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是啊!”李曉蕓一本正經地說道:“成立銀行是很煩瑣的事,你不了解其中的流程,根本做不來,何況還是跨國分行,現在,你的東亞銀行要成為國際性質的銀行了,值得慶賀一下?!?br/>
  “慶賀?”謝文東搖頭而笑,說道:“等我們平安回國的時候在慶賀吧!”

  與李曉蕓坐上汽車,謝文東告訴司機,去往監獄。

  在車上,他打開擋案,仔細查看。按照袁華的意思,他這次去安哥拉帶的人不能太多,最多能挑選其中的十位。檔案里的那些死囚犯什么罪的都有,殺人犯、強奸犯、搶劫犯甚至還有縱火、投毒犯。從頭到尾翻看一遍,謝文東嘆了口起,感覺袁華不象是讓自己挑選一支精干的手下,而象在挑選一支敢死隊。

  他拿起筆來,在幾個殺人犯的檔案上打個勾,然后又挑出幾個強奸殺人犯和縱火犯。謝文東之所以看上他們,是因為他們都曾經犯罪過多起之后才被抓的,想必有一定的頭腦和殺人的技巧,再者心理素質比較好。

  時間不長,汽車開到監獄。謝文東有政治部的身份,出入監獄本就不成問題,加上袁華事先打過招呼,沒遇到太多的盤查,獄警就直接放行了。

  接待謝文東的監獄長,是一個四十多歲身材肥胖的中年人??吹叫晃畝?,立刻伸出兩只大胖手,主動上前握手,連連笑道:“謝上尉,久仰久仰,快請坐,快請坐!”

  看他那一身的肥肉,還有那油得發亮的皮膚,就知道這位獄長平日的生活極好,謝文東心中討厭,不過表面上還是十分客套,不留痕跡的抽出手,笑瞇瞇地與監獄長分別落座。

  監獄長名叫田吉濤,來之前,袁華已經告訴了謝文東。

  “我這次過來的目的,想必田獄長都知道了吧?”謝文東抽出煙,叼在嘴上,身后的袁天仲機靈地陶出打火機,幫他點燃。袁天仲是修武之人,平時根本不抽煙,身上帶著打火機,完全是為謝文東準備的。

  “知道,知道!東方先生已經交代過了。田吉濤連連點頭,面帶笑容的說道。

  ”恩,很好?!靶晃畝咽種械牡蛋訃邢蚯耙壞?,說道:“麻煩田獄長幫我安排一個房間,我要見檔案里的這些人?!?br/>
  “好!”對于政治部的人,田吉濤可是一點都不敢得罪。他接過檔案,咯微翻看一下,眉頭微微一皺,問道:“謝上尉要見全部嗎?”

  “不需要!”謝文東搖頭,說道:“我要見的,在上面都已經打了勾,只安排這些人就可以?!?br/>
  “好的?!碧錛蔚屯肥聳?,一共有十五名死囚的檔案上有記號,他頓了一下,擾擾頭發,說道:“哦....謝上尉,東方上校交代,只選其中的十人?!?br/>
  “呵呵”謝文東淡然一笑,說道:“我只是想見,至于最終挑選誰還不一定呢?!?br/>
  “哦!我明白了?!碧錛蔚閫酚α艘簧?,又問道:“謝上尉是準備一起還是一個個的會見?”

  “一起見吧!”謝文東不想在此事桑耽誤太長時間。

  “那好,我這就去安排,謝上尉稍等一會?!彼底?,田吉淘站起身,帶著幾名副手就要往外走。

  “對了,還有一件事?!斃晃畝兇∷?,說道:“管好你下面人的嘴巴,不能讓犯人們知道我的身份,明白嗎?”

  “是!”田吉淘點頭道:“這一點東方上校已經交代過了?!?br/>
  聞言,謝文東滿意地點點頭。為政治部做事,唯一的一點好處就是自己很省心。

  田吉濤為謝文東安排了一間會議室,面積不大,只有四十平米的樣子,中間擺放一張長條型的桌子,兩旁擺放坐椅。

  時間不長,十五名死囚拖著重重的腳鐐,被數名獄警帶了進來。這些人,模樣各異,但腦袋卻一個比一個亮,身上穿著厚厚的麻制獄服,雖然土氣,可卻遮掩不住他們身上那股子桀驁的邪氣。

  把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后,田吉淘找到謝文東。

  對他做事的效率,謝文東很滿意,贊賞一聲,向會議室走去。李曉蕓、任長風等人跟在他的身后。

  此時,眾死囚正在會議室里議論紛紛,不明白把他們找到這里要干什么,大多人猜測的結果是,自己被執行死刑的日子不遠了

  當謝文東等人進來之后,他們皆是一楞,搞不清楚這個身穿中山裝年歲不大的青年是什么人,接下來,看到李曉蕓的時候,他們的眼睛又同是一亮,在監獄里被關押的這段時間里,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女人,尤其是象李曉蕓這樣漂亮的女人,簡直讓他們雙眼噴火。

  幾名距離房門近的死囚提著鼻子,一個勁的猛嗅,好象要把李曉蕓身上散發出的麝香全部吸進肺子里似的。

  謝文東慢慢在桌子的前方坐下,環視眾人一眼,嘴角一挑,瞇眼笑了起來。

  并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曉蕓身上。一名環眼的漢字看著謝文東,冷聲說道:“你是誰?”

