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五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五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距離太近了,來得也太突然,任長風的反應再快,此時也已閃躲不及。他只能盡力的將脖子向旁偏一偏。

  只聽“咔嚓”一聲,黑色的鋼箭刺入任長風的脖頸,箭尖由前刺入,在后探出,慶幸的是,任長風下意識的躲避發揮作用,沒有被箭傷到靜脈和脖骨,倒是將右側的頸肌刺穿。

  “啊!”任長風驚叫出聲,連續倒退,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見他脖子被箭射穿,東心雷等人無不大驚失色,袁天仲手疾眼快,飛身撲上前去,將任長風用力拽到一旁。

  他剛把任長風甩出去,車內嗖的一聲,又飛出一支利箭,擦著任長風的肩膀飛過,釘在后面的汽車車身上,撲!連汽車的鐵皮都經受不住箭失的沖擊,箭身沒入其中大半。

  “操!”東心雷勃然大怒,抬起手中槍,對準轎車,連續扣動扳機,連續的槍聲刺激了周圍人的神經,十數名北洪門幫眾也齊齊對著轎車胡亂的開槍,頓時間,黑色轎車被打的千瘡百孔,滿是窟窿。

  直至彈夾里的子彈打完,東心雷方停住手,對袁天仲大喊道:“長風怎么樣?”

  東心雷和任長風的關系非常人可比,二人從小到大就生活在一起,摸爬滾打,共同不知經歷過多少次惡戰,早已培養出超乎尋常的感情,現在任長風脖子中箭,東心雷幾乎不敢去看。

  袁天仲低頭查看任長風的傷處,見即沒有傷到靜脈,也沒有傷到氣管和脛骨,暗暗松了口氣,對咬牙咧嘴的任長風呵呵一笑,半開玩笑地說道:“你的運氣真好!”說著,大聲喊到:“老雷,沒有傷到要害,應該沒事!”

  “呼!”東心雷噓了口氣,這才扭頭看過去,只見任長風躺在地上,臉色蒼白,鮮血順著脖子上的傷口流了一地,雖然袁天仲已經告訴他沒事,但他的心還是縮成一團,對左右的人員大聲喊道:“送長風去醫院!快!”

  北洪門的數名大漢搶步上前,將任長風抱上汽車,叫來一位南洪門的司機,直奔距離此地最近的醫院而去。

  這時,南洪門的人已經趕到近前,紛紛從車里出來,看著滿地狼籍的戰場,眾人都有些發呆。

  東心雷瞄了一眼南洪門的人,邊更換彈夾,邊向手下人員喝道:“把車里的人拉出來!”

  “是!” 北洪門的幾名小弟答應一聲,小心翼翼的接近轎車,有了任長風的前車之鑒,他們都不敢大意,生怕車里再射出冷箭。眾人透過破碎的車窗向里面觀望,車里共有三人,前面兩個,后面一人。剛才,東心雷等人含恨怒射,坐于前面的二人首當其沖,被打的面目全非,死狀凄慘,后面那人傷勢較輕,但也是相對于前面二人而言,他身上至少有五處槍傷,雖然還沒有死,但看樣子也是出氣多,入氣少。

  北洪門眾人放下心來,將受傷的那人從車里硬拉出來,甩在地上,然后轉頭看向東心雷。東心雷走上前去,低頭一看,鼻子禁起,冷冷哼了一聲。地上這人他認識,雖沒見過面,卻看過他的照片,此人正是青幫十把尖刀中的“暗影刀”邱平。

  他身中五槍,但還有神智,仰面躺在地上,臉色漲紅,嘴角流血,眼珠轉動,掃過眾人,直看向東心雷。

  拉動槍膛,東心雷冷聲說道:“邱平,你的死期到了?!?br/>
  邱平聞言,喉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咧開滿口是血沫的嘴巴,呵呵笑了。

  “你,不想說?”東心雷蹲下身,晃了晃手槍,將槍口頂在邱平的左肩上,狠狠扣動扳機。

  “嘭!”邱平的身子明顯震動一下,肩膀又多出個血窟窿,劇烈的疼痛讓他的身體直抽搐,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額頭、鬢角一個勁向下淌,即便如此,他硬是一聲未吭,牙關咬得咯咯做響。

  東心雷的聲音冰冷,不帶任何感情,他說道:“這只是警告,我再問一次,韓非究竟在哪?”

