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八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八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北洪門是想現在就去進攻閘北地區,可是條件上不允許,他們現在只有三千人,打下普陀區后,用來正常防守和看管各地場子的人員,就得占掉大半,如果只調出千余人去打閘北地區,那是十分冒險的,先不說能不能打的下來,若青幫這時來攻普陀區,北洪門的形式就?;?而從T市以及其他地方調派過來的援軍大多還在路上,所以北洪門這時候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南洪門趁火打劫,偷取己方的勝利成果.

  青幫據點,此時也變成北洪門的據點,辦公室里,謝文東在,劉波,靈敏在,東心雷等北洪門的青年干部們也在.

  東心雷怒道:好個不要臉的南洪門,我們把青幫截斷了,使其首尾不能照顧,南洪門這時候來搶青幫'尾巴',實在可惡至極!

  張國男皺著眉頭說道:由南洪門動手也好,至少我們在普陀區的勢力就鞏固了.南洪門若真能打下北,也就等于讓青幫無法對我們前后夾擊,在防守上,我們的壓力會大大減輕.

  東心雷搖頭道:只要再等三天,我們的援軍就會趕到,到那時,閘北地區就是我們的,可是現在南洪門要搶先動手,使我們贗本在上海垂手可得的地盤沒了,日后與南洪門作戰時,只怕要大費周折啊!

  張國男嘆了口氣,無奈道: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們無法也無力阻攔南洪門.說著,他轉頭看向謝文東.

  張國男是北洪門的新人,與東心雷,任長風等人年紀相仿,雖然他動手打架的本事不怎么出眾,但智謀過人,以前,聶天行在時,他的光芒被完全掩蓋住,直到現在,才逐漸嶄露出頭角,進入謝文東的視線里.

  謝文東看著眾人一笑,眼珠轉了轉,幽幽說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

  哦?眾人皆是一棱,東心雷問道:東哥有什么好注意?

  “如果,警方能派出大量的警察,到閘北地區不分日夜的巡視,南洪門和青幫即使想打也打不起來?!斃晃畝種蓋么蜃爛?,又道:“只是,這一點并不容易做到,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根深蒂固,和警方的關系也非常牢固,警方未必會破壞他們的行動?!?br/>
  東心雷說道:“如果我們多給方長忠一些錢呢?”

  謝文東呵呵笑道:“我們能給得起錢,南洪門也同樣能給得起,這次用賄賂的手段,只怕不太可行?!?br/>
  東心雷疑問道:“那東哥打算怎么辦?”難道就看著南洪門去打?“

  謝文東笑而不語。

  第二天,晚,天晴,南洪門在閘北向青幫勢力發起了大規模的進攻。此次南洪門的投入比較大,把社團內過半的人力投入進去,與青幫展開了大規模的火拼。

  雙方的戰斗力相差不多,但各有優勢。青幫人數上處于劣勢,不過占有地利優勢,死心塌地的和南洪門硬拼起來,短時間內還可以抗衡一二。青幫分部方面也派出大量援軍去支援,不過被南洪門半路堵截,雖然堵截的人員不多,但青幫一時半刻也沖不過去。

  整體來說,戰局被南洪門控制住,謝文東在普陀地區對青幫的打擊,對實力的損傷還是非常巨大的。

  就在勝利的天平傾向于南洪門時,謝文東這邊出動了。

  暗組人員在劉波的帶領下,潛伏在距離南洪門與青幫爭斗最激烈的地方不遠處,用望遠鏡觀望一番,劉波悠悠笑了,嘟囔道:“打得還挺激烈么!”說著,他轉回頭,對手下的兄弟們低喝道:“動手!”

  他這聲動手,并不是讓暗組人員上去打架的,只見數十名暗組兄弟紛紛將事先準備好的油桶拎出來,對這身后的商鋪青島出去。

  商鋪很長,有二百多米,大多都是破舊的老房子,白天時,商鋪經營一些小吃類的買賣,等到晚上打佯時,商鋪里不再留人,老板們紛紛回家去休息。

  劉波帶領這數十名兄弟,將汽油紛紛灑在各個商鋪,隨后取出打活機,點燃,向灑滿汽油的地面一扔,只聽呼的一聲,火焰象蛇一般,由地面少到店鋪的墻上,又由墻燒到棚頂,先是一家商鋪著火,可是汽油的作用下,或是蔓延迅猛,眨眼的工夫,二百米街道兩旁的店鋪化成一片火海。

