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距離黑人士兵最近的囚犯胸膛、小腹中了數槍,不過此人異常兇狠,拼著最后一口氣,竟飛撲上去,那黑人士兵滿面驚駭地倒退半步,揮動槍把,將其砸倒,順勢低下槍口,又向其連續掃射數槍。

  那囚犯聲都未來得及哼一下,腦袋便被打個稀碎。

  關鋒看得真切,仰天怒吼,身形下低,一頭撞過去。咚!他的腦袋頂在黑人士兵的小腹上,兩人齊齊摔倒,不等對方爬起身,關鋒從腰間撥出匕首,橫放在黑人士兵的脖子上,隨后,猛的用力狠按,撲哧!黑人士兵的脖子被他切開大半,連森森的白骨都露了出來。

  這時,后面的士兵也跟上來了,正好看到關鋒殺人的一幕,嗷嗷怪叫,舉槍就要對他射擊,關鋒反應也快,提起士兵的尸體,將其擋在自己的身上,接著,他雙腳彎曲,頂住尸體的胸腹,猛然間全力向外一踢,罵道:“去你M的!”

  士兵的尸體橫著向后面的人砸去,那些人放棄開槍,紛紛側身閃躲,借著這個空機,關鋒邊向后門外跑,邊說道:“兄弟們,走,快走!”

  即使不用他招呼,盡存的五名囚犯也都知道情況的?;?,甩開雙腿,飛快地沖了出去。

  “嘭!”

  隨著遠處的步槍射擊聲,一名奔跑中的囚犯仰面而倒,躺在地上,身子劇烈地抽搐著,再看他的脖子,多出兩個黑紅的血窟窿。

  “C你嗎的!”關鋒掏出手槍,盲目地向槍聲起的方向開了兩槍。

  “臥倒!”站在他面前不遠處的火焰突然大聲叫喊,同時,他手中的槍口對準了關鋒的腦袋。關鋒嚇得一哆嗦,想也沒想,就是閃身,轱轆出去。

  “噠,、噠、噠!”

  他滾在地上的身子還沒有挺,火焰手中的AK47便開始噴射出火蛇,兩名沖到后門口的黑人士兵腦袋中彈,鋼盔直接被打穿,滑著墻壁,頹然而倒。

  站于土樓后身對面的小胡同里謝文東連連招手,喝到:“快!快!快!”

  關鋒等人連滾帶爬地鉆進胡同中,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個不停,汗水順著腦門直淌。短短的幾米距離,對于他們來說卻仿佛是在鬼門關轉了一圈,神經拉緊到了極點。

  五行兄弟位于胡同口,金眼、水鏡槍口直向右方,木子、土山槍口直向械方,火焰槍口對準后門,五人像是石頭,或半蹲或站立,一動也不動,但卻死死地控制住敵人能追殺過來的全部要點。

  身藏在小胡同里,謝文東等人總算得到短暫的喘息之機,再清點人數,囚犯們只剩下可憐的五人,謝文東忍不住苦笑,低頭看著手表,嘆道:“這,僅僅是第一天啊!”

  對方不給他過多感嘆的時間,很快,安盟士兵的大規模沖鋒又展開了,什么手雷、火箭筒、槍掛榴彈輪番上陣,五行槍法雖好,但開器規模相差懸殊,加上對方人員眾多,很難抵擋得住。

  謝文東果斷地下令撤退,進入胡同深入,打算和敵人打巷戰,只有這樣,才能相對抑制住敵人手中的高殺傷性武器。

  他們邊打邊撤,在胡同里與對方展開游擊戰。謝語言東的判斷十分正確,他這邊都是混黑道的,游擊戰是其所擅長,尤其是五行兄弟,可將他們的槍法、經驗、機警發揮到極至,再加上袁仲天以詭異的身法協助、騷擾敵人,確實給安盟士兵帶來不小的損失。

  雙方一個跑,一個追,在小鎮內打打跑跑,跑跑打打,不知不覺,天邊已漸亮。雖然謝文東等人一宿沒睡,但精神依然飽滿,在你死我活的槍戰中,神經都拉到極限,不敢有絲毫松懈,人們也感覺不到勞累。

  凌晨五點左右時,小鎮外忽然又傳出密集的槍聲,其中夾雜著炮火聲。

  相隔時間不長,安盟的士兵停止追擊,紛紛撤退下去。

  見后面沒有追兵,殿后的五行兄弟停下身來,回頭低聲說道:“東哥!東哥,敵人好像退了!”

  “哦?”謝文東停住腳步,轉回身,向后面觀望,果然,后面久久沒有出現敵人士兵的身影,也沒有聽到雜亂的腳步聲,他兩眼瞇了瞇,再側耳聆聽遠處的槍聲,眼珠轉了轉,精神隨之一振,笑了,喜道:“可能,是安人運的人到了?!?br/>
  眾人聞言,滿面驚喜,李治全急忙說道:“東哥,那我們快去吧!”

