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的話很有技巧,即讓李曉蕓止哭,又不會讓她覺得太尷尬。

  李曉蕓擦了擦腮邊的淚痕,低頭說道:“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弄臟了,不過沒關系,損失多少錢,你可以從我這個月里的工資里扣除掉!”

  見他臉上又露出燦爛的笑意,謝文東暗中噓了口氣,心里贊嘆一聲好堅強的姑娘!他聳肩一笑,拍著李曉蕓的肩膀,正色道:“放心吧,我會的!”

  想不到謝文東會怎么回答自己,李曉蕓不滿地皺起眉頭,說道:“我剛才只是客氣客氣?!?br/>
  “哦?”謝文東撓撓頭發,道:“可我卻是認真的?!?br/>
  姜森看著二人,無奈地拍拍額頭,現在哪里是打情罵俏的時候啊?!他走上前,大煞風景地說了一句:“東哥,車已經在公園的南門安排好了,我們還是快點過去吧,如果警察到了,后果會很麻煩?!?br/>
  李曉蕓秀眉擰著,沒好氣地白了姜森一眼。謝文東則仰面一笑,拍著姜森的胳膊,揚頭道:“好,我們走!”

  眾人向公園的南門快步走去,出了廣場,沒走出多遠,迎面跑來兩名公園的保安,看到謝文東等人先是一愣,接著,發現他們不少人身上都帶有血跡,其中一人大聲喝道?“你們站住!”

  姜森二話沒說,舉起背于身后的手槍,對著二人抬手就是兩槍。撲、撲!隨著兩聲悶響,可憐兩名保安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皆眉心中彈,倒地身亡。

  他的冷酷,他的狠毒,讓李曉蕓暗打冷戰,臉色有些難看,想不到這個看起來相貌平常、略帶些憨厚的青年,在謝文東面前平平和和,畢恭畢敬,但對其他人下起手來卻如此毒辣,舉手之間就殺了兩名無辜的保安,眼睛都沒眨一下,實在讓人心寒。想到這,李曉蕓下意識地抓緊謝文東的胳膊。

  感覺到她的緊張,謝文東轉頭一看,發現李曉蕓正瞪大眼睛盯著姜森,他嘆了口氣,說道:“殺掉目擊者,不留下任何線索,是干我們這行的準則?!彼底?,他向姜森弩弩嘴,繼續道:“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會這么做?!?br/>
  李曉蕓經驗地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苦笑道:“為了生存,別無選擇!這,就是黑道?!彼禱凹?,他眼中閃過一道不易被人察覺的痛苦之色。

  “也許……”李曉蕓搖頭道:“我永遠不會理解你的世界?!?br/>
  “你完全可以不必理解?!斃晃畝凰檔?。

  走出南門,那里果然停有數量轎車,旁邊還站有楊少杰和趙虎二人??吹叫晃畝隼?,楊少杰急忙拉開車門,等謝文東進去之后,他將車門關好,敲下車窗,對司機命令道:“走!趕快走!”與黑旗幫在維多利亞公園展開槍戰,死傷數十人,這在香港歷史上還從來沒有過,楊少杰生怕謝文東走得慢了,被警察堵到,畢竟己方人員身上都帶有槍械,遇到警察,后果不堪設想。

  坐在車內,謝文東拿出手機,想了片刻,給李威打去電話。既然在李白山臨死之前,他已經答應了他的要求,就沒有理由不盡力去做。

  時間不長,電話接通對方正是李威。打過招呼,簡單寒暄過后,李威問道:“文東,事情做得怎么樣了?”

  “李白山已經死了?!斃晃畝廝檔?。

  “哈哈!”李威大笑,打個指響,贊嘆道:“文東的做事手段真是雷厲風行啊,這么快就把李白山干掉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謝文東一笑,說道:“李白山已死,我想,沒有必要再為難他的家人了,李叔,把他們放了吧?”

  李威一怔,搖頭道:“文東,你怎么會有婦人之仁呢?!咱們混的是黑道,做事情,就應該狠一些,斬草就一定要除根嘛!”

  謝文東道:“這個道理,我當然明白,不過,在李白山臨死之前,我已經答應過他,放了他的家人,李叔,我向來都很重視自己的承諾,你不會讓我食言吧?”

  李威沉默半晌,好一會,才苦笑道:“文東,看來,你這次必須要食言了?!?br/>
  謝文東雙目一瞇,嘴角挑起,柔聲問道:“為什么?”

  “因為,已經太晚了?!崩鍆檔潰骸襖畎咨揭患揖趴?,都已經被我做掉了?!?br/>
  謝文東臉色微變,拿著手機的收不自覺地顫抖一下,他疑問道:“全部嗎?包括那兩個孩子?”

