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六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六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林鑫稍微松了口氣,看著兩名中槍的兄弟,壓地聲音,關切地問道:“他倆怎么樣?”

  圍在二人左右的龍虎隊兄弟露出哀傷之色,微微搖了搖頭,低聲顫道:“恐怕不行了!”

  “M的!”林鑫聞言,心中一陣絞痛。要知道,龍虎隊自組建以來,隊員們都是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即使離開吉樂島回到DL之后也是如同,之間的關系已親如手足,現有有兩名兄弟要死在這里,林鑫和其他人都是悲痛交加。

  知道此時不悲傷的時候,林鑫深吸口氣,對眾人道:“守住要點,準備御敵!”說完,他轉回身,揀起一把槍,走向臥室的房門。

  當他的手指觸碰到門把手時,他把手又縮回去,細聲問道:“阿輝,里面還有沒有敵人?”

  “里面沒有攝像頭,我看不見!”

  林鑫點點頭,身子站在墻壁后,慢慢擰開房門的門鎖,將門推開。

  在門推開的瞬間,嘭嘭兩聲,里面飛出兩顆子彈。多虧林鑫夠小心,若是正??諾幕?,這兩顆子彈足可以要了他的命。

  又聽到槍聲,大廳內的龍虎隊眾人紛紛躲避起來,由于三眼可能在里面,他們不敢盲目的開槍。

  等對方開了兩槍之后,林鑫貼著墻壁,快速地探送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見一名三十多歲的漢子正拿著一把手槍,頂在三眼的腦袋上,而三眼此時正躺在床上,雙手被手銬牢牢鎖在床欄處。

  “不要進來,誰敢靠近來,我就殺了他!”那大漢瞪著血紅的眼睛,瘋狂地大吼著。

  “兄弟,我們是自己人”林鑫眼珠一轉,當機立斷,從門后走了出來,同時將手中的槍高高舉起。

  那大漢滿面驚恐地看著林鑫,拿槍的手不停地顫抖著,見林鑫所穿的衣服確實是自己堂口兄弟的服飾,他才悄悄噓了口氣,不過,頂在三眼腦袋的槍口并沒有放下,顫巍巍地問道:“剛才大廳打起來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外面偷襲的敵人沖進來了,不過剛剛已被我們消滅了?!繃囑魏廖抻淘サ亟涌詿鸕?。

  大漢咽下一口吐沫,回手擦擦額頭的冷汗,感嘆道:“哦,那就好,那就好……”

  他放松警惕的瞬間,林鑫舉起的手臂突然向下一落,對準大漢的腦門,冷熱就是兩槍。

  大漢的腦袋象是一只破碎的習瓜,當場被打爛,林鑫大步走進臥室,一腳將他的尸體踢開,見躺在床上的三眼正驚訝地看著自己,林鑫咧嘴一笑,說道:“三眼哥,是東哥讓我們來救你的!”說完,他又是兩槍,將鎖住三眼的手銬打折。

  一樓大廳。陳天宇給陳百成打去電話,時間步長,電話接通,不等陳百成說話,他先急道:“成哥,我是天宇,不好了,大事步好了,敵人打進堂口了!”

  陳百成此時正在長春的京都大酒店,和謝文東坐在一坐針鋒相對,突然聽到這話,他大吃一驚,臉色瞬間變了好幾種顏色。堂口遇到敵人襲擊?哪來的敵人?謝文東明明和自己坐在一起,他的人都在J、H兩省,怎么可能突然無聲無息的跑到DL了呢?怎么去的?陳百成想步明白,他抓著電話,半響沒有說話,而是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對面笑吟吟的謝文東,他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冷戰,一字一字地問道:“對方有多少人?”

  “太多了,數步過來啊,堂口外面鋪天蓋地的都是敵人!”陳天宇大聲叫道。

  這時,一名手下在他旁邊輕聲提醒道:“天宇哥,其實沒有那么多人……”

  不等手下說完,陳天宇急忙捂住手機的話筒,一腳將手下踢開,罵道:“CNMD,我還用你提醒,GTM一邊去!”說完,又狠狠蹬了他一眼,方把手放開,沉聲說道:“成哥,你放心,只要有我一條命在,我無論如何都會把堂口守住的!”

  陳天宇有多少斤兩,陳百成哪會不明白,之所以重用他,是因為他和自己粘點親戚,而且他對自己也夠忠心。聽完陳天宇的保證,他的臉色依然凝重,點點頭,說了一聲:“好!如果事情有變,馬上告訴我,明白嗎?”

  “是,成哥!”

  陳百成剛要掛斷電話,突然,心頭一顫,兩眼閃過一道電光,他急聲道:“天宇,分出一部分兄弟,看好三眼哥,別人敵人混進來,傷到三眼哥可就不好了!”說話間,他兩眼一眨不眨地看著謝文東的面容。

  “成哥,敵人都被我擋在門外,沒有混進來!”

