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文東會和草原狼在內蒙的交易被警察掃蕩,以李爽為首的多名文東會兄弟被抓捕,生死不明,這件事讓謝文東頭大,也讓他心急如焚。

  他和李爽的關系較之與其他人比起來都親近一些,不僅因為李爽為人爽快,不藏私心,心機也不重,而且,他能創建出文東會,走上黑道這條路,很大原因是因為李爽的關系。

  接完三眼打來的電話,他半晌沒有出說話,足足沉默一分鐘,才對三眼說讓他留在內蒙,他隨后趕到。

  本來,他已準備和青幫大打一場,把他們的勢力徹底從河北清除干凈,可這突然出現的變故,讓他不得不臨時改變計劃,變攻為守。

  當天傍晚,謝文東聚集北洪門高級干部開會。

  到場的人,都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青年親信,他們大多都是由金老爺子培養起來的年輕人,因為資歷不夠,對社團缺少貢獻,游離在社團底層,當一些無關緊要的小頭目,謝文東坐上掌門人的位置后,看好他們的能力和年輕人的沖勁,大加重用,把他們安插在洪門重要的位置上,同樣,這種做法也引起一大批思想保守的老干部不滿。

  他們對他的知遇之恩充滿感激,對他精明的頭腦異常佩服,對謝文東也有著近乎于崇拜的忠誠。

  謝文東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雖然內心世界沒有絲毫顯露在臉上,但在場每一個人都感覺到濃重的壓抑感。

  距離謝文東較近的人都感覺自己周圍流淌著‘寒流’,一各個渾身不自在,如坐針氈。

  東心雷環視一周,欠身對他小聲說道:“東哥,人都到差不多了?!?br/>
  謝文東挑起眼睛,環視一周。

  眾人不自覺地紛紛低下頭,不敢看他的目光。

  謝文東心里嘆口氣,柔聲說道:“晚上,我要去趟內蒙古去辦一些事情,也許很快回來,也許要幾天的時間?!?br/>
  一位坐在會議桌左邊的青年疑問道:“東哥要去辦什么事?”

  問話這位青年名叫戰歌,主要負責北洪門總部的防守工作,也是謝文東回T市后新提拔上來的青年干部。

  他是在座眾人中資歷最淺的一個。東心雷聽完他的問話,眉頭深深皺起,轉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東心雷是他的頂頭上司,戰歌嚇得一縮脖,腦袋垂著更深,不敢再隨便發問。

  見狀,東心雷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向身旁的謝文東問道:“東哥要去辦什么事?”

  眾人聞言皆暈。

  謝文東不想過多透漏文東會的事,他輕描淡寫地說道:“是件緊急的事情,我必須要去!”

  任長風問道:“東哥,我陪你一同去吧!”

  謝文東搖頭,說道:“不用!這邊更需要你幫忙。如果讓青幫知道我離開,一定會大舉進攻,你要留下來協助老雷?!?br/>
  “哦!”任長風情緒低落地答應一聲。

  謝文東又道:“我離開的消息,大家不要泄露出去,明白嗎?”

  眾人齊聲答道:“明白,東哥!”

  謝文東和眾人又商議一會,把事情安排妥當,坐車先到北京,轉機去內蒙的通遼。

  到通遼時,已是晚間十一點,謝文東見到三眼,在他左右,還有陳百成等幾名龍堂干部。

  在機場,閑雜人等太多,謝文東沒有多問什么,個三眼擁抱一下,坐車去了事先訂好房間的酒店。

  進了酒店房間,三眼剛要說話,謝文東先開口說道:“張哥,我要見阿日斯蘭?!?br/>
  三眼聞言,面帶難色,沉默片刻,低頭說道:“東哥,我們暫時還沒有聯系上他?!?br/>
  “什么意思?”謝文東挑起眉毛,注視著三眼。

  這時,陳百成上前一步,說道:“東哥,阿日斯蘭的手機一直在關機,我們已派出兄弟去草原狼的總部找他,可得到的消息卻是……”他下面的話沒有說下去,小心翼翼地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擺擺手,道:“有什么話,盡管說吧!阿日斯蘭究竟怎么了?”

