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七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七十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張哥,怎么了?”電話那邊,謝文東還不明白發生了怎么回事。

  “有位兄弟還困在堂口,林鑫去救他了!”三眼哪能眼睜睜看者林鑫獨自去救人,說著話,他起身從車里往下走。

  “啊!”謝文東沉吟片刻,說道:“張哥,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坐車快走?!?br/>
  “可是……”

  “沒有可是,事情有輕重,你先離開DL是要緊的!”

  “好吧,東哥!”三眼無奈,又坐回到車里。謝文東掛斷手機,接著,又給姜森打去電話,讓他和劉波就協助林鑫。

  林鑫坐車,距離龍堂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他下了車,沒敢走大道,而是選擇在小胡同里穿行。這樣做,一是能避開敵人,二也是節省時間。正往前走著,前方突然傳來凌亂的腳步聲,林鑫一震,急忙停下腳步,同時雙手背于身后,將后腰的匕首拔了出來。

  時間不長,前方的胡同里跑出來一群大漢,都是穿者軍大衣,一各個皮膚黝黑,頭發亂七八糟的,看起來象是民工。

  看到他們,林鑫先是松了口氣,可是接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這些大汗,都是草原狼的人,但現在他們退了,那么,留在堂口里的趙輝不是更加危險了嗎?想到這,他心中一緊,疾步向前沖去。

  林鑫還穿著龍堂的衣服,前面有及格不認識他,以為是龍堂的人來封堵他們了。二話沒說,拔出砍刀,直奔林鑫殺去。

  “等一下,是自己人!”草原狼的一名頭目大喝一聲,叫住下面的兄弟,然后,迎上林鑫,問道:“林兄弟,你這是要去哪?”

  這次計劃,是草原狼主攻堂口,吸引敵人的火力,然后由混在敵人內部的龍虎隊趁機救人。在制定計劃的時候,姜森、劉波、趙輝、林鑫和阿RI斯蘭以及草原狼的頭目有過接觸,所以相互認識。

  林鑫認識這人,知道他叫寶力德,是草原狼這次偷襲的負責人,他跑上前來,急聲說道:“我有一個兄弟還困在堂口里沒有出來,我要回去救他!”

  寶力德向他身后望望,見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他驚訝道:“兄弟,你一個去?”

  “恩!”林鑫用力地點點頭。

  “那不行,提危險了,何況,現在敵人的援軍也到了,你一個人去,等于自尋死路!”寶力德用著蹩腳的漢語勸阻道。

  林鑫搖了搖頭,正色反問道:“如果你的兄弟被人包圍住,你是選擇逃跑,還是選擇回去救他?”

  寶力德臉色一變,怔怔的看著林歆片刻,用力地點下頭,道:“兄弟,我和你一起去!”說著,他回頭對手下人一揮手,喝道:“兄弟們,咱們的朋友還困在敵人家里沒有出來,我們回去救他!”

  蒙古人重朋友,講義氣,林鑫的一番話讓他頗感動,對林鑫,寶力德心生敬佩,心甘情愿得冒著生命危險和他回去救人!

  當他們接近龍堂堂口的時候,發現來晚了。遠遠望去,只見堂口門外,停得都是警車,無數的警察門內門外的來回穿梭。

  “糟糕,警察到了!”寶力德將正準備從胡同里跑出去的林鑫拉住,硬是將他拖回到自己身邊。

  正在這時,路邊快步走來一人,個頭不高,穿著黑色的風衣,領子立起,折住大半的面孔。林鑫和寶力德定睛一看,來人原來是姜森。

  看到姜森,林鋅仿佛看到了家人,眼圈一紅,顫聲說道:“森哥,阿輝他……”

  不等林鑫說完,姜森面色陰沉點點頭,低聲道:“這里敵人的眼線,快走!”說著,他搶先向胡同深處走去。

  林鑫和寶力德相互看了一眼,急忙跟上前。走了好一會,姜森停住身形,沒有轉身,仰面看著天空。

  “森哥……”

  “阿輝已經戰死了!”

