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六十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六十二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瞇了瞇眼睛,沒有說話。

  “如果……如果你肯放了我們,我們可以不把你的事說出去!”

  謝文東和阿日斯蘭說話的聲音很低,她雖然知道事謝文東阻止的阿日斯蘭殺害自己三人,但他倆具體談的是什么,卻沒有聽清楚。

  謝文東兩眼精光一閃,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向女青年慢慢走過去。

  到了女青年近前,謝文東蹲下身,幽幽笑得:“你都知道我什么?”

  “我知道你是文東會的老大!”女青年說道:“同時,又是北洪門的大哥?!?br/>
  “呵呵!”女青年說的這些并不算秘密,道上的人和警方都知道這些。謝文東聳聳肩,輕笑一聲,道:“你知道又能如何?”

  “如果你……你能救我們,我們不會把你和草原狼有關系的事情說出去?!閉餼浠?,女青年自己都說得毫無底氣,接著,她又低聲道:“何況,我們…..我們都是漢人…..”

  “草原狼是我的朋友,我不在乎警方是否知道這一點?!斃晃畝酒鶘?,笑得:“我可以考慮放你們,但不是現在!”說著,他轉過身去,走了回去,好象又想起什么,回頭說道:“對了,一個女孩子,以后最好不要做臥底這么危險的工作。你不會每次都那么好運?!?br/>
  落在阿日斯蘭手里,還算是她運氣,換成旁人,她現在恐怕很難還完好無損的坐在這里,謝文東為她感到慶幸。

  看著謝文東的背影,女青年的眼中多了幾分詫異,同時又蒙起一次迷離。

  第二天,謝文東向阿日斯蘭辭行,后者知道東北的形勢緊張,并未多做挽留,只是一直送出謝文東好遠,不舍回去。路上,謝文東又交代一些事情,直到接近烏蘭浩特的時候,阿日斯蘭才下了車,站在路邊向謝文東揮手道別。

  路上無話,謝文東回到J市,著手進行襲擊DL的計劃。

  幾天以來,謝文東一直都沒有對長春有過象樣的進攻,只有小規模的騷擾,這讓陳百成頗感安心,認為謝文東對自己已無計可施。兩日后,他在京都大酒店大擺酒宴,招待省里和市里的領導,一是和政府搞好關系,二也是向謝文東示威。

  對于陳百成的激動,謝文東笑在心里。這幾天,他并沒有閑著,一直在和阿日斯蘭保持著聯系,讓草原狼的人秘密潛伏到DL的外三市,等侯進攻的機會,另一方面,他又給龍虎隊的趙輝和林鑫打去電話,講明自己的計劃,讓兩人從中配合草原狼,并趁機救出被軟禁的三眼和蘇日擱。接下來,他又派出姜森和劉波帶領血殺和暗組的精銳到DL,關鍵時刻,出手相助。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當天下午,他去了一趟長春駐軍的團部,直到下午五點才離開。

  晚間七點時,他坐車進入長春市區,目的地就是京都大酒店。

  陳百成很有錢,當然,他的錢大多都是他厚著臉皮從山口組和戰斧那里要來的,他在酒店二樓包下一座大廳,擺了二十幾張酒桌,前來就餐的,都是一些政府里的高官,雖然省里和市里的主要領導因為身份的關系沒有到場,但來者也都是局長級左右的

  謝文東帶的人并不多,身邊只有何浩然,五行兄弟和格桑,至少,表面上看只有著么多。三輛轎車不顯山,不露水,停在酒店門口,雖然他笑呵呵從車里走了出來。

  見來的都是高檔車,酒店門口的行李員馬上跑上前來,又是點頭又是哈腰的問道:“先生,里面請!”

  謝文東汗笑文道:“陳百成訂的酒席在幾摟?”

  “陳百成?”行李員楞了一下,接著,恍然大悟的說道:“哦!你是說陳先生啊!呵呵,在二樓,您也是來就餐的嗎?”他又些奇怪,應邀前來的人,多是中年人,像謝文東這么年輕的,他還真沒看到。

  “恩!”謝文東點點頭,道“謝了!”隨后,他笑瞇瞇的塞給服務生一百塊錢,然后走進酒店。

  京都大酒店是五星級的,氣派的程度自然無須多說,無論是硬件的設施還是如件的服務,都是十分到為的。謝文東等人上到二樓,剛要進入大廳,便被門口處的幾名彪行大漢攔下。

  這些人都是陳百成的手下,但他們卻不認識謝文東,其中一名大漢打量謝文東等人幾眼,見他們不像政府官員,又不是自己的兄弟,語氣不善的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有請貼嗎?”

