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三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三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高強中彈落海,三眼的臉色還是一變,上前一步,低頭望去。

  高強的身影已消失在那茫茫一片的大海中,他看到的只是海水中那一圈圈的水暈。三眼扔掉手槍,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陳百成被手下攙扶著,到了懸崖邊,抬頭看了山崖一眼,再瞧瞧三眼,眼珠咕嚕咕嚕直轉。

  他把地上的手槍撿起,對著下面的大海,嘭嘭嘭!盲目地連開數槍,然后轉頭撇向站在一旁的那十幾個日本人。

  他并不確定,三眼那槍到底有沒有打中高強,因為三眼的身體正好擋住了他的視線。

  其中一日本人向他微微點了點頭,示意三眼沒有作假,那槍組確實打在高強的心臟處。得到他們的確認,陳百成這才暗暗松了口氣,不過,他生性多疑,還是不放心,對手下一名心腹說道:“你帶人下去,把高強的尸體給我找出來!”

  “是,成哥!”那人答應一聲,帶著三、四十號人跑下山區。

  三眼就這么一槍把高強殺了,實在讓他很失望。他搖頭看了看三眼,冷笑一聲,揚聲說道:“三眼哥大義滅親,殺了叛徒高強,還是值得我們擁戴的大哥!”說著,他向三眼嘿嘿一笑,說道:“三眼哥,請回分部吧,社團還有許多事情還要你來處理呢!”

  “我,想在這里坐一會!”三眼目光幽深地看著大海。

  “高強已叛變,死不足惜!”陳百成朗聲說道:“三眼哥對他也不用覺得愧疚或者懷念,我覺得還是趕緊處理幫中的正經事重要!”說著,他向手下人一甩頭。

  嘩啦一聲,人群那原本負責三眼的保鏢走了出來,在三眼周圍站成一圈,將他團團圍住,然后,一各個把手按在腰間的刀把上,嬉皮笑臉地笑道:“三眼哥,請吧!”嘴上是叫三眼哥,但是眼中確滿師輕視和嘲笑。

  三眼環視眾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陳百成那張忠厚卻帶著陰笑臉上,他忍不住長嘆一聲,點點頭,突然想起東哥對自己說得話,有些人可重用,但不可重信,有些人可重信但不可重用。現在想來,東哥當初的話實在太有道理了??墑?,現在自己明白這一點,已經太晚了。目前的局勢,根本不受他所控制,甚至,連他自身都難保。三眼晃動身形,走向陳百成。

  周圍的保鏢見狀,伸手將他攔住。三眼兩眼一瞪,揮手將攔住他去路的手臂打開。

  眾保鏢大怒,作勢準備拔槍,陳百成一笑,向眾人搖了搖頭。現在三眼對他還有用,不能輕易干掉。

  三眼走到陳百成近前,兩眼緊緊盯著他,幽幽說道:“我三眼這輩子,唯一看錯的人就是你?!?br/>
  陳百成笑了,笑得得意,笑得開心。他說道:“三眼哥對我的好,我一只記在心里,現在,終于可以回報三眼哥了?!?br/>
  三眼暗暗咬牙,點頭道:“不過,你要記住,我能捧你上天,也能把你摔在地上?!?br/>
  “哈哈!”陳百成仰面大笑,拍拍三眼的肩膀,邊笑邊喘著粗氣,說道:“三眼哥就是三眼哥,無論什么時候,都能說出這么有氣勢的話來,百成比不了你啊!哈哈——”笑著,他昂首說道:“來人,送三眼哥回車上,這里風大!”

  三眼在二十多名保鏢的挾持下,回到山下的車里。陳百成走到陳百信的尸體前,擦了擦眼角,喃喃說道:“老弟,你安心地去吧,大哥會給你報仇的,我要讓文東會統統給你陪葬!”說完,他長長吸了口氣,走下山去。手下七手八腳地將尸體抬下,隨后下了山,那十幾名日本人也被龍堂人員順利成章地帶回到文東會,分部,不過,他們受到的待遇,比三眼都要好得多。

  陳百成派出心腹去海里尋找高強的尸體。那人不知道從哪弄到幾艘破漁船,劃到懸崖下,他脫掉衣服,想潛進海里去找,可剛脫完衣服,寒風吹來,他激靈靈打個冷戰,忙又把衣服穿上,對手下人喊道:“媽的,讓你們來這里是看熱鬧的嗎?都***給我下船去找!”

  手下人聽完,一各個在心中暗罵,你他媽知道冷,別人不知道嗎?但迫于無奈,眾人還是脫掉衣服,撲通、撲通,一個接一個跳進海里。

  在海里游了沒兩分鐘,這些人又咄咄嗦嗦地爬回船上,紛紛搖頭,表示沒找到尸體。有人被凍得嘴唇發青,結巴道:“這里的海水暗流太大,估計尸體是被卷跑了!”

