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一百一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隨著戰斗時間的增長,雙方都開始受了,一各個氣喘如牛。大冬天的,身上只冒熱氣。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唐寅的一身本領可謂出類拔萃,在文東會和北洪門挑出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兩個社團的高手加在一起,他也有些漸漸抵擋不住,不是他的身手不如人,而是體力上支撐不住。

  三眼等人打累了,還可以將攻勢緩一緩,由袁天仲先上去頂著,而唐寅卻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累了也要硬挺著,找對方一輪又一輪仿佛永無止境的攻擊。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唐寅猛然大喝一生,雙刀齊出,銀光乍現,將周圍群眾逼退半步后,他提身縱起,直接從李爽的頭頂跳了出去。到了眾人圍攻的圈外,他才得到喘息的空擋,呼哧呼哧,連續做了兩個深呼吸,讓快要撕裂的肺子又充滿活力??上?,沒等他恢復過來,李爽怒吼著第一個沖過來,開山刀橫著掃向唐寅。

  由于他各自最矮,唐寅沖他頭頂上躍過自然最容易,這本沒什么,但在李爽看來,這可是奇恥大辱,又羞又氣,暴跳如雷,開山刀也使上了全力,掄出時,掛著刺耳的破風生。

  小胖子的力氣還不小!唐寅邪謝的一笑,殺刀一橫,硬生生向呼嘯而來的開山刀撞去。

  “當~~~..

  隨著震耳欲聾的聲響,李爽只覺得手臂發麻,踉蹌著倒退數步,他退的速度可遠沒有唐寅快。后者哪肯放過這個機會,連續兩個箭步,到了李爽近前,對著他的腦袋,惡狠狠就是一刀。

  李爽的身形都沒站住,無論是躲避還是招架,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對方的彎刀劈來,李爽嚇得背后生風,暗道一聲糟糕!正在這時,三眼橫刺沖來,開山刀橫在李爽的面前,擋住唐寅的這刀。

  又是一聲巨響,火星飛濺,三眼的臂力已夠驚人,可仍架不住唐寅的重砍,開山刀受撞擊力,刀背重重壓在李爽的腦門上,后者哎呀怪叫一聲,身子好似皮球,在地上轱轆出好遠。

  他艱難的爬起身,坐在地上,只覺得腦袋嗡嗡直響,四周的景物亂轉,他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腦門,好嘛,腫起一塊不半個乒乓球大小的青包。

  “你操你***!”李爽以刀支地,晃晃悠悠站起,甩甩暈呼的腦袋,看著唐寅直咬牙。

  他倒不是恨唐寅,只是對他這一身好功夫生出一份無力感。

  三眼一刀招架住了唐寅的致命一擊,也將唐寅的火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唐寅咧嘴向他一笑,手中的雙刀卻沒含糊,一上一下,分刺三眼的咽喉和小腹。他的刀,又急又猛,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三眼的近前。

  “來得好!”三眼大喝一聲,身子倒退一大步,雙手持刀,運足臂力,由下而上的全力一挑。

  他希望將唐寅的雙刀挑開,可是,以唐寅驚人的臂力,哪是那么好挑的。

  當啷一聲,他只是頂開唐寅刺向他小腹那一刀,而上面的一刀,他卻是望塵莫及了。就在這生死關頭的時候,高強和袁仲天雙雙沖過來,高強反手一刀,猛砍唐寅手腕,袁天仲一劍,纏住唐寅的刀身,全力回拉。

  哼!唐寅冷笑,突然撒手,收回手臂,躲開高強的一劈,可是,如此一來,可苦了袁天仲,他想不到唐寅會突然棄刀,拉回軟劍的同時,彎刀也一并向他飛去,嗖的一聲,射向他的面門。太快了!袁天仲根本來不及思考該怎樣躲閃,只是本能的把腦袋用力一低

  “唰~” 彎刀在空中打著旋,由袁天仲的頭頂飛射而過,連帶著,將他的頭發削下一片。啊!袁天仲驚出一身冷汗,摸摸自己的頭頂,腦袋還在,這才放下心來,大吼一聲,又向唐寅殺去。沒有傷到袁天仲,唐寅也暗叫一聲可惜,他持單刀,又與眾人戰在一處。如果唐寅是雙刀在手,還能維持不敗,可現在只剩下單刀,短時間內還能支撐,但時間一長,他也力不從心。

  看著累得快要虛弱的三眼等人,五行兄弟在后面看著心驚不已,很難想象,唐寅的身手,究竟高到上面境界。金眼暗暗摸出手槍,對謝文東小聲說道:“東哥,此人絕不能留啊!”

