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蕭方直勾勾看著鐵凝好一會,慢慢接過書信,上寫‘蕭兄親啟’四個字。他打開,將書信大致看了一邊,里面的內容和鐵凝說的差不多,只是更細一些,韓非并做出承諾,殺掉謝文東,他愿與南洪門合力打下北洪門和文東會,一統中國黑道,所得利益,由兩家平分,仍以長江為界,互不侵犯,互不斗爭??垂?,蕭芳面無表情的將書信疊好,小心的揣入懷中。

  與鐵凝并肩而站的矮小青年咯咯一笑,問道:“蕭兄覺得如何?”

  “你是……”蕭方疑惑的看著青年。青年其貌不揚,長的干瘦矮小,如果從后面看,感覺他象個十五六歲大的孩子,只是他的眼睛卻很明亮,身上帶著股讓人覺的不舒服的邪氣。

  “我叫彭真”,矮小青年笑吟吟說道。

  彭真?聽了這個名字,蕭方倒吸口冷氣。青年的相貌,他沒見過,但彭真這個名字,他可是聽說過。

  青幫十把尖刀里,槍法最厲害的是鐵凝,而身手最高強的就是這個彭真,他也素有"修羅刀”之稱,這人陰險狠毒,嗜血好色,據說他的祖上為彭家刀法的創始人,祖父那一輩隨國民黨逃亡到臺灣,并定居下來。自他加入青幫以來,南爭北戰,殺故無數,為青幫立下汗馬功勞,只是韓非并不喜歡此人,自他坐上青幫的老大之后彭真倍受排擠,漸漸淡出,這次,韓非率青幫入主大陸,十把尖刀幾乎都跟來,只有兩人被留守臺灣,其中就有彭真一個。

  現在聽矮小青年說他就是彭真,蕭方哪能不驚訝。

  見他目露驚光,良久無語,彭真笑問道:“蕭兄還沒有告訴我你對此事的意見?!?br/>
  蕭方回過神來,搖頭說道:“向大哥是絕不會同意這么做的?!?br/>
  彭真笑道:“你可以不讓他知道?!彼底?,他身子向前湊了湊,悠悠說道:“?;ば晃畝娜?,都是你安排的,撤走他們,對于你來說也不是難事嘛!”

  蕭方目光一凝,暗道一聲厲害!青幫的消息實在太靈通了,他們不僅知道謝文東到了廣州,而且還知道是自已安排人手對他進行?;?,簡直對已方的動向了如指掌。他冷聲說道:“你讓我背叛向大哥?”

  “哈哈,這不是背叛,而是幫助?!迸碚嫠檔潰骸澳忝搶洗蟮乃枷臚綣灘換?,而且太注重虛名,明明有殺掉謝文東這個大敵的機會卻不懂得把握,但我們知道蕭兄是聰明人,所以才來找你,等完成之后,大局已定,想必貴掌門是不會對你有過多責怪的,何況,就算會受到懲罰,卻換來南洪門的前途,蕭兄也是值得的,你說呢?”

  "哦……”蕭方眉頭緊鎖,低頭不語。

  彭真絲毫不放松,緊接著又道:“蕭兄,機會難得,失不再來啊!若是錯過這一次,以后再難有殺他的機會了,謝文東不死,我敢肯定,你們南洪門必然會亡在他手里?!?br/>
  蕭方心中翻騰,臉上時陰時晴。他知道,彭真的話沒錯,謝文東的確比韓非更有威脅,只是,自己真的要瞞著向大哥這么做嗎?他一時舉棋不定,不知道如何是好。沉默半響,他長長吐口氣,說道:“我知道了?!彼嫡饣?,他轉身向車內走去。

  突然間,彭真按住了他的肩膀。笑方回頭凝視,并未說話。

  彭真一笑,說道:“事不宜遲!如果蕭兄贊同,只需在今晚十二點的時候把貴幫的人員調走即可,如果到時我們仍看到貴幫的人員在場,那么,將會終止刺殺行動,究竟如何選擇,謝文東是生還是死,關鍵就看蕭兄你的了!”說完,他慢慢將放于蕭方肩膀的手松開。

  蕭方臉色陰沉的坐回到車上,目光飄忽不停。

  鐵凝和彭真二人相視一笑,轉身回到自己的車上,并迅速的開車走人。

  見對方的轎車走了,蕭方仰天長長嘆口氣,為了社團,為了成千上萬名的兄弟,自己可能真的要當一回罪人了!他心中做出了決定,目光陰冷地環視自己身邊的眾保鏢,沉聲說道:“今天的事,不可對任何人說起,明白嗎?”

  開車的司機壯著膽子問到:“對向大哥也不能說嗎?”

