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中年人也不膽怯,大步走了過來。

  看著對方移動的身影,姜森等人下意識地摸向后腰的手槍。

  來到車前,中年人看著端坐在車內的謝文東,微微一笑,深深施了一禮,說道:“謝先生,你好!”

  中年人的嗓音本就很尖,加上語調的怪異,讓人聽后很不舒服。他打量一番對方,問道:“你不是中國人?!?br/>
  “是的!”中年人含笑說道:“我叫鈴木一彥,就山口組的若頭補佐,今天來找謝先生,雖然倉促了一些,但我并沒有惡意?!?br/>
  原來是山口組的人!謝文東挺直腰身,山口組來找自己,不外乎就是為高山清司和西脅和美的事,這一點劉波已經告訴他了。心中明了,他臉上仍笑瞇瞇地問道:“那你來找我,有何貴干?”

  “有個人想見謝先生?!鱉閱疽謊逭檔?。

  “是誰?”謝文東揚起眉毛,好奇地問道,聽意思,鈐木一彥只是跑腿的,讓能一個堂堂的若頭補佐當跑腿的,山口組里只有兩個人能做到,其一是組長筱田建市,若干是若頭高山清司,后者被自己關押在吉樂島,肯定不是他了,那么……難道山口組的老大來到了廣州?謝文東眼中精光一閃,慢慢握起拳頭。

  “等見了面之后,謝先生自然會知道的?!鄙嬌謐槿訟蚶聰不豆逝?,這位鈐木一彥也不例外。

  謝文東嗤笑一聲,說道:“是你們想要見我,那就應該拿點誠意出來,讓見我的人來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他!”說完,他將姜森一揮手,說道:“上車,走!”

  鈐木一彥臉色一變,伸手攔住姜森,然后,對謝文東說話:“謝先生看看這個?!彼底嘔?,他從口袋里拿出數碼相機,按了幾下,遞交到謝文東的面前。

  謝文東慢慢接過,只見想繼的屏幕里有個女人,滿面驚慌,被兩名男子用槍威逼住,由于光線很暗,畫面不是很清晰,但他還是能看出來,里面的女人正是張婧。謝文東雙眼瞇了瞇,右手拿著相機,左手自然下垂。

  鈐木一彥笑呵呵說道:“謝先生的朋友也在廣州,難道,你不想見見她嗎?”

  謝文東深深吸了口氣,手腕抖動,金刀附入他掌中,將相機向對方懷中一扔,他笑瞇瞇地敲敲額頭,說道:“你們想怎么樣?”

  “很簡單,謝先生只需要和我走一趟?!鱉閱疽謊逅檔潰?br/>
  “只憑一個女人,就讓我和你們走,只怕還不夠分量!”謝文東柔聲說道。

  “謝先生總不希望看到他有什么意外發生吧?”“我想貴組的組長也不希望第二天收到他兩名心腹大將的首級吧?”謝文東針鋒相對地含笑道。

  鈐木一彥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想要發作,可是又強忍住了,他眼珠亂轉,深思片刻,最終還是做出退步,畢竟高山清司和西脅和美對山口組來說太重要了,他強顏笑道:“要見謝先生的人,正是我們山口組的組長筱田先生,會面的地點可以由謝先生來選,但時間必須是現在!”

  “讓我選地方,好啊!”謝文東隨手指向路邊的一家咖啡廳說道:“就那里吧!”

  鈐木一彥扭頭看了看,記下名字,點頭說道:“我這就通知筱田先生,謝先生請稍等!”

  謝文東澹然一笑,收起金刀,從車內走出,慢悠悠向咖啡廳走去。雖然他臉上輕松,但心里可緊張得很,山口組與自己有深分大恨,張婧一個女孩子,落在山口組的手里,實在太危險了。他最討厭也最痛恨的就是受敵人的威脅,尤其是對方以他身邊人的生命為籌碼。

  邊向咖啡廳走,他邊低聲說道:“老森,老劉,你們有沒有帶兄弟來廣州?”

  劉波搖搖頭,說道:“東哥,我是一個人趕過來的?!苯婧笏檔潰骸壩卸鋇男值蘢≡諢鴣嫡靖澆木頻??!?br/>
  “很好!讓兄弟們趕過來!”謝文東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帶上家伙,一會可能有場硬仗要打!”

  “是,東哥!”姜森拿出手機,給手下的兄弟發去短信。

  謝文東又對五行兄弟說道:“探探咖啡廳有沒有后門,順便把附近地地形查看清楚?!?br/>
  “是!”金眼等人答應一聲。

  “天仲、格桑,若是動起手來,你倆想辦法先將敵人的老大制住!”“好的!”

