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九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沒有提到是趙成南,這點讓后者大感意外,不知道謝文東葫蘆里到底賣什么藥,但自己與李白山的關系沒有暴露。究竟是件好事。他暗暗噓了口氣。

  “陳警司,很感謝你能過來解決這場誤會,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告辭!”謝文東含笑向陳永洛說道。

  “相必謝上尉晚上還沒有吃飯吧,附近有家不錯的餐廳…………”

  “哈哈!”陳永洛大笑,道:“謝上尉太客氣了?!?br/>
  與陳永洛一同前來的女郎正是李曉蕓。如果不是她先向政治部報急,政治部也不會給香港地區的總警司打電話,如果總警司不發話,誰有那么大的面子這么晚還能把陳永洛叫出來。

  李曉蕓快步走到他身邊,低聲問道:“你怎么樣?受傷了嗎?”

  謝文東拍拍他手臂,淡然一笑,道:“我沒事!”他很清楚,陳永洛之所以會來到這里,全是她的功勞。說著,他向趙成南說道:“趙督察,我有幾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到我那里做客,你不會介意吧?”

  趙成南當然介意,不過,他的把柄在謝文東手上,想不答應也不行。他臉色難看地點點頭,說道:“能到謝文東家里做客,我榮幸之至,怎么會介意呢?”

  謝文東笑瞇瞇地點點頭,說道:“那好!趙督察請!”

  出了警署,五行兄弟在門口早已經把車安排好。謝文東上了車,見趙成南站在車門前,表情變幻不定,顯然正在考慮他究竟該不該上車。

  謝文東笑:“趙督察,你在想什么,怎么還不上車,難道,怕我吃了你不成?”

  聽他這么說,趙成南將心一橫,彎腰走進車內。要說他不害怕,那是騙人的,謝文東雖然有政治部的身份,可是,他同時也是黑社會的大哥,心狠手辣,殺人無數,安北和阿豹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自己幫李白山害他,他十有**不會善罷甘休,上了他的車,等于一只腳已邁進鬼門關里,不過,話說回來,謝文東要想整他,即使自己不上車,他也有辦法,左右都是死,還不如做個硬漢。

  看他那副‘視死如歸’的表情,謝文東哈哈而笑,道:“你以為我會殺你?”

  趙成南苦笑道:“難道你不會嗎?”

  謝文東點頭道:“如果你能按照我的意思做,我不會,而且,你還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br/>
  “你什么意思?”趙成南轉頭看向謝文東。

  “告訴我,李白山現在住在哪里?”趙成南幽幽問道。

  趙成南吸口冷氣,驚訝道:“你想讓我出賣李叔?”看到謝文東堅定的眼神,他心中一顫,連連搖頭地說道:“不行!如果我說出來,我會死得很慘!”

  謝文東道:“如果你不說,那么,我會把你與李白山暗中勾結的事告訴你們署長,你是警察,應該很清楚一旦事情敗落你最終會被判多少年的刑。想想,被你抓進牢房里的黑幫分子應該不少吧,如果你也坐牢了,他們會有什么手段折磨你呢?而且,我聽說犯人們都很‘喜歡’坐牢的警察!”

  趙成南額頭見了汗,他勉強裝出強硬的摸樣,說道:“你無憑無據,別人怎么會相信你的話!”

  謝文東笑道:“不要忘記,我是政治部里的上尉,我說的話就是證據,是可以取得國家的信任?!斃晃畝饣笆前胝姘爰?,嚇唬趙成南的成分多一些。

  趙成南對政治部不是很了解,不過見陳永洛對謝文東態度也能感覺出一二,他低頭說道:“是這是在逼我,如果我向你說了什么,那么,李叔不會放過我的,那樣,我會死得更慘!”

  謝文東道:“李白山如果死了,他還能把你怎么樣?”你還怕一個死人嗎?”

  趙成南吸氣,驚道:“你要殺了李叔?”

  謝文東悠然一笑,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他想要殺我,難道,我還會容忍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嗎?”

  趙成南垂首不語,好半晌,他搖頭嘆道:“李叔,不是那么好殺的…………”

  謝文東道:“這不用你管,你只需告訴我,他住在那里就好!”說著,他一笑,又道:“如果你說得是實話,你不僅會沒事,我還會給你一筆可觀的收入。而且,我進入香港不久,以后能用到你的地方還很多。你是寧愿被撤職坐牢、身敗名裂地支持李叔,還是愿意與我合作,繼續平安無事地做你的督察,你自己選擇吧!”

