

  謝文東剛出去,殺手也隨后跟了上來,最先沖上來的兩名殺手滿面猙獰,呲牙咧嘴,看到了姜森,二話沒說,抬槍就打,可是我們的動作和姜森比起來還是慢了許多。

  姜森嘴角挑起,臉上掛著嗜血的冷笑,搶先出手,連續扣動兩下扳機。

  兩顆沖躺而出的子彈精準地打在二人的腦門上,殺手臉上還帶著驚容,身子已不由自主地便仰面摔倒在地。

  姜森并不停頓,槍口一偏,瞄準向、樓梯口的方向,連開數槍,將口面而上的殺手又壓了回去,殺手見沖不上來,便紛紛退了下去,有人從腰間取出手雷,互相看一眼,齊齊點頭,那殺手扯掉引線,甩手仍上二樓。

  冒煙的手雷落在地板上,咣當一聲,姜森低頭一看,臉色頓變,想也沒想,直接竄上窗臺,鉆了出去!

  此時謝文東正站在窗臺外的邊緣,見正琢磨該跳下去還是藏身到房頂上,見姜森面帶急色的鉆出來,眉頭一皺,不等他開口,后者叫道:“東哥,快跳!”

  說完話,也不管謝文東有沒有準備好,拉住他的衣服,縱深跳了下去。

  撲通!轟隆隆——在二人落地的同時,只聽得頭頂上方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接著,破碎的玻璃,木哮像雪片一般灑落下來。

  謝文東和姜森蹲坐在地雙雙將手抬起,遮住腦袋。過了好一會,等掉落的碎片小時,他二人才站起身形,向左右觀瞧,此處是一條胡同。謝文東拉起姜森,說道:走!

  二人飛快的向互通深處跑去,可剛出去不到二十米,殺手也沖到窗邊,緊隨而來的子丹打得墻壁噼里啪啦作響。

  殺手們紛紛怒吼一聲,相繼從窗臺跳了下來。全速追殺過來,同時給鐵疑打電話,同志他謝文東逃跑的消息以及逃亡方向。

  進了殺手攻擊范圍之外的小胡同,謝文東和姜森噓了口氣,二人速度不減,繼續向前奔跑,姜森問道:東哥,我們去哪?

  “不管到那,先把后面的殺手甩掉再說!”跑路是謝文東的家常便飯,只是最近很少有這種時候,他滿臉的輕松,笑道:“好久沒有運動了,正好借這次機會練練腳力!”

  見他還能輕松的笑出來,姜森繁衍搖頭,問道:“東哥,我們泡了,戰場上的那些兄弟怎么辦?”

  謝文東笑道:青幫要殺的人是我,不是下面的兄弟,我跑了,自然會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開,青幫不會再向老雷那邊繼續增派援軍,當然,他們的人力也應該沒有那么充足!

  姜森苦笑道:”可是即使以現在的形式來看,還是敵多我寡,就算青幫不再派援軍,只怕老雷也未必能沖的出去啊!

  謝文東笑呵呵的向他點下頭,說道:”老森,要對兄弟有信心嘛!

  “哎”姜森嘆了口氣,他是想有信心,只是戰場上的情況遠不是那么回事。

  沒錯,戰場上,青幫忍術遠遠多余北洪門,場面上也占有優勢,不過在謝文東看來,己方不可能吞滅敵人,但沖出去應該還有沒有問題的加上個桑桑和袁天仲,五行兄弟的協助,己方情況并不是那么?;?,加上自己逃跑。下落不明,瘋能激發出己方沖出重圍的東芝,出于這詞兒考慮,謝文東并不十分擔心戰場上的情況。

  他這么想,可姜森卻沒有,滿面擔憂,說道:”東哥,我還是派些血煞的兄弟過去支援吧,順便也把我們身后的尾巴干掉!

  “好”謝文東一笑,點頭應允。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