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四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四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趙熠聽后,不僅不急,反而大喜過望,看來活該自己立功啊,謝文東真是把所有的人都帶出來了!他哈哈笑了兩聲,說道:“兄弟,你們頂住,我們馬上就回來救援!”說完,他掛斷電話,伸手向前一指,吼叫道:“小龍堂的兄弟,給我沖!”

  他一聲令下,嘩的一聲,隱藏在樹林中的小龍堂幫眾大呼小叫地沖殺出來,直奔松原城區內跑去。郝飛鵬見狀,哪肯落于人后,將電話往懷中一揣,掏出手槍,叫道:“龍堂的兄弟們上啊!”

  龍堂、小龍堂加在一起共有五千人,在郝飛鵬和趙熠的帶領下,浩浩蕩蕩沖入松原。

  這些人,一各個手提片刀或者棍棒,放眼望去,黑壓壓一大片,走在大街上,幾乎可將整條街道占滿?;購?,現在是凌晨,不然,這么多拿有武器的漢子在街道上橫行,非得引起整個城市的恐慌不可。

  即便有巡邏的警察看到他們,也能躲多遠躲多遠,嚇得不敢靠前。

  一路暢通無阻,順利到達豹堂的堂口前。此處是一座五層高的土樓,很破舊,但是占地面積倒是不小。遠遠望去,門外一名看守也沒有,趙熠嘴角一挑,心跳加速,一馬當先,沖了進去。

  下面的人員哪會放棄這個表現自己的絕佳機會,爭先恐后,叫嚷著拼命往里擠。

  且說郝飛鵬和趙熠進入大廳之后,沒走出幾步,眼前一亮,廳內的數盞燈火齊明,瞬時間,黑漆漆的大廳亮如白晝。

  郝、趙二人連同手下皆大吃一驚,舉目向前一看,只見,大廳內側站有百余人,而在這些人的前面,擺放一張實木椅子,椅子上,端坐一人。此人年歲不大,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的模樣,相貌清秀,身材清瘦,但是一雙又細又長的單鳳眼卻異于常人的明亮,流轉之間,自然閃爍出攝人心魂的寒光。

  看清楚這青年的相貌之后,郝飛鵬和趙熠的臉色都為之大變。郝飛鵬驚聲道:“謝文東!”

  此言一出,直把他倆帶來的那些手下人嚇得紛紛吸口寒氣。他們沒見過謝文東,也不知道他長的是什么樣子,直至聽到郝飛鵬的驚叫,才明白原來這個坐在椅子上毫不起眼的青年就是傳說中的謝文東,自己老大的老大。人的名,樹的影。謝文東這三個字所產生的威懾力,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

  站于謝文東身旁的何浩然看著郝飛鵬,大喝一聲:“郝飛鵬,你好大的膽子,見了東哥不但不施禮,反而敢直呼東哥名諱,你不想活了嗎?”

  郝飛鵬身子一哆嗦,兩腿發軟,差點跪倒在地。他額頭冷汗直流,不敢看謝文東逼人的目光,忙垂下頭,拱手道:“小弟不敢,小弟不敢……”

  趙熠眉頭大皺,看到謝文東,雖然他也害怕,不過對方畢竟只有一百多人,而己方有五千之眾,謝文東不是神,即便是神,又如何能擋住己方這么多的兄弟!想到這,他大喝道:“郝兄,你在干什么?”

  他的喝叫,將慌亂中的郝飛鵬驚醒,對啊!自己不是已跟隨成哥叛變了嗎,怎么還對謝文東施禮呢?想到這,他退后兩步,壯著膽子,說道:“我……我現在已不是文東會的人了,你不要在我面前提文東會的幫規……”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挺身站起。

  郝飛鵬嚇得怪叫一聲,連連后退,拉住兩旁的兄弟,直往自己面前拽。

  謝文東目光如炬,冷光射在郝飛鵬的臉上,淡然說道:“如此說來,你是打定主意,背叛我文東會了?”

  “是……是又如何?”郝飛鵬強裝鎮定地反問道。

  “呵!”謝文東輕笑一聲,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最恨的人就是叛徒,對付叛徒,我會用什么樣的手段,你也應該很清楚?!?br/>
  郝飛鵬激靈一下,臉色更加難看,避開謝文東那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又慌又駭,說不出話來。

  沒用的家伙!趙熠在旁冷哼一聲,揚頭說道:“謝文東,你不要嚇唬我們,實話告訴你,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東北是成哥的天下,識趣的,你就離東北遠遠的,永遠不要回來,否則,嘿嘿,別怪兄弟們手下不留情面!”

  謝文東目光一轉,看向趙熠,淡笑道:“怎么?你想殺我?”

  趙熠心中一顫,強裝剛硬,咬牙說道:“是又如何?”

  謝文東嘴角挑起,雙手背于身后,說道:“現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既然想殺我,為什么還不動手呢?!”

