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七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七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劉桂新的速度極快,仿佛一件旋風。

  唐寅始終閉著眼睛,直到劉桂新到了他近前,掄出的刀鋒馬上要劈到他的腦袋時,他兩眼猛然睜開,一道精光從中閃出,下面風聲乍起,一腳點在劉桂新的胸口。

  別看唐寅動作的幅度不大,但這一腳踢出,卻是雷霆萬鈞,其中的力道奇大無比。

  劉桂新驚叫一聲,感覺自己好象被奔馳中的火車撞個正著,雙腿離地,整個身子向后倒飛出去,足足摔出五米多遠,落在地上,又滑出三米,才終于停下來。他仰面躺在地下,喘著租氣,費力的抬起頭,哇哇兩聲,向旁吐出兩口鮮血。

  原本退到兩旁的王維手下見有機可乘,一擁而上,手中的片刀高高掄起,向地上的劉桂新沖去。

  其中一人距離劉桂新最近,他的速度也最快,轉瞬到了劉桂新近前,手中的片刀惡很很向他的脖子切去。

  可是,他的刀剛剛砍到一半,卻怎樣也落不下去了,這人吃了一驚,扭頭一看,才發現有一只手象鐵鉗一樣牢牢捏住片刀的刀背,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將刀抽出,這人身子一震,順勢看向手的主人,只見唐寅正笑呵呵地盯著白己,瞬間,這人感覺白己好象一下手跳進冰窖里,由腳底往上升起一股寒氣,頭發絲都快豎立起來。

  他艱難地咽口吐沫,結結巴巴地茫然道:“唐……唐大哥……

  “他是我的!”說著話,唐寅手指猛的一彈,指尖點在刀身上,只聽叮的一聲脆響,刀身劇顫,那人只覺得手掌一麻,片刀落在的上。他驚駭地看著唐寅,臉色蒼白,一屁服坐在地上,連連向后倒爬。唐寅是個可怕釣人,無論對于敵人還是對于他的自己人來說,都是如此。他喜怒無償,久噬血如命,含笑殺人,若惹得他不高興,連自已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其他那些想上來占便宜的人也一各個滿面恃恐,默默退了下去。

  唐寅看都沒看他們一眼,低頭看著劉桂新,一抬腿,跺住他的胸口,笑道:“怎么?想為你的家人報仇嗎?只憑你這點本事,還差得運呢!哈哈——”說著,他仰面狂笑。

  象劉桂新這樣秩骨鋅鋅的漢子哪能受得了這樣的恥辱,他猛然嚎葉一聲,抓進砍刀的刀把,猛然向唐寅的小腿掃去。

  唐寅哨角笑起,腳掌一提,突然向上一點,腳尖剛好踢在砍刀的刀身上,嗖的一聲,劉桂新手中的砍刀脫手而飛,不能后者回神,唐寅的腳一晃,踩住劉桂靳的手腕上,接著,他暗中加力,只聽咔嚓一聲,劉桂新的腕骨被他硬生生踩碎。

  “啊——”劉桂新發出嘶聲裂腫的痛叫聲,臉上汗如而下,身子左右翻滾,可是,他的手臂仍被唐寅緊緊睬著,身子無法滾開。

  看到大哥因痛苦而扭曲釣表情,劉桂新手下的一干兄弟受不了了,這僅有的五十多人份份大吼一聲,向唐寅殺去。

  唐寅笑了,笑得好不開心,哨里喃喃的嘟囔著:“這樣才有意思嘛!”說著,他雙臂抖動,亮出兩把殘月彎刀,等對方的五把片刀一齊向他身上砍來時,他身形先是輕松的向后一退,避開鋒芒,隨后,又快似閃電的向前一沖,沒人看到他的如何出刀的,兩把彎刀已刺穿兩名青年的胸膛,接著,手腕翻轉,雙臂向旁一分,撲!彎刀將倆青年釣胸膛豁開,身形一轉,雙刀在他身體周圍畫出一道銀光閃閃的弧線,接著,三道血泉在他面前噴起,咕嚕!先是三顆斷頭落地,然后,三具無頭的尸體緩緩倒了下去。

  五位剛才還生龍話虎的青年,五條鮮活的人命,就在這一眨眼的工夫,消聲殆盡。

  走廊內安靜下朱,空氣仿佛凝結變成了實質一般,讓每個人的身子不自覺的僵硬住,也讓各個人的心頭都好象壓了一塊無比巨大的石頭,連喘氣都為之困難。

  唐寅的身手也超出人們所能理解的范疇,他殘酷的手段,也讓敵我雙方共同為之顫栗、心寒、顫抖。

  眾人看他的眼神不象是看一個人,更像是看一個怪物,一個吃人釣怪物。

  見劉桂新的手下在站在原地愣愣發呆,唐寅咧嘴而笑,手中的刀向他們擺了擺,柔聲說道:“來啊!一起來!”