  “啊!”那人點點頭,搓了搓冰冷的胳膊,說道:“既然這樣,我們就回去向成哥稟報吧!”

  這群人,下海沒半個鐘頭,就爭先恐后地折了回來。

  且說三眼和陳百成回到總部,剛進辦公室,還沒等坐下,只聽房門嘭的一聲,被人一腳踢開。

  三眼和陳百成都嚇了一跳,扭頭看去,只見一名保鏢跌進房間之內,在門口處,站著滿面煞氣的李爽。

  高強讓李爽去找三眼的時候,他找了,結果三眼不在,他也就沒多想,直接回家了??墑?,就在不久之前,飛鷹堂的兄弟找到他,將南山平臺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他。李爽一聽,勃然大怒,帶上虎堂的兄弟直奔南山??上?,他晚到了一步,趕到南山時,此處已人去樓空。李爽馬不停留,又待帶人到了分部。

  他把兄弟安排在分部門口,自己一人闖了進去,到辦公室門口時,保鏢攔住他不讓進,李爽哪會聽他的廢話,直接把那保鏢提了起來,砸在辦公室的房門上。

  李爽從外面大步走進來,看了看會議室的眾人,扯開大嗓門問道:“強子呢?強子哪去了?”

  陳百成從震驚中冷靜下來,心思一轉,笑呵呵道:“原來是爽哥啊!快請坐!”

  “坐你媽了個逼!”李爽瞪著小眼睛,指著陳百成的鼻子破口大罵,雖然他看向三眼,問道:“三眼哥,強子到底在哪?”

  陳百成被李爽罵得臉色一變,很快,他又笑呵呵起來,和顏悅色地說道:“高強暗通山口組,證據確鑿,已被三眼哥就地正法了!”李爽一聽,腦袋嗡了一聲,身子晃了幾下,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三眼,喃喃問道:“三眼哥,真的嗎?”

  三眼坐在椅子上,雖然臉上沒什么表情,但拳頭卻緊緊握著,手指甲深深嵌入肉中都沒有感覺。好半晌,他慢慢點點頭,說道:“是!”

  李爽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巨拳打中,站立不足,向后倒退兩步。在他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的時候,眼淚已悄然流了出來。

  陳百成笑在心里,在旁說道:“高強出賣社團,出賣東哥,他是罪有應得!”

  突然,李爽怒吼一聲,大步走到寫字臺前,單手抓住案邊,猛地一用力,兩百多斤重的實木寫字臺被硬生生的掀翻,他直視著坐在那里的三眼,伸手將他的脖領抓了起來,大聲叫道:“三眼哥,你腦袋進水了嗎?做老大做久了你是不是變傻了?強子他會叛變嗎?會背叛東哥嗎?你***就這么把強子殺了,你對得起強子嗎,你對得起東哥嗎,你對得起我們這幫兄弟嗎?你還算什么兄弟,算什么朋友,你還是人嗎……”說了后面,李爽已是淚流滿面,哭得成聲。

  三眼垂下頭,默默地承受著李爽的發泄,他心中的痛苦,并不亞于李爽,但李爽還可以哭出來,發泄出來,而他,只能忍著,只能把淚流進心里。

  一旁的陳百成將李爽的手打開,然后恭恭敬敬地幫三眼整了整有些凌亂的衣服,雖然怒斥道:“爽哥,發生這樣的事,誰都不愿意看到,何況,這事是高強有錯在先,三眼哥清理門戶,也沒什么不對,你這個態度對三眼哥,實在太過分了,請你自重!”

  “我去你媽的!”李爽一抬腿,將陳百成踢開,然后怒喝道:“陳百成,一定是你從中搗鬼,一定是你陷害強子,**的,老子崩了你!”說著,他回手抽出手槍,指向陳百成的腦袋。

  雖然他沒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發生了什么能讓三眼對強子下毒手,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事肯定和陳百成有關。

  他一亮出手槍,周圍的保鏢也紛紛將槍抽了出來,無數的槍口齊齊指向李爽的腦袋。

  陳百成一笑,揉了揉剛剛包扎過的肚皮,從地上慢慢站起,他點點頭,說道:“爽哥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過,你把這事牽扯到我的頭上,就欺人太甚了!”

  李爽看了看周圍的手槍,他猛的一拉衣襟,敞開衣懷,身子一挺,冷聲道:“開槍啊!有種的就往這里打!”

  陳百成向他身上瞄了一眼,可看完之后,驚出一身冷汗,只見李爽身上,至少掛出十五六顆手雷,一竄一竄的,象是葡萄。

  **!陳百成咽口吐沫,急忙打圓場,連連擺手道:“大家都放下槍,都放下槍,自己兄弟,有事好商量!”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