  邱平看著東心雷,仍是咧嘴而笑,不過,他的笑卻讓周圍的北洪門眾人感到恐怖,一個渾身是傷,血流滿地的人竟然還能笑得出來,怎能不讓人心驚。

  可東心雷不管這些,再變態的對手他也不是沒遇見過,槍口向下移動,頂住邱平的左助下側,又是一槍。

  東心雷經驗豐富,知道人體的要害在哪,傷及什么位置可以不致命。

  “哇!”邱平噴出一口血箭,倆眼翻白,看樣子,隨時都可能斷氣。他嘴角動了動,聲音微弱地說道:“你們的苦心白費了……”

  “什么意思?”東心雷伏下身,貼近邱平的嘴邊。

  “呵呵……幫主已經離開了廣州……”邱平斷斷續續地說道。

  東心雷鄒起眉頭,疑問道:“什么時候?”

  “剛剛·”“剛剛?”東心雷細細一琢磨,臉色頓變,疑問道:“剛才逃近荒地里的那些人里就有韓非一個?”

  “哈哈......你現在知道得太晚了......幫主早已經走遠.......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殺了我吧!”邱平的臉上泛起不自然的光彩,微笑的同時,鮮血自他鼻孔、嘴角不斷的流出。

  “嗎的!”東心雷騰的站起身,轉頭望望青幫人員逃跑的荒地,夜幕中,所望之出盡是黑茫茫的荒草地,這時候再想從中找到韓非,無疑是大海撈針。

  他又急又氣,連連跺角,這回的跟頭栽大了,竟然讓韓非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活生生的逃走,這等于給南洪門一個天大的笑柄。東心淚老臉鐵青,連連搓手,心有不甘的想讓兄弟們去追,可是他的理智告訴他,現在去追,確實太晚了。

  這時,謝文東從后面走了過來,看著臉色難看的東心雷,問道:“老雷,怎么了?”

  東心雷嘆口氣,腦袋向下一低,將邱平的話原原本本的描述一遍,隨后,他小聲說道:“東哥,我.......我失誤了?!?br/>
  謝文東聽后,眼睛瞇了瞇,看眼地上的邱平,抬手拍拍東心雷的肩膀,語氣肯定地說道:“韓非并沒有走這條路,邱平的話,不足為信。殺了他吧!”說完,他轉身回到車上,前往任長風所去的醫院。

  他嘴上這么說,心里卻對邱平的話信了八成,但是相信歸相信,嘴上卻不能這么說,這涉及到兄弟們的士氣,也關系到北洪門的聲譽。

  聽完謝文東的話,東心雷先是怔了怔,隨后,他明白了謝文東的意思,心里雖然項吞了一只蒼蠅那么難受,但臉上卻得強裝出恍然大悟的摸樣,轉身怒視著邱平,怒聲道:“你這個王八蛋,敢***騙我!”說著話,他對周圍的兄弟一仰頭,喝道:“埋了他!”

  他能領會謝文東的意思,但下面的人卻不明白,一各個對邱平怒目而視,拎起他的衣服,拖到公路旁的荒地中,開始挖坑。

  任長風的傷沒有傷及要害,但畢竟是脖子被箭矢射穿,必須得急救。謝文東趕到醫院時,任長風正在搶救室里,時間不長,五行、袁天仲、血殺也隨后趕到。

  謝文東的臉色陰沉,背著手,在走廊里走來走去,一是擔心任長風的傷勢,二也是對韓非的逃走耿耿于懷

  他雖沒有心思殺他,但主動放他走是一回事,讓他在自己眼皮底下偷偷溜走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和東心雷的感覺一樣。像是吞下一只蒼蠅,心里又惡心,有難受。

  見謝文東的臉色不自然,袁天仲以為他在擔心任長風,低聲說到:“東哥,你放心吧,長風不會有事的!”

  謝文東向他笑了笑,并未說話。

  過了二十分鐘,謝文東的手機響起。是楊少杰打過來的。

  “東哥,南洪門的人要接手青幫的分部,讓我們離開。我們怎么辦?!?br/>
  “恩?”謝文東挑起眉毛。瞇眼冷笑一聲,說道:“讓兄弟們不要動。也不要任何人進入!以后,青幫的分部將是我們香港洪門的分部,誰人不服,讓他來找我說話!”

  “啊?”

  聽了這話,別說電話那邊的楊少杰和趙虎愣住了。連謝文東身邊的眾人也愣住了。東哥要占領青幫的分部?這不等于要和南洪門撕破臉嗎?

  楊少杰頓了好一會兒。方小聲說道:“東哥要我們香港洪門日后進駐廣州?”

  “沒錯!”謝文東抽出香煙,剛要點火,看見墻上掛著禁煙標識,回手將火機又揣入口袋中?!叭绱艘煥?,社團的勢力會相應提升許多?!?br/>
  能把分部設在內地,對于香港洪門來說,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事了,只是……………楊少杰擔憂道:“東哥,我們這么做,會不會引起紛爭啊?”

  謝文東笑了,說道:“真要能引起紛爭,倒是件好事?!?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