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噠噠噠——”青幫眾人的子彈全部打在自己人身上.可憐那人連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打成了篩子。

  黑影絲毫不停頓,池體的跨下鉆出,手中軟劍順勢揮出,正斬在一名殺手的胸口處,只聽得當郎一生,那人身上的防彈背心起了作用,擋住黑影致命的一劍。

  雙方同時是一愣,殺手沒有想到黑影的動作這么快,黑影也疏忽了對方身上的防彈衣,但相比之下,黑影的反應更快一些,沒等對方回神,單手前伸,扣住殺手肩膀處的防彈衣,猛的用力一掄,喝道:“出去!”

  防彈衣哪能承受的住一個人的體重,側面的口子應聲而開,殺手從防彈衣里掉出,一頭向后方的眾人撞去“咚!”

  眾殺手見他猛飛過來,嚇得急忙閃身躲蔽,他們閃開了,可旁邊的汽車閃不開,殺手穿過眾人,一頭撞在車身上,隨著悶響聲,車身的鐵皮凹下去好大一塊,殺手的腦嗲也頭破血流,昏死過去。

  “哎呀!”見沖出來的黑影如此勇猛,殺手們直被嚇得心驚膽戰,連連后退,同時,手中的槍也慌忙的鄉黑鷹連續掃射。

  黑影間雙方距離拉開,自己再也沒有得手的機會,身形一滾,從汽車的一側反倒另外一側,趁著敵人停頓的瞬間,又飛身竄進樹林內.

  不用問,這黑影正是袁天仲,他冒險從樹林中沖出,雖然只傷到對方四人,但卻成功地阻止住殺手對謝文東等人的壓制。當殺手還想向袁天仲逃走的樹林開槍時,五行兄弟緩過氣來,舉氣手槍,對著眾殺手又是一陣亂射。

  槍聲中,六名殺手中彈到地,原本20多號人,經袁天仲這一鬧,又只剩下十幾人。這時,后方車燈閃爍,又上來5輛轎車。青幫殺手精神大振,反觀謝文東5人,倒是滿面苦色,青幫的殺手簡直如同潮水一般,一波連這一波,打不盡,殺不絕,倒下一批,馬上又有另外一批填補上,機房的彈藥即使在充足,也架不住這么消耗。

  “東哥,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還是先撤吧!”

  金眼摸摸口袋,在數清一下彈夾里的子彈,額頭涔出虛汗。謝文東也明白此時是該撤退的時候,可是,自己向哪撤?沒有車。根本跳不出殺手的追擊,托藏進樹林里,青幫人員只會越聚越多,那是自己這些人更沒有機會跑掉,他瞇縫著眼睛,說道:“要想辦法,搶下對方一輛車!”

  金眼眼口吐沫,為難得搖搖頭,對方汽車是不少,距離己方也不遠,可是要過去強搶,得頂著敵人數十把槍的火力,即便是鐵人也得被打成鐵餅。

  五輛轎車車門打開,走出20號黑衣青年,其中有人帶著耳麥,手中清一色的手槍?!靶值?,快過來幫忙!”一名蹲在車后的青幫殺手邊開槍邊回頭大聲喊叫。

  “謝文東在哪?”帶頭的青年將手槍上膛,毛腰跑到殺手身邊,疑聲問道?!熬馱諛瞧髁擲?”殺手用槍筒點點謝文東等人所在的樹林.

  嘿嘿冷笑道:“他們這回是跑不了!”不過,點子的槍法很準,已經傷了我們很多兄弟,大家都小心一點!

  “太好了!”青年微微探頭看了一眼,咧嘴而笑,抬起手槍突然頂住殺手的腦袋,毫無預兆,猛的就是一槍。

  “嘭!”的近距離的射殺,毫無半點懸念。殺手連怎么回事都沒弄明白,腦袋一偏,身子如同受到重撞,橫著撲倒在地,濺射而出的鮮血將車身染好大一片。

  “啊——”青年眾殺手簡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搞不清楚自己人怎么殺起自己人了。

  不過,他們看錯了,來者二十人并非青幫人員。青年的槍只是拉開序幕,其余的十九名青年紛紛將槍口對準眾殺手的腦袋,連續扣動扳機。

  “彭、彭……”這不是戰斗,而是赤裸裸的槍決。

  十余名青幫殺手在駭然和迷茫中死于非命,每具尸體的眼睛都是大睜開,直到死,他們仍然充滿疑惑。

  最先開槍的青年藏于車后,伸手入懷,掏出一張黑色的卡片,高高舉起,連連搖晃,同時高聲喝道:“東哥,我們是血殺!”

