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你的眼睛瞎了還是你不認識字,用我讀給你媽?謝文東一字一頓地冷聲問道.

  老警察經驗很豐富,見謝文東底氣十足的樣子,知道今天惹到茬子上了.他咽口唾沫,沒有說話.這時,其他的值班警察聞聲趕過來,看到老警察手中的槍,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紛紛問道:老曹,怎么回事?

  你……你們看看,他拿的證件……是什么部門的?

  “中央政治部?”一名青年警察攏頭道:“這是什么不問,沒聽說過啊!不過名字倒是很挺嚇人的……”

  “別亂講!”老警察打斷他,剛才還怒色滿面的臉瞬間擠出慢慢的笑容,他將手槍收起,客氣的說道:“這位小兄弟,我有眼不是泰山,請問你是……”

  “去問你的局長!”看著他那張隨機而變的臉,謝文東覺得惡心,懶得多言,拉起張婧往外走去。

  老警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不過,他還真不敢上去阻攔。中央政治部是個什么部門,他確實沒聽說過,但只聽名字就知道不簡單。他十分老道,看謝文東和張婧已走出房間,向其他的警察一甩頭,低聲道:“你們先去拖住他,我給局長打電話!”

  “好!”幾名警察拋出房間,追上謝文東,笑呵呵地說道:“小兄弟,別生氣,剛才都是一場誤會……”

  老警察趁機拿起話筒,給局長打去電話。他向局長一問中央政治部是個什么部門,后者一愣,反問道:“好端端的,老蕭(圖片上是這樣的,和前面的姓氏不同了)你問這個干什么?”

  “局長,我今天抓了一個人,他身上帶有中央政治部的證件,”

  “什么?”局長一聽慌了,大聲問道:“你把中央政治部的人給抓了?你瘋了嗎?”說這話,他打了個冷戰,急又問道:“你抓的人長什么樣子?”

  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卻穿著中山裝,長相普通,但眼睛倒特別,又細又長……“不等他說完,局長嘆了口氣,打斷他的話,說道:“我知道了,他叫謝文東是吧?”

  “局長,你怎么知道?”老警察驚訝的問道,剛才,自己盤問青年時,他確實說他叫謝文東?!八?,很厲害嗎?”

  “廢話!”局長沒好氣的說道:“謝文東這個人,你惹不起,我也惹不起,即使市局局長能不能惹得起都不一定呢!”

  “啊?” 老警察吸了口氣,想不到這青年有這么打來頭,他結結巴巴地問道:“局長,那我現在怎么辦?”“什么怎么辦?趕快放人啊!”“可是,他把那三個美國人打上了……”你懂得什么?政治部餓事,你我都管不了,別說了,快放人!就算你做警察做夠了,我這局長還沒當夠呢!總給我惹麻煩!“

  “是……是!”老警察掛斷電話,著急忙荒向外跑去。

  當他來到警局大廳,只看到幾名警察站在那里,謝文東和張婧已不知去向。

  “啊?”幾名警察沒反應過來。老警察搓手道:“就是剛才被我抓來的那個小子!”“他……”一名警察抬起手,木然地指了指警局外。

  老警察舉目向門外望去,看清之后倒吸了口氣。

  之間,警局門外,停滿了大小不一的車輛,大致數數,至少在二十輛往上,幾乎將警局門前的街道都給堵塞,數不清的黑翼漢字站在車輛兩旁,一各個面容冷峻,殺氣騰騰,雖然沒有一個人拿有武器,但那陣勢,頗有氣吞山河之勢。

  在上海,謝文東并沒有多大的名氣,知道他底細的警察也不多。但身為北洪門的老大,勢力擺在那里,真亮出來,任誰也都會被震住。

  老警察長大嘴巴,不自覺地向前走了兩步,張口結舌地自語道:“他……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謝文東被警察帶走,金眼第一時間通知任長風。現在,東心雷受傷住進醫院,謝文東不在時,北洪門主食的就是任長風。任長風和東心雷不一樣,后者比較沉穩,或者說保守,做事低調,以求穩為主,但任長風性情張揚,天不怕,地不怕,誰都不放在眼里。

  他一聽東哥被抓,眉毛都立了起來,當即下令,調動出二百多號幫眾,帶上刀槍棍棒,斧鉞鉤叉,坐車直奔警局。按他的意思,警局若放人,也就算了,若不妨,今天酒吧警局連窩端掉。

  還好,他道人剛到警局門口,正好趕上謝文東拉著張婧往外走,才沒有做出過激的事來。

  把謝文東讓到轎車內,任長風做到副駕駛座上,回頭看眼張婧,然后問道:“東哥,警察沒為難你吧?”