  “等一下!”謝文東擺擺手,看著左右,原地坐下,說道:“讓他們先打,等打完了我們再出去!”說完,見大家都站在原地沒有動,他笑呵呵道:“折騰一晚上,你們不累嗎?都坐吧!”

  眾人這才紛紛坐下,將槍械放到身旁,神經也隨之舒緩下來,只學得腰酸背痛的,渾身乏力,尤其那五名囚犯,半輩子開的槍加一起也沒有今天多,關鋒五人的虎口都已被震裂,打仗時沒感覺怎樣,現在才感到火辣辣的疼痛。

  他在身上撕下布條,邊纏住手掌邊問道:“謝先生,我們什么時候出去?”

  謝文東聽聽遠外激烈的槍聲,聳聳肩,淡然說道:“什么時候他們打完了,我們就什么時候出去?!比糲衷誄鋈?,他也很擔心,畢竟場面混亂,沒準安人運會把己方當成安盟的人,若那樣再出現死傷,就太不值得了。

  這時,昏迷中的李曉蕓悠悠方醒,她慢慢睜開眼睛,環視周圍,嗓音沙啞地問道:“我……我怎么了?”

  見她醒了,謝文東急忙上前,將她扶起,坐在地上,說道:“我們受到了炮彈的攻擊,你被震暈過去了?!?br/>
  李曉蕓愣了一下,這才想起自己在外在敵人包圍中,她掙扎著坐直身軀,問道:“敵人在哪?敵人在哪里?”

  謝文東拍拍她的香肩,柔聲說道:“不用擔心,敵人應該就要撤退了?!?br/>
  遠處的槍聲依然在繼續,悶悶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可見戰場上的情況之慘烈。

  戰場一直持續到早晨七點,槍聲才開始漸漸弱下去,又等了十分鐘,只剩下零星的槍響。

  眾人精神一振,紛紛站起身,問道:“東哥,安盟的人好像被打退了!”

  說話時,他們臉上帶著興奮,不過謝文東可沒有他們那么樂觀,冷靜地說道:“也有可能,是安人運的人被安盟打退了!”

  眾人皆大吃一驚,任長風皺著眉頭,說道:“應該不會吧,東哥,安人運可是正規軍隊啊,正面接觸,怎么會打不過安盟呢?!”

  “如果他們能打得過,就不會向我國要求給予援助了?!斃晃畝ι碚酒?,說道:“不要急,我們慢慢出去,看清楚情況再說?!?br/>
  謝文東等人向胡同外走去,眼看著要接近胡同口,他舉下手,示意眾人停下,可是還沒等他說話,只聽胡同口的兩旁嘩啦啦一聲,涌出無數的黑人士兵,槍口一致對向謝文東等人。

  這些人的衣裝和安盟人員的差不多,也是花花綠綠的,又雜又亂,不過手中的武器和謝文東等人的一樣,都是端著AK47。

  他們突然沖出,把任長風、關鋒等人嚇一跳,眾人各拿武器,準備迎戰,謝文東抬起手,制止他們的動作,瞇眼瞧瞧士兵們手中的武器,揚聲說道:“我是謝文東,我要見你們長官!”

  “謝先生!”隨著話音,數十名士兵紛紛閃到兩旁,空出一條通路,人群中走出兩名黑人大漢,其中一位長得身高馬大,體格健壯異常,粗粗的臂膀快要趕上成人的小腿,另外一人則相對斯文些,年紀在四十左右,帶副眼鏡,穿著板板正正的西裝,剛才說話的,也正是他。

  走到謝文東近前,他含笑點點頭,用純熟的漢語說道:“讓謝先生受驚了,實在不好意思。我叫帕非·馬戈伊,是安哥拉外交部的高級顧問?!彼嫡饣?,他伸出手來。

  “你好!顧問先生!”謝文東含笑與他握了握手,同時笑道:“你的漢語很好?!?br/>
  “呵呵!”帕非·馬戈伊笑道:“我曾經在中國工作了七年?!?br/>
  “哦!”謝文東點點頭,難怪他的漢語如此熟練。他問道:“我們在這里遇到了襲擊?!?br/>
  “是安盟的匪軍干的”帕非·馬戈伊面色一凝,說道:“現在,他們已經被我們打退,謝先生不用擔心?!彼底?,他頓了一下,又道:“謝先生,我是奉命過來?;つ閎ヂ薨泊锏?,車子已經準備好了,請跟我來!”

  謝文東并沒有馬上跟他走,笑呵呵地站在原地沒有動。

  帕非·馬戈伊奇怪地問道:“謝先生還要什么事嗎?”

  謝文東平和說道:“可以先讓我看看你的證件嗎?”謝文東向來小心,不可能因為對方的幾句話就相信他的身份,萬一他是安盟的人裝扮的,那自己跟他走不等于自如虎口了嘛!

  “哈哈!”帕非·馬戈伊笑了,說道:“謝先生真是謹慎?!彼底?,他從懷中掏出證件,遞給謝文東。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