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九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九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方易此時在書房看著文件,一聽是謝文東的聲音,還這么晚打來電話,估計肯定有要事。他哭笑道:“有話就說吧,老弟,又怎么了?”

  “東方兄,中央警衛隊是個什么部門?”謝文東疑問道。

  “有啊!直屬于軍委?!倍揭紫胍裁幌刖突卮?,頓了片刻,他好奇地反問道:“好端端的,你問這個干什么?”

  “呵呵!”謝文東哭笑,說道:“他們找上我,要帶我走?!?br/>
  “帶你走?帶你去哪?”問了兩句,東方易才反應過來,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形,語氣凝重地說道:“你是說,他們來抓你?”

  “看起來是有這個意思?!斃晃畝紀肺⒅?,說道:“帶隊的人名叫計紅喜,陜西口音,差不多有一米八零左右,長得很粗壯……”雖然確實有中央警衛隊這個部門,但謝文東還是有些懷疑對方的身份。

  不等他說完,東方易臉色一變,點點頭,,說道:“這個人我認識,見過幾次面?!彼底?,他站起身形,揉著下巴嘀咕起來,眼珠滴溜溜轉個不停。

  “我想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謝文東問道。

  “謝老弟,中央警衛隊的權限也是相當大的,你不能招惹,明白嗎?”東方易道:“這樣吧,你和他們先走一趟,我這邊會找袁部長商議,想辦法再把你保出來?!?br/>
  聽完東方易的話,謝文東笑了,對方究竟是個什么樣的部門,他都沒搞清楚,怎么能隨便跟他們走。何況,走是容易,但回來難,現在他還有選擇的余地,可一旦跟他們去了,那事情就不由他來做主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謝文東不是傻子,他也不喜歡受制于人,估計地冷笑一聲,說道:“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會和他們走的,如果計紅喜和我來硬的,大不了我就拼了,和他大干一場嘛!想在我的地頭抓我頭,笑話!”

  “啥?”東方易兩眼瞪得提溜圓,說道:“和他們干?你憑什么?你知不知道,中央警衛隊是直屬于軍委的,他們只要一個電話,就能調派出正規軍隊!和他們打,你不是自尋死路嗎?何況,你要是真打起來,政治部也會受到牽連的!”

  “打不過,我還能跑嘛!”謝文東笑瞇瞇道:“所以說,你想政治部不受牽連,那么就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知道,我還會不和你事先打聲招呼嗎?”

  “哦!”既然這樣,那就沒有再多說的必要了!”說著,謝文東有意放大聲音,說道:“兄弟,亮家伙,準備動手!”

  東方易聽到謝文東的喝聲,急得直撓頭,連聲說道:“等等,等等!”

  謝文東笑問道:“怎么?東方兄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東方易被逼無奈,說道:“其實,具體是怎么回事,我確實不知道,不過,我想是和一個人有關系?!?br/>
  “哦?”謝文東眼睛一亮,問道:“是誰?”

  “你還記得杜庭威吧?”東方易壓低聲音。

  “當然?!斃晃畝比徊換嵬嵌磐ネ?,為了和自己掙搶彭玲,他沒有和自己作對,不過,在上海,他利用金三角的關系,讓生活放蕩的杜庭威感染上了愛滋病。算算時間,應該有一年多了。他笑道:“想來,他應該死了吧?”

  “沒錯!不久之前死了?!倍揭滋玖絲諂?,說道:“我想,這也正是問題的所在?!?br/>
  “什么意思?”謝文東仰起頭,接著,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你是說,是杜庭威的父親在搞鬼?”

  “恩!”東方易只是輕輕應了一聲,象這種敏感的事情,他無法說得太明白。

  “哦!”謝文東恍然大悟,搖搖頭,說道:“如此說來,我就更不能隨他們走了,不然,不等于自入虎口嗎?”

  “可是,你不和他們走,你還能逃到哪去?除非你不想再在國內了?!倍揭漬潰骸岸爬弦郵薔畝ゲ閎宋?,不過,我們政治部也是有靠山的,只要把不事情鬧僵,我們就還有余地,不過,你要是真和他們打起來,那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了,你明白嗎?謝老弟,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和他們走一趟吧,不管怎么說,軍方會給政治部面子,不敢把你怎么樣,但是,你若反抗,那性質就不一樣了,我想,這也是杜老爺子最想看到的,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br/>
  謝文東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抽出香煙,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足足沉默了半分鐘,他才說道:“喪子之痛,會把老頭子逼瘋的,我落入他的手中,他一定會殺我?!?br/>
  東方易一聽謝文東的口氣,頓時急了,他說道:“高層之間的關系,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簡單的,其中錯綜復雜,層層制約,有些事情,即使是最高層首腦都不敢追究。相信我,有政治部的關系在,杜老爺子絕不會動你?!?br/>
  正在這時,房門再次被人打開,計紅喜和那幾名軍人又走了近來。他看著窗邊的謝文東,冷冷說道:“時間到了!”