  “商人?!斃晃畝γ忻械囟運檔?。他在檔案上見過些人的照片,知道他叫關鋒,連環殺人犯,做為a級通緝犯逃亡三年之久。

  “商人?”關鋒笑了,說道:“是你找我們來的?”

  “沒錯?!斃晃畝Φ閫?。

  “一個商人,憑什么能指揮獄警?”關鋒冷笑道。

  不錯,此人的頭腦還不算簡單。謝文東淡然說道:“難道閣下沒有聽說夠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嗎?”頓了一下,他又微笑地補充道:“我很有錢?!?br/>
  關鋒眼中流露出一絲輕視,嗤笑出聲,問道:“那你找我們來想干什么?”

  “我想給你們一條活路?!斃晃畝幕?,立刻把眾人的目光吸引到他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一名身材干瘦,尖嘴猴腮的青年興趣十足地看這謝文東。

  謝文東目光慢慢在眾人的臉上掃過,說道:“我想辦法,把你們從這里弄出去,作為對我的回報,你們要為我做事?!?br/>
  “哈哈——”關鋒迎面大笑,說道:“你憑什么把我們弄出去?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是謝文東,我說出去的話,我自然有辦法實現?!斃晃畝柯兜綣?,直視關鋒。

  啊?謝文東?這些人里有是混黑道的,也有耍單幫的亡命之徒,大大多數人對謝文東這個名字并不陌生,畢竟中國黑道里就那么幾個出名的人。

  “謝文東?文東會的謝文東?”尖嘴猴腮的青年瞪大眼睛,驚訝地問道。

  “恩!”謝文東頷首。

  “我不管你是謝文東還是謝文西,我只想問你,你真有辦法把我從這里弄出去嗎?”一個國字臉的大漢粗聲粗氣地問道。

  “當然?!斃晃畝檔潰骸扒疤崾?,你要聽我的話?!?br/>
  “行!”那大漢騰的站起,說道:“只要你能把我弄出來,你讓我干什么都行!”

  關鋒的頭腦沒有象他那樣簡單。謝文東是黑道頂級的人物,即使如此,想把自己這些死囚都整出監獄,恐怕也要大費周折,他肯定不會無緣無故這么做的,其中必定有原因。他冷靜地問道:“你要我們做什么?”

  謝文東低頭沉思。他在考慮要不要告訴他們,略微沉吟片刻,他直截了當地說道:“跟我去一躺安哥拉?!?br/>
  “安哥拉?”死囚大多都沒聽說過這個地方,一各個面帶狐疑地相互看看,紛紛問道:“安哥拉是什么?”

  “一個非洲的國家?!斃晃畝潰骸鞍哺繢⑸鉸?,到那里會很危險,生命沒有保障,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當然,你們留在監獄里,肯定會死,不過如果愿意跟我走,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至于怎么選擇,你們自己來決定?!?br/>
  國字臉的大漢想也沒想,大聲說道:“我愿意!我愿意跟你去!”

  “很好!”謝文東呵呵地看向其他人,問道:“你們呢?”

  “原來,你是要我們跟你去冒險啊!”一個目露邪光的青年揉著下巴,呵呵奸笑,他目光一偏,看向李曉蕓,嬉皮笑臉地說道:“想讓我跟你去安哥拉也行,你先把這小妞借我玩一個晚上?!?br/>
  李曉蕓面微紅,臉帶怒色,強壓住心中的怒火,沒有發作。

  謝文東敲敲額頭,站起身,走到青年身后,按住他的雙肩,笑道:“看起來你似乎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br/>
  青年仰起頭,看著謝文東,笑嘻嘻道:“想讓我為你做事,你總是要有點表示嘛!一個女人而已,這個要求不算太高吧?謝先生!”

  謝文東的臉上笑容加深,點了點頭,向后倒退兩步,隨口對格桑輕輕一笑,瞇縫的雙眼射出兩道精光。

  格桑跟隨謝文東時間已久,對他的暗示領會得十分清楚。他大嘴一咧,走到青年近前,猛的一伸手,按住他的腦袋,另只手用足力量,對其后腦,惡狠狠的就是一拳。

  這一拳,格桑下了死手。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