  趙熠表情一凝,抬起手,慢慢摸向腰間的手槍。他想拔槍,可是,在謝文東那雙比刀子還犀利的目光注視下,他失去了拔槍的勇氣。他艱難地咽下口唾沫,對自己身邊的左右手下說道:“你們上去,砍……砍掉謝文東的腦袋!”

  半晌,他身邊的人沒有一個動的。

  趙熠假裝憤怒,來隱蓋心中的恐懼,他雙手拉住兩名手下,向前一推,喝道:“上啊!誰***貪生怕死,老子就先崩了誰!”

  在他的強壓下,小龍堂的十幾名幫眾拿著片刀,一步步向謝文東走去。

  這些人走得小心翼翼,說是走,其實只是一點點的往前蹭,仿佛在他們對面的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猛虎,一只怪獸,一個隨時可以讓自己死于非命的惡魔、死神。

  只是十幾米的距離,但他們走起來,卻好象變得有十萬八千里。

  當他們距離謝文東不足五米的時候,這些人的臉上,身上,已經都是汗水,汗珠子順著面夾,直往下流。

  正在這時,謝文東突然抬起手來,伸入懷中。

  這個動作,直把眾人嚇得魂飛魄散,紛紛尖叫一聲,連滾帶爬地退了回來。

  無數道驚恐的目光集中在謝文東一人身上。謝文動的動作頓了一下,嘴角挑得更高,隨后,手從懷中抽出,在他掌中,多出一盒香煙。他臉上掛著傲視一切的微笑,從煙盒里抽出一根香煙,敲了兩下,叼在嘴里,點燃,他吐出一口淡淡的青煙,笑瞇瞇地看著趙熠,并未說話。

  趙熠只覺得自己的臉上好象被人狠狠地扇了一記耳光,他面紅耳赤的緊咬鋼牙,怒吼一聲,轉頭道:“給我上,殺了謝文東!”

  小龍堂人員也忍受不了這種把神經拉斷的折磨,一各個舉起片刀,向謝文東壓去。

  趙熠倒是沒有上前,下完命令之后,有個勁的向后退。

  謝文東看了一眼壓過來的眾人,冷哼一聲,仰面道:“這些人已經不再是我們的兄弟,殺!”

  隨他令下,格桑一馬當先,沖上前去。

  眾人怕的是謝文東,而不畏懼其他人。見格桑沖上前來,小龍堂的人一擁而上,無數片刀向他劈去。格桑雙臂一揮,將片道格開(格桑帶有純鋼護腕),同時雙拳揮舞,只是眨眼的工夫,就有三、四人被他的拳頭打中,倒地不起。

  格桑的參戰,直接拉開雙方火拼的序幕。

  謝文東身后的百余人一齊亮出家伙,與對方的人員戰在一處。這些人,都是豹堂的精銳人員。

  大廳的空間畢竟有限,龍堂和小龍堂的大多數人都擁擠在外面進不來,雙方混在一起,人數上相差不多,但單兵實力上,卻相差甚遠。

  小空間的近身撕殺,最是血腥,但死亡率也是最低的,只要被砍倒,一般對方無法補致命一刀。只見場中刀光劍影,摻叫連連,但真正斷氣的卻沒有幾個。

  李爽和格桑各擋在謝文東的左右前方,招架住沖殺過來的敵人。他倆都是以招法兇狠,力大過人而聞名,李爽雙手一把開山刀,雖然沒有袁天仲那么眼花繚亂的招法,也沒有任長風那樣的刁鉆、詭異,但平凡無奇的一刀砍出,總是讓人難以抵擋。格桑雖然沒有武器,但他身邊的任何東西隨時都可能成為要命的家伙,包括人在內,打得性起,格桑大吼一聲,雙手抓住兩名大漢的腰帶,臂膀一晃,將其掄了起來,砸向敵人。

  在李爽和格桑的打擊下,龍堂和小龍堂人員倒下一層又一層,地面的血已匯集成一片。

  郝飛鵬和趙熠不知何時已退到樓外,見己方人員一個勁的往里沖,但出來的卻沒有幾個,他倆心中同是一涼,互視一眼,皆搖了搖頭。

  有謝文東在場,這仗根本沒法打了,先不說己方人員是不是心存恐懼,單是對方的士氣就把自己這邊死死壓住了。

  郝飛鵬嘆了口氣,說道:“趙兄,我看……”

  “別他媽看了,撤吧!”說著,趙熠大喊一聲:“兄弟,撤!”

  正在這時,只聽后方突然一陣大亂,郝趙二人忙扭頭向后一看,只見己方身后突然殺出無數敵方人員,這些人,身穿黑衣黑褲,鼻下蒙有黑巾,一各個,手持鋼刀,如同下山的猛虎,沖進己方陣營中,見人就砍,遇人就殺。

  趙熠看罷,大吃一驚,駭然道:“哪里出來的這么多敵人?豹堂的人不是都去偷襲王府了嗎?”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