  電話那邊的東方易隱隱約約聽到話音,急忙說道:“謝兄弟,你我的交情也有多年,我絕不會害你,不然我就不會找你回國了!記住,千萬不要和他們鬧翻,不然,你就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了……”

  “我知道了!”不等東方易說完,謝文東小聲道:“我會和他們走?!彼低?,他將電話掛斷,抬起頭看著計紅喜,笑瞇瞇道:“耽誤這么長時間,很不好意思,我們走吧!”說著,他晃身向外走去。

  其實,確定了對方的身份之后,謝文東想不走也不行。既然對方確實是中央的部門,謝文東根本不可能和他們鬧翻,他很清楚,那樣只會讓自己死得很快,甚至連逃亡的機會都不會有。個人的力量,和國家比起來,就象螞蟻和大象去比一樣。至于他在電話里和東方易說的那些話,只是為了逼他說出實情而已。

  想不到他在打完電話之后,態度會轉變得這么快,計紅喜愣了一下神,隨后身形向旁側了側,讓出房門。

  見謝文東真要和他們走,三眼等人大急,紛紛起來,阻攔道:“東哥……”

  謝文東象眾人擺擺手,然后又微微搖了搖頭,用眼神制止了他們,說道:“沒關系,我不會有事的!我不在的時候,你們該做什么還做什么,按照我當初安排的那樣去做就好?!?br/>
  “可是……”眾人哪能放心就這樣讓東哥和他們走,還是齊刷刷的走上前來。

  謝文東從容一笑,點了下頭,接著,大步走了出去。

  李爽急得圓臉漲紅,一把拉住三眼的袖子,說道:“三眼哥,怎么辦啊?”

  眾人的目光齊齊看向三眼。在人們的潛意識里,東哥不在,三眼就是絕對的當家人。

  三眼當然也知道謝文東此行的危險,只看對方那副兇神惡煞的樣子,傻子也能猜出他們沒安好意,可是,東哥示意自己這邊不要阻攔,何況,對方還帶有軍隊,真打起來,那可是如同造反啊,別說東哥和自己承擔不起,就算整個文東會都會遭到滅頂之災。

  他此時也沒有辦法,急得雙木噴火。眼看著計紅喜要帶人離開,三眼沉聲說道:“站住!”

  “什么?”計紅喜停住腳步,轉回身,看著三眼,冷笑一聲,道:“你要干什么?”

  三眼走上前去,突然摟住計紅喜的脖子,笑呵呵道:“兄弟,我希望東哥不要出事,不然,你的下場會很慘!”

  計紅喜先是一怔,接著,抬手將三眼的胳膊打開,嗤笑道:“不要把黑社會的那一套用在我的身上,把我惹火了,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是啊!兄弟很厲害嘛!”三眼笑容一斂,突然間,表情冷如冰霜,眼中射出陰狠毒辣的邪光,幽幽說道:“希望,你的家人也會和你一樣厲害!不然,東哥要是少一根汗毛,我保證,他們統統都會死得很慘!”

  說完,三眼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向計紅喜晃了晃,仰頭將杯中酒喝個精干,隨后甩手把杯子仍在地上。

  “啪!”玻璃杯破碎計紅喜的身子也震了一下,他兩眼冷冷地瞪著三眼好一會,重重哼了一聲,沒有說什么,轉身走出包房。

  三眼對他威脅有用嗎?嚴格來說,是有用的,計紅喜有中央警衛隊的身份,基本沒人敢碰他,又碰不到他,不過他的家人卻不然,他的級別也沒達到能派專人?;ぜ胰稅踩牡夭?。只是,三眼卻威脅錯了對方,計紅喜只是個小兵而已,他并沒有決定謝文東生死的權利。

  真正有這個權利的人,是計紅喜背后那只巨大的黑手。

  謝文東被帶上軍車,雖然沒有帶手銬,也沒有捆綁,但周圍卻有數名高壯的士兵以及計紅喜看管他。

  汽車啟動之后,直奔軍區的方向而去。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