  趙成南臉色難看,久久說不出話來。他當然知道選擇后者好一些,可是,李白山的報復也是相當可怕的,若謝文東能把他殺掉還好,萬一殺不掉,那自己可就遭殃了。他舉棋不定,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臉色也是瞬息萬變,時晴時陰。謝文東沒有時間等他考慮清楚,他看了看手表,說道:“我只能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要么告訴我,要么,我給陳警司打電話?!?br/>
  “你…………你這是在逼我啊!”趙成南的一張臉快變成醬紫色,他掏出煙,連續抽了兩根,最后,咬牙跺腳,把心一橫,說道:“李叔住在太平山附近的別墅!”

  謝文東眼睛一亮,道:“你帶我去!”

  謝文東給姜森打去電話,讓他立刻帶血殺的兄弟過來,隨后,安排水鏡,把李曉蕓先送回酒店。

  聽要送自己離開,李曉蕓皺著眉頭問道:“你要去哪?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去?!?br/>
  謝文東柔然笑道:“我去解決一點事情?!?br/>
  李曉蕓不了解暗道,但是她很聰明,雖然在謝文東的臉上看不出什么,但通過其他的表現變化,她還是能感覺到一二。她問道:“你要去報復害你的人?”

  謝文東道:“有些事情,究竟是要去解決的?!?br/>
  李曉蕓知道自己難以阻止他,不過,還是忍不住地說道:“不要去了!”

  李曉蕓低聲說道:“我,很擔心。擔心你!”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有時候比千言萬語更容易讓人感動,謝文東聞言,心中一緊,流過一絲暖流,他笑道:“擔心什么?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不要去,我不想看到你出事!”李曉蕓偏過頭,不看謝文東的眼睛,喃喃說道:“當初,我們是一起來香港的,我不希望離開時,是我自己一個人!”

  李曉蕓不清楚,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心擔心謝文東的,這個變化,完全是不不知不覺中自然發生的,等突然發現它時,它已變得如此強烈,不受控制。

  謝文東有種異樣的感覺,看著李曉蕓落寞,傷感又關切的表情,還是那清瘦的身影,突然想去擁抱她,不過,他忍住了心里的沖動,在他看來,李曉蕓與自己是遙不可及,兩個世界的人。他輕輕拍下李曉蕓的肩膀,說道:“我很快就會回來!”說著,他揚頭對旁邊的水鏡說道:‘水鏡,送曉蕓回酒店!”

  “是,東哥!”水鏡答應一聲,挽住李曉蕓的胳膊,說道:“李小姐,我們走吧!”

  等她兩人走后,站在謝文東身后的咯格桑悶聲悶氣地說道:“東哥,你喜歡上她了?”

  謝文東挑起眉毛,轉頭看著他,笑了,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格桑撓撓頭發,道:“我感覺是這樣的?!?br/>
  謝文東看著李曉蕓所做的轎車離去的背影,幽幽說道:“感覺,最容易騙人的!”

  他并不否認,自己受李曉蕓所吸引,同時,他也能看出來,李曉蕓也對自己也有些好感,可是,他不確定,那是不是由于長時間的接觸而一時興起的感情,這即是對李曉蕓而言,也是對他自己而言,要判斷清楚這一點,很麻煩,他沒有時間也不愿意分心去理清,其實,他自己也有些害怕去理清。

  當一個人有一份感情的時候,往往就不敢再去理會其他的感情,何況,謝文東已有四份感情了呢!

  很快,姜森帶領血殺成員趕到,謝文東大致看了看,估計有三十人左右,身上帶帶有香港洪門提供的武器,算是比較精良。

  由趙成南引路,眾人坐車,直奔太平山而去。

  太平山位于香港的香港仔一帶,白天的游人很多,其山頂公園也算是香港的旅游區之一。但到晚間,行人極少,由于缺少住宅區和商業區,連行車都罕見。

  時間不長,車隊來到太平山附近,快到李白山所住的別墅時,緩緩停住,眾人從車內下來,打開后備箱,取出數只布袋,拉開拉鎖,里面則是密密麻麻的槍支。眾人皆未說話,但動作卻十分有序,絲毫不顯混亂。

  趙成南站在一旁默默看著,一個勁地擦額頭冷汗。

  謝文東下了車后,舉目向四周望了望,嘴角一挑,柔柔一笑,道:“太平山!這一晚,太平山恐怕不會太平了!”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22.html