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五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五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在山口組的進攻下,靳林的三十多名手下抵擋不住,被逼得連連后撤,從一樓退到二樓,人數減到二十多人,當他們退到三樓的時間,只剩下十幾人,靳林站在手下人的身后,不停的大叫著:頂住!頂住啊!邊說著,他邊給謝文東打電話,連連求救。謝文東回答得很簡潔,只是淡然到:好了,我知道了!說完,他就把電話掛了。知道

  直到山口組的人殺上三樓,將勒林亂刀砍殺時,他也沒看到謝文東的影子。山口組在酒樓的各個房間查找了一邊,沒找到其他的人,領隊的頭目給北島虎掛去電話,稱謝文東不在這里。

  北島虎聽后心中一震,謝文東不在,那他會去哪呢?他坐在車里,正琢磨著,路邊行來一輛轎車,路過山口組??吭諑繁叩某刀郵?,轎車車窗向下一落,從里面伸出兩只搶筒,對著汽車一頓掃射。

  幾名坐在車里的山口組成員閃躲不及,身中數槍,慘死在座位上。其他人員嚇得急忙低身,拉開車門,竄了出去。當他們舉起手槍,準備還擊的時候,轎車已飛速地開走,消失在街道盡頭。

  北島虎反應也快,暗道一聲糟糕!意識到自己的行蹤敗露了!他揮手大叫道:大家快上車,撤!(日)說著,他給進入酒樓里的手下掛電話,讓他們馬上撤出來??墑?,他的電話剛打出去,只聽啪的一聲,他手中的電話在他掌中突然見破碎開來,他覺得自己的耳朵熱乎乎的,下意識地伸手一摸,手中都是血,左耳已被打掉。

  他哎呀一聲驚叫,反射性的蹲下身,剛要招呼手下人,之間兩名還東張西望的山口組人員胸前突然騰起一團血霧,接著,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沒有任何聲響,也無法判斷子彈是從哪方向打來的。

  小心,這里有阻擊手!(日)北島虎喘著粗氣蹲在車后,扯脖子大叫道。

  就在他出言提醒的這兩秒鐘,又有三人中彈倒地,其中兩人額頭中彈,當場斃命,另外一個人小腹受傷,躺在道中央,嘶聲的嚎叫。

  兩名山口組人員想出去營救,可剛從車后一露頭,頭蓋骨就被威力巨大的子彈硬生生的掀掉。

  這下,山口組的人再不敢露頭,皆擠在汽車后面不敢動彈。

  隱藏在暗中的阻擊手具體在什么方位,共有多少人,他們都不清楚,北島虎額頭冒了汗,一手捂住耳朵,大聲喝道:“敵人的阻擊手在哪,快找出來!(日)

  他說的容易,可是對方極其精準的阻擊槍槍口之下,誰敢輕易露頭啊!山口組的人員相互看看,沒有一個肯去打探阻擊槍方位的。

  這些阻擊手,都是暗租的人,謝文東把他們安排在堂口周圍,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敵人的偷襲。

  在謝文東等人走后,山口組的人來偷襲時,暗組的人員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謝文東,問他要不要阻止對方。謝文東的回答是:只許進,不許出。

  得到他的命令,暗組人員放山口組的人輕易進入堂口,剛才,行過的那輛轎車,就是謝文東讓他們發起進攻的信號。

  他們一動手,謝文東這邊也開始了攻勢。首先是以姜森為首的血殺展開了第一輪的進攻。雙方在街頭展開一場槍戰。

  血殺的進攻犀利,槍法又精銳異常,加上有暗組阻擊手的壓制,山口組那邊左右見拙,越打越亂,反觀血殺這邊倒輕松得很,得心應手。在大街上發生槍戰,謝文東不怕,但山口組的人怕。這里畢竟是中國,又是謝文東的地盤,警察一旦知道,他們的處境將變得更加?;?,北島虎急得滿頭是汗,顧不得還在酒樓內沒出來的手下,大聲喊道:“上車!快上車!(日)”

  幾名負責開車山口組人員貓腰爬進車內,還沒等他們啟動,只聽啪啪啪數聲,車窗碎裂,開車的幾人要么腦袋中彈,當場死亡,要么肩膀被子彈打穿,驚叫著從車里爬出來。

  威力強勁的步槍子彈將汽車打的滿是拇指大的黑窟窿。

  “混蛋!(日)”北島虎叫罵一聲,看來想開車是不行了,但是若留在此地,即使不被對方活活打死,也得被趕到的警察活捉。他向四周望了望,無奈之下,一指酒樓,叫道:“沖進酒樓躲避!”

