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九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眾人被李曉蕓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一各個睜大眼睛,木然地看著她站在窗前的胡亂掃射。

  謝文東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暗道一聲槽糕!一把將李曉蕓摟住,接著,飛身撲到在地,同一時間,他大聲喝道:“快隱蔽!”

  眾人如夢初醒,臉色頓變,紛紛向兩旁散開。

  李曉蕓沒開過槍,更談不上什么槍法,一梭子打出去,沒有傷到一人,子彈大多都打天上去了,她也沒有指望自己打中多少敵人,這么做的目的是為了逼謝文東出手救人。不過,她的沖動引發的后果卻異常嚴重,街道上的武裝份子隨著槍聲匆忙地躲避起來,隨后,無數只槍口對準謝文東等人所在的房間的窗花,一齊射擊,瞬時間,槍聲連城一片,密集的子彈鋪天蓋地地飛射而來,灰塵四起,謝文東趴在地上,抬頭大喊到:“出去!快出去!敵人會在一樓沖進來!”

  眾人根本不敢起身,只能一點點爬出去,進入走廊,方從地上竄起,瘋了似的向樓下跑去。

  關鋒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剛到一樓大廳,就在兩名黑人青年推門而入,來不及細想,關鋒手中槍抬起,對著二人連掃數槍。撲通!那兩人慘叫著仰面道地,隨著叫喊聲,外面的槍聲更加猛烈,夾雜著嘶聲裂肺的叫喊,無數的子彈又從門外打起來。

  關鋒叫道:“閃避!”說著,他斜身縱了出去。

  他的速度夠快,可后面的人員反應不過來,兩名囚犯閃躲不急,被射穿目門的子彈打個正著,其中年歲較大的囚犯被子彈打穿前胸,當場死亡,另外那名年輕點的囚犯左肩受傷,臥倒在地直哼哼。

  “M的!”關鋒回頭大聲叫道:“都讓開,避開玄關!”說著話,他拉著受傷的囚犯,將其拽進大廳內。

  他邊指揮人向門外射擊,邊對身后的李治全說道:“快拿桌子,把窗戶堵住!”

  李治全愣在原地沒有動,他在考慮自己要不要去冒險這么做。見他沒有反應,關鋒急道:“快他M去啊!不然敵人沖進來,我們誰都活不成!”

  “我知道了!”李治全黑著老臉,答應一聲,帶著兩名犯人,將大廳內的桌子頂到窗戶前。

  他們剛搬過去,立刻引來對方的怒射,桌面幾乎被打成馬蜂窩,李治全三人也隨之扔掉桌子,雙手包頭,趴伏在地。他回頭喊道:“關鋒,敵人的活力太猛了,根本頂不上去!”

  “該死的!”關鋒氣得錘擊地面,無法擋住窗戶,那么敵人可隨時沖殺進來,這對已方的威脅太大了。正當他琢磨該怎么辦才好時,謝文東拉著李曉蕓走下樓,蹲在地上,環視戰局,暗暗嘆氣,他們面對的敵人不是黑社會,也不是土匪,而是真真正正的軍隊,時間拖得越長對已方越不利,尤其是已方彈藥有限,若是耗光,只能認人宰割了。他瞇縫著雙眼,眼珠連連轉動,沉默半晌,他回頭望了望,說道:“長風,你去看看后面有沒有后門?!?br/>
  土樓的面積不小,這么大的樓房,想必應該有后門,只要后門不被敵人發現,那么已方還有逃脫的機會。

  任長風領令而去,急匆匆向土樓后身跑去。土樓后身有倉庫、廚房、儲藏室等,那里謝文東等人都沒去過。

  等任長風走后,謝文東開始布置人員,進行防守,過了片刻,他有顧慮起二樓的情況,如果敵人在外面爬上來,順著二樓的窗戶進入,那情況就更加?;?,無奈之下,謝文東只好分出五行兄弟前去二樓防守。

  此時,二樓成了他心中的重中之重,只要那里沒事,就等于為已方多爭取一條退路,當真到實在抵擋不住敵人的時候,至少自己還可以退到二樓,占據有利地形,再與之對戰。

  戰斗依然在繼續,外面的瘋狂射擊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剛開始,囚犯們也在盲目的對外還擊,但很快被謝文東制止住,這樣的還擊對敵人根本不構成威脅,反而會極大的消耗已方的彈藥,得不償失。

  他下令讓眾人全部停止射擊,只有看到敵人或肯定敵人所在的方位時,才可以開槍還擊。

  似乎覺察到土樓內沒有了槍聲,外面的射擊隨之停止.

  頃刻間,戰場安靜下來,這種近乎于鴉雀無聲的安靜,沉悶得嚇人,也讓人不自覺地感到心慌.場中,到處充斥著濃濃的硝煙味.