  “啊?”林鑫難以置信地看著姜森,兩腿像是灌了鉛,僵硬地倒退兩步,身子抵住墻壁,慢慢地滑了下去。良久,他蹲在地上手扶雙眼,放聲痛苦起來。

  寶力德以及手下的眾人也是面帶哀傷之色,忍不住連連搖頭嘆息。

  姜森看著林鑫,咬了咬牙,沉聲說道:“哭什么?男人流血不流淚,兄弟既然已經走了,就應該讓兄弟走好……”說著話,他的眼淚也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

  龍虎隊是他和任長風一手帶出來的,灌注了無數的心血,表面上是兄弟,實則是師徒,在龍虎隊這二百人里,任長風最喜歡林鑫和禇博,而姜森最喜歡的就是趙輝,雖然他沒有過人的天賦,但是他勤奮,雖然他不怎么愛說話,但是心里時刻想到都是身邊的兄弟.姜森之所以喜歡趙輝,是覺得他和自己很像??吹攪慫?,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現在趙輝慘死于敵手,姜森怎能不難過呢?

  此戰,謝文東也得到了趙輝力戰身亡的消息,他哀然而嘆,要說不心疼,那是騙人的,但是其他人能哭,而他卻不能,只可以把淚流在心里。謝文東仰起頭,望象遙遠的星空,腦海里浮現出趙輝的相貌,心里幽幽說道:“我有象你這樣的兄弟為榮呀。兄弟,走好!

  救出三眼,卻又折損了一員大將,沒有是對是錯,只是應了那句話: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

  謝文東沒有馬上讓三眼回到J省,而是令他到DL的外三市與阿RI斯蘭匯合,準備反擊DL。

  這次偷襲,草原狼只是派出幾百人,并未動用全力,還有大隊人馬潛伏在外三市,連阿RI斯蘭都沒有出面。

  三眼和阿RI斯蘭算是老搭檔了,在一起配合異常默契,加上又有血殺和暗組的協助,一旦展開進攻,會對陳百成位于DL的勢力給予致命一擊.

  謝文東那邊也沒有清閑,DL是陳百成的根本,一旦情況?;氖焙?,他一定會率眾回救,到時,就是己方進攻長春的最佳機會。

  他開始大規模的調動人力,將虎堂、豹堂、飛鷹堂過萬的幫眾全部集中到長春的周圍,靜等時機。由于長春是省會,位置和級別特殊,不可能打拉鋸戰,所以謝文東定下目標,開戰即為決戰,要么一鼓作氣拿下長春,要么就得被迫撤退。

  另一面,他還得去找一個人,長春市的市局局長。

  打下長春,那么大的動作,必須得爭取到市局長的支持,或則默認,不然,警察站到陳百成那邊,這仗也沒有辦法打了。

  謝文東考慮事情周全,要么不去做,要做,就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可一擊必敗。

  在京讀酒店的聚會里,并面儀看到市局長的身影,這讓謝文東心里多少有了點底。

  長春市的市局長名叫蕭中聯,謝文東雖然不認識他,但是何浩然認識。

  用何浩然的話來講,蕭中聯這人毫無可取之處,貪婪、好色、歹毒,而且小肚雞腸,心胸狹窄,善于記仇,只是,那天吃飯的時候面儀到場,倒是讓人感覺很意外,俗話說物以類聚,以他這樣的人,應該和陳百成的關系十分親密才對。

  但事實剛好相反,從長春傳出的情報是,蕭中聯雖然手過陳百成的好處,對他在長春的所作所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私下里卻甚少有來往,陳百成曾經幾次邀請他吃飯,他一次都未去過。

  正因為這樣,謝文東對蕭中蓮這個人產生了興趣,決定親自去見一見他。

  一聽謝文東要去長春,無論是李爽還是張炎江,何浩然,都連忙阻止。

  畢竟不久之前已經在長春鬧過一次了,如果在去,恐怕會被陳百成發現。

  謝文東堅持道:“效中聯這個人對我們打下長春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能拉攏就盡量拉攏過來,雖然會冒一些風險,但還是值得的?!倍倭碩?,他打個響指,輕松的笑了笑,又道,長春那么大,只要我的行跡夠隱秘,想必陳百成的眼線是發現不了我的。

  “……”何浩然嘆了口氣,舉目瞧瞧張研江,無奈的搖了搖頭,走開了!

  謝文東這次去長春,可比上一次低調得多。上次是坐著嶄新的奧迪,這一次則是又舊又破的捷達。

  跟在他身邊的,也只有五行兄弟,另外還有兩名對長春地形比較熟悉的司機。一行八人,當天晚間,分坐兩輛捷達車,進入長春。

  蕭中聯的家并不難找,住在一出相對幽靜的住宅區內。

  一路無話,謝文東等人順利地達到蕭中聯的家樓下,從車里出來,謝文東向四周望了望,小區寧靜,地面也干凈,假山,小亭等修飾物很多,雖然是高檔的居民區。

  淡然一笑,謝文東讓司機留在車內,他帶著五行兄弟走進樓內。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