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魏子丹迎上彭真,甩手就是兩刀。他不會功夫,但在實戰中磨練出的格斗技巧卻極為豐富,真施展出全力,倒也聲勢驚人。

  彭真聽到魏子丹的喝叫聲,鼻子差點氣歪了,他搞不懂,自己究竟哪里老?他暗暗咬牙,橫起寬刀,架住魏子丹劈來的雙刀,隨后,膝蓋提起,猛地一腳,踢向魏子丹的小腹。

  好快!魏子丹心中一顫,急忙收刀而退,可是他的速度與彭真比起來,相差一截。他退,彭真一個箭步跟了上來,到他近前,手中的寬刀由下而上,斜挑了出去。

  嗖!刀鋒破風,嘶叫聲刺耳。魏子丹沒有時間再退,雖然對方來勢洶洶,但也只能硬著頭皮招架。只聽得當啷啷金鳴聲,彭真的力道太大,魏子丹右手的片刀抓握不住,脫掌而飛,接著,彭真直臂就是一拳,重重打在魏子丹的左肩上。

  喀嚓!魏子丹的身子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足足摔出三米多遠,才落在地上。他掙扎著爬起,忽覺得左肩一陣劇痛,低頭一看,自己左側的鎖骨已被對方一拳打斷。

  他強忍住疼痛,將左手刀交由右手,大吼一聲,又向彭真沖去。他沒受傷時便已不是彭真的對手,何況此時鎖骨折斷,半邊臂膀麻木的快要失去知覺,更加不是彭真的對手。

  見他直沖沖跑來,彭真冷冷而笑,腦袋高高揚起,用眼角眉梢瞥著魏子丹,等他快到自己近前時,突然一腳,踢在魏子丹的胸口上。

  撲通!這一回,魏子丹摔出五米多遠,連帶著,還撞到兩名青幫人員,他躺在地上,哇哇連吐兩口血,可即便如此,手里仍緊緊握住刀把,臉色蒼白,牙關緊咬,雙眼死死盯著彭真,掙扎著還想站起,可惜,他此時心有余而力不足,折斷的肋骨和鎖骨一樣,如同針扎火燒一樣的疼痛,身體里的力氣在極速的流失著。

  看著魏子丹仰面躺在自己腳下,四肢抽動,想站又站不起的模樣,周圍的青幫人員樂了,紛紛將刀舉起,作勢準備亂砍下去。魏子丹周圍的青幫人員少說也有數十號,真是要一頓亂刀下去,足可以把他剁成肉泥,正在這時,彭真一舉手臂,冷聲喝到:“住手!”

  眾人聞言,準備落刀的動作僵住,一個個茫然不解的看著彭真。彭真可沒敢忘記韓非的交代,要留魏子丹的活口。他沉聲說道:“不要殺他!你們的敵人在那里!”說著,他一指北洪門的眾人,嘴角挑起,冷冷而笑。

  嘩!對方的主將受了重傷,青幫人員的士氣提升上來,一擁而上,向北洪門的幫眾反撲過去。于此同時,早已被魏東東安排在門外的伏兵也從后面殺了上來,這一內一外,雙重夾擊,對于市區主將指揮的北洪門幫眾來說,無疑是滅頂的打擊。

  北洪門人員戰斗雖然勇猛,可此時完全被打暈了,在潮水般涌來的敵人面前,只有招架之攻,毫無還手之力。

  戰局瞬息萬變,剛才,北洪門還壓著青幫,節節勝利,此時,卻陷入進退兩難、被動挨打的局面。

  魏子丹躺在地上,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兄弟們在亂刀中渾身是血的紛紛倒地,心里疼得如同刀絞一般,可是卻無力阻止眼前的敗局。

  這時,魏東東在青幫的人群中擠出來,走到魏子丹近前,低頭看了看他,呵呵而笑,說道:“我叫魏東東,是青幫十把尖刀之一?!?br/>
  魏子丹咬牙怒視看著他,運起渾身勁盡寸的一點力氣,掄起片刀,向魏東東的小腿砍去。

  可是沒有力量的支持,他的動作太慢了,就連不會打架的魏東東只是稍微向后退了退,便輕松閃躲開他的一刀,然后聳聳肩說道:“知道我們為什么不殺你嗎?”

  魏子丹沒有說話,只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因為你是笨蛋!”魏東東看著狼狽不堪的魏子丹,得意地笑道:“我們幫主不想殺一個笨蛋!”說著話,他蹲下身形,用手推了推魏子丹的腦袋,笑道:“是南洪門讓你來進攻我們分部的吧?”你腦袋進水了嗎?也不看看你帶來多少手下。實話告訴年吧,你被南洪門騙了,他們就是推你來送死的美好引謝文東來是上海,與南洪門合手對付我們。當然,我們并不怕你們的聯手,只是,也不想讓南洪門的陰謀詭計得逞。

  “去你媽的……”魏子丹破口罵道:“我是不會相信你的鬼話的………”

  “呵呵,隨便你?!蔽憾笮Φ潰骸澳閬胱鏨底?,沒人會攔著你,我們放你回去,希望你見到謝文東之后,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他一遍,想必謝文東會明白怎么回事的?!彼低?,他站起身,又看了魏子丹一眼,搖頭而笑,說道:“真是搞不懂,謝文東那么聰明的人,怎么會有你這么愚蠢的手下!”