  老房子,加上汽油,這把火燃燒起來,可算是來勢洶洶,一呼百應,火蛇亂竄,劈劈啪啪的聲音不絕于耳。

  劉波等人站在街道中央看了一會便站不住了,火勢太旺,撲面的熱浪仿佛要把人烤成肉干,灼熱的空氣吸進肺子里,五臟六腑都象是燒起來。他帶來的眾人急忙退出街道,鉆進汽車里,劉波拿出手機,撥打火警電話。

  就在南洪門和青幫在主要的聚集地打到最關鍵的時刻,無數輛消防車開了過來。當然,消防官兵是不管黑社會火拼的,但是他們能報警,而警方可以忽視老百姓的報警,卻不能忽視消防局的報警。

  方長忠這個時候再不派出警員來制止爭斗,消防局若是將此事頂到上面,他的烏紗帽可就不保了。

  接到電話之后,方長忠為之氣悶,什么時候著火不好,偏偏在這個節骨眼著火,什么地方著火不好,偏偏南洪門和青幫主要交戰的戰場附近著火,真是天不遂人愿啊!方長忠沒有辦法,只得向向問天打聲招呼,讓他把下面人立刻撤走,警方襖出動了。

  向問天在無奈之下,只好草草收兵,眼睜睜看著大好的形勢在手指縫中溜走。

  這不是**,而是天災,南洪門吃了啞巴虧,但也說不出什么日,晚,南洪門再一次對青幫發起攻擊,這次,青幫的準備更足,人員也更充沛,正在雙方打得相持不下時,主要戰場的附近又著火了。

  次日,晚,南洪門再一次向青幫發起進攻,這次,青幫準備更足,人員更充沛,正在雙方打的相持不下時,主要戰場的附近又著火了.

  同樣的,還是消防隊路過爭斗現場,給警局打去電話,南洪門再一次被迫撤退。

  兩次進攻,兩次著火,天下哪有這么巧的事,這回,南洪門可不再認為是天災了,而確認這是**,是有人故意搞出來的,不讓已方拿下閘北地區。

  南洪門的人也不是傻子,由上到下,閉著眼睛也能猜出是誰干的。用蕭方的話講:“除了那個滿肚子壞水的謝文東,就再沒有別人能干出這樣的事!”

  可南洪門即使猜出是謝文東做的,也拿他無可奈何,等到第三天時,已知道有謝文東作梗的南洪門不再出戰,可就是這個時候,謝文東出手了。

  北洪門增派過來的援軍并沒有全到,而是先來了一千多人,等這些人到后,謝文東當機立斷,當晚就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由于南洪門和青幫打了兩天,雖然并無結果,但雙方各有損傷,尤其是青幫這邊,傷亡極大,在閘北地區的勢力本就處于岌岌可危,哪里還架得住北洪門的沖擊。

  有意思的是,當北洪門發起進攻的時候,蕭方也效仿了謝文東,以其人之道還使其人之身,在其主要戰斗的地方暗暗放了把火,不過,沒等消防官兵到達,青幫就已經

  低檔不住,全線潰敗,等消防車路過此地時,主要戰斗已打完,只剩下一些人在清理戰局。

  當手下人把消息通知給謝文東時,他哈哈大笑,說道:“有一有二,沒有在三在四,同樣的計謀,用過兩次足夠,再用就失去效果了。

  這次進攻,謝文東沒有親自督戰,而是交由東心雷來全面指揮。

  他心里最清楚,經過兩天消磨的青幫在閘北的勢力已到了強弩之末,根本不是己方的對手,東心雷完全可以應付。

  正如他所料,青幫潰敗得很快,而是一潰千里的那種大敗,其位于各地的勢力或被打出閘北區,或被嚇得隱藏起來不敢露頭。

  北洪門一路凱歌,順利拿下閘北地區。

  經此一戰,北洪門在五天的時間里先后從青幫手中搶下普陀

  和閘北兩個區域,不僅極大的打擊了青幫,也使己方在上海徹底站穩了腳跟,為日后與男洪門在上海一爭長短打下堅實的基礎。

  青幫作戰不利,連連退敗,連續丟掉兩個區域,社團內部出現騷亂,人心惶惶,上下人員皆對己方在上海的形勢不抱樂觀態度,為了擺脫目前的困局,韓非也在想辦法,首先,他將各地的勢力向上海調動,其實,他安排唐堂返回臺灣,將駐守在那里的傲天調換過來。

  傲天是青幫十把尖刀之首,素有神魔刀之稱,對于己方來說,他是神,對于敵人來說,他就是魔鬼。

  臺灣是青幫的根基,哪怕青幫在大陸的勢力全部被人家吞噬掉,只要臺灣不丟,青幫依然有東山再起,卷土沖來的機會,韓非把青幫根基交給傲天來鎮守,可見對他的重視程度,但是由于目前局勢吃緊,韓非也不得不調派他過來協助。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