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我還談不上有什么成就,更沒有什么讓人佩服的地方?!斃晃畝忠恢竿?,笑道:“維多利亞十八歲就做了女王,我和她比起,差遠了?!?br/>
  中年人先是一怔,接著,心中頓生不快之感,謝文東拿自己和英國女王比,此人也太過狂妄了。他哧笑一聲,說道:“謝先生的知識很豐富啊,竟然還知道維多利亞女皇是在十八歲時加冕的?!?br/>
  謝文東淡然一笑,隨口道:“上學的時候學過而已?!彼底潘肥右恢?,問道:“還有多久能到?!?br/>
  “快了,李叔就在前面?!彼飧觥翱熗恕?,讓謝文東有足足走了十分鐘。

  中年人把謝文東領到一處廣場,只見其中人頭涌涌,放眼看去,黑壓壓一片。廣場的臺子上正有一位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在將著什么,模樣雖然一般,但卻富有激情,說話時,雙手用力的揮舞,下面不時傳來陣陣的掌聲。

  “謝先生,這邊請!”中年人向廣場邊角處指了指,然后,率先走了過去。

  謝文東舉目望去,那里有一張近兩米長供游客休息的坐椅,椅子上坐著一位老者,定眼細看,不是李白山還是誰。中年人走到李白山近前,恭恭敬敬施了一禮,然后走上前,在李白山耳邊低聲細語了幾句,眼神順勢向謝文東所在的方向飄了飄,說完之后,垂手站到李白山的身后。

  自始自終,李白山都是面帶微笑,他抬起頭,向謝文東看去,兩人的目光剛好在空中相遇,頓時間碰撞出一連串的火星。

  謝文東身子稍微向后仰了仰,笑瞇瞇地說道:“金眼,附近有多少敵人?”

  金眼低聲說道:“絕對不少于二十人,這只是我冷眼能判斷出來的?!蔽逍行值芩淙恢桓涸鸚晃畝陌踩?,可能他們的任務卻一點都不輕松,尤其是在這種人數很多的公共場合。自謝文東走進公園之后,他們的眼睛就沒閑者,仔細觀察了所有能被他們看到的人,再憑借殺手的敏銳的洞察力去判斷對方有沒有敵意??此坪薌虻?,但若沒有豐富的經驗,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聽金眼這么說,謝文東點了點頭,道:“做好準備,一旦動手,先把這些蝦兵蟹將解決掉!”

  “恩!”金眼點頭道:“我明白,東哥”即使不用謝文東發話,五行五人業已把槍上了膛,并裝上消音器,藏于袖口之內,萬一有變,他們可在第一時間開槍射擊。

  若說五行的身手,或許還有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槍法絕對是一等一的。有他們五人在自己身邊,即使有再厲害的敵人出現在自己面前,謝文東也不會有所懼怕,何況自己還有個近戰驍勇無敵的格桑。他面無懼色,一身輕松,笑吟吟地慢步走到李白山近前,說道:“李先生為了把我約到這里,可真是費了不少苦心啊!現在,我來了?!?br/>
  “年輕人,坐吧!”李白山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謝文東也不客氣,從容的一提褲腿,與李白山并肩而坐。李白山繼續道:“年輕人,你為了把我找出來,不是也同樣煞費苦心馬!呵呵,我們彼此彼此?!?br/>
  謝文東聳聳肩,不置可否,本來他想問李曉蕓現在在哪,可話到嘴邊,他有咽了回去。如果自己先發問,顯得太著急,也太被動,那樣無疑是在告訴對方,他們手中真的握有一張王牌。他壓住心中焦急的情緒,如無其事地看向廣場中那位年輕的演講者,笑而不語,等李白山先說話。

  兩人無言,誰都沒有再說話,這一坐,足足坐了十分鐘。坐椅雖有大樹遮陽,可天氣實在燥熱,加上凝重緊張的氣氛,神經緊繃,周圍人的臉上都見了汗。

  謝文東和李白山也不例外,只是前者還能忍住,后者卻不行了。李白山掏出手帕,擦擦額頭的汗珠,斜目偷看了謝文東一眼,見他仍是滿面的安然,好像沒事人似的,忍不住在心中打個突。謝文東雖然狂,但這人卻很不簡單啊!他暗暗嘆了口氣,首先開口說道:“年輕人,難道你不想知道李小姐現在身在何處嗎?”

  “如果你想說,即使我不問,你自然會說的?!斃晃畝潰骸叭綣悴幌敫嫠呶?,我又何必浪費口舌呢?!”