  謝文東明白他的意思,留下唐寅,對自己是一大威脅,直接殺掉他,可以省去很多麻煩。對金眼的槍法,謝文東絕對有信心,以唐寅現在的狀態,根本躲不過金眼的快搶。他想了片刻,搖搖頭,說道:“唐寅這個人,算不上是我們的敵人?!?br/>
  金眼撓撓額頭,這還不算敵人,那什么才算敵人呢?不過金眼沒把質疑說出口,站在一旁沒有言語。

  場中又惡戰了十五分鐘,互相拼命的十五分鐘,場內的七人皆汗如雨下,招法雖然還已然狠毒,淡速度已都慢了許多,急事連唐寅砍出的刀,看起來都有些軟弱無力。

  由于激斗異常激烈,眾人的站位變來變去,當袁天仲站于唐寅身后時,他靈機一動,意識到機會來了,接著格桑在正面對唐寅猛攻,剛才還滿面疲憊的袁天仲眼中閃過奪人的精光,他悄悄向前近了兩步,手中的軟劍突然一晃,快如閃電地刺向唐寅的后心。

  這一招,袁天仲下了死手,準備直接取了唐寅的性命。

  雖然在人家背后出手,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可是,他此時也顧慮不了那么多。他急于在謝文東面前表現自己的實力,現在唐寅已到了強弩之末,而已方卻又六人,若是讓別人殺了唐寅,那自己從頭到尾的努力都白費了,他現在在北洪門的地位還不穩定,必須得搶占這個功勞。

  這一劍太快了,加上背后偷襲,當唐寅反映過來時,在想躲避,已然來不及。

  沒有辦法,他只能把身子盡力向旁偏一偏,避開要害,同時,回手一刀,劃向袁天仲的胸口.撲!哧!袁天仲的軟劍由唐寅的坐肋刺出,劍尖在其身前探出,可唐寅的反手刀也將他的胸口撕出一條四寸長的大口子。

  唐寅以反手刀傷了袁天仲,格桑的拳頭也重重擊中他的小腹。

  暗叫一聲,唐寅整個身子倒飛出去,在地上剛滾一下,他翻身跳起,甩頭吐口血水,低手一摸肋下,都是鮮血。

  “唐寅,你拿命來!”唐寅的掛彩,讓眾人信心大增,先是任長風一聲斷喝,提刀沖上前去,接著,三眼、李爽、高強、格桑四人也紛紛跟了上去。

  見袁天仲受了傷,兩名文東會的小弟立刻跑上前去,將他扶問,關切地問道:“怎么樣?傷得重幫眾?我們帶你去醫院!”

  “不用!”袁天仲此時哪還顧的上去醫院,唐寅已傷,失敗就早晚的事,這時候走開,不等于把功勞拱手讓出去了嘛!他揮手將兩人推開,忍痛咬牙,拎著軟劍,慢慢走到近前,猛然一抖身形,如同獵豹撲食,箭一般向唐寅射去。

  雙方又是一番你死我活的惡戰,你砍我一刀,我還你一劍,你打我一拳,我還你一腳,場面上的爭斗越發血腥,基本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掛了彩。

  當然,受傷最多的還是唐寅,渾身上下,鮮血淋漓,幾乎成了血人,冷眼看去,好象從地獄里鉆出的惡魔。

  仗打到這種程度,雙方已不是在拼體力和身手,而是在比拼意志,誰的意志強,誰就能堅持到最后。

  隨著三眼的一刀,唐寅的大腿又多出了一條口子,但他的回身的一腳,也把三眼踢得口吐鮮血。這時候,文東會眾人開始齊聲吶喊:“三眼哥!殺!三眼哥,殺!殺!殺!”

  本來要倒下的三眼,聽見無數兄弟的加油助威,精神大震,吼叫一聲,向唐寅跳了過去,手中的開山刀順勢劈了下去

  呼——刀助人威,人借刀武,體力眼中透支的三眼爆發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力量。

  唐寅瞳孔收縮,雙手持刀,橫刀招架,同時喝叫刀:“開!”

  當啷啷——嗖——唐寅這一刀,不僅將三眼的開山刀架住,而且還把他的刀給硬生生撞飛,不等他再出手,三眼身子已落地,突然一把將他摟抱住,喊道:“殺!”

  早已蓄勢待發的袁天仲哪能放過這個機會,抽身上前,一劍刺入唐寅的小腹,唐寅也不落后,碗口大的拳頭重重擊在唐寅的太陽穴,而李爽、高強、任長風隨后的三刀,在唐寅胸口劃開三條深可及骨的大口子。

  “啊——”唐寅連續遭到致命的重擊,又痛又怒,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雙臂猛的一震,咔嚓一聲,三眼的雙臂被他真脫了臼,隨后,他頂住三眼,急速的倒退。

  咚!

  足足退出十余米,三眼的身子重重撞在一輛汽車上,感覺自己的身體好象散了架子,再使不出任何力量,他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周圍的文東會幫眾先是一驚,嚇得向后退讓,接著,紛紛反映過來,舉起片刀,一擁而上。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