  沒有人敢上前,聽了他的話,嘩的一聲,五個人不近反退,連連退縮。不是他們沒骨氣,也不是他們的膽子小,是腳下的步伐根本不受他們的控制。

  “唉!”唐寅嘆了口氣,左手刀突然向下一落,刀鋒深深刺入他腳下劉桂新的左肩。

  “啊——”劉桂新忍不住又發出一聲痛叫,身上的衣服被鮮血和汗水濕透,此時,他已經沒有一絲力氣,躺在地上,只能任由唐寅殺害。

  他的冷血,久讓眾人的臉上生出怒火,唐寅將刀拔出,又是向下一刺,這一回,刀鋒刺入劉桂新的左腹。

  “啊……”劉桂新的叫聲顯然比剛才弱了很多。

  “混蛋!畜生!”兩名青年忍不住,久沖上前來。唐寅雙腳沒動,用右手彎刀架住對方的從刀,隨后剛刀一轉,石火電光般在那兩個青年的脖前劉過。

  雙方的實力不僅不再一個檔次,而且相差過于懸殊,在這么近的距離,他倆人仍衛看清楚唐寅是如何出的招。

  兩青年手捂脖頸,倒退兩步,身子搖晃兩下,雙雙倒地,絕其身亡。

  唐寅搖搖頭,將目光再次投降后面的人群,剩下的四十多人本已打算沖上前,可是,再青年倒下后,他們前沖的動作又硬生生縮了回去。

  “呵呵!”唐寅慢慢拔出插在劉桂新小腹的彎刀,如同勾子的刀尖將他的腸子都鉤了出來,接著,向下又是一刺,刺入劉桂新的右肩。

  就這樣,他眼睛看著對方人群,將刀拔出,刺入,然后再拔出,再刺入……

  劉桂新的身子被彎刀刺的強創百孔,如同馬蜂窩,可唐寅偏偏不取他的要害,讓他傷而不死。

  “啊--”一名青年受不了這種非人的折磨,瘋了似的長叫一聲,掉頭就跑。

  他已不管后方是否有敵人,哪怕那時一座火坑,他此時也能心甘情愿地往里跳。

  他是開始,剩下的眾人也紛紛嚎叫著向后跑去。

  “哈哈……”唐寅一陣大笑,搖頭說道:“真是一群膽小鬼!”說著,他轉回頭看向王維及其手下,問道:“你們說是不是?”

  “哇--”

  看著唐寅腳底下那血肉模糊成一團,甚至還在蠕動的劉桂新,王維過半的手下人五臟六腑都翻騰起來,忍不住扶著墻壁哇哇大吐,一各個幾乎要將胃腸都吐出來。

  這些人都是打過硬仗,不少都是殺過人,可及時是他們也受不了了。

  王維臉上的肌肉抖動兩下,算是再笑,不過他的笑比哭還難看,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唐寅聳聳肩,添了添嘴唇,冷然一腳,將劉桂新的腦袋踩雖,然后,慢慢地向樓梯口方向走去。

  看著唐寅消失的背影,王維的一名手下顫聲說道:“維……維哥,他……他不是人,簡直就是畜生,變態!”

  王維沒有接話,而是向前走了兩步,然后,蹲在地上,哇的大吐起來。

  再說身再后門的李爽,見下面眾人久攻不下,他也急了,加上又到分堂口內隱隱傳出的喊殺聲,知道劉桂新已然沖破正門,他倆手插腰,看著前方死活沖不進去的兄弟們,急得走來走去,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沒用,沒用,真是沒用!”李爽嘟囔兩聲,亮出開山刀,扯脖子大吼一聲:“都給我閃開!”

  這一聲爆吼,別說虎堂的人被震的一哆嗦,就連對方都嚇了一跳,暗暗嘀咕:這是誰的嗓子?怎么這么大!

  堂主發話,虎堂兄弟讓開一條通道,李爽提刀一直沖上前,對著密集的敵人,由上而下,全力地砍出一刀。

  對方堵住門口,站位密集,見李爽一刀劈來,有三人橫刀招架。

  “當啷啷--”

  這一聲巨響,直把周圍人震的耳朵嗡嗡直響。

  再看對方的三人,虎口崩裂,鮮血直流,三把片刀也齊唰唰的掉在地上。李爽隨后又是橫著一記重道,直接將三人的胸口劃開。

  仗著一股驚人的蠻力,李爽開山刀連續揮砍,傷敵十數人,還真是硬生生壓了進去。

  “你們愣著干什么?上啊!就算推也要給我推進去!”李爽邊出刀邊大聲叫喚著。

  “吼--”虎堂的眾人一擁而上,也不管對方的片刀了,直接撞了上去,和對方硬擠。

  這時,雙方已不再是比拼片刀的較量,而是比誰的力氣大。

  李爽腦袋向前頂著,憋的滿臉通紅,邊頂還邊出刀,不停地刺向前方的敵人。

  還好,虎堂的兄弟都是身大力不虧的壯漢,眾人一齊使勁,力道何止萬斤,直把對方的眾人擠的踉蹌而退,位于大樓之內的最后面的人員成片成片的倒下。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