  陳百成小聲道:“草原狼的總部已經空了,里面一個人都沒有,阿日斯蘭以及整個草原狼似乎一下子失蹤不見了!”

  “媽的!”謝文東面色陰沉,仰面低罵一聲。

  陳百成一哆嗦。在文東會里,他雖然不是元老級人物,但因為是三眼面前的紅人,天不怕,地不怕,誰都不放在眼里,可他惟獨懼怕謝文東一人。

  他懦聲說道:“東哥,可能是阿日斯蘭害怕警察的搜捕,已經躲藏起來了?!?br/>
  謝文東深吸口氣,問道:“警察怎么會知道我們和草原狼的軍火交易?”

  三眼搖頭,道:“還不清楚,這個我正在查,估計,是有人向警察告密?!?br/>
  謝文東點點頭,這是最合理的解釋。文東會實力雄厚,但對內蒙的情況不熟悉,所以行事一直很低調,小心周密,按理,和草原狼的買賣不會發生問題,但卻被警察打個措手不及,在場人員全部被抓,如果不是有人告密,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

  了解內情的,當然是文東會和草原狼,如果不是草原狼有人密報警察,那問題就出現在文東會內部。

  他心思急轉,好一會,問道:“誰會向警察告密?”

  三眼苦笑道:“我希望問題不是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彼底?,他長嘆一聲,又道:“其實,這次和草原狼是筆大交易,全部軍火的價值超過三百萬,而且其中還有五百萬的毒品,本來,我是應該去的,但因為有其它的事情纏身,我才臨時改變計劃,讓小爽代替我去,沒想到,卻發生這樣的事?!?br/>
  “哦!”謝文東淡然地應了一聲,沉默不語。

  文東會和草原狼的買賣是由三眼負責,但他親自到場的次數卻不多,一般都是讓下面的兄弟去和草原狼交易。而這次,他剛想親自出馬,卻偏偏發生了變故,世界哪有那么巧的事,如此說來,告密的人很有可能是為了針對三眼,只是恰巧三眼沒有到,臨時變成了小爽。

  文東會里,誰會對三眼不滿呢?三眼被抓,誰能得到更大的好處呢?

  謝文東目光凌厲地看向陳百成。

  后者激靈靈打個冷戰,從腳底生出一股寒意,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

  過了片刻,謝文東終于收回目光,他才在心里長出一口氣,感覺背后涼颼颼的,悄悄用手一摸,原來背后的衣服已被冷汗濕透。

  謝文東暗暗搖頭,感覺不應該是他。陳百成在文東會的勢力還不夠大,現在如果沒有三眼罩著他,他很難成得了氣候,而且三眼即使出了意外,龍堂自會有高強、李爽等這樣的元老接收,也輪不到他頭上。

  那會是誰在告密呢?

  謝文東一時間想不明白,他說道:“無論如何,都要把阿日斯蘭和他的草原狼找出來,我們要問個明白?!?br/>
  三眼驚疑道:“東哥懷疑阿日斯蘭嗎?他應該沒有理由這么做,沒有我們文東會支持,他在內蒙很難成的了大事,而且,他的弟弟也被警察抓了?!?br/>
  謝文東道:“他或許不會,可誰敢保證他的手下不會呢?”

  三眼臉色一變,沒有答話。

  謝文東繼續道:“當務之急,我們要先把小爽救出來?!?br/>
  三眼忙點頭道:“沒錯!小爽落到警察手里,太危險了?!?br/>
  謝文東問道:“小爽被關押在什么地方?”

  三眼老臉一紅,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小聲道:“東哥,這個……我還沒打探出來……”

  謝文東無奈仰頭,不知道該氣他還是該笑他。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