  謝文東呵呵笑的沒有說話,何浩然晃身走了過去,身手將那大漢的面門按住,接著,猛的一推,那大漢驚叫一聲,站立不住,連連倒退,一直撞到后面的長桌上,連人帶捉,摔成一團。

  “**的,你們敢在這里找茬!”另外幾名大漢滿面怒色大吼一聲,輪拳沖了過來。

  對付這樣的小角色,無須多費周折,各桑雙圈一晃,左右開攻,瞬間打倒兩人剩下的幾個,也被五行輕松放倒。

  陳百成在大廳門口處安排的人并不多,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有人敢來這里鬧事,別說這里是自己的地盤,就是里面坐的那些市里、省里的領導,也沒有人敢得罪。

  門口出這一打起來,立刻引起大廳在坐眾人注意,紛紛驚訝地轉過頭去,坐在最前面的那張桌的陳百成臉色一拜年,心中暗罵一聲:哪個不長眼的混蛋敢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添亂?真***活膩歪了!想著,他站起身,鐵青著臉向門口望去。

  正在這時,門外走進一人,中等消瘦的身材,穿著一套筆挺的中山裝,略長的劉海過眉,帶著似有似無的微笑,等陳百成看清楚來人之后他傻了,張大嘴巴,像是木偶一樣站在那里,半天沒動一下

  謝文東??他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錯了,來人竟然是謝文東!!好半餉,他才回過神來,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看看自己是不是做夢。

  陳百成呆住了,可謝文東沒有,他緩步走進大廳,慢慢環視一周,朗聲而笑,說道:“這里好熱鬧啊1各位,不在乎多我一個吧!”

  “咕嚕!”陳百成咽了一口唾沫,兩眼大睜,聲音不由自主的顫抖,尖叫道:“謝文東---------”

  “啊?”聽道他的驚叫,大廳內的眾人無不倒吸了口冷氣。

  謝文東和陳百成在東北打得昏天暗地,在坐的政府官員當然都知道這一點,而謝文東會突然出現在這里,怎能不讓人吃驚。

  陳百成的手下最先反應過來,齊刷刷的站起身,紛紛將手伸如懷中,準備掏家伙。

  直到這時,陳百成才徹底清醒過來,兩眼一眨不眨地盯著謝文東,臉色一陣紅,一陣百,心中一驚一駭,一喜一怒,可謂是五味具全。謝文東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孤身闖進自己的地頭,如果不是他的神經不正常,就是他太囂張,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里!

  陳百成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加上他城府深沉,迅速冷靜下來。他壓了壓波濤洶涌的心情,向手下人使個眼色,示意他們先不要動手,現在此處畢竟有這么多政府的官員在場,殺了謝文東,自己也難以脫身。他臉上掛著虛偽的笑容,疾步上前,連聲說道;“哎呀,原來是東哥來了,稀客,稀客,快里面請!”

  謝文東背著手,站在原地沒有動,笑瞇瞇地看著他,說道;“陳百成,你的這聲東哥,可真是讓我承受不起啊!”說著,再沒有多看他一眼,而是掃向那些一各個肥頭大耳、滿面紅光的政府官員,他笑呵呵道;“人人都說陳百成見利忘義,我認為不然,他和各位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說著,他隨手拍了拍身邊一位距離他最近的中年官員的肩膀,繼續笑道;“各位不僅吃著,還拿著,今天拿你的,明天拿他的,給奶就是娘,什么情誼,統統都是狗屁,我真是很應該向各位好好學學做人之道啊!”

  他的一番話,連嘲帶諷,直把在座的眾人說得面紅耳赤。

  以前,文東會稱霸J省的時候,這些官員沒少收授文東會的賄賂,那時雙方關系親近異常,現在陳百成叛亂,搶占了長春,眾官員嘴臉一邊,又親向陳百成這邊,變臉如翻書。

  大廳內瞬時安靜下來,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哦……”一名身穿西裝的中年人站起身,連連看表,臉上帶著干笑,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說著,動身要走。

  陳百成剛要開口挽留,謝文東搶先道;“急什么,坐!既然已經吃了,就把東西吃完嘛,不然浪費了多可惜!”

  在他如同刀子犀利的目光下,那中年人打了冷戰,又顫巍巍地坐下,額頭出了一層虛汗。

  謝文東柔聲說道;“我這人,向來是恩怨分明,你對我夠意思,你要什么我可以給你什么,但你要是對我不講情面,忘恩負義,可也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