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五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五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糊涂!”張龍正色道:“陳百成鐵了心要殺你,你即使想跑,還能跑到哪去,除了投靠東哥,你也有別的選擇嗎?何況東哥和陳百成不一樣,對兄弟,東哥能看得比自己性命都重要,而陳百成能嗎?他最在乎是他自己,別人在他眼中統統都是隨時可以犧牲的棋子,兄弟,相信我,選擇東哥絕對不會有錯!”

  劉桂新挑起眉毛,眼中閃爍出異樣的目光看著張龍。

  張龍明白他在想什么,將心一橫,不再隱瞞地說道:“桂新,實話告訴你吧,我已經投靠了東哥,或者說,我由始至終都沒有背叛過東哥,陳百成叛變了,我雖然在他的手下做事,但是我的心一直都沒有變過,三眼哥是我永遠的大哥,東哥是我永遠最敬重的老大?!?br/>
  劉桂新聽完這話,目光一寒,手掌下移,下意識的去抓刀,可是,當他的手指碰到刀柄時,手又收了回去,張兄背不背叛成哥,現在和自己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在陳百成眼里,自己已經不是他的熱,而是一個罪該萬死的叛徒。

  他仰面苦笑,說道:“張兄,你可以投奔謝文東,但是我不能,因為我是陳百成的嫡系,謝文東不會收下我的?!?br/>
  “誰說不能!?”張龍說道:“東哥向來看重人才,只要你肯真心投奔,東哥一定會不計前嫌的?!?br/>
  “讓我先想想吧……”劉桂新低頭沉思不語,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身子一震,驚道:“糟糕!”說著,他急忙拿出手機,快速地按著電話號碼。

  “怎么了?”張龍被他的嚇了一跳,急忙問道。

  “陳百成認為我已背叛,又沒有抓住我,他一定會對我的家人動手的……”說著,他滿面焦慮的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

  張龍一聽,也吸了口冷氣,對啊,這點自己怎么沒有想到呢?!他是H市的,家人也在H市,家人的安全當然無須掛心,但是劉桂新不一樣,他的家人都在DL,若是落到陳百成手里,后果不堪設想啊!

  好一會,電話接通,接電話的是劉桂新的妻子譚娜。聽到妻子的聲音,劉桂新噓了口氣,盡量放緩自己的語氣,問道:“小娜,家里怎么樣?最近有沒有遇到什么情況?”

  “沒有!”譚娜笑了,問道:“怎么了,為什么突然這么問?”

  “哦,沒什么?!繃豕鸚濾檔潰骸敖裉炷愫禿⒆傭疾灰雒?,我會盡快讓朋友來接你們?!?br/>
  “接我們?去哪?”譚娜疑問道:“桂新,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不要問了,總之,你要聽我的話,知道嗎?”劉桂新又叮囑了一番,然后給自己在DL的朋友打去電話。

  在沒加入文東會之前,他也是在道上混的,因為他為人義氣爽快,過命的朋友并不少。

  他給幾個朋友打去電話,讓他們護送自己的妻兒立刻離開DL,無論到哪,總之不能留在L、J兩省。

  聽出劉桂新的語氣緊急,他的幾個朋友也就沒多加追問,點頭連連答應下來。然后,幾人互通電話,約好會面的地點,一同前去劉桂新的家。

  劉桂新的顧慮沒有錯,但是,他想到這一點時已經太晚了。

  他的幾個朋友帶著十多個混混,一路急行,到了劉桂新的家里,見到譚娜之后,忙說道:“嫂子,劉哥已經和你說說過了吧?!趕快收拾東西,跟我們走!”

  這幾人,譚娜都認識,丈夫在家的時候,他們沒少來蹭吃蹭喝,經常喝到下半夜才各自回家,從心里在講,她并不喜歡這些人,甚至跟討厭,但是現在她已顧不上這些,問道:“桂新有沒有告訴你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其中佚名個頭不高,臉上有疤的漢字搖頭說道:“嫂子,其實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不過,聽劉哥的語氣,肯定很?;?,有可能是仇家找上門了,嫂子,別管那些了,趕快走吧!”

  唉!譚娜暗嘆一聲,默不做聲地轉身走進臥室,收拾貴重和日常用的東西?;旌諫緇岬?,根本沒有表面上那么風光,自己在刀口上過活,家人也跟著提心吊膽,若是得罪仇家,麻煩無窮不說,牽連到家人是常有的事。

  “叔叔,叔叔,我們要去哪?”劉桂新的兒子只有六歲,名叫劉遠,長得虎頭虎腦,非?;釔?。

  “你想去哪,叔叔就帶你去哪!”疤面漢子笑呵呵地將他抱起。他自己沒有孩子,對劉桂新的兒子很是喜愛。

  正在這時,門鈴聲響起。

  幾人同是一驚,互相看了一眼,一名高瘦的漢字低聲問道:“條子,這會是誰?”