  李威也不太確定,舉目看了看剛回來向他報告的手下,問道:“九口人都死了?”那人肯定地點點頭,說道:“我親自動的手,都埋了?!崩鍆帕艘簧?,對話筒說道:“沒錯!是全部。文東,你也不要太介意,誰都有食言的時候,何況,他們死了,也省去了你的后顧之憂嘛!”

  謝文東面無表情地閉上眼睛,過了片刻,他從口袋中掏出李白山錢夾里的那張照片,垂頭看著,默默無語。

  “呵呵,文東,你不會怪我吧!”李威沒有聽到謝文東的答話,疑聲問道。

  謝文東哈哈大笑,說道:“李叔說得哪里話,你幫了我這么大的一個忙,我感激你還來不及,怎么會怪你呢!”

  李威聞言,長松了口氣,笑道:“我就說嘛,這只是小事情,不會傷了我們之間的感情?!?br/>
  “當然了,只是‘小事’而已!”“文東,你準備什么時候到日本來做客?”“等把香港這邊的事情處理差不多了,我就去日本拜訪李叔?!薄骯?,一言為定!”“嗯,一言為定!”

  謝文東笑瞇瞇地與李威各道珍重,然后,掛斷電話。電話斷線的瞬間,謝文東的臉色立刻陰沉一下,被他拿在手中的照片早已被他抓的變形,毫無預兆,他抓起手機,狠狠拍在車窗上,咬牙怒道:“媽的,畜牲!”

  他這突然的動作,把一旁的李曉蕓、姜森以及開車的司機都嚇了一跳??醋帕窖酆饉納淶男晃畝?,幾人頗感莫名其妙,他明明在電話里和對方笑呵呵地談得好好的,怎么電話剛一掛斷就態度大變呢?

  姜森小心翼翼地問道:“東哥,怎么了?”

  謝文東搖頭道:“李威那個混蛋,把李白山一家九口,都殺了!”

  姜森眨眨眼睛,問道:“包括那兩個孩子?”

  謝文東沒有答話,仰面而嘆,不過他的臉上已經寫出答案。

  姜森暗暗嘆息,見謝文東心情不佳,他不再發問。這種事情是很難說清楚對與錯的,若是出于自身利益的長久考慮,斬草當然要除根,要知道仇恨的力量是巨大的,留下禍根,很可能是為自己日后培養出一個大敵,若是出于人性方面的考慮,李威殺掉兩個不懂事的孩子實在有些過分,讓人寒心。

  李曉蕓臉色煞白,低聲問道:“這,就是你所崇尚的黑道?”

  “黑道,不是這個樣子的?!斃晃畝哪抗飩ソビ納?。

  謝文東意味除掉了李白山,香港將不會在有令自己頭痛的敵人,可是,他錯了,李白山的死非但沒有讓他得到安寧,反而是越來越多的麻煩找上門來。

  首先,李曉蕓成立銀行的申請被駁回。本來,謝文東對此事并沒有感覺到什么,可是李曉蕓一口咬定,肯定是有人在暗中作梗。因為她的申請手續絕對沒有問題,而且前者的準備工作也很到位,加上注冊資金充足,又有足夠高信譽度的公司作擔保,申請應該順利通過。謝文東對她的說辭很奇怪,自己和香港政府的官員沒有往來,談不上交情,更談不上仇怨,誰會在暗中壞自己的事呢?最后,他認為是李曉蕓的自尊心太強了,受到挫折后,怕別人懷疑她的能力,就找出這樣的借口。

  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謝文東大感意外。他的名字,竟然出現在暗花中,并以八百萬美金的花紅高居榜首。

  竟然有人會出八百萬美金的天價來買他的性命,謝文東不知道該為自己感到擔心,還是該感到自豪。

  八百萬美金,這個數字足可以讓世界上任何一個一流殺手為之瘋狂,也會讓他們為之搏命。

  謝文東‘有幸’成了暗花的狀元,這讓他陷入眾矢之的,成為全世界殺手的獵物,他的第一反應是,找到這個開出暗花的人。

  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誰會是這個人,李白山已經死了,還會有誰呢?香港的黑幫老大嗎?他們恐怕拿不出這么多的錢,畢竟那是六千多萬的港幣,不過,若是即家黑幫的老大聯合出這筆錢,那倒是有可能了。

  謝文東不是坐在家里等結果的人,他決定主動出擊,把事情搞清楚。

  最后可能參與此事的,是參與殺掉于贏的八家幫派。現在八家已滅兩家,有嫌疑的就是剩下的六家幫派,謝文東想先找上其中一家幫派的老大,把事情逼問個清楚。

  他還沒動手,這六家幫派中黑角幫老大吳西藍先找上了他。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