  犯人們相互瞧瞧,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謝文東的目光反而變得異常凝重,壓低聲音,說道:“大家小心,敵人要開始大規模的沖鋒了!”

  果然!謝文東話音未落,從門外,窗外,飛進來數顆手雷,引線外,冒著淡淡的青煙.

  謝文東看得真切,腦袋嗡了一聲,急忙向前飛撲,將落到他近請的手雷抓住,抖下手臂,將其又順著窗戶仍了回去.可是,這僅僅是其中的一顆而已,在大廳里,還分散地落有三顆手雷,此時再想撤出大廳,已然來不及.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謝文東的身后射出一條黑影,如果旋風,在大廳內疾速掃過,等他停下身時,三顆馬上要爆炸的手雷全部都落在他的掌中,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他雙手齊甩,將三顆手雷仍向房門的方向.

  “轟隆隆`````”

  連續的爆炸聲在門窗外響起,接踵而來的是刺耳的慘叫聲,嘶嚎聲以及痛苦的呻吟聲.

  這時,眾人反應過來,定睛細看,原來黑影就是袁天仲.袁天仲有身好功夫,尤其是身法,更有獨到之處,謝文東只是跟望月閣的長老學了一天的身法,其將其自身的格斗能力提升了一大截,更何況在望月閣學藝近二十年的袁天仲呢!

  眾人的表情可謂是瞬息萬變,先是驚訝,接著是喜悅,最后只剩驚駭.

  謝文東長長的呼了口氣,又是贊賞又是感激地說道:“天仲,好樣的!你救了我們大家.”

  聽到謝文東的夸獎,袁天仲老臉一紅,不好意思地饒饒頭,正想再謙虛幾句,謝文東飛身將他撲倒,同時喝道:“小心!”

  在二人倒地的瞬間,窗外,門外伸進來十數只槍口,接著,眾槍齊射,十多只槍口噴出火焰,子彈把房屋內的一切都打得體無完膚.

  謝文東喝道:“還擊!”

  伴隨他的話音,趴在地上的眾囚犯抓起槍,猛烈地向窗外,門外掃射.

  原本躲藏在窗戶下的關鋒,身子是沒有動,但槍口卻悄悄從下面伸了出去,突然開火.

  在伴隨著中槍之后的慘叫聲,敵人的這輪進攻總算是被謝文東等人打退了回去.

  借著這個短暫的空隙,謝文東再清點人數,發現已方又有兩名囚犯被流彈打中,兩個都是要害中彈,當場身亡,死不瞑目的眼睛里失去了光彩,有的只是死灰.

  無論他們是不是囚犯,無論他們以前做過多少錯事,此時,看著他們身亡的尸體,謝文東心中充滿傷感,他慢慢爬到二人近前,伸手扶下兩人的眼淚,他咽口吐沫,轉頭環視眾人,見關鋒等人都是滿面悲然,他沉聲說道:“死去的人已經死了,可是我們還活著!做好準備,抵御敵人的第二次沖鋒!”

  “是!”十四名囚犯,進入安哥拉的當天就折損了四人,眾犯,們此時再也不把這躺安哥拉之行當成旅游了,到了這里,他們才發現,人命原來是這么脆弱,如此微不足道,剛才還是活生生的同伴,轉眼就變成冰冷的尸體.

  謝文東又爬到李曉蕓前面,見他臉色蒼白的嚇人,關切的問道:“曉蕓你沒事吧?”

  雖然這一切都是李曉蕓所引出來的,但是,他話語中非但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反而充滿了關切.

  李曉蕓慢慢抬起眼睛,看著謝文東,聲音哽咽的說道:“文東都怪我太沖動了,沒有考慮后果.....”說著:“她望向地面上的尸體,喃喃說道:他們....他們都是被我害死的.....”

  “別傻了!”不等李曉云說完,謝文東樓住李曉云的腦袋,讓她扶在自己的胸前,柔聲說道:“其實,你做的很對,我在黑道呆的時間太長了,勢力雖然越做越大,人性反而越來越單薄了.有時候,我都懷疑,我究竟把自己的良心放在了哪里?”

  聽完他的話,李曉云在也忍不住,雙手摟住他的腰身,放聲痛哭起來.

  眾人看著謝文東,有點發蒙,剛才還狠如蛇蝎的謝文東,此時又變的柔情似水,他所表現出來的多面性,讓人感到迷惑,也讓人猜不出哪一面才是謝文東真正的本性.

  雖然和他離的很近,近到近在咫尺,但心里的感覺他很遙遠,遠到遠在天邊.

  謝文東象是一團迷霧,越想去琢磨他,就會越讓人茫然.

  這時,任長風從后面跑了出來,謝文東攬著李曉云,舉目看他,只見任長風的身上粘滿血跡,唐刀也滴著血珠子,他面色一凝,目光中帶著疑問.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