  條子是疤面漢子的外號。他面色凝重,慢慢放下懷中的劉遠,揉揉他的腦袋,說道:“小遠,回屋去看看你媽媽,快去!”等劉遠跑開后,他從衣襟里拽出片刀,其他人見狀,表情也陰沉下來,紛紛抽出家伙。

  他將刀背于身后,慢慢將房門打開。站在門外的是數名黑衣漢子,看到這些人,他心中一震,臉上帶著微笑,平靜地問道:“你們找誰?”

  “你又是誰?”一名黑衣漢子歪頭看著他,冷聲說道。

  “我是桂新的朋友!”

  “哦!呵呵?!焙諞潞鶴有α?,突然,他一回手,拔出片刀,舉臂就要砍,疤面漢子早有準備,手中的片刀先一步刺了出去。

  撲哧!這一刀,正刺在黑衣漢子的肩膀上,后者怪叫一聲,捂住傷口,接連倒退,其他的黑衣人見狀,皆亮出刀子,準備動手,這時,身后傳出一聲話音,“你們讓看!”

  黑衣漢子聽言,紛紛低下頭,恭恭敬敬地讓開一條通道,一名身穿名牌運動裝的青年笑呵呵在人群中走了出來。

  他雖然滿臉笑容,但是身上卻帶著一股濃濃的陰狠之氣。疤面漢子心中沒來由的一顫,腳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青年旁若無人的走進房中,環視一周,笑呵呵地說道:“人還不少嘛!”

  “你是誰?要干什么?”

  “唐寅,殺人!”青年低著頭,笑呵呵地弄著自己的指甲。

  一名小混混走到他近前,說道:“朋友,雖然我不知道劉哥那里得罪你了,但是,找人家的家人出去,就實在太不仗義了!”

  唐寅哈哈而笑,忽然一伸手,獎那名小混混的喉嚨扣住,沒見他如合用力,只聽咔嚓一下軟骨的碎裂聲,小混混的喉嚨被他硬生生捏碎,人馬上死,兩只眼睛瞪的有大又圓,難以置信地開著他,身子卻慢慢倒下去。

  跨過躺在地上人在愁緒的喜歡呼,唐寅笑呵呵的問道:“劉桂新的妻兒在那?”

  “CNMD,你去死!”又一名喜歡呼舉刀沖來,對準唐寅的腦袋,當頭就是一刀。

  當刀鋒馬上要砍倒唐寅的額頭時,后者身形一晃,在喜歡呼面前突然消失了,他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只聽周圍傳來一震驚叫,原來,唐寅已鬼魅般的轉到他的身側。

  “小心……”疤面漢子出言提醒,可是,他的話剛出口,唐寅的拳頭已搭載喜歡呼的太陽穴上。

  沒有任何叫聲,喜歡呼的腦袋象是一只被砸爛的習慣,頓時破碎開來,腦袋里面紅的、白的濺了一地。

  “啊——”眾人看罷,嚇得無不驚叫出聲,很難想象,這個身形普通無奇的青年竟然能一拳把人的腦袋打碎。

  “怎么了?”臥室門一開,譚娜從里面走出來,面帶驚訝地問道。當她砍倒地面上兩具尸體時,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唐寅目光一轉,看向臉色蒼白、身軀顫抖的譚娜,然后從懷中抽出一張相片,對照了一下,手指一彈,笑呵呵道:“沒錯,就是你!”說著,他用照片擦了擦手上的血跡,然后扔到一旁,向譚娜笑瞇瞇地走去。

  “你TM的去死”那高瘦漢子突然從后腰拔出一把劣質的土造手槍,對準唐寅的腦袋就是一槍。

  “嘭!”槍聲乍然響起。

  只見唐寅腦袋猛的向旁一偏,竟然神奇般的將子彈躲了過去,但那也是槍,一個人竟然能躲閃開子彈,這……這簡直太恐怖了!

  其實,躲避子彈在他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對于江湖鐘的高手來說并非不可能的。這需要超高的觀察力,能夠很清楚的看到對方手指扣動板機的瞬間以及槍口所指向的準確方位,另外也需要過人的反映速度以及敏捷超凡的身手,除此之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經驗,早躲一步,對方會改變射擊方向,晚躲一步,自己會中彈,躲避的時間要掌握得恰當好處。說起來簡單,但真正能做到的,并沒有幾個人。唐寅卻恰恰能做到這一點。

  不知過了多久,高手漢子反映過來,對準唐寅,手指連扣板機,嘴里瘋狂地大叫道:“你這怪物,去死吧!”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