  “C,少TM廢話,讓你去你就趕快去!”陳百成頭腦遠遠不是陳天宇能比擬的,當他知道堂口遇襲,第一反應是驚訝,奇怪敵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可以緊接著,他就預感到事情不正常,對付很有可能是針對自己手中最大的那張王牌去的。三眼一旦被謝文東救出,那自己的優勢在轉瞬之間而蕩然無存。謝文東計謀過人,他不得不小心提防這一手。

  謝文東表明上什么任何變化,暗中也是忍不住連點頭,陳百成的機警與遇事的應變,確實比常人超出好多??上?,他的野心和膽子也同樣是太大了!

  掛斷電話,陳百成嘿嘿冷笑,語氣無比肯定地說道:“這事,是你安排的,對吧?”

  謝文東不置可否,笑瞇瞇地對上他的目光。

  陳百成繼續道;“攻占堂口是假象,救出三眼才是真,對吧?”說著,他仰面大笑,又道;“謝文東啊謝文東,我跟你身邊那么久了,你的做事手法,我我能不看明白嗎?和我來這一套,你是找錯對象了!”說著,他故意在謝文東面前炫耀地晃了晃手機,然后,給DL的手下打去電話,讓他們立刻集結人力,支援堂口。作完交代之后,他將手機往桌子上一扔,嘲笑道;“謝文東,只怕這次你要失望了,非但救不出來人,反而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陳百成滿臉的得意,一副勝卷在握的摸樣。

  謝文東搖頭笑了笑,幽幽說道;“你的命,是張哥給你的,自然也應該由張哥收回去。那一天,恐怕不會太遠!”

  陳百成身子一震,扶案而起,激動地說道;“你以為你能救出三眼嗎?你死了這條心吧!”

  他城府深沉,遇事冷靜,可是,一遇到謝文東,他似乎總是也冷靜不下來。這并不是陳百成見了謝文東就沖動,而是在謝文東面前,他自然而然的產生一種恐懼,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他只能選擇用憤怒來壓下恐懼。

  “既然你跟了我這么久,你還沒有明白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的!如果,我想去做的話?!斃晃畝嶸檔?。

  “謝、文、東!”陳百成嘴唇哆嗦著,低聲怒吼。他此時心中還真沒有底了,難道,謝文東真的把三眼救走了?不可能啊,自己在堂口留下一千多人,就算遇到敵人襲擊,也不可能輕易沖進去!謝文東該不會是在詐自己吧?!

  正在這時,站與陳百成身后的唐寅手腕一抖,亮出一把彎刀,身形突然一晃,電一般閃到謝文東身旁,手中的彎刀向下一刺,只聽喀嚓一聲,刀鋒深深刺入謝文東面前的桌案。

  他的動作實在太快了,快到五行兄弟和格桑都沒有出手阻攔他上前的機會。

  他冷然出刀,謝文東眼睛都未眨動一下,只是慢慢挑起眼目,看向唐寅。

  “呵呵……”唐寅笑了,笑得燦爛,露出兩排小白牙。

  “你是誰?”謝文東看著唐寅的笑臉,也笑了,瞇眼問道。

  唐寅嘴角動了動,彎下腰,貼近謝文東的耳邊,低聲說道;“我叫唐寅,大唐的唐,寅丑的寅!”說完之后,他笑容斂了斂,有輕輕說道;“謝文東,我喜歡你!”話落,他抽回彎刀,轉動身形,又如鬼影一般,飄會陳百成身手。

  由竄回,到跳回,唐寅的動作快似石火電光。

  哦,原來這個笑面青年就是唐寅,好厲害的身手!謝文東臉上沒有露出詫異,但心中卻是一驚,就是他殺了劉桂新一家!

  唐寅的突然出手,讓陳百成先是一驚,接著,心頭又是一喜。唐寅表面上雖然是陳百成的手下,但是他卻控制不住唐寅,后者也根本不按照他的命名做事,只憑自己的喜好,他還真怕唐寅這時當著這么多官員的面把謝文東殺了,不過,一看唐寅只是嚇唬嚇唬謝文東,還把謝文東帶來的幾名保鏢以及何浩然震住,暗中甚是開心,轉回頭,無比贊賞的向他點了點頭。

  不過,唐寅卻沒有看他,一雙眼睛,不停的在謝文東身上轉來轉去。

  DL,龍堂堂口。

  陳天宇聽完陳百成的命名,立刻分出一部分的手下,讓他們上頂樓,加強三眼的看守。陳天宇這人沒什么優點,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夠聽話。

  他哪里能想到,這時派出人手,已晚了一步,頂樓的守衛都已被龍虎隊的人收拾的干干凈凈。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