  謝文東連續地下達命令,同時,頭腦也在飛速地運轉著,考慮自已該用什麼樣的辦法安全救出張婧,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為了?;ふ沛旱男悅?,他也只能妥協,以高山清司和西脅和美二人做交換。無論如何,他都不希望再發生秋凝水那樣的悲劇。

  咖啡廳不大,由于時間已晚里面的客人廖廖無幾,店家也快要打佯。謝文東等人近來之后,在靠近窗的位置坐下,他凝思片刻,拿出手機,給向問天打去電話。

  青幫。

  韓非正聽著下面眼線偉回的消息,當得知旃文東接近西村的時候,他的神經也隨之拉緊,一只手已拿起話筒,準備給軍方掛去電話,讓他們按計劃行事。<

  可是很快,意外的情報傳來,謝文東在臨近西村的地方突然被一伙陌生人攔住,并進了路邊的咖啡廳。

  韓非聽完,腦袋嗡了一聲,在這個關鍵時刻,謝文東被人攔住,難道,是已方走露了風聲?他沉聲問道:“對方是什麼人?“

  “不清楚!不過,和謝文東的關系似乎很熟!“青幫下面的探子看不出幽靈鈴木一彥是日本人,只是遠遠的見他和謝文東笑呵呵地交談,便自以為二人的關系熟。

  “M的!“韓非握起豢頭,狠狠砸下辦公桌,轉頭對魏東東說道”肯定是有人走漏了風聲,想辦法,給我找出這個人!“說完,他又拿起電話,說道:”繼續盯緊他們,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刻通知我!“

  “是!“

  “還有,給那間咖啡廳的地址和名字給我!“

  得互祥細地址之后,韓非又立刻給鐵凝打去電話,接通后,他直接說道:“老鐵,情況有變,謝文東似乎有所察覺,現在正在西村邊緣的一家咖啡廳,你帶人立刻趕過去!“

  “啊?怎麼公這樣?“

  別再問了,快帶兄弟們趕過去!機會只有一次,無論怎樣,都不能讓謝文東跑掉!“>

  “明白了,老大!”

  最后,韓非向魏東東仰下頭,冷聲說道:“小魏,讓軍方開始行洞!”

  咖啡廳內。

  這家咖啡廳確實有后門,但卻上了鎖,按照謝文東的意思,金眼找到店內的老板,讓他將后門打開。

  謝文東很小心,這次面對的畢竟是山口組的老大,對方的隨行人員肯定不會少,一旦談叛崩裂,起了沖突,已方人員太少,可能會吃虧,所以事先打通后門,也是給自已的身邊的兄弟留條退路。

  另一方面,他已給向問天掛去電話,請求他的援助,估計用不了多久,南洪門的人就會趕到,這也是他的依仗之一。

  時間不長,數輛轎車飛馳而來,緩緩停在咖啡廳的門口,接著,車門齊開,從里面走出二十多名黑裝漢子,動作嫻熟連貫,自動在咖啡廳的門前站成兩排,形成一條人肉走廊。

  這時,鈴木一彥急忙跑到一輛豪華的奔馳轎車前,將車門拉開,然后腰身彎曲,身子呈九十度角站在一旁。

  車內,先是伸出一只黑得錚亮的皮鞋,接著,緩緩走出一鎂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此人身材微微發福,將軍肚前腆著,往臉上看,紅光滿面,顯然平日的保養極好,濃眉小眼,通天鼻下一張獅子口。

  中年人的相貌談來上英俊,但也不討人厭,但眼角眉梢中透出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威嚴,一舉一動中,自然流露出大氣。

  “東哥,他們來了!”

  坐在謝文東對面的姜森透過窗戶,看得清楚,低低說了一句,然后站起身,自覺地讓到一旁。

  嘩啦----店門打開,中年人在大漢們眾星捧月般的簇擁下走進咖啡廳內。

  見又來了這許多人,咖啡廳的老大倒慌了手腳,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生意竟然這般火暴。他急忙迎上前去,剛要開口說話,一名大漢勐的揮動手臂,一把將他推開,隨后,摘掉墨鏡,目露兇光地看著他。

  老板嚇了一跳,滿面驚容地倒退數步,方把身子穩住,然后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眾人。

  由數名大漢開道,中年人慢慢走到謝文東身旁,低下頭,由上到下又由下至上的仔仔細細打量他一番。

  如果不是事先看過謝文東的照片,中年人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二干出頭的青年就是中國黑道的第一人物,滅掉魂組,讓自已損兵折將無數,被他視為第一夙敵的謝文東。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