  “呵呵!”謝文東一笑,擺手說道:“他們不敢!”頓了一下,他問道:“長風,怎么帶這么多兄弟過來?”

  “我怕那幫披著警皮的兔崽子不放東哥,所以就多帶一些兄弟過來,是在不行,***一把火把他警局燒掉!”任長風仰著腦袋,咧著嘴。

  謝文東被他逗笑了,搖搖頭,淡然道:“長風,你太沖動了,讓兄弟們開車,走吧!”

  任長風也知道自己沖動,容易壞事,鬧鬧頭發,嘿嘿一笑,道:“東哥,我是說這玩,怎么真會那么做呢!”說著,他搖下車窗,把手伸到窗外,打個指響,隨后向前指了指。

  車輛兩旁的大漢見狀,紛紛回到車上,啟動車輛,返回北洪門分部。

  自從警局出來,到坐進車內,張婧仿佛身在夢中,她知道謝文東的身份不簡單,但她絕沒有想到,會這么厲害,先不說中央政治部是個什么部門,單是這數百的手下,就是夠嚇人的了。他究竟是政府機關人員,還是黑社會的大頭子呢?張婧越來越迷糊,也越來越看不懂謝文東這個人。

  謝文東看出她眼中的疑惑,也能體會到她現在的心情。他平淡說道:“你對我的底細很感興趣,總是找機會問我,可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現在,你應該明白我為什惡魔不愿意告訴你了吧!”

  張婧一震,小聲地問道:“文東哥,你是黑社會的老大”

  事已至此,謝文東也沒什么好隱瞞了,即使想隱瞞,也瞞不住,畢竟張婧是個很聰明的女孩。他點頭說:“可以這么說?!?br/>
  雖然早有準備,但張婧聽完,心中還是一顫。在大多數人心中,黑社會是罪惡的根源,是世界上最黑暗的角落。沒有人天生就喜歡黑社會,張婧也不例外。

  他心有不甘,又問道:“可是,文東哥,你在警局里,拿出一個張寫有中央政治部的證件,那又是什么?你是這個部門的人嗎?而且,這個部門又好像很厲害,亮出證件之后,連警察都不敢碰你了?!?br/>
  謝文東點頭道:“中央政治部,直屬中央領導,地方機構,確實不會也不敢輕易去招惹?!?br/>
  張婧聽完,心頭又是一亮,她充滿疑問地看著謝文東,道:“可是……”

  “可是很不合情理,對吧?”謝文東幫她把話說完。

  “恩!”張婧點起頭,說道:“你既然是中央政治部的人,又怎么會是黑社會的老大呢?難道……”說著這,她眼睛精光閃閃,向謝文東靠了靠,幾乎整個人都貼在謝文東身上,在他耳邊低聲說道:“難道,你是混入黑社會臥底的?”

  他以為自己的聲音夠低,不過,還是被前面的任長風聽得清清楚楚。

  謝文東和任長風皆忍不住哈哈而笑,后者轉回頭,笑道:“東哥,這小丫頭挺有意思的?!?br/>
  “呵呵!”謝文東無奈而笑,張婧的想象力還真夠豐富的,可能是警匪片看的太多了。他搖頭道:“我不是臥底?!?br/>
  “那為什么會……”說到這,張婧一驚,瞪圓眼睛,問道:“難不成,是中央政府支持你做黑社會老大的?”

  “恩,這個答案還算比較接近,不過,也只是僅僅有些接近而已?!畢勻?,任長風對張婧的第一印象不錯,笑哈哈地接口說道。以他的為人和性格,平常很少會有和女生打屁。

  謝文東說道:“不能這么說,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現在的社會,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和中央打交道,也是這樣?!?br/>
  不明白事情原有的張婧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么,搖晃著他的胳膊,嬌聲說道:“文東哥,你就給講講你以前的事吧!”

  謝文東笑道:“你是記者,有些事情,我不適合告訴你?!?br/>
  張婧立刻豎起雙指,說道:“文東哥,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把關于你的事情報道出去!”

  謝文東笑問道:“那今天的事情,你會不會報道呢?”

  張婧足足沉默了半分鐘,最后,深深吸了口氣,好像下了重大決心似的,說道,我,不報道!“

  對于一位在媒體界工作的年輕人,有重要新聞而不報,也是意見很折磨人的事。

  謝文東仰面一笑,說著:”我看你得表現!”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