  “呵呵!”李白山笑了,心中不得不佩服謝文東的這份沉穩的勁頭。他說道:“我的手下,龍蛇混雜,象李小姐這樣的漂亮的女人,落到他們手上,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彼禱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謝文東,看他有什么反應。他這話,當然是出于試探性的,想看看李曉蕓在謝文東的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重。

  謝文東聞言,仰面哈哈大笑,說道:“她一條命,能換九條命,想來也算值了,你說是不是?李先生?!?br/>
  李白山臉色驟變,他兩眼冒著寒光,問道:“告訴我,怎么才能讓你把他們都放了?”

  謝文東笑瞇瞇地說道:“如果你死了,他們自然就安全了?!?br/>
  李白山沉默片刻,凝聲說道:“謝文東,你這是在逼我?!?br/>
  謝文東柔然笑道:“我就是在逼比。既然,當初你已經做出與我敵對的選擇,并且付之于行動,那么,現在你不得不再做一次選擇,要么你死,要么,讓你的家人陪陪你一同去死!”

  李白山緩緩咽下一口吐沫,沉聲道:“他們是無辜的,和黑道沒有任何瓜葛,和你更沒有任何冤仇,你不應該傷害他們?!?br/>
  謝文東幽幽說道:“這個世道,沒有什么是應該的,也沒有什么是不應該的,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每個人都在不擇手段,是不嗎?”

  現在,李白山終于能體會到謝文東的可怕之處,你根本就看不懂這個人,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雖然和你近在咫尺地坐在一起,可是,感覺上,兩人之間好像相距了十萬八千里。

  他微微地抬了抬手,說道:“和你敵對,是我不得已做出的選擇?!倍倭碩鲆幌?,他深吸口氣,語氣一冷,又道:“我最后問你一次,你究竟肯不肯放了我的家人?”

  謝文東雙眼瞇縫著,反問道:“如果我說不呢?”

  李白山臉上突然露出不自然地笑容,說道:“就算我死了,我也會拉上很多人一同去死!”

  謝文東正琢磨他這話什么意思的時候,他身邊的金眼伏下身來,小聲提醒道:“東哥!”說著,他目光看向左側。

  謝文東一楞,順著金眼的目光看去,之見李曉蕓站在自己左側二十米開外的地方,在她身邊,還站有兩名大漢,暗中有手槍頂住李曉蕓的腰眼。

  似乎也砍刀謝文東向自己望來,李曉蕓面陋驚喜,剛要喊話,那兩大漢抓住他胳膊的手掌猛然一縮,頓時,李曉蕓流露痛楚之色,喊到嘴邊的話有咽回到肚子里。

  謝文東看得真切,他收回目光,轉頭瞧向李白山。

  李白山低頭看者自己抬起的手臂,說道:“你已經看到了吧!只要的的手放下,她立刻就會死在你面前!”

  謝文東心中一顫,不過,臉上沒有絲毫的表露,他笑道:“那你為什么還不放手呢?”

  李白山凝視謝文東,沒有說話。

  謝文東道:“你是擔心你的家人會成為陪葬品?!?br/>
  李白山臉色煞白,但雙眼卻變得血紅,他的手沒有放下,但是伸入懷中。

  他的這個動作,立即引來連鎖反應。先是金眼震動手臂,袖口中的餓手槍落入掌中,他一抬手,將槍口指向李白山的太陽穴。李白山深厚的中年人見狀,想也沒想,掏出手槍,頂住他的后腰,木子、水鏡四人紛紛亮出家伙,對準中年人。站在周圍的李白山手下一起將手伸入懷中,抓住暗藏的手槍,準備動手。

  李白山伸入懷中的手慢慢抽了出來,周圍人的心弦也隨之拉緊,出于意料的事,他從懷中掏出的不是手槍,而是錢夾。

  他長嘆一聲,將錢夾打開,透明夾層里有一張李白山的全家福。他將錢夾遞到謝文東面前,說道:“我的小孫女只有十一歲,小孫子才五歲,他們還只是孩子,我求你,放了他們。我這輩子,沒有求過人?!?br/>
  說話時,李白山臉上的肌肉微微顫抖著,充血的雙眼蒙上一層灰色。謝文東從來沒見過人的表情能如此痛苦。他接過錢夾,低頭細看。

  李白山和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太太坐在正中,后面站有他的餓兒子、兒媳,女兒、女婿,前面蹲著兩個一大一小的孩子,臉上掛滿純真無邪的笑容。

  看罷,謝文東為之動容,將錢夾遞還給李白山,別過頭,幽幽長嘆。

  如果只是嘴上說,他感覺不到什么,可是看過照片只下,再讓他下手,對兩個孩子下毒手,他已經沒有這個勇氣。他正準備說話,突然,左側傳來一聲刺耳的尖叫,那是李曉蕓的尖叫。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