  魏東東得意洋洋地走了,同時令人,把魏子丹由后門拖出去。

  兩名青幫的小弟抓住魏子丹的衣服,連拖帶拽,由大樓的后門把他仍了出去。

  魏子丹何時受過這樣的我委屈,兩眼通紅,只恨自己技不如人,才會又此侮辱。

  自己得以活命,可是,手下那些兄弟還被困在青幫的分部里,他們怎么辦?魏子丹不敢去想兄弟們的下場,以這種形勢下,能逃脫的機會實在太小了。

  他躺在地上,心灰意冷,仰天苦笑,自己雄心壯志來到上海,那里想到會有全軍覆沒的慘敗,自己真應該聽東哥的話啊!只裝裝樣子就好,何必爭強斗勝,害了下面那數百名兄弟……

  世界上沒有后悔藥,魏子丹悔之晚矣,不知過了多久,心情平穩了一些,再仔細回想魏東東和他說的話,他心中一顫,難道,真是南洪門的人故意害自己?

  本來他已有一死之心,可想到這個問題,她又有了求生的**。

  此事,無論如何都要告訴東哥,要東哥警惕南洪門那些卑鄙小人!

  想到這,他手掌顫抖著摸向口袋,準備去掏手機。

  正在這時,三名二十出頭的青幫頭目飛快跑過來,低頭看了看魏子丹,驚訝道:“魏哥,你怎么了?”

  說著話,三人七手八腳地將他攙扶起來。

  魏子丹身體里的骨頭斷了數根,躺在地上還行,這一被扶起來,疼痛感加巨,可他倒也剛強,硬在咬住牙,一聲未吭,只是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額頭流了出來。

  他虛弱地看看三名青年,喘著粗氣問道:“你們是誰?”

  “魏大哥,你不認識我們了?”三名青年異口同聲地說道:“我們是北洪門的兄弟啊!”

  魏子丹可不是傻子,自己兄弟,向來只說是洪門兄弟,而不會在前面加個“北”字。

  他兩眼一瞪,手臂一揮,將他右面的青年推開,冷聲道:“放屁!你們究竟是什么?”

  三名青年相互看看,站于魏子丹身后的青年兩眼一瞪,從口袋中掏出彈出簧刀,手按卡簧,啪的一聲,刀刃彈出,隨后,身子身前一貼,手中的匕首惡狠狠刺進魏子丹的后腰。

  手里下了殺招,青年嘴上仍說道:“魏子哥,我們真的是自己兄弟啊!你別誤會!”

  另外兩名青年也紛紛掏出匕首,一左一右駕住魏子丹,使他的身體不至于摔倒,手中的匕首混亂地在他身上亂插亂刺。

  撲,撲,撲----三名青年緊緊貼在魏子丹的身邊,手中的匕首刺近他的身體里,抽出,再刺,每個人在他身上至少刺有十五,六刀,再看魏子丹,左右軟肋,胸口以及后腰心,都是血口了,鮮血幾乎將他黑色的衣服染成暗紅色。

  一頓亂刺過后,三名青年互視一眼,隨后,推開魏子丹后,飛快地跑了出去,

  撲通!

  魏子丹踉蹌出幾步,靠著墻壁,慢慢滑倒在地,兩眼大睜,可惜已沒有任何神韻,坐在地上,四肢還在有一下,沒一下地抽搐著。

  可嘆,北洪門堂堂的南京分堂主,最終竟然死于三名小混混的手里。

  不遠處的路旁,黑色轎車內。

  坐在車窗旁的陸寇彈飛手中的煙頭,接著,升起車窗,對身旁的蕭方點點頭,又沖司機說道:“開車!”

  魏子丹死了,慘死于青幫的后門外,身中五十多刀。

  不僅如此,與他同去的五百名北洪門兄弟折損大半,真正逃出來的,不足五十人,剩下的那些,要么戰死,要么被青幫俘虜。

  消息傳回T市北洪門總部,上下一片嘩然。

  魏子丹雖然只是名堂主,身份不高,但是,他和北洪門和各骨干干部的關系太好了。

  東心雷,任長風,靈敏,五行兄弟和他屬于是同一批的北洪門青壯勢力,關系緊密,感情深厚,聽到魏子丹不幸陣亡的消息,眾人無不潸然淚下.

  東心雷是哭著把這條消息告訴謝文東的。

  謝文東聽完,愣在當場,腦袋嗡嗡直響。子丹被青幫殺了?

  這......這怎么可能?他就算遇到青幫的伏擊,打不過,跑還跑不了嗎?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