  對方的陣營中突然穿出槍聲和慘叫,謝文東等人正覺得奇怪,聽到青年的叫喊聲,精神頓時一振,再看那張高舉的黑色卡片,正是血殺的黑帖!謝文東大喜,對五行說道:“是血殺的兄弟來了!”說著,他從樹林中走出。

  來者確實是血殺的人。

  姜森、劉波等人帶著張婧跑了,但血殺的兄弟沒有跑,按照姜森的意思,他們隱藏在西村附近,觀察戰局。

  當殺手鋪天蓋地追殺謝文東時,他們趁機殺掉兩名青幫的殺手,同時拿下二人身上的對講機以及耳麥,鐵疑在用對講機給手下人下令的時候,血殺的眾人也聽得清清楚楚,偷下幾輛汽車,便直向北環高速而去。

  通過鐵疑的不時下令,他們對謝文東所在的方位了如指掌,全速行駛,第一時間趕到交戰的現場。

  看完血殺眾人的解釋,謝文東噓了口氣,拍拍帶隊隊長的肩膀,贊嘆一聲,“好樣的!”

  說完,他向后方望了望,又急道:“此地不能久留,我們快走!”

  青幫的殺手死個精光,留下數輛汽車,這回謝文東不用再因為沒有交通工具而犯愁,他與眾人上了數輛轎車,迅速行出墓地。

  按照謝文東的意思,此時身后沒有青幫眼線,自己也不用再去李開河那里躲避,可直接開車出廣州,隨便去哪個城市,附近的佛山也好,東莞也好,只要有機場就行。

  可是血殺通過青幫的對講機得知氣急敗壞的鐵疑已封鎖住全部出城的路口,并在各個收費站安插下大量的青幫幫眾,檢查過往車車輛。

  知道這個消息之下,謝文東細細一琢磨了最終決定還是去找李開河。

  在東莞莊一家名叫花都夜總會的門口,謝文東見到已在那里等候多時的李開河。

  李開河身邊沒有多少人,只有6.7名精干的漢子。謝文東受到青幫的追殺,既然要收留他,必須得杜絕消息,李開河只把幾名自己信的過的兄弟叫過來

  見面之后,兩人都沒有多說什么,帶著眾手下,迅速進入夜總會內。

  沒有進入大廳,在玄關處,李開河身行一轉,上了旁邊的樓梯,同時,對手下的幾名兄弟低聲交代道:“你們去把謝大哥他們開來的汽車整走,藏起來也好。總之就是不能留在這里!

  “明白”幾名大漢飛快的跑出夜總會。

  謝文東笑了笑,暗贊一聲李開河夠細心的。上到3樓,李開河將謝文東等人讓到一間會議廳試的房間。直到這時,他方問道:“謝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青幫的人要殺你,為什么南洪門沒有插手?”

  “不是南洪門沒有插手,而是他們根本插不上手!”謝文東幽幽手道:“韓非接用了軍方的勢力,現已控制住南洪門!”

  “什么?軍方勢力?“李開河驚訝的張大嘴巴,說道:”難道難道韓非想用軍隊圍剿南洪門?“呵呵,不會!”謝2文東搖頭而笑,說道:“無憑無居,他們動不了南洪門,何況,掃黑是警察的事,軍方無權過問?!?br/>
  “那他們怎么”

  “所以說,韓非在玩火,而軍方那個高高在上的老頭子也在玩火?!斃晃畝γ忻械乃檔潰骸安還?,這一次玩的火套大,要引火燒身了!”

  “呼!”李開河松了口氣。他與男洪門關系交好,向問天對他也向來照顧有加,他還真擔心軍方的插手而使向問天發生危險。他笑道:“謝大哥,你先在這歇歇腳,等會我幫你安排地方休息?!?br/>
  “多謝了,李兄!”謝文東含笑道謝

  “呵呵,謝大哥客氣了!你和向大哥都是洪門的人,洪門對我一直不錯,若是有需要我幫忙的,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崩羈鈾檔潰骸昂慰?,謝大哥還是我十分景仰的人,咱們又是老鄉,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李開河是個爽快的人,不過,他能在龍蛇混雜的廣州生存至今,也是個聰明人。

  和謝文東交談的同時,他聯續給自己幾個好朋友發去短信,讓他們敢來幫忙,其中有河南幫、蒙古幫、廣西幫等幾個幫派的老大。

  他知道,謝文東在自己的地頭上突然消失,青幫肯定會找上自己,萬一話不投機,動起手來,己方可不是青幫的對手,把幾個老大找來,不指望他們幫忙,重要能為自己壓壓陣腳,壯壯聲勢就好。

  事情還真被李開河猜對了

  幾個幫派老大趕到夜總會之后,沒過多久,青幫就給他打來電話。

  得知他在火都夜總會,青幫的終殺手在5分鐘后趕到。

  帶隊的除了鐵疑和彭真之外,還多了青幫智囊魏東東、暗影刀邱平,十把尖刀,青幫把能出動的全都出動了,可見對謝文東的重視程度。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