  “是”蕭方咬著牙,重重地點下頭。

  “方哥”“什么”“我……我們還攔車嗎?”“哦,當然!”蕭方拍拍自己的腦袋,從車里又走了出來。

  當天晚間,九點時,蕭方派出第二批人手去往西村的別墅,讓他們去接替那里負責的兄弟們,在臨行之前,他還特意叮囑眾人,在晚間十一點半,他們可以去吃夜宵或者去休息,時間為兩小時。

  諸人當然不明白蕭方的本意,聽完之后都很高興,值夜班是件辛苦的事,能得到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熬夜會變得相對輕松一些。

  眾人興高采烈的走了,蕭方卻在自己的房中坐立不安,心亂如麻。謝文東如果被殺,自己就是最大的罪魁禍首,無論其目的,其出發點有多好,但在實際上,自己的舉動已經背叛了向大哥。直到這時,他還沒有徹底拿定主意。

  晚間十一點半時,南洪們的人果然按照蕭方的意思,三五成群的去吃飯休息了。

  他們的舉動,第一時間被袁天仲發現,后者不敢大意,急忙去找謝文東。

  此時,謝文東早已睡下,熟睡正酣,忽聽一陣敲門聲傳來。

  ‘該死的!’謝文東閉著眼睛,迷迷糊糊從床上坐起,難腦袋痛的如同裂了一般,胸中升起熊熊的怒火,甚至有要殺人的沖動。他患有低血糖的毛病,起床氣特別大,尤其是在他沒有睡飽的情況下被打擾。

  ‘進來’他腦袋低垂,冷冷說了一句。

  房門打開,袁天仲從外面走進來,看著眼睛都沒睜開的謝文東,小聲說:“東哥”。

  ‘有話快說’謝文東的眼睛張開一條縫,冷冷的注視著袁天仲。

  后者被嚇了一跳,恍然想起謝文東的老毛病,急忙道:“東哥,南洪門的守衛都被撤了,聽他們交談,是要去吃飯和休息,兩個小時之后才能回來?!痹熘俚男尬?,耳力也比常人高出許多,雖然他距離難洪門守衛較遠,但對他們的交談還是聽得十分清楚。

  “唔,我知道了,你去吧!”謝文東恍然地答應一聲,身子一偏,作勢要躺回床上,可是很快,他腰眼用力,將倒下的身子又挺了起來,睜大雙眼,疑聲道:“南洪門的守衛要去休息兩小時?”

  “是的,東哥,我感覺有些不太對勁!”袁天仲點點頭,低聲答道。

  “是不對勁!”謝文東的眼珠骨碌碌直轉,嘴里喃喃說道:“好端端的,為什么要去休息?體貼兄弟不是用這樣的方法體貼的,除非……”

  “除非怎樣?”袁天仲問道。

  “南洪門想陰我!”說著,謝文東利落地從床上跳下來,邊穿衣服邊說道:“如果不出意外,一會將會有人來殺我!”

  這一點,袁天仲隱隱約約感覺到了,現在聽謝文東也這樣說,他的臉色為之一變,忙問道:“東哥,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謝文東說道:“立刻去通知下面的兄弟,讓他們做好交戰的準備,另外,去找老雷,趕緊把咱們自己的人手調集過來?!?br/>
  “東哥,現在招集人員會不會太晚了?”

  謝文東看了他一眼,說道:“會不會太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你太羅嗦下去,就一定會晚!”

  袁天仲聽后一縮脖,二話沒說,轉身向外跑去。

  謝文東將西服穿好,揉了揉還掛著血絲的眼睛,隨后,拿起手機,給向問天打去電話。

  電話接通之后,謝文東沒有廢話,直截了當地說道:“向兄,我預感到今晚有人要殺我?!?br/>
  “哦?是誰?”

  “你!”

  “我?”向問天笑了,問道:“我為什么要殺謝兄弟?”

  “既然不想殺我,那為什么又要撤走?;の業娜四?”

  “什么?”向問天吸了口氣,茫然道:“我不懂謝兄弟的意思”。

  這樣的事,向問天當然干不出來,謝文東閉著眼睛也能猜出是誰做的。

  他幽幽說道:“如果向兄去問問你的兄弟,就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以前,我和向兄是有過仇怨,可那早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我來廣州,是我誠心誠意的想幫你,可是,你和你的手下兄弟卻反而玩陰的暗算我,連向來光明磊落的向兄都會干出如此勾當,真是讓人大失所望啊!”

  說完話,他一把將電話掛斷,讓向問天自已去理解。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向問天半晌沒回過神,眉頭擰成個疙瘩。

  十一點四十。

  蕭方在自已房中還在來回徘徊,手機突然響起,接聽之后,原來是向問天打來的,讓蕭方立刻到他的辦公室。

  由于戰亂的原因,南洪門的骨干人員都住在總部里,接完電話,蕭方頗感迷茫,不知道向大哥這么晚還找自已是出于何事?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