  山口組的人員聞言,紛紛從車后竄出,向酒樓內瘋狂沖去。

  暗組的狙擊手當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短段十幾米的距離,卻放到了山口組不下三十人,其中有死的,也有受傷的,哀號聲連成一片。

  山口組慌不擇路,退進酒樓,正合謝文東心意,這回剛好來個關門打狗,將對方全部殲滅。

  謝文東從車里出來,身上披著黑色風衣,手上帶著皮手套,笑瞇瞇的向酒樓漫步走去,五行兄弟以及姜森,劉波緊隨他身后。

  戰斗還在繼續,但是槍聲已經弱了很多,經過與血殺的一番對射,山口組那邊彈藥消耗嚴重。血殺可以隨時補給,但是山口組卻不能,子彈打一顆少一顆,現在他們被困在酒樓內,不得不精打細算。

  在距離酒樓不遠的一間門廊處,謝文東停下,躲到里面,從懷中掏出煙來,點燃,悠悠說道:“老森,干掉他們,一個不留!”

  “是,東哥!”姜森答應一聲,摘掉手套,拔出手槍,表情冷冷的走戰場。

  謝文東對五行兄弟甩甩頭,說道:“你們過去幫老森一把,快點,速戰速決!”

  五行兄弟點點頭,快步跟了上去!

  雖然山口足的人員傷亡超過五十個號,但剩下的百余人仍是不小的戰斗力。姜森不著急往里強攻,而是讓手下兄弟把那些還沒有死干凈、正躺在街道上呻吟掙扎的山口組人員集中起來,然后在他們每人頭上冷酷地補一槍,將其尸體統統仍到車上,直接拉到郊外掩埋。

  處理妥當之后,他方開始下令強攻。

  對付山口組的人,不象對付龍堂和小龍堂,后者和自己曾經畢競是同一幫會的,心里多少有些感情,能不殺,會弄量的選擇不殺,都沒使用槍械,畢竟槍械的威力太大,真打起來,死傷無數,政府那關也過不去,但是山口組不一樣,對他們,文東會可是沒有半點憐憫之心,而且這些人無論死多少,只要把尸體處理干凈了,不被人發現,自己就不會有麻煩。

  姜森一點沒客氣,進攻的時候,凡是能用上的武器都用上了,只圖盡快消滅對方。

  在他們瘋狂的進攻下,山口組的人死傷無數,成批成批的倒下。

  當姜森和五行兄弟帶領血殺眾人攻破大門,沖入酒樓的時候,謝文東彈飛煙頭,他明白,酒樓里的敵人距離全軍覆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他幽幽一笑,轉身回到車上。

  劉汰跟過未,問道:“東哥,去哪?”

  “去看看小爽和宋剛打得怎么樣了?!斃晃畝崦?,坐到車上。

  虎堂在扶余的人力是兩個,另外的大半兄弟和飛鷹堂兄弟都留守H市,那里是文東會的心臟,謝文東必須得謹慎對待,留下重兵看守,防止陳百成偷襲,另外,他也是有意隱藏實力,準備在關鍵時刻調出,給陳百成以致命一擊。

  此時,虎堂和龍堂雇扶余打得一塌糊診,雙方各有損傷。

  李爽帶著個數名兄弟,坐車滿城地尋找宋剛的下落。

  宋剛此時也是坐在車里,滿城亂逛。他倒不是找人,而是在巡視各處戰場的狀況,手機象是爆炸了一般,電話一個接著一個,由始自終就沒有停過。

  他在城里東一頭、西一頭的亂轉,雖然對戰局產生不了多大的影響,但是,卻讓暗組人員頗為頭痛,掌握不了他的準確行蹤。

  宋剛巡查過整個戰局之后,還是很樂觀的,己方固然沒有占到優勢,不過虎堂同樣也沒有占到絕對的優勢,雙方還是勢均力敵的(他自己這么認為的),等山口組的人解決掉謝文東,那時,虎堂的斗志就會徹底崩潰,即便他們的戰斗力再強,也派不上用場了。

  他正得意著,電話又響起,皺了皺眉頭,也不看是誰打來的,接起電話就說:“別找我要援軍,有困難自己解決,我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宋......宋先生,是我!”

  不用仔細辨認,一聽那怪異的語調,宋剛就知道是誰了。他呵呵一笑,道:“原來是北島先生阿,怎么樣,干掉謝文東了嗎?”

  “沒有!”北島虎喘著粗氣,急促道:“宋先生,快過來支援我,我現在被困在了堂口里,四周都是文東會的人,你趕快派援軍過來......”

  “什么?”宋剛一聽,冷汗流了出來,驚訝道:“你的意思是說,謝文東不在堂口內?”

  “沒錯!這......這是一個圈套,我們中了謝文東的詭計!”

  “***!